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沥川往事 > 第19章

第19章

一秒记住【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天,沥川没给我打电话。到了晚上,我打电话给他,没人接。我一夜未眠,心中充满不祥的预感。

    第三天,一大早,他打电话过来解释:“对不起,这两天公司里有不少事,太忙,没来得及回你的电话。今天中午我接你出来吃饭,好吗?”说是道歉,在我听来更像唐塞。他的声音平静淡定如一潭死水,而我的心中已蒙上深深的寒意。

    我以为他会像往常那样,带我去某个餐馆去吃饭。不料,他却把我带回龙璟花园。公寓的落地窗敞开着,阳光明媚,春风徐徐,吹拂着碧色的窗帘。

    “你坐着休息。”他到厨房里拿出一条围裙,“今天我当大厨,给你烤三文鱼。”显然,菜他已事先买好了。他做了最擅长的蛤打汤,拌了一个瑞士沙拉。然后,在锅里滴了一点橄榄油,将三文鱼煎得三分熟,又放到烤箱里烤。沥川极少下厨,但只要他来做菜,样样都是精品。

    我望着窗外的春光,视线投向远方。过了片刻,回过神来,发现窗外绿树成荫,竟是一个花园。

    “哎,在这里住了这么久,怎么没有发现,原来你还有一个蛮大的屋顶花园?还种满了花?”在他的房子里,我们除了做爱,基本上不做别的事。我有点恐高,沥川从来不开窗户。

    “我不在的时候你别出去,小心从楼顶掉下去。”他说。

    菜很快就做好了,他将三文鱼分成两份,浇上料汁,堆上沙拉。红红绿绿的,在碟子里很好看。

    我用刀叉将三文鱼切开,一片一片地往嘴里送。

    “近来功课忙吗?”

    “还好。不忙。”

    “期末考试考得好吗?”

    “全年级第二,所以没拿到奖学金。鸿宇奖金只发给年级的第一名。”第一名是冯静儿。我跟她还有差距。其实也不是太遗憾,我的确尽力了。

    沥川没说什么。他知道,我在学业上很好强。然后,他便一直沉默地吃饭。我也是。

    过了一会儿,我终于问:“你收到那个电话了?”

    他微微一怔:“什么电话?”

    “你要等的那个电话。”

    “嗯。”

    “是很麻烦的事情,对吗?”我坐到他身边,握住他的手,将它放在我的唇边,轻轻地吻着。

    “嗯。”

    “一切都会解决的。你高兴一点,好不好?”

    “嗯。”

    我们一起进了卧室。他不让我开灯。我于是在床头点了两枝蜡烛。他解开我的衣裳,温柔地吻我。我们每次欢爱都很愉悦,因为沥川会十分谨慎地讨好我。可是今天他却动作猛烈、胆大异常、几乎要将我揉成碎片。整个过程,他很专心,什么也不说。

    有一滴水掉到我的脸上,我睁开眼看他,他却将头埋在我的怀里。那滴水慢慢流下来,流到我的唇边,我轻轻地舔了一下。咸的。

    沥川的身体其实非常柔弱。有时候,他需要花常人几倍的力气来做一些在我们看来很简单的事情。我在黑暗中抚摸他残疾的身躯,心中只有怜惜。烛光下,他用双臂支撑自己,样子非常无助。激情之后他一直紧抱着我,显得十分留恋。终于,他放开我,轻轻地说:“我去洗个澡。”

    等我梳洗完毕。他已打扮一新,手里拿着车钥匙:“你下午有课,对吗?我送你回去。”

    从下午到晚上,我一直拿着他新买给我的手机,把音量和振动都调到最大。可是,我没有收到他的电话。

    直到次日下午,手机终于响了。我连忙接听:“Hi.”

    “是我,沥川。你在哪里?”

    “我在寝室。”

    “下来一趟,好吗?”他的声音格外地淡定,不含一丝情绪,“我在老地方,停车场。”

    去校长楼的那一条路我走过千遍,今天觉得阴风阵阵。远远地,我看见了沥川。纯黑的西装,浅灰色的衬衣,蓝色带着莹光的领带,苍白而修长的手,黝黑的手杖。他一直看着我,目中没有任何表情。

    停车场很空旷,迎春花开满了小坡。

    我深吸一口气,故作轻松,向他“嗨”了一声。

    他看着我,垂下头,仿佛下定了一个决心,然后又抬起头说:“小秋,我来向你告别。”

    我的心隐隐作痛。但我打起精神,强笑地点点头:“几点的飞机?”

    “五点一刻。”

    “我送你。”我看了看表,离起飞只有两个小时。从这里赶到机场,至少需要一个小时。沥川做任何事情都会提前准备,从来不忙到最后一刻。这绝对不是他的作风。

    “不用,就在这里告别吧。”我的长发被风拂乱。他抬起手,替我将额头上的一缕头发掠到耳后。

    我笑了笑,极力掩饰心底的焦虑:“也好。什么时候回来?我去接你。”

    他看着我,沉默。过了片刻,他说:“小秋。我不会再回来了。请你原谅我。”

    我呆呆地站着,脑中一片空白,眼泪开始止不住地往外涌。

    沥川从不知道我哭起来会是一种什么样子。因为我从未在他面前哭过。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默默地看着我,目光空洞,近乎冷酷,恢复到我第一次见他时的样子。那时的沥川很少笑,一个人坐在窗边喝咖啡,拒人千里,冷若冰山。

    我大声地问他:“为什么?究竟出了什么事?是我做错了什么吗?”

    刹那间,他目光闪烁,掠过一缕复杂的心绪,仿佛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他恢复静如止水的声调:“你什么也没错。”顿了顿,他又加了一句:“你不知道……更好。”

    “不!你告诉我!我要知道!我有权力知道!”我愤怒地对他大吼。

    他紧紧抓住我的手,在我的额头上,用力地一吻:“我在公寓里给你留了一封信。读完那封信,请你,以最快的速度,忘掉我。”然后,他放开我,拉开车门,态度是那样毅然决然。可是,就在上车的那一刻,他忽然回过头,目光里终于有一丝痛楚。他说:“再见,小秋。好好保重。”

    “不!沥川!我爱你!别丢下我!求你!别丢下我!”我痛哭失声。

    他的车疾驰而去。

    我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

    不知道是天在下雨,还是我在哭。是树叶摇动,还是我在发抖。

    我打出租去了龙璟花园。拿着钥匙,刷卡,上电梯,进了屋。

    里面一切都在,家具、电器、厨具、陈列的古董和工艺品。里面一切都不在,所有属于沥川的东西,全部消失。他的衣服、图纸、轮椅、牙刷、图书、甚至他绘图用的铅笔、橡皮,洗澡用的洗发水、涂药用的棉签,刮脸的剃须刀、和鞋柜里的拖鞋。消失的还有墙上挂着的照片——我们的合影。

    那么干净,那么彻底,就好像他不曾在这里住过。

    茶几上,静静地躺着一个白色的信封,很薄。我打开它,更加失望。一张白纸,上面写着一个名字:“陈东村”以及一个电话号码。

    我用手机打过去,电话那边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你好。”

    “我找陈东村先生。”

    “我就是。请问您是哪位?”

    “我姓谢,谢小秋。”

    那人立即说:“谢小姐,这里是陈东村律师事务所,我是陈东村律师。王沥川先生有两件事情委托我们办理。谢小姐,您现在方便吗?可不可来我们这里一趟?或者,您告诉我您的地址,我带着文件亲自过来给你过目。”

    我语气冷冷的问道:“什么事情,什么文件?你能不能在电话里先告诉我一个大概?”

    “是这样。王先生将他在龙璟花园的两处公寓,5001号和4901号全部过户到您的名下。他已经签署了所有的过户文件。您只需要带着您的身份证过来签几个字,就可以接收这两处房产。王先生说,这两处房产是他的赠品,您可以随意处置。可以自己居住,也可以出售他人。此外,王先生还说,任何时候,如果您需要用钱,也请给我们打电话。”

    我暗暗苦笑。这倒是沥川的作风,无论在与不在,他永远会“照顾”我。

    “谢小姐,您还在听电话吗?”那一端,陈律师等着我的回答。

    “嗯。”

    “那么,谢小姐您什么时候方便过来办理过户手续?”

    “陈先生,请您转告王沥川。”我说,“谢谢他的好意,我不会要他的任何东西!”

    “谢小姐,请听我说——”

    我挂掉了电话,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龙璟花园。

    四月一号,今天,是愚人节。

    “Hi沥川,

    期中考试的成绩出来了。我考得不错,连最差的精读都考了86分。你喜欢吗?中午我和安安去北门的小店吃牛肉拉面。我放了很多的香菜。味道真好。晚上我去晚自习,带上一杯浓茶。我在那里看完了最后一本《天龙八部》。是的,我不好好学习,想休息一下。小秋。”

    “Hi沥川,

    我几乎每天都给你发邮件,你有看吗?学校的日子很无聊。我仍然在那家咖啡店打工。还记得叶静文吗?有一次,你把一本笔记本忘在她那儿了。现在我向她要她不给。我有点妒嫉她哦。你什么也没有留给我。今天我在系里碰到了冯介良教授。他是冯静儿的爸爸。我不怎么喜欢冯静儿,不过,她的爸爸很慈祥,还很风趣。可能是因为研究劳伦斯的缘故吧。

    晚饭是我自己解决的。一根黄瓜,两个五香茶叶蛋。网吧里抽烟的人真多。我要去上自习了。小秋。”

    “Hi沥川,

    已经过去整整四个月了,没有你的任何音讯。你真有定力啊。我天天夜里做梦,梦见收件箱里有新邮件。没关系,我想,我只用把‘Hi沥川’当成“My dear diary (译:亲爱的日记)”就可以了。记日记是个好习惯,不是吗?没准将来我成了名人,人家还要用这个来研究我哪。这个学期我选了七门课。同学们都说我疯了。我没疯,因为我终于拿到了鸿宇奖学金,再也不用去打工了,那就花更多的时间在学习上吧。糟糕的是,我们隔壁寝室搬进来了一个音乐系的,天天晚上打开窗户练声。我们都快被她弄疯了。这夜半歌声,什么时候结束?小秋。”

    “Hi沥川,

    又是四月一号,愚人节。还记得我们是在那天分手的吗?你瞒不了我,因为你的眼睛里分明是痛苦。你从没有伤害过我,如果不得不伤害,一定是出于更深的善意。好啦,伤心的事情回忆到此。有一天,我做了一个可怕的恶梦,梦见你在受苦。那天晚上,我半夜跑到网吧,第一次用Google查你的名字。还好,没有任何关于知名建筑设计师王沥川的坏消息。显然,你也没有参加过任何的公开活动。我在想,你突然离开北京,你那些在中国的项目怎么办?不过,好像你的公司仍在北京,仍在继续做生意。呵呵,这些都不是我能操心的事。我只希望你一切都好。小秋。

    另,别以为你在Email中读到的小秋,就是现实中的小秋哦,现实中的小秋变了很多,你可能都不认得了。可是,沥川,你会变吗?你不会,是不是?你是我心中永远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