爱去小说网 > 沥川往事 > 第35章

第35章

一秒记住【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站在屋沿下,隔着大雨叫他:“沥川!沥川!你怎么还在这儿?”

    “你先上车。”

    他打开车门,替我系好安全带。我看见他整个身子都湿了,头发往下滴水,不由得有些担心。这么冷的天,他就穿件羊毛大衣,四处漏风的那种,肯定不能防水。

    他湿漉漉地回到驾驶座,关上门,开足暖气,问道:“你没淋着吧?”

    我的包是防水的,很大。我一直把它举在头上:“没。你怎么还在这儿?没走吗?”

    “我去商店买了几盒猫食,回来正好路过这里,看见你招手,不知道你在招出租,还以为你有事找我。”说着,冷不防地打了一个喷嚏,在他说Excuse me之前,我赶紧递给他纸巾。

    雨大得看不清路,雨刷有节奏地刮着车窗。

    “快把湿衣服脱了,”我拿出一旁的毛巾,给他擦头,“别感冒了。”

    “没事。”他说,“怎么样?要见的人都来了?相中了一个没?”

    “呃……这么关心我的幸福和未来呀?”我的声音顿时有点幽怨了。

    “是啊,赶紧汇报吧。”

    “……有一个看去还行。”

    “那个博士,对吧?”

    “你怎么知道?”

    “猜的。”

    “他长得不错,”我说,“当然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觉得他说话挺诚实、挺坦白。”

    被刺到了,某人很窘地沉默片刻,迅速转移话题:“你是想让我送你回家,还是你有别的什么地方要去?”

    “能送我去饭馆吗,我肚子饿了。”

    他放慢车速,转头看我:“你和两个男人约会,没一个人请你吃饭?”

    “没有。”

    “请你喝咖啡没?”

    “没。”

    我等待沥川发表评论,他却直视前方的茫茫大雨:“前面有家云南菜馆,你去不去?”

    肚子不是一般地饿啊,我赶紧点头。

    停好车,沥川将我送到餐馆门口,然后居然说:“你自己进去吃吧。”

    我望着他,愣愣地,彻底傻掉了。不会吧,一向绅士的沥川,不会这么急于撇清吧?沥川陪我去饭馆,从来没有过把人送到大门口转身走人的道理啊……何况,我已经很听话很配合,对不对?我都以实际行动move on了,对不对?

    虽然我很明白他的意思,可是还是要厚脸皮地确认一下:“你——不陪我进去吗?”

    “不了,”他说,“你自己慢慢吃。”

    “我请客,行不?”我的话完全没底气,嗓音发颤,脸上的绝望表露无遗。

    “我还有事。”他一脸漠然。

    在这种时刻,我若是再说什么挽留的话就太没风度了。沥川已经一而再,再而三地和我分手了,作出这种依依不舍的样子给谁看呢?连我自己都看不起自己。

    就在这一瞬间,我已失掉了所有的胃口,甚至有一种想吐的感觉。

    我强笑:“那你快回去吧。”

    “再见。”我听见他按了手中的钥匙,汽车在不远处摇控启动。

    “再见。”

    街对面就是公共汽车站,坐几站路就可以回家了。看见沥川转身上车,我没进餐馆,而是向雨中大步走去。

    那一刻,我的脑中一片空白,只想往前走,不停地往前走,希望大雨能浇灭我一身的怒火。

    走到街的尽头,感觉有些茫然,汽车来来回回地在雨水中穿梭,沥川的话,言犹在耳:“不了,你自己慢慢吃……我还有事……”

    我看了看天空,雨中天色发白。为什么现在还是冬天呢?昨天还下了一夜的雪,今天都变成了雨,地上脏兮兮的,污水横流,如果是雪多好,白茫茫的,一切都干净了。

    我继续向前走,听见几道猛然的刹车声。然后,我的手臂忽然被人死死抓住了,身子被强迫拧转了方向。

    在大雨中我看见了一张脸,有点熟悉,又有点陌生,我被脸上那道惊恐的目光吓住了。

    “小秋,你要去哪里?”

    沥川不能走很快,更不能跑,我不知道他是怎么追上的我。

    见我毫无反应,他摇晃我的身子,几乎在吼:“前面是红灯,你想干什么?”

    “放开我!”我用力甩掉他的手,“放开我!我要回家!”

    他的手像铁钳,怎么也甩不掉。我反而被他一把抱住:“别干傻事!你要回家,我送你回家。”

    “别碰我!别碰我!”我用力挣脱,却发现自己无法动弹,他越抱越紧,几乎令我窒息。

    “你要我说多少遍?嗯?小秋?It's over!  Let it go! (译:一切已经结束,就让它过去吧!)”

    “It's not over! (译:没结束!) 全世界的人都可以对我说over,我妈已经over了,我爸也over了,你!王沥川!我把我所有的都掏给你了,你不可以,不可以……这样轻易地把我over掉!”

    “I know it's not easy. Please, work on it! (译:我知道这很不容易,请你,请你尽力去做!)”

    “不!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多年,你都不肯告诉我真相?在你的心里,我就那么脆弱吗?知道真相我就会昏掉吗?有什么真相比我六年的青春还重要?你说啊!你说啊!为什么?为什么?”

    他不肯放开我,我踢他,我捶他,我拧他,我用包砸他,然后,我在大雨中跑掉了。

    Over is over.

    我请了整整一个星期的假,没去上班。独自躺在家里,不吃不喝,像个死人。我拔掉电话,关掉手机,白日昏睡,夜晚失眠。感觉天昏地暗、心灰意懒。Mia在我身边走来走去,房间弥散着腐朽的气息。到了周六,猫食光了,我没精打采地爬起来购物,自己去商场小卖部吃了碗盒饭,有了点力气,一看贴在墙上的schedule,去了体育馆。瑜伽班里的人见我来了,热情打招呼,妈妈们纷纷问我减肥心得。

    “减什么肥?我又不肥!”说话都没好心情。

    “别骗我好不啦,下巴都这样尖了。小秋,对自己不要这么狠。上次小马吃番茄瘦身餐,五天减掉八磅,结果第六天就病了,养了一个月,体重全回来不说,还多出了五磅。你听姐姐的话,不带这样的,减肥慢慢来。”

    我嗤笑,一周不见,这群人欺负我年纪小,拿我使劲开涮了。于是,我便在众目睽睽之下称了体重。然后就不吭声了。实在小觑了爱情的杀伤力,果然轻了十磅,难怪身轻如燕。

    到了周一我准时上班,同事们纷纷问候我。我说得了感冒,不严重,怕传染给大家,所以没来。大家也没多问,因为我一向有很多加班,调休一下很正常。

    中午吃饭,没看见沥川。

    然后,我发现一向不八卦的唐小薇加入了翻译组八卦的队伍。

    “哎,小秋,几天不见你怎么瘦成这样了?”艾玛笑着说,“吃素吃的吧?周一碰到了萧观,特意在他面前提起你,他一副气得要死的样子。我赶紧说你病了。”

    我愕然,既而暗暗地抽了一口冷气。周六那天萧观约过我,灵宝寺七点,不见不散。我居然把这事忘得一干二净!赶紧解释:“嗯,他有事找我,我感冒了没去,也忘了通知他,估计是为这个生气了。”

    “什么?你居然敢放萧观的鸽子?!”艾玛爽到了,“哈哈哈哈!萧大公子心高气傲,你多忽悠他几趟,给咱们解解气。”

    我苦笑,自顾自地吃沙拉。其实,也不算忽悠吧,我不是跟他说了没空吗?他都不让我讲完话就把电话挂了。这哪里是约人?约自己还差不多。

    我问小薇:“今天怎么这么有空,有闲心参加我们的八卦?”

    没等小薇张口,艾玛替她回答:“小薇这周才轻闲呢。沥川和你一样,整整一星期没来。小薇没事做,天天在网上打扑克。我们刚才还劝她,江总虽然有新秘书,就算沥川回瑞士她也不会被开掉。远的不说,咱们翻译组就需要一个,不如你申请调过来,咱们内部消化一下。”

    我的心微微一抖,说:“沥川没来?为什么?”

    “不知道。”小薇皱紧眉头,“你说可笑不可笑?我是秘书,Boss一周不上班,我居然不知道为什么。”

    “难道一点迹象也没有吗?”我问,“不大可能吧?”

    “迹象……当然有!”小薇说,“周四那天,王先生的哥哥突然来了,到他的办公室里拿走了好几卷图纸。然后,我听小唐说,江总和张总周五一起去了瑞士,现在还没有回来。所以……不知道瑞士总部那边出了什么事。相信王先生一定和他们一起去瑞士了。”

    “不会吧?难道沥川先生一个Email也不发给你吗?”明明在旁边说,“Boss有事拔腿就走,没留下半点吩咐给秘书,都过了好几天了呢,这很不合常理嘛!”

    “没有。真的一个也没有!倒是发给他的Email已经把我邮箱挤爆掉了。我向江总汇报,江总说,凡是发给王总的Email,海外的全都forward给王霁川,中国的全都forward给他。估计现在他的邮箱也爆掉了。”

    “爆掉?哪有那么多啊?小薇你太夸张了吧?”艾玛惊悚了。

    “怎么不爆掉?每天发过来的Email至少有两百多封,英、法、德、中都有。有好长一段时间我都以为王总在办公室的主要工作就是回Email。”

    后面的话,我都没听进去。听见的只是自己咚咚的心跳。

    回到办公室,打开MSN,我看见无论是沥川还是René,都不在线上。我立即给René发了一条信息:“René, 听说沥川回瑞士了?他没出什么事吧?”

    整整一下午我魂不守舍,一直在等René的回信。可是,他的头像——那只调皮的桔子——始终灰暗。

    下班回到家,我呆呆地坐在屏幕面前,打开MSN,打开网上音乐频道,上晋江,打开一本无厘头的言情小说,眼睛盯着屏幕,等待René的回音。

    这其间,我就上了一次厕所。

    一直守到深夜两点,没人理我。我隐身继续等,艾玛、明明、萧观、他们的头像倒是时时有亮,不知忙着陪谁聊天。

    其实想起来这六年我的生活过得真没什么趣味。我不是买不起电脑,也不是装不起宽带,这些搞翻译人所必备的装置,我省省开销也能办到。可是,我就提不起和人聊天的劲头。和任何人在网上说话,只到超过半个小时,别人不烦,我自己就要烦掉。

    到了凌晨三点,没有任何消息。我躺在床上,终于睡着了。

    这天夜里,我做了有生以来最恐怖的梦。我梦见沥川躺在急救室里,全身插满了管子,他不停地吐血,枕头被子上全是血,而一群穿着白衣的大夫,拿着手术刀,漠然地站在他的床边,一动不动。我被隔在玻璃门外,透过灯影,看见鲜血沿着沥川的手指往下滴,他的身体痛苦地痉挛着,挣扎着要坐起来,被人强按下去,然后,他忽然抬起头,一脸血污地向我大喊:“Help me!”

    醒来是凌晨五点,窗外是宁静的月光。我摸摸了额头,发现自己出了一身冷汗。然后,我深深地吁了一口气!真好!真的!只是一个梦!……一切都不是真的!

    细细思量之下,我发觉梦里的情境不过电视剧《急诊室的故事》中的一些组合,又像某个医学恐怖片的翻版。可是,可是,这都是些什么兆头啊!

    我爬回书桌打开电脑,终于看见一道橙黄色的提示,在屏幕的下方闪烁。

    亲爱的René!

    我迫不及待的打开了显示框:“Yes, and No.”

    蒙了半晌我才明白这是对我提问的简单回答:是的,沥川回了瑞士。不,他没事。

    奇怪了,在我的印象中,René一向很多话的。为什么这次他的回答这么简单呢?是不是沥川因为Mia和围巾的事,跟他闹翻了?是不是沥川威胁他不让他和我多讲话了?

    还想继续问他,桔子的头像暗淡无光,René早已下线了。

    我忽然想起周六遇到沥川的时候,他交给我几个猫食罐头,说那是Mia最喜欢吃的牌子。我翻开购物袋,找到发票。开票的时间是下午三点三十二分。

    我三点四十从咖啡馆里出来。以为沥川见雨越下越大,便一直就在外面等我。

    那么说,在雨中,真的是一次“偶遇”了。

    沥川的身体一直不弱。我认识他时,车祸已经过了七八年了,除了给他的行动造成不便之外,除了令他不得不吃增强骨质的药丸之外,沥川很注意锻炼身体。他每天都练习瑜珈、游泳、在自家的健身房里举重、引体向上。只要有空,每天黄昏,他都带着我去楼下公园散步。走很远,走到我都觉得累了,他还要往前走。我觉得,沥川的体质没问题。而且,René不是也说他没事吗?沥川回瑞士,肯定是公事,很紧急很重要的那种。再说,江总和张总,不是也跟着去了吗?

    太阳出来了。

    我觉得,我还是不要太担心了吧。

    出门吃了早点。我沿着小街散步。清晨的空气很冷,零散的行人,一个个都裹在大衣里。我路过一个小小的道观,门口坐着几个算命的老头。其中一个穿着长袍,双目紧闭,长发垂肩,脸很脏,头抬得很高,像位前清的贵族。

    我一向不信神灵,不过,每逢重要关头,考试或面试,也会进去烧一把香,临时拜拜佛脚。其实只是给紧张的心灵减减压而已。可是,当我从那个老头的身边走过时,他忽然开口了:

    “姑娘,留步。”

    我的脚步,莫名其妙地停住了。

    “算个命怎么样?只要十块钱。”

    “不了,我不怎么信这些。”

    “你有血光之灾。不想听听吗?”

    他缓缓地把脸转向我,蓦然睁开眼,眨了眨,又吃力地看了看天顶。眼球是白色的,原来,他是个瞎子。

    我给了他五十块钱:“我的就不算了。有一个人的命,麻烦你算一下。”

    “我算手相,也推四柱,卜卦也行。你要哪一种?”

    “他不在这里,给你四柱吧。”

    我报了沥川的生辰,他是凌晨生的。我也报了我的生辰。

    “他和你,有什么关系吗?”

    “男朋友。”

    “想问什么?婚姻?财禄?健康?子孙?”

    “一切。你知道什么都告诉我吧。”

    “我先说一条,不灵,五十块钱你拿走。”

    “说吧。”

    “这个人,十七岁的时候,有血光大灾。”

    我怔怔地盯着他,感觉腿有些发软。

    “说对了,是吗?”老头摸索着,将五十块钱收进了口袋。

    “那他……现在呢?”

    “现在也不好。”他说。

    “什么……叫做‘不好’?”我很紧张地看着他。

    “姑娘你还是不要和他在一起了,徒增烦恼。”他慢慢地说。

    “为什么?”

    “你们八字相克。克得很厉害。杀伤性的那种。”

    我不禁失声:“什么?相克?谁克谁呀?”

    “他是水命,你是土命。土克水。今年是土年,土星照命,白虎发动,是他的灾年,他根基太弱而你命相强旺,不要去找他的事儿。”

    傻眼了。原来是八字不合。难怪。第一次见他,我就把咖啡泼在他身上了。上个礼拜我们俩先在床上打架,又在雨中打架。受伤的肯定是沥川。

    不敢再问下去了,我忙说:“那大爷您看,有办法避免吗?”

    “办法?我不是说了吗?不要和他在一起。在一起,你就会伤害他。”

    “……哦,就这一个办法吗?”

    “你去买块玉辟邪吧,白的那种,上面最好有血痕。”他说,“买回来之后,你自己先戴在怀里,三十天后取下来,给他戴上。”

    “这样我就可以和他在一起了,是吗?”我锲而不舍地问。

    “不是不是。辟邪只可以化解掉一些。但为了他的将来和安全,你们还是不要在一起,不会有好结果的。”老头不停地摇头,“姑娘你年纪还小,再找别人吧,你实在克他克得太凶了。”

    “是吗?不会吧?我一点也不凶啊……我很愿意服伺他呀。”我哀哀地叫起来了。

    老头双目一合,坐了回去,老僧入定了。

    我拔足狂奔,被打击到了!一整个上午我都没去上班,到各个古玉市场去逛。终于,在一个古玉专卖店看见一只小小的清代白玉辟邪,形态圆润、精莹剔透、充满光泽,最重要的是,在辟邪的胸部和尾部,有几道细细的红沁。开价六千三,我想都没想直接划卡。

    我从没给自己买过太值钱的首饰。除了手表之外,我身上最贵的一件首饰就是沥川六年前送给我的一对红宝石耳环。我好像从来没给过沥川什么东西。真的。一直都是沥川在给予:给我钱、给我书、给我衣服、给我手袋、帮我写作业、帮我改论文,一切的一切,从来都是他付出。难怪同学们说我傍大款。我连一条围巾也没给他织过。真是很羞愧啊。辟邪一拿到手,我立即将它戴在怀里。然后,我对自己说,我一向不相信迷信,所以,坚决不相信八字!坚决不相信我会克掉沥川!此外,我还在两元店里买了两只木头的大镯子。不是木克土,土克水吗?我先用木头把自己克掉总行了吧!

    三十七天过去了,我没听见关于沥川的任何消息。

    René再也没给我发过任何短信。

    倒是CGP针对此事发了一个公告:因有两个欧洲设计项目需要完结,王沥川先生暂回苏黎世工作数月。温州C城改造的后续设计将由江浩天暂时主持。

    沥川的秘书唐小薇被暂调到翻译组,每天中午和我们一起吃饭,终于和我们打成了一片。

    对我来说,没有沥川的日子反而平静。我利用这个时间贷款买了一辆东风标致206,首付只要一万五千。我的驾照还是在九通与唐玉莲同一间办公室的时候考的。有一次翻完了一本巨难的拍卖简介,我想换个脑筋休息休息。玉莲就说,不如和她上驾校,两人一起学,学费有折扣。那时我还没想过买车,只是觉得每天挤公汽有点烦,就交了钱。我对机械的东西天生有兴趣,路考一次通过。

    我是翻译组最后一个买车的人,而且买的是最便宜最大众的牌子。艾玛笑得要死,说开这种车太掉架,还不如坐公汽。艾玛的丰田是她某个男友送的,她半推半就地要了。后来那个男友又看上了别的女人,送人家更好的车子,还把艾玛气病了一个月。之后也没见她换车,仍旧开着。艾玛说等下一个男人送奔驰再换吧。

    我把我的业余生活投入到练车的热情之中。每天下班,我都驾车四处游逛,走遍京城的大街小巷。转眼到了二月中旬,CGP又中标了几个项目,我的工作忽然间变得格外忙碌,有大批的文件需要翻译。我不分昼夜地工作着,有一天,我刚刚回家打开电脑,发现MSN上有一条桔黄色的消息。

    点开一看,是René.

    “安妮,你好吗?”

    “挺好的。你呢?”

    “很好,谢谢。今天你能给Alex打个电话吗?”

    我一直有预感,沥川这次回瑞士,是想有意避开我。所以,我很自觉,四十多天来从不找他联络。

    “René,我和他已经Over了。”

    “XXXXXXXXXXXX,这是他的电话,打不打随便你。我有事下了。”

    小桔子一闪,变灰了。

    我的大脑还没完全清醒,可我的手已经在动——在拨号。

    电话响了三声,有人接了。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德语。除了那句人尽皆知的“古藤塔克”之外,我一句不懂。

    我只好说英文,很慢很慢:“请问,我能和王沥川先生说话吗?”

    对方回答了一个很生硬的英语:“稍等。”

    接着,过了十秒钟,传来另一个女人的声音,英文还是很生硬,不过说得比较明白:“王先生不方便接电话,请问您是哪位。”

    “我……安妮,从中国打来的。”

    “稍等一下,王先生醒了。我去问问他可不可接电话。”

    大约过了两分钟,电话那头传来一声很轻很轻的招呼:“Hi.”

    “Hi,沥川,是我。”

    不知为什么,一听见他的声音,我的眼泪就止不住地往下流。

    “你好,小秋。”他的声音很虚弱,没什么力气,几乎微不可闻。

    “沥川——你怎么了?是不是病了?”我哽咽,“别骗我了,这里肯定是医院。”

    “是急性肺炎。”他说,“已经好多了。”

    “对不起——是我害你淋的雨……对不起……”我呜咽着,在电话里,语无伦次,反反复复地说着对不起。

    “别胡说,跟下雨没关系。”他好像还说了别的安慰的话,可是,我的哭声太大,把他的声音完全淹没了。

    “沥川你还回来吗?”

    “……当然,我答应了你的。”

    “那我每天给你打电话,一直打到你回来为止。”

    “饶了我吧……小秋。”

    “我move on了,真的。我每周都和那个博士吃饭。”

    “嗯——这还差不多。”他低低地咳嗽。

    “医院里有人照顾你吗?吃得好吗?有人帮你洗澡更衣吗?”

    “除了医院里的人,我身边还有三个特别护士,一位营养师、一位厨师、一位理疗师,都是我爸雇的。”他轻笑,“放心吧。”

    “Mia喜欢吃你买的罐头,那么贵,怎么办?回来了,还是让她跟着你吧。”

    “你喜欢就留着吧。罐头我提供。”

    他又开始咳嗽,然后,他把电话移开了,过了一会儿,说:“回来我给你带巧克力,要哪种?”

    “Truffino.”

    “这是巧克力饼干,不是纯粹的巧克力。”

    “我喜欢饼干。”

    “好的。”

    “沥川,我爱你!”

    “你——咳咳。又来了。”那头传来他的长吁短叹。

    “沥川,我爱你!好好休息!再见!”

    看了看日历,今天是情人节。耶!

    我和沥川的战争,正规战场,已全军覆没,现在转入游击状态。所以,得坚持毛爷爷的十六字方针: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