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沥川往事 > 第27章

第27章

一秒记住【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蜷缩在壁橱里,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Roxette,听了三遍多,昏昏欲睡。从门缝里看去,沥川坐在床上,开着电脑,开着两个巨大的显示屏,一面听音乐,一面聚精会神地画图。

    整间房,除了Roxette,就是鼠标的点击声。渐渐地,Roxette没了,换成了轻音乐,Spa风格,带着天然鸟叫和瀑布水声的那种。

    倦意袭人。怎么办啊!这人没有一点想睡的意思啊。可是我自己,却困得睁不开眼睛了。

    我打算先打个盹,养养精神,等到半夜他睡了,再起来溜之大吉。我靠墙坐着,抱着他的衬衣,很快就睡着了。

    我睡着,是因为我相信沥川临睡之前一定会洗个澡。洗澡的水声,一定会吵醒我。可是,那个水声没有吵醒我。我睡得很沉,还美美地做了一个梦。梦见沥川把我抱到床上,然后轻轻吻了我一下。我抓住他的领子说:“不算,再来一次!”他先是不肯,然后又说:“你答应我戒烟,我就再来一次。”我很豪爽地拍了拍胸:“我答应你!”

    他俯身下来,柔情蜜意地吻我,十指冰凉,触摸在我脸上,很缠绵,很专注,很长时间,也不放开。之后他问,“够不够?”我禁不住伸手去抱他,他却一把握住我的手,把它塞进毯子里,说:“好好睡吧。”我说,“我正睡着呢,我在做梦。”他笑了,笑容淡淡地,带着一丝无奈:“那就,做个好梦吧。”

    作为记忆的沥川在我的脑中充满活力,任何时候都会跳出来,干扰我正常的生活。这是我六年来难以克服的困难。我没有研究过弗洛依德,不明白为什么有些记忆可以是死的,可以埋藏几十年不浮出表面;有些记忆却是活的,像油一样浮在水面,怎么搅动也沉不下去。……沥川是我的泰坦尼克,又是我的冰山。他走着走着向天空扔去一块石子,那石子就是我。

    嘀嘀嘀,嘀嘀嘀,嘀嘀嘀,我被一阵闹钟吵醒。看手表:时间:七点四十五。

    人物:谢小秋。

    地点……地点……

    王沥川先生的床。

    我揉眼睛、揉眼睛、再揉眼睛,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不行,再来一次!

    时间:七点四十六。

    人物:谢小秋。

    地点……

    沥川的床。

    肯定是他的床。虽然宾馆里的每个卧室看上去都差不多,但沥川的房间规格很高。里面的家具虽少,但每样都很奢侈。这若还不能说明问题,床的两边有两个移动支架,一左一右,各有一个巨大的苹果显示器!

    我的身上还穿着昨天的衣服,手里还拿着他的那件衬衣——被揉皱了的白色衬衣上有我的口红和眼影。我在床脚找到了我的袜子,翻身下床,四处侦察。房间里空无一人,很安静。我寻找沥川的电脑,想完成昨日未竟的事业,却发现它已经不在了,沥川把它带走了。

    我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到洗手间用热水认真地洗了一把脸。沥川走得并不久,他的牙刷还在往下滴水。浴室里的雾气还没散尽。我整理好衣服和头发,弄出一副正在工作的样子。又故意将两本《温州市志》抱在怀中,看看时间:八点过五分。

    这个时候,所有CGP的人都在会议室里开会。除了我,没人敢晚到。

    我听了听门外,没有动静。The coast is clear.(译:附近无人。)于是我坦然开门,坦然走回自己的房间。我干干净净地洗了个澡,重新打扮,换了件淡紫色的羊毛衫、一条灰格子短裙。然后去餐厅吃我到温州来的第一次早餐。

    会议刚刚结束,CGP的每个人都在餐厅里。

    沥川和两位老总以及昨晚到的两位客人正端着咖啡在吧台边说话。

    去取咖啡必然路过吧台。我礼貌地向客人们笑了笑,也不上去寒暄。倒好咖啡,正准备到旁边的桌上取蛋糕,江总突然叫住我:“安妮,过来一下!”

    我停步,转身,然后,缓步向前。——孟子曰:“说大人,则藐之,勿视其巍巍然。”

    “这位是王霁川先生,王先生的哥哥。”

    我和他握手:“您好,王先生。我是安妮,是沥川先生的翻译。”

    “你好,安妮。”他的手心很热,握手的时候很用力。

    哥儿俩长很像。不过,霁川的轮廓比沥川要柔和,个子也比沥川略高。相比之下,我还是觉得沥川更好看,轮廓更分明,线条更刚硬。他比霁川多出了一点桀骜。

    霁川的身边站着一个栗发深眸的外国人,年纪和他相仿。我觉得,他长得不像法国人,倒像英国人,脸很瘦,很长,任何时候,胸挺得高高的,有点像《英国病人》里面的那位毁容以前的伯爵。

    “这位是René Dubois先生。”霁川介绍说。

    “您好,迪……布瓦先生。我是安妮。”

    迪布瓦,这名字很拗口。霁川的法文发音又快又轻,我有些紧张。

    令我紧张的还不是这个。我怕法国人的吻面礼。我是中国女人,不传统,也不保守,但坚持原则,只对自己中意的男人大方。有一次我到同学家玩,她的男朋友是法国人,见面就在我的脸上啵啵了两下,闹了我一个大红脸。

    “啊……安妮,你好!请叫我René,来自巴黎。所以,第二个e上面是第二声。”他握手的样子很亲热。不过手背上有很长的毛。他居然也能讲中文。不过,结结巴巴,怪腔怪调。

    “记住了。”

    中文他就能应付到这里,接下来,René跟我说英文。他的英文流利自如,句法也很优雅,就是带着明显的法国口音。

    “Alex说你会带我去雁荡山。”

    “Alex?”

    我没听说过这个名字。

    他愣了愣,转头看沥川。沥川低头喝咖啡,然后抬头看我,半天,嘴里吐出两个字:“Middle name.(译:中间名)”

    沥川的骨子很传统,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也许是在中国呆久了,他不喜欢用英文名字,总是自称“沥川”。所以我没想到他还有个中间名。

    我保持职业的笑容:“雁荡山我也没去过,很乐意和你一起去。听说坐车的话,一个小时就能到。”

    “你会骑自行车吗?”

    “会呀。”

    “骑自行车去怎么样?可以减少大气污染。”

    “没问题。”

    “安妮,早饭在那边,需要我替你端咖啡吗?”法国人好殷勤。

    “谢谢,不需要。”

    René将我送到桌边,拉开椅子,我坐下来。——其实,每次外出吃饭,沥川都帮我推门、脱外套、拉椅子。做了无数次我也不习惯。

    桌上的早点以西式为主,蛋糕、面包之类。很多东西的名字我都不叫不出来。René 又对沥川说:“Alex,Leo,马上要去现场,你们要不要先吃点草莓松饼垫垫肚子?”

    兄弟俩也坐了过来,各人端了一个盘子。

    “当然得吃点。松饼太甜,沥川就不要吃了。”霁川说着,就把沥川盘子里的一个松饼拿到自己那边。随手扔给他一片黑乎乎的面包:“吃这个粗麦的,有营养。”

    沥川的口味其实很挑剔,粗麦面包肯定不想吃。他果然皱了皱眉,站起来,到旁边沙拉台去盛了半碟水果。刚坐回来,René就拿着叉子,把头探过来,一面观察盘子里的水果,一面摇头:“嗯……这个不好,这个不好,这个你不要吃,还有这个葡萄,太甜。这个不行。这个KIWI好,维生素多。”他把沥川碟子里水果叉了一半到自己口里去了。

    ……这都是群什么人啊,我替沥川郁闷。

    接下来,沥川从旁边的盘子里拿出一个小包子,刚要张口,被René眼疾手快地一把夺下:“上帝啊,这肯定是猪肉的!我检查检查。”说罢,将包子掰开,闻了闻,点头:“果然是。Alex,你从来不吃猪肉的。对不对?你喜欢吃包子,我去问问服务生,看有没有蔬菜的那种。”

    看这两人一左一右地“围剿”沥川,我都要替他抓狂。第一,沥川不是婴儿。第二,沥川能吃猪肉。那次他在我姨妈家吃了那么多的猪肉饺子,还一个劲儿地说好吃呢。

    “不用了,”沥川拦住他,拿起那片粗麦面包,“我就吃这个,行了吧。”

    René笑咪咪地看着我:“安妮,你吃什么?”

    我赶紧说:“粗麦面包。”

    席间,为了照顾我,大家都讲英文。沥川一声不响地吃面包。倒是霁川和René非常热情,不停地和我说话。问雁荡山,问温州的气候,问人情风土,问地方新闻,法国人真是搭讪的高手。

    我无所谓,陪着他们聊,全当练口语。聊了半个多小时,意犹未尽,沥川先站了起来,掏出自己的blackberry,检查“to do list”:“霁川,陪我去现场。René,我已派人买了做模型的材料,裁纸刀、蜡烛、各种胶水和各种厚度的纸都是现成的。你有一个下手。对了,我的设计里,有几道弧形墙,做起来可能有些麻烦,你打算怎么做?”

    “能不能不是弧形的?”René在旁边调侃。

    “不能。”

    “有厚度超过1.5厘米的纸吗?”

    “有。”

    “交给我,我有办法。上次Leo设计了一个瓜型的椅子都被我做出来了,是不是,Leo?”

    “你是天才。就比沥川笨一点点。”

    “哎,我是PhD.好吗!”

    “搞建筑的人,笨蛋才读PhD.”这回,兄弟俩异口同声。

    “那是因为我不差钱!这样不好吧,你俩在一起就对付我,很不厚道哟。Leo不去现场了,留下来帮我吧。”

    “不行,Leo 要帮我画图。你一个人干,我给你找了下手。”

    “那么说好了,Alex,你欠我一个人情。”

    “欠你什么?上次……还有……去年……还有……三年前……”

    “好吧,Alex,你不欠我人情。下回我去拉斯维加斯赌输了,你借我钱就可以了。”

    “说到这事儿……你上次借我的钱还没还呢。都几年了啊?”

    “Leo说他替我还了。Leo,是不是?”

    “嗯……我们兄弟之间的事好说。对吧,沥川?”霁川笑眯眯的拍了拍沥川的肩。

    René忽然把头转过来对我说:“安妮,你喜不喜欢玩纸头?你来替我当下手,好不好?”

    “你的下手是绘图部的小丁。”沥川说,“安妮今天要翻译我写的设计说明。”

    “那你记得把说明给我。”我公事公办地说。

    “已经发到你的邮箱了。”

    “我打不开CAD软件,能给我打印件吗?”

    “这样吧,把你的电脑拿来,我给你装上CAD。”

    “不好吧,盯着屏幕看太久会眼睛疼。”——我的电脑藏有太多秘密,担心沥川会不会趁这当儿又把我的硬盘考贝了。

    “是这样啊。那好。图就放在我的办公桌上。蓝色的纸筒。我现在去现场,你自己去取吧。”

    我两手一摊:“怎么取?我没房卡。”

    他本已打算离开,又停下来,双眉一挑:“没有房卡?怎么会?”

    我只好耍赖:“我怎么会有你的房卡?”

    沥川瞪了我一眼:“备用房卡也没有?”

    “已经还了……”

    “跟我来。”他的脸已经阴沉得不能再阴沉了。

    餐厅的门外就是小卖部。一想到今日工作繁重,我的烟瘾又来了。

    “等等,我去下小卖部。”

    “我陪你去。”

    沥川硬跟着我,一直跟到小卖部的柜台前。那服务员每次都卖烟给我,跟我挺熟。

    “早!还是老牌子吗?一包还是两包?”

    我想了想,又想了想。然后,我终于问:“你有没有戒烟糖?”

    “没有。药店才有卖。”

    我没说话,准备作罢。不料站在一边的沥川问道:“请问最近的药店在哪里?”

    “出门往右,过了公园再往左转,沿着那条‘怀旧小街’走十五分钟。有个很大的同济堂。”

    我连忙说:“太远了,明天再说吧。要不,你先给我一包——”

    某人向我怒目而视。

    “卫生巾。”我赶紧把话说完。

    出了小卖部,沥川对我说:“有没有兴趣陪我散步?”

    我吃惊地看着他,盛情相邀啊!难道天上掉馅饼了?这不是沥川的风格啊!

    我扫了一眼他的腿,问:“你能散步吗?”

    “不是很远的路。”

    “请问……这散步是什么性质?工作性质?”

    “是的。你愿意吗?”

    “挺愿意的。谁不愿意和老总套近乎?走哪边?”

    “往右。过了公园再往左,‘怀旧小街’。”

    出门往右就是公园。我们从公园中心穿过。公园里面很热闹。有人舞剑、有人打拳、有人跳舞、有人练功、有人喝茶、有人遛鸟。大家都在享受生活。

    “设计说明很长吗?”我问。既然这是工作性的散步,我只好谈工作。

    “不长,十几页吧。”

    “若是要得急,我下午翻完,晚上给你。”

    “不是很急,明天给我就可以了。”

    “那,你看我什么时候陪René去雁荡山?”

    “等他的模型做得差不多了,你们就可以出发了。乘车去,两天时间,够了吧?”

    “不是说骑自行车吗?”

    “别听他的。山路不安全,我让司机送你们。”

    “你自己不想去?”

    “没时间。”

    我还想没话找话,他却不再开口,手杖点地,专心走路。

    我心中苦笑。其实我的要求不高,沥川陪我散步,哪怕一句话不说,我已心满意足。

    走过公园的草地,我们向左。左边那条街因为有很多商铺卖二手唱碟,成天放老歌,所以叫“怀旧小街。”

    “为什么来这里?想买唱碟?”

    “随便看看,有好的就买几张。”

    “那我给你挑了啊。”

    “好啊。”

    我们路过一间小铺,我选了一张邓丽君:“老板,这一张放放看,没刮伤吧?”

    CD放进机子里,邓丽君靡靡地唱道:“我一见你就笑,你那翩翩风采太美妙。和你在一起,永远没烦恼……”

    “老板,还要这一张,郑钧。”

    唱机里又热热闹闹地唱起来:“她似乎冷若冰霜 她让你摸不着方向,其实她心理寂寞难当 充满欢乐梦想……”

    无论唱机里放什么歌,沥川的表情都像是正在参加葬礼。对这种人,只好下杀手锏。我搬出了极度煽情的Trisha Yearwood:

    "Without you

    There'd be no sun in my sky

    There would be no love in my life

    There would be no world left for me..."

    这回,某人终于发话了,不冷不热的英文:“Could you stop it? (译:你有完没完?)”

    真是木头人,没戏!失败!买单!一叠CD放进塑料袋里,自己拎着。然后,我跟着他茫然地向前走,不到五分钟,他忽然在一家店铺的门口停下来。我抬头一看,上面写着“同济堂”三个字。

    “沥川你买药啊?买什么药?告诉我我去买,你别认错字了哦。”我拎起一个购物篮,发现这里的药店有点像超市,药一排一排地码整齐放在货架里,居然还有化妆品。

    “你买你的,我买我的。”

    我们各拎着一个篮子,进去,消失在人群中。我找到了想要的乌鸡白凤丸,外加一瓶润肤霜、一瓶洗面奶,到前台交钱。沥川跟在我身后,他的篮子里装着好多黑盒子,每个盒子上都写了一个大大的“NO”字。

    我结完账,回头看他:“这是什么?”

    “戒烟糖。”他加了一句,“吉祥通宝牌。”

    “别吓我哈,这么多盒?”

    “一个疗程六盒,八个星期之内你不用再来买了。一次两颗,想抽烟了你就吃糖,然后,多喝水。”

    “是你关心我的健康,还是工作需要?”

    “跟你的健康没关系。你爱不爱抽烟不关我的事。”

    我愣住。

    “可是,我不想闻到烟味,因为我不想得肺癌。”他冷冰冰地说,“为我工作,你必须戒烟。这是工作需要。”

    我不吭声。

    他结账出来,招来出租:“我们坐车回去。”

    “可以继续散步嘛!”

    “我累了。”

    一路无语,到了宾馆,我看见霁川在门口和服务员聊天,见我们进来,笑道:“你们去哪儿了?说是去现场,害我在这里白白地等。”

    我礼貌地笑笑。

    沥川把一袋子戒烟糖交到我手中。

    我当着他们的面,随手将整个塑料袋扔到旁边的垃圾箱内。然后,我心平气和地说:“王沥川,你尽管开除我。看我会不会饿死。”说完话,我两眼一翻,扬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