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沥川往事 > 第24章

第24章

一秒记住【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苏群这个名字,我仿佛在哪里听过,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离登机只剩下了一个小时。沥川走得比较慢,大家都陪着他慢慢地走。只有苏群推着堆得高高的行李车赶着去办托运。

    过了安检,我们在登机口等了一会儿,就听见了准备登机的通告。透过航站巨大的玻璃窗,我看见停在登机口外的是一架波音737-900。一路上,两位老总一左一右,一直和沥川窃窃私语。剩下的人都识相地与他们保持着一段距离。我们的机票是清一色的商务舱。大家都知道,这趟差的主要任务就是亡羊补牢。只要公司中标,花什么代价都值得。乘客们已经陆续开始登机,CGP的人却按兵不动,只因江总仍垂头和沥川说话。外企和国企一样有着严格的等级制。一般工作人员不会越过老总先行登机。觉察到这一点,江总向我们挥挥手,示意我们可以先走。于是众人鱼贯而入。我拖着行李箱,埋头走向检票口,路过沥川时,箱子忽然一抖,好像从某个人的脚背上拖了过去。

    我抬头一看,“某个人”似乎是沥川。然后我低下头,想看清我的箱子究竟压的是他的哪一只脚背。如果是右脚,我需要道歉。如果是左脚就用不着,反正义肢没感觉。我一句道歉的话也不想说。

    什么也看不清。我这一迟疑,路人都看见了。碰到人家,还是残疾人,连个sorry都不肯说,像话吗?两个音的词,难道会噎死我?犹犹豫豫,正待张口,他竟先说了两个字:“不是。”

    我松了一口气。然后昂首挺胸,拖着行李,孔雀般从他面前扬长而去。

    到了机舱口,我又被拦住:“小姐,行李箱超标。请留在这里,我们给你拖运。”

    “谢谢。”

    机舱里的空气暖洋洋的,有些窒闷。我坐在后排,临着过道。身边是设计部的小黄。我虽到CGP有三个多月,却只和几个翻译有往来,其他的人基本上视而不见。那个小黄,我只和他说过不到三句话,连全名都叫不齐。所以我对他笑了笑,然后拿出MP3播放机,塞住耳朵。

    从起飞开始,我的胃就一阵一阵地翻涌。其实我并不晕机,可能是酒喝多了,也可能是和艾玛聊天的时候吃多了不好消化的牛肉。总之,我先是坐在位子上对着纸口袋呕吐,接着便躲在厕所里吐,翻江倒海,胆水吐尽。然后,我也懒得出来,就坐在马桶盖上喘气,像一条死鱼。两个小时的飞行,我吐了足足一个小时,回到坐位,我才省悟我为什么会吐——居然是来了月事。

    十七岁的时候我月事正常,一月四天,不多不少。比认得的女性同龄人都轻松愉快。十七岁以后,我月事紊乱,不但日头不准,且来势汹涌,特别是头两天。头昏、恶心、呕吐、小腹痉挛——教科书上说的不良反应——我一应俱全。一个月总有七八天的日子一蹶不振。

    这当然不是最恐怖的事。

    最最恐怖的是,我没带卫生巾,却是鬼使神差地穿了一件米色的筒裙,紧紧包住臀部的那种。先头我光顾着呕吐,不觉下身已红红地湿了一片。现在坐着,就能感觉血块一团一团地往下掉。我吓得不敢动,更不敢起身。只得在心里默念的我逃生咒:OK、OK、OK。每当遇到窘事,我都要把我的《OK经》念上十遍,期待天神赐福,化凶为吉。

    到底,飞机降落了。到底,什么也没OK。整整一个机舱,都是我不大认识的男人。我想求小黄把他的西装借我,打量他的个子,那衣服就算我披了也遮挡不住。就在这吞吞吐吐,难以启齿之际,商务舱的客人们纷纷走光了。只有我还坐在原地不动。门口站着的一排向乘客道别的空中小姐都用异样的目光看着我。

    然后,我模模糊糊地看见沥川和另一个人——大约是苏群——走在最后,亦将离开舱室。

    走着走着,沥川忽然停下来回头看了我一眼。然后,便径直走到我面前。正要张口,却被我抢了先:“沥川。”

    “嗯?”

    “把衣服脱了。”

    “哪件?”

    “外套。”

    他二话没说脱下外套递给我。先前没看清,我以为是大衣,其实是件黑色的风衣,中等长度,质料很轻。我站起来穿上风衣,低头默默地跟着他走出机舱。他不问,我也不解释。

    他身上的气息,再次团团地将我围住。先是衣领上的薰衣草,再是袖口里淡淡的树香,那是一种他喜欢用的绘图铅笔的气味。记忆的触须便在这瞬间爬满了全身。原来,他还用着那种铅笔。所幸他的脸,我仍然看不清。看不清倒好,此生此世,再也不受他的诱惑。

    出飞机场来到宾馆,我一进房间先痛痛快快地洗了个澡,将惨不忍睹的裙子泡在水里搓了半天才把血迹搓掉。沥川的风衣只能干洗,我交到楼下服务台,填上他的房间号。

    然后,我瘫倒在床,全身的骨头好像被抽掉那样累。关了灯,一个人默默地对着月光辗转,折腾了几个小时,睡不着。于是起来吃了一颗安眠药,这下倒是睡稳了,醒来时已经是中午,两只眼眶黑黑的,好像一只熊猫。

    错过了早饭,又错过了中饭,更重要的是,错过了早上的会议。

    在走廊里遇到小黄,他特意问:“安妮,感冒好了?”

    “什么感冒?”

    “早上开会你没来,张总问怎么回事。王先生说你在飞机上感冒了,所以他借衣服给你。”

    “也不是感冒,就是……发寒。张总不会生气吧?”

    “哪会,大家都看见你晕机,知道你不舒服。”

    “会上都说了些什么?”

    “嗯……由于方案泄露,设计图的大部分需要推倒重来。最重要的两个建筑由王先生主持设计。楼型和室内设计也要大改。不过,室内设计的关键部分已经请王先生的哥哥画好了草图。”

    “哥哥?”

    “也就是王霁川,著名的室内设计师。——兄弟俩都是大忙人,若不是出了篓子,才请不动他们呢。”

    我想了想,问:“那我呢?我干什么?”

    一直奇怪,沥川的中文那么好,江总和张总的英文也不差,他们在一起工作,为什么还需要翻译。但想着以前有朱碧瑄,好像也是惯例。

    “竞标之后,会有一些和当地资方的会谈。王先生对温州人的口音没把握,到那时只说英文,一切由你来翻译。还有,王先生需要一些温州市的历史文化及生态方面的资料,这个由你去查来,然后翻译给他听。”

    错过会议,我已心虚,连忙在第一时间去见张总。他给我的任务果然和小黄说的一模一样。

    “那我是不是需要马上见王总?”我问。

    “他到工地拍照去了,估计会去一天。时间有点紧,你吃完晚饭后带着温州市的资料去找他,行吗?”

    “好的,我这就去图书馆找资料。”

    “王总目前只需要这两本书。”张少华递给我一个纸条。纸条上是他的字,繁体:《温州市志》、《永嘉郡志》。

    我突然想,沥川虽是建筑师,我对他从事的专业所知甚少。作为男人的沥川,他的每一寸肌肤我都了解。可是,作为设计师的沥川呢?会不会有不一样的脾气?不一样的性格?

    急于将功补过,我以最快的速度去配了一副眼镜,故意要了紫红色的外框,让我的脸显得更加严肃、更加专业、也更加老气。《温州市志》新华书店里就有,厚厚三大本,我不管三七二十一地买下来。《永嘉郡志》在图书馆里找到,我借出来,从头到尾全部复印。

    难怪沥川只要这两本书,它们加起来已经超过三千页了。

    整整一下午,我都在查字典。《温州市志》的生词已经不少,《永嘉郡志》是道光年间的古文,我查得焦头烂额。

    到了傍晚,我的脑子已经有些转不动了,便到楼下的花园里抽烟。抽了一根,不过瘾,又抽一根。天渐渐地黑了。

    我看见一辆车驶到宾馆的门口,沥川和苏群从车里走出来。

    他看见了我,低头向苏群耳语一句,然后,向我走来。

    我假装没看见他,继续埋头抽烟。直到他站在我面前不动,这才抬起头。

    六年了吧。

    沥川没什么大的变化,除了更加消瘦。他甚至连发型都没变。问题是,沥川的那张模特脸是越瘦越酷。在我看来,他比六年前还要好看。这一想不打紧,我目光中的恨意渐渐变软。

    我赶紧更正自己的情绪:“王总。”

    “张少华有没有告诉你,今晚我要见你?”他说,口气很是不悦,甚至蛮横。

    “不是说是晚饭之后吗?”

    “我已经吃过晚饭了。”

    “我还没吃。”

    “几时学会的抽烟?”

    “关你什么事?”

    原来他为这个生气。他看着我,目色幽深。我看着他,面无表情。

    “给你一个小时吃饭。八点钟,带着你的资料来见我!”最后一句话,恶狠狠地。

    我冷笑,抱着胳膊,向空中点了点烟灰:“好的,王总。”

    我把头发挽起来,在脑后打了一个髻,插上一只涂了花漆的发簪。抱着三本《温州市志》和一叠复印资料,“咚咚咚”敲开了沥川的门。

    从开门见我的第一秒开始,沥川就皱着眉头。只因为我再次叫他“王总”。

    “王总,您要的资料我都找到了。不知您想具体了解哪方面的内容?”我的话语充满了服务精神。

    他将我领到会客室,那里有一圈沙发,他指着其中的一个,让我坐下来:“你可以把书放到茶几上。”他的声音总算柔和了一点,却立即被我的下一句话激怒了。

    “是!王总!”

    他忍住气,和声道:“我买了可乐,你要喝吗?”

    以前,可乐是我最喜欢的饮料。可是我摇摇头,偏说:“谢谢,我不喝。”

    “那你想喝什么?我这里有咖啡、牛奶和茶。”

    “不麻烦的话,我想喝咖啡奶茶。”

    他一怔:“咖啡奶茶?”

    “就是把这几样全放在一起,加糖,两块。”

    他去做咖啡,他去煮茶,他去找牛奶和糖……

    王沥川,这一回,我要你好好认识认识我谢小秋!

    终于,他给我端来了一杯黑乎乎的东西。

    “对不起,牛奶喝光了;糖,我没有。你将就着喝吧。”

    黑乎乎的东西里泡着两片黄黄的东西。我指着那东西说:“这是什么?”

    “柠檬,”他施施然坐在我对面,将手杖放到茶几上,“听说可以戒烟、还可以瘦身。”

    我知道这是讥讽。我的体重比六年前还要轻得多。除了皮肤枯涩、面色无光、身材扁平、外加两道明显的黑眼圈之外,六年来,我的发育一直在倒行线上。这充分说明失恋对人身的伤害。此外,我还怀疑自己吃乌鸡白凤丸吃上了瘾。因为月事不调,我吃了一瓶又一瓶。现在只要看见黑色的小豆子,就想立即倒进口里。

    “谢谢。”我喝了一口,差点吐出来。又苦、又涩、还酸,比中药还难喝。

    他从桌边拿出一个包着软皮的笔记本,一只铅笔,问:“现在开始工作,可以吗?”

    “可以。”

    “请把《温州市志》的目录给我念一遍,好吗?”

    我打开书,念道:“总目录,上册。序言,凡例,总述,大事记。”

    他打断我:“抱歉,我好久没来中国了,中文已经忘掉大半,麻烦你译成英文。”

    他的中文比起六年前是有些生硬。句子倒还连贯,只是遇到不确信的发音会显得迟疑,但情况也没有他说的那样严重。

    我改说英语:“上册的主要内容是建置地理、社会、人物、城市建设、交通邮电。中册是区域经济、工业、农业、商业、财政、经管;下册是党派社团、政务、军事、教科、丛录、索引。每册还有细目。”

    他在笔记本上记了几行字,说:“上册最重要。你找找看,有没有讲自然环境的内容。”

    我哗哗地翻书:“有。地质、地貌、气候、水文、土壤、自然资源、自然灾害。”

    “一章一章地说。”

    我看着他,气结。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我一下午的时间就是耗在查这几章的生词上!我抽两根烟,让我早死两天,也是因为查这几章的单词!

    “温州市的地质构造基底由上古生界鹤溪群和侏罗系下统枫坪级的变质岩系组成。根据多旋回槽学说的基本观点,其基底构造的一级构造单元为华南加里东褶皱系;二级为浙东南褶皱带;三级为温州——临海拗陷……”

    “温州市是由晚侏罗世——早白垩世火山——侵入岩组成的刚性地质体,断裂构造是主要构造形迹。

    温州地处欧亚大陆的东南沿海,属中亚热带湿润季风气候,夏季较长,冬季较短,年平均降水量为1500-1800毫米。”

    我对着原文口译了近一个小时,眼冒金星,经血不断,小腹坠痛难忍。

    而他,悠然地坐着,轻快地记着笔记。

    我忍不住问道:“我的翻译,你听不听得懂?”

    “还行。不懂的地方,我也可以猜。”

    “你……怎么猜?”

    “我是干这一行的,给我几个关键词就可以了。”他抬头看我,目光炯炯。

    我吞了吞口水:“我需要去一下洗手间。”

    “出这个门往左。”

    “我是说,我自己房里的洗手间。”

    “这里有洗手间。”他说,“一去一来岂不是太麻烦?”

    “我不大会用残疾人的洗手间。”我开始抬杠。怎么可以把女人的东西扔在他的洗手间里呢?

    “残疾人的洗手间,是天下最方便的洗手间。”他嗓音安静,不动声色。

    我怒火中烧地从沙发上跳起来,却看见他的眼光落在我刚才坐过的地方——纯白的沙发布有一团血污。

    我又羞又怒:“王沥川!你!你说,你为什么偏要我坐这个沙发!你有病!你神经啊!”我满脸通红地冲回自己的房间,拿出一本巨大的《远东汉英辞典》,蹬蹬蹬,又冲到他房里,扔到他面前:“我不干了!你自己查吧!”

    我回房,给自己冲了一个热水袋,抱着它,服下一颗安眠药,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