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沥川往事 > 第22章

第22章

一秒记住【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如果交通费不报销的话,按照我节约的本性,肯定天天挤公汽,而不是打出租车上班。自从发现翻译是这样一门大费脑力的工作之后,我便养成了和沥川一模一样的习惯,宁愿花钱,也不肯在细节上消耗自己。

    我坐着出租来到香籁大厦的十九层——CGP中国总部。接待我的是人事部主任陈静菲。她带我参观了各个部门的办公室、会议室、休息室、咖啡厅。我发现CGP的工作人员并不多,全部加起来,大约一百三十人左右。其中,有三位外籍设计师:两位讲法语,一位讲德语。尽管带着浓重的口音,他们都能说非常流利的英文。陈静菲说,这三位外国设计师都不大懂中文。如果他们要和客户打交道,必须通过翻译。此外,公司里所有的重要文件,尤其是标书和设计案,都必须用中、英、法三国文字抄送苏黎世总部备档。还有,这里的中国设计师们,多半不精通英文、法文或德文。所以总部过来的重要通知、简报和邮件需要译成中文向下传达。同时,中国设计师如需和总部联系,也需要翻译的参与。“所以,翻译组的工作非常重要,也相当忙碌。”

    我当然知道香籁大厦是沥川工作的地方。和沥川在一起的时候,他不止一次向我提过。不过沥川是个公私极度分明的人,不愿外人打扰他的个人生活。所以CGP的工作人员我只认得一位,就是沥川的秘书朱碧瑄。

    听完了陈静菲的介绍,我忽然省悟,那个出国的翻译就是在CGP工作了近七年的朱碧瑄。

    介绍完十九层的办公区,陈静菲说:“总裁、副总裁、首席设计师以及他们秘书的办公室在第二十层。请往这边走。沈总今天本来要见你,他有急事出去了。我们去见副总。”

    上电梯到二十层,迎面一溜装修异常豪华的办公室。我在第二间办公室的门上,霍然看见了“L.C. Wong”字样。刹那间,我的心脏好像被一只手捏住,不能呼吸。

    “你不舒服?”觉察到我的步子忽然加快,陈静菲问道。

    是的,我不舒服,我急于逃走。

    “没有。可能是要见副总,心里有点紧张吧。”我故作轻松地笑笑。

    陈静菲说:“刚才那间是我们公司的首席设计师王沥川先生的办公室。他是瑞士华人,能说流行的中文。”

    我问:“王先生今天也不在吗?”办公室的门是毛玻璃的。如果里面有灯光,外面的人可以看出来。

    “王先生以前是CGP的总裁兼主设计师,现已调回苏黎世总部当副总,是我们的顶头上司。不过他手上仍有很多中国的设计项目,所以我们保留了他的办公室,他偶尔会来北京公干,次数不多。”

    “原来是升职了。”

    “应当说,是工作需要吧。CGP Architects隶属于CGP国际投资。是王总的家族企业。我们这里的老总和副总,以前都是他的手下爱将。”她脸上的崇拜之情,溢于言表。

    “哦。”

    “王总不喜欢人家叫他王总,如果你遇到他,叫他王先生就可以了。他虽出身富贵,为人异常温和,也非常低调。以前,中午都是和大家一起在餐厅里吃饭的。”

    “哦。”

    “王先生才华横溢,是建筑界的传奇人物。调走的时候,我们这里的人都很伤心。”

    “哦。”我觉得陈静菲的话中充满了感情。

    不知不觉,我跟着她走进了第三间办公室。进门的第一间房是秘书办公的地方,里面有纵深的套间。“小田,这是新来的安妮,翻译组的英文翻译。现在见张总方便吗?我昨天有预约。”

    “请进,张总正在等着你们。”

    CGP副总张少华是个精干的中年人,黑皮肤、小个子、鹰钩鼻,有南方人的某种特征。他的话音果然带着浓重的川味。他和我热情地握手。我们三人简单地寒暄了几句,算是认识,他有电话接,我们借机出来了。

    我的办公室在1902,电梯的斜对面。办公室有很好的台式电脑,此外,公司还发给我一部又轻又薄的索尼笔记本电脑。我做梦也不会想到我能这么快就拥有一台这样昂贵的“办公设备”。

    打开电脑,我开始用annie.xie@cgp.com——我在公司的专属账号——收发邮件。我的任务是翻译一切从CGP专门转发或抄送给我的邮件。将中文译成英文,或将英文译成中文。法文和德文则由其他的翻译负责。

    北京与苏黎世的通讯非常繁忙,邮件的列表不知尽头。我粗略地扫了一下,里面夹杂着一封沥川的邮件——“欢迎索斯先生进入法国分部工作!索斯先生将接替调往奥地利分部的来诺先生出任巴黎分部的首席设计师。”一本正经的公文,通过他的秘书露丝向CGP全球所有的分部发送。

    我只用三分钟的时间将它译成中文,向公司全体成员转发。同时很高兴地发现,这份工作相当轻松。我在两个小时内完成了所有邮件的翻译,然后去餐厅吃午饭。

    餐厅在十八层,不用坐电梯,步行一层,很快就到了。餐厅以自助餐的形式同时供应西餐和中餐。我拿了一份炒饭、一碟香辣鱼块和一杯咖啡,在一张桌子上独自地吃了起来。不一会儿,一位打扮入时的女士端着一碟沙拉十分礼貌地问我,可不可以与我分享一张桌子。我连忙点头。

    “我是法文组的艾玛。你一定是新来的翻译安妮,对吗?”

    “是的。”我站起来,帮她接过手中的茶杯:“我在1902,请多多关照。”

    “我在1904,我们的办公室挨着呢。你看上去很年轻,刚刚毕业吗?”

    “是。我是从九通过来的。”

    “碧瑄上周刚走,走得突然。公司急着要人,又不肯花功夫招聘,就直接从九通挖了你过来。”她向我一笑,明眸若水、百媚丛生:“听说付了不少代价。”

    “哪里,”我说,“九通那边近来接了很多单子,很忙,其实也缺人。”

    “我们都在猜,来的人会是谁。而且天天祈祷,希望九通不会派一个老头子过来。”她说,“可是你这么年轻,我们也是大吃一惊。你有二十岁吗?”

    “二十二岁。你呢?”我觉得她看上去也不大。

    “三十二。”

    我吓了一跳:“不会吧?我觉得你至多二十五岁的样子。”

    “第一,我没结婚。第二,我天天吃沙拉和维生素。”她用叉子叉了几片菜叶,就着意大利的沙拉酱,吃得津津有味。

    “艾姐——”

    “请叫我艾玛。”

    “艾玛,你在这里多久了?”

    “我是公司最老的一批员工,有十年了吧。来的时候我也只有你那么大。”

    我在心里暗暗地想,十年前沥川还不到二十岁,大学还没毕业。这个公司显然不是他来的时候才创立的。

    “看来你很喜欢这里呀。”

    “是啊。知道为什么我直到现在还是单身吗?”她忽然神秘地笑了起来。

    我摇头。

    她俯耳过来,低声说:“我企图引诱这里的每一任总裁,从来没有成功过。”

    见我一脸惊愕,她呵呵乱笑:“果然是小姑娘,这就当真了。当然是开玩笑!你下班喜欢逛商场吗?我知道有几家店的衣服相当好。还有,你去不去Spa?我手里有几张年卡,人家送的。丽莎那家面膜做得不错,我有两张卡,用不了,送你一张。”说罢,她从包里拿出一张卡,硬塞到我手中。

    “谢谢艾玛姐!”

    “艾玛。”

    “是,艾玛。”

    她撕开一个小面包,很斯文地吃着,又说:“你手中的这个包真别致。”

    这个Gucci的包,是沥川买给我的。

    “是吗?人家送的。”

    “男朋友?”

    “以前的。早分手了。”

    “他挣不少钱吧?”

    “你怎么知道?”

    “这包五年前我看上过,太贵,斗争了很久也没舍得买。真货卖好几万呢!配上你这条牛仔裤,时尚而且低调。你的前男友很有品味哟!”

    牛仔裤也是沥川买的。他不喜欢逛店,但买衣服的眼光绝对一流。我看了看手中的包,连忙打马虎:“这个肯定不是真货。”

    “我若连真假都分不出还在外企混个什么?陈姐今天介绍你的时候,法语组和德语组的女孩子们全看见了这个包,都说你肯定是萧观的新一任女朋友。”

    我拼命摇头:“不是不是,萧总的女朋友姓陶。”

    “陶心如吗?我很熟啊!她充其量不过是单相思而已。萧观虽然花心,但在业界的名声相当好,他是兔子不吃窝边草,从来不和公司内部的人谈恋爱。陶心如明知故犯,指望用自己的诚心让萧观破戒,到头来还不是落得个妾心如水、郎心如铁?”

    我再次否认:“总之,我绝对,绝对不是萧观的女朋友。”

    “是吗?”艾玛的目光掠过我的头顶,停留在餐厅的入口处。她呵呵地笑了一声,居然用她那双香喷喷、白嫩嫩的手拧了拧我的脸蛋。

    我抬起头。看见萧观不知何时走了进来,径直走到我的面前。

    “萧总。”我连忙站起来。

    “安妮,”他淡淡地向我和艾玛各打了一招呼,“艾玛。”

    “萧总和艾玛认识?”

    “嗯,我和艾玛是校友。她高我一届,校友会时常见面的。”

    “萧观,今天怎么有空到CGP来?”艾玛仰头看他,脸上尽是调侃。

    “我来和江总谈些事。你知道,我也做房地产,想请他们的设计师帮个忙。”他坐下来,对我说:“怎么样,安妮,第一天工作习惯吗?”

    “挺好。觉得比九通轻松。”

    “不要大意轻敌。等投标一开始,你会有很多口译的工作。最近他们在忙温州的那个标,你对温州人的口音熟吗?”

    我顿时开始紧张:“怎么?我要译温州话吗?温州话我一句不懂啊。”

    “别紧张,”他笑笑,“你要打交道的绝大部分人是政府官员,他们会和你说普通话的。”

    “哦。”我松了一口气,“那么,那些拍卖行的手册您都交给谁了?”

    “陶心如呗。”他说,“陶主任天天骂我。”

    “萧总,您吃午饭了吗?”我问。

    “没有。隔壁开了一家蒙古烤肉,人人都说好吃。有没有兴趣尝一下?我请客。”

    “谢谢。”我指着餐盘,“我已经吃了不少,而且,今天的胃有点不舒服……”其实餐盘里菜我还没有开始动。

    “没关系,下次吧。”他的表情有点尴尬,显然自尊心大受打击。

    我们又客套了几句,他很礼貌地告辞了。

    回过头,我看见艾玛拿眼瞪我,目光很奇怪。

    “怎么啦?”

    “你,安妮,居然公开拒绝萧观?哪根神经不对?”

    “不是说过吗?我不是他的女朋友,为什么要陪他吃饭,让人误解?”

    “你知道吗?萧观眼高于顶、目中无人,对女孩子极少主动。有不少花痴愿意掏钱请他吃饭,他还不去呢。”

    “好吧,我承认我有病,不会见竿爬……”

    “瞧你傻的!想当初,我就是七挑八拣到现在一事无成。你呀,一定要熬到我这岁数才知道什么是后悔。”她掏出手机递给我,“赶紧给人家打电话,说胃不疼了。”

    我笑着摇头,将手机还给她:“我看你俩挺合适,不如你自己打吧。”

    午饭后我回到办公室继续工作。工作了一个小时,电话响了。

    “是我,萧观。”

    “萧总。您好。”

    “胃好些了吗?”

    还记得这个哪,我吓得一头冷汗:“好……好了。”

    “晚上可以去吃蒙古烤肉吗?”

    “晚上?对不起,我晚上……有瑜珈课。”

    “几点开始?”

    “七点。”

    “几点结束?”

    “八点。”

    “我八点来接你,告诉我瑜珈课的地址。”

    没办法,我报了地址。

    “那么,安妮,给你十分钟换衣服,八点十分见。”

    我还想说点什么,电话已经挂了。

    我练完瑜珈,也不换衣服,满头大汗地站在体育馆的门口。八点十分,萧观开车准时到达。

    我自己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他缓缓地开车,半天不说话。我坐在他身边,也不吭声。

    过了一会儿,路上有红灯,他忽然说:“也许你不知道,上大学时我曾经追求过艾玛。那时追她的人很多,我勉强排上号。有一次,她看中了一件大衣,很贵,我没钱买给她。当然还有别的事,我们分手了。”

    我等他说下去。

    “后来我们都毕业了。我下海挣了些钱,她听说了,主动过来找我。我没理睬她,她很生气。”

    “这些和我有关系吗?”

    “今天,你当着她的面拒绝我,我很难堪。她看着我的样子,心里一定特别开心。”

    “我不知道……”

    “知不知道无所谓,”他说,“总之,今晚你得好好陪我吃一顿蒙古烤肉。”

    我被他霸道的语气惹怒了,何况他的逻辑我也没搞清楚。

    “萧先生,麻烦你把车子停一下。”我冷冷地说。

    他的脸一白,汽车戛然而止。

    “请问,你是不是独生子?”

    “是,那又怎样?”

    “因为你是独生子,有个道理,恐怕你会比我们这些有兄弟有姐妹的人明白得晚一些。”我推开车门,对他说:“这个世界,不是一切都围着你在转。你和哪个女人玩得开心不开心,我没有任何责任,也不关我的事。再见!”

    我把门一摔,扬长而去。

    我以为一怒之下的萧观会因为这个解雇我,因为我的人事关系仍然隶属九通。岂知过了整整一个月也没有任何动静。我没听到萧观的任何消息,也没收到过他的任何电话或邮件。我认认真真地工作,累了就站在楼底下的垃圾箱旁边吸烟,没有任何人为难我,也没有任何事打扰我。我拥有自己的办公室,翻译的时候放点轻音乐。有时工作提前做完了,我就到隔壁艾玛或者其他翻译那里去聊聊天。她们工作累了,或者午饭时间,也常常到我这里来,或者,拉我一起逛商店。CGP的女员工屈指可数,大家互相照应非常团结。

    有一天,我做完了活儿在网上闲逛,想找本亦舒的小说看看,亦舒没找到,找到了一个绿色的网站——“xx文学城”。

    我发现,上面不仅有不少言情小说,而且,任何人都可以去注册一个笔名,成为一名网络写手。

    我用半个小时注册了一个笔名。然后就挂在网上看杜若的《天舞》,共有三部。我把窗口开得很小,有人进来,我就关掉。《天舞》使得我工作的效率大大提高。我每天都想尽快把工作干完,可以早一点看《天舞》的下一章。可惜不到一个礼拜,我就看完了所有的《天舞》。然后我又继续看明晓溪、顾漫和晴川的小说……等发现没故事可看了,我就用注册的笔名在上面写故事。

    我决定给我的故事起名,叫做《沥川往事》。

    我写了第一章,发现只有五个点击,一个读者评论,两个字:“加油!”

    好吧,我就为那个替我喊加油的读者而写。我迅速地写了第二章,第三章。我觉得我和沥川的故事,除掉最后一幕,其实异常美丽。有些地方,我写得很收敛,有些地方,我写得很大胆。相信我,真实的沥川绝对比我笔下的沥川更加美好。我一面写,一面流泪,沉浸在美好的回忆中不可自拔,顺带着把我的读者也感动得一塌糊涂。

    我多么希望沥川就是我故事中的一个人物,我可以随意地写他,然后给我和他安排一个完美的结局。

    当然,这不是真实的。可是故事中的沥川可以让我渐渐忘掉现实的沥川。那些痛,一遍又遍地描述,渐渐稀释;那些爱,一遍又一遍地回忆,变得乏味。我看见另一个沥川在我的脑中越来越真实,越来越近。而真实的沥川越来越暗淡,越来越小,最后变成一个点,渐渐离我远去。

    那么多的烟,那么多的酒,那么多失眠的夜晚。还有那次我独自站在龙璟的屋顶花园上,在夜风中凝视楼下的点点车流,如果没有想到爸爸和弟弟,也许我会跳下去。

    我终于找到一种方法,将爱情埋葬,把痛苦变成快乐。

    每天早上,我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查看我的故事下面又多了几条新的跟贴。我白天认真工作,下班埋头创作。练瑜珈、泡酒吧、看电影、跳迪斯科……玩累了回来倒头就睡。

    我过上了一种充实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