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沥川往事 > 第34章

第34章

一秒记住【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将沥川送到门口时,天空下着小雨。他的脖子上有几道抓痕,是我愤怒时留下的印记。想到沥川贫血,伤口不容易好,我心里有此后悔,又暗自狡辩。也许这是最后一次对他放肆,狠就狠点吧。

    我像往常那样对着穿衣镜帮他修整好领带,假惺惺地叮嘱道:“上班时候记得穿高领毛衣,不然人家要笑你啦。”

    “……”拒绝回答。

    我假装观察他的伤口,趁机转移话题:“你的贫血很严重吗?为什么每次流血,你哥会那样紧张?”

    “不严重,他是怕我感染。”

    “你很容易感染吗?”

    “不容易。”他双唇紧闭,话题到此为止。关于他的身体、他的病,沥川的回答永远是似是而非,不得要领。

    出了门,他站在台阶上,又说:“以后不要每月寄钱给那个律师了,你知道我不缺这个钱。”

    “我也不缺这个钱。”

    “北京的生活很贵,你的工资也不算高。”

    “同行里我算高的,我很满足。”

    “小秋,”他握着我的手,看着我的眼睛,很认真地对我说,“如果我能让你幸福,我会努力,不放过任何机会。可是,我不能,所以……我退出。没想到我竟然耽误了你那么久……很对不起。”

    我在心里抓狂了。沥川回来不到一个月,居然两次三番地和我慎重分手,最煽情的言情剧也就搞一回两回,受不了,真是受不了!

    “你什么地方不能了?刚才不是挺正常的吗?”我瞪大眼睛看着他,“再说,就算你不能了,我也不在乎。大不了以后改邪归正作良家妇女。”

    某人悚然,一脸黑线。

    我趁机又问:“沥川,究竟出了什么事?”

    他的眼中浮出淡淡的雾,迷蒙的,湿润的,像雨中的远山。他将视线从我的脸上移开,看手表:“没事,我得走了。”

    每次看见沥川这样的眼神,我的心就彻底软掉了。和沥川一起工作的同事都把他当作常人看,只有我知道他活得多么不容易。需要花掉常人三倍的体力来走路这事儿就不说了,为了增强骨质,每天早上醒来,沥川还要吃一种白色的药丸。为了防止刺激食道,吃药的同时,必须喝下满满一大杯白水。吃完药后,必须保持站立三十分钟,不能躺下来。不然就会有严重的副作用。除了熬夜画图之外,沥川大多时候起得比我早,所以我也没怎么见过他吃药的样子。只有一次,他吃完药后,立即头痛恶心,人已经摇摇欲坠了,却说什么也不肯躺下来。我只好扶着他,陪他一起老老实实地靠墙站了三十分钟。站完了沥川还向我道歉,说不该为这事麻烦我。

    Google告诉我,沥川在离开我的头三年里,没有参加任何公开活动。甚至他的设计得了奖,都不出席颁奖大会。之后,网络上偶有他的消息,比如主持设计了几个欧洲的项目,多半集中在瑞士,和他往日的工作量无法相比。沥川开始全面恢复工作是最近一年的事情。而我见到他时,除了看上去有些消瘦之外,他没有显著变化,不像是大病一场的样子。

    空气很冷,我抽了一下鼻子,将涌到眼里的委屈吸了回去。

    好不易和沥川在一起,除了争吵还是争吵。沥川说什么也不肯告诉我实情。

    也许,真的是缘分尽了吧。

    去K街的咖啡馆是沥川开的车。

    在车上我告诉他,我的确move on了。我在这里有三个约会。

    路上沥川一直不发表评论,快到的时候,终于忍不住说:“你男的女的都date吗?”

    “试试看呗。也许我的性向有问题。艾玛怀疑我是拉拉。”

    “你……你怎么会是?”他窘到了。

    “或者,双性恋?”我加了一句。

    “别胡闹,你的性向没问题。”

    “那就是你的性向有问题,你是Gay。你哥哥是,你也是。”——有好长一段时间,对于沥川的离开,我唯一可以接受的理由是沥川是Gay,因为霁川是Gay。而且在认识我之前,沥川是“狼欢”的常客,那其实是个著名的Gay吧。沥川一点也不避讳和我聊起狼欢的事,说那里的咖啡上等,酒好喝,艺术界的人士很多,和他谈得来的有好几个,他对Gay的团体有一种亲切的同情心。

    “我的性向没问题,”他再次声明,“你知道我没问题。”

    “既然我们都没问题,为什么不能在一起?”又来了,是的,我老调重弹。不是病,不是Gay,不是性无能,又没有别的女人,可能性一点一点地被排除。还剩下了什么?父母不同意?(貌似他的家人全怕他)是安全局里备了案的间谍(就凭他的中文水平)?被外星人劫持过(不能挑健康点的品种么)?或者,我们不能结婚,因为我们是兄妹(血型却完全不同)?都不像啊!想破脑袋也想不通啊。

    沥川的嘴角抽搐了一下,正待发作。汽车“吱”地一声刹住了,差点闯了红灯。

    然后,剩下的路,无论我如何胡搅蛮缠,他都专心开车,一言不发。

    到了咖啡馆,他下来,表情漠然地替我拉开车门。我穿上大衣,从包里拿出那条René送我的围巾,戴在脖子上。我好奇心太强,想知道René为什么不让我在沥川面前戴这条周围巾。

    果然,沥川眼波微动,问道:“这围巾哪来的?”

    “双安商场,三楼专卖部。”

    他“哗”地一下,把围巾从我的脖子上解下来:“不许戴,没收了。”

    “这么冷的天,不让我戴围巾,想冻死我?”

    “不许你戴这一条。”

    “为什么?碍你什么事儿了?”

    “这是——”话到嘴边,他及时地刹住。然后,神情古怪地看着我。

    我恍然大悟:“这……该不是Pride(注:同性恋游行)时候用的吧?”我把围巾拿到手中翻看,寻找彩虹标记。

    “噗——”看着我慌张的样子,他忍不住笑了,“不是。你愿意戴就戴着吧,我去找René算账。”说完,他开车,一溜烟地走掉了。

    咖啡馆里飘着熟悉的香味。一位服务小姐在门口端着一盘咖啡的样品请路人品尝。

    我推门而入,要了杯中号咖啡,在窗边找到一个座位。

    收音机里放着田震的歌:“眼前又发生了许多个问题,有开心也有不如意。心情的好坏总是因为有你,从没有考虑过自己。……”正唱到高潮,有个人向我走来。乍一看,我还以为我见到了朱时茂。那人目如朗星,双眉如剑,身材高大,神情和春节联欢晚会上的朱时茂一样严肃。我却觉得他的严肃有点搞笑的意味。

    我继续喝咖啡。

    “朱时茂”走到桌前,微笑着说:“请问,是谢小姐吗?”

    “是。请问你是——陈先生?”

    收音机里的歌似乎暗示着什么:“摇摇摆摆的花呀它也需要你的抚慰,别让它在等待中老去枯萎。”

    “陈九洲。”

    他坐下,又站起来,问我要不要甜点。我说不要,他自己去买了一杯拿铁。

    “艾玛说,谢小姐的英文很棒。”一听见他以这么亲热的口吻来称呼艾玛,我怀疑他是艾玛dump掉的某个恋人。艾玛和很多男人谈过恋爱,恋爱完毕,又成功地将这些男人全都变成了她的朋友。艾玛说男人是资源,不可以顺便浪费,总有用到他们的时候。所以艾玛的业余生活很丰富,要和这么多暧昧的男友周旋。

    “凑合。”

    “谢小姐是北京人吗?”他的普通话倒是挺动听,就是过于字正腔圆,且有浓重的鼻音,有股话剧的味道。

    我们的对话正朝着传统征婚启示的叙事方向发展。各人自报家门学历、经济状况、往下就该谈婚否不限、房车齐全,工资NK,诚觅X岁以下,五官端正之有爱心人士……

    “不是。”

    “那么,谢小姐是哪里人?”

    “这个重要吗?”

    陈九洲总算说了一句很搞笑的话:“不重要,不过,谈话总得继续下去,是吧?”

    虽然相亲的时间定在三十分钟以内,陈九洲却和我谈了快一个小时。这期间我一共说了不到十句话,有一半都是“嗯,哈,是吗”之类。陈先生气势磅礴地介绍了他的工作、公司的运营计划、炒股心得、他在海南岛的渡假别墅、京城里的豪华俱乐部,还说可以带我去国外旅游。我说不感兴趣,他就摇头叹气:“你是学英文的,居然没去过英语国家,没见识过那里的文化,实在是有点可惜!”

    我一面默默地听他说话,一面闲看门外的风景,一面抚摸指甲。过了一会儿,他礼貌地告辞,没问我的电话。

    然后,我四下张望,等待二号选手。临桌上有个高个子男生,懒洋洋地举了举手说:“是我。”

    我这人比较容易被美貌击中。高个子男生有一副酷似金城武的长相,非常帅,而且清纯。他应当不算男生了,但他的身上有股很重的学生气。

    “金城武”的手上有一大叠白纸,上面写满了算式,那种长长的复杂的公式,各式各样奇怪的符号。真是好学生,约会不忘带着作业本。

    可是我还是表达了我的惊奇:“你用手算?不用电脑吗?”

    “电脑?”他摇摇头,“太慢。”

    “你算得比电脑还快吗?”不会吧?我国的物理学博士,不会还处在手工算术的阶段吧?

    “第一,我在推导公式,不是在做算数。”他说,“第二,是的。如果我把这个公式扔给电脑,再给它一些数据,要算好几天才有结果。”

    “那么说,《终结者》里机器人统治地球的事情,是错的?”

    “当然。电脑怎么能够赛过人脑?”

    “你是学什么的?”

    “物理。你呢?”

    “英国文学。”

    然后,这个人也不坐过来,居然就低下头,继续推理他的公式。轮到我一脸的黑线了。会不会是认错了人?这人很帅,可是长得一点也不像艾玛。

    “请问,你是艾松吗?”

    他点头。

    我小心翼翼地又问:“请问,你到这里来,是不是……”

    “是。”他看了看手表:“给我的时间是从两点半到三点。现在三点十分,所以我们还没开始就该结束了,对吧?我姐说,你还有下一个,我让给他了。”

    “下一个是女的。”

    “男的女的都是粒子组成的。”

    我的手机响了,艾玛打来的,通知我苏欣有事不能来,改日再约。

    我收了线,对他说:“你姐说,下一位取消了。现在你有三十分钟,想谈就快点,不想谈咱们都撤。回去汇报时别忘了对你姐说,你没看上我。”

    “千万别误会,我不是没看上你。我只是个坚定的独身主义者。”

    我松了一口气。这人总算还有基本的礼貌,没有彻底歼灭掉我的自尊心。

    “那你,为什么今天又要来?”

    “我姐逼我,我爸妈逼我,我们所把大龄青年的婚姻问题当作今年的行政重点来抓。”

    “不要这样说,人家这是关心你嘛。”

    “我就特烦这个。这世界上总有那么一群人,唯恐你的生活过得和他们不一样。罗素不是说,‘参差多态才是幸福的本源’吗?”

    有点感动了,物理学博士也关心幸福的本源问题。沥川同学,你的脑子在哪里!

    “嗨,这样吧,我也有人逼着。不如咱们假装谈恋爱,逼急了的时候互相支援一下,你说怎么样?”

    他笑了,笑得天真烂漫,像邻居家的小弟:“行呀!你有手机号吗?”

    我们互留了号码,还在一起喝完了咖啡。窗外下起了瓢泼大雨。我问艾松怎么过来的,他说,他骑自行车来的,打算在这里坐到雨停。我说我先走了,出门打出租。

    咖啡馆倒是在大街上,可是雨下得很大,我在道边挥了半天的手,没有一辆出租停下来。

    大约等了十分钟,有一辆车忽然停在我面前,正好挡住我。我越过那车往前走,继续挥手拦出租。然后,我听见有人叫我的名字,转过身去,看见沥川冒着大雨向我招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