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沥川往事 > 第8章

第8章

一秒记住【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们回到龙璟花园。早上走得匆忙,我没认真打量这幢大厦,从车上看,它像一只开屏的孔雀,又像一朵怒放的荷花,如此飞扬拔扈的想象力,真的出自他手?

    大厦内部金碧辉煌,除了水晶吊灯、壁画、喷泉,四面还环绕着棕榈树;往来人等衣冠楚楚,几位衣着时髦的少妇手里抱着穿着花衣、打着蝴蝶结的小狗,正在大厅一角的沙发里闲聊。刺眼的珠宝,刺眼的朱唇,刺眼的华贵。

    我又看见了早上的那个保安,他仍然似笑非笑地打量着我。沥川说大厦结构复杂,他必须拉着我的手,以防迷路。保安见到沥川,快步走过来,神态恭敬近乎谄媚:“王先生。”

    沥川停步,等他说话。

    “您的助理苏先生来找过您。”

    “哦,我把手机关掉了。”他拿起手机,对我说,“抱歉,我需要打个电话,可以吗?”我连忙说:“请便。”怕打扰他谈话,我打算避开,却被他一把拉住。

    ——“是我,沥川。”

    ——“我还差最后两张图。Deadline(译:截止期)不是下月十五号吗?”

    ——“提前?什么提前?Deadline 就是deadline不可以提前。除非他们多付钱。”

    ——“多付多少?我不知道,你找预算部的人去算。算了明天告诉我。”

    ——“晚上有会?什么时候说的?哦……对,例会,我忘记了。”

    他看手表。

    ——“人都来了?”

    ——“请他们回去。我不大舒服,来不了。”

    他收了线,刚要把电话放回口袋,手机又响了。

    他看了看来电显示,打开话机:

    ——“哥。”

    ——“挺好的。”

    ——“没事。”

    ——“安排不过来,再等两个月吧。你二月份在哪里?”

    ——“我有可能去苏黎世,行程让秘书通知你。”

    ——“已经收到了,谢谢。”

    ——“我在睡觉,还没起床,昨晚熬夜了。”

    ——“再见。”

    通话时间三十秒。他收线,歉意地看着我。

    “每天都是这么忙吗?”我问。

    “不是天天忙,”他说,“现在我们可以去游泳了。”

    我们一起上楼,换了游泳衣。他穿一件黑色的游泳裤,露出紧绷的小腹和锻炼良好的胸肌。我们一人披一件浴袍,坐电梯到三楼。

    游泳池共有两层。三楼的这层只有一池碧水,空无一人。我凭栏下望,二楼的泳池更大,附带一个小型的儿童水上乐园,但也只有不到十个人在水中玩耍。

    “浪费资源啊,”我说,“这里游泳的人这么少。”

    “你确信你会游泳,不会淹死?”看我赤着脚,大大咧咧地站在水道旁边,他忽然问。

    “不会。”

    “你知道吗,我认识一个人,他也说会游泳,然后,他当着我的面往下跳,一秒钟后就大喊救命。”他打量我,“我只好跳下去把他捞上来。”

    “如果你跳下去喊救命,我也会救你。”我扬起头,挑衅地看着他。

    “那么,你的意思是,我可以完全放心你在水中活动,不必时时陪伴左右。”

    “请放一百二十个心。”

    “地区四百米自由泳冠军谢小秋,”他扔下浴袍,“不如我们比比看,怎么样?”

    “好啊。”我接过他的双拐,将它们放在池边。

    “南池高中,”他指着我泳衣上的白字,“就是你的中学?”

    “是啊。怎么样,名字很好听吧。我们高中的门口有一条大街,叫西门大街。南池、西门,多么古色古香的名字!”

    “什么时候你回老家,我也跟着去看看你的高中吧。”他脱口而出。我不禁失笑,这人有时候说话,傻得像一年级的学生。我站在他面前,伸手摸摸他的后脑勺:“好了,沥川同学,怀旧找你自己的老家去,别借我们云南的地盘意淫。”

    “那个男生说,你们云南人吃过桥米线?”

    “嗯。”

    “什么是过桥米线?”

    “我们滇南有个蒙自县,也就是以前西南联大的所在。传说有个秀才考试,把自己关在一个岛中读书。他的妻子怕他吃冷饭,便发明了这种热汤米粉,每次送给他时,要经过一个小桥。后来秀才中了举,便说是米粉的功劳,就把这种汤粉,叫作过桥米线。”

    “等会儿游完泳,我们就去吃过桥米线,好吗?北京城里一定有,对不对?”

    “云南菜馆都会有吧,就是不知道在哪里。”我也挺想念米线的。

    “好办,我上网去找,一秒钟就能找到。”他说,“我站累了,得跳水了。”

    我们同时跳水。我奋力向前,游得飞快,却能感觉到他一直在我身边,我怎么也超不过他。到了最后三十米的时候,他不见了。等我游到终点,一抬头,却发现他坐在泳池边上,正看着我笑。

    “今天吃得太多了,身体沉,游不快。今晚的饭,你什么都没吃,都是我替你吃的。”我有些沮丧,只得狡辩。

    “不服气?”他眉头一挑。

    “不服气。”

    “再来四百米?”

    “再来。”

    我们又同时跳水。这一次,他很快就把我甩到后面,一路领先,最后我冲刺时,居然一头撞在他的胸口上。

    “噢!”我叫了一声。

    “又不是正式比赛,不要游那么猛,”他要把我从水里拎起来,“我不挡着你,你就撞墙上了。”

    我把他拉下水:“不行,再来一次。”

    “不来了,再来一次还是你输。”他说,“小姐,面对现实就可以了。”

    “No way.(译:没门儿。)”

    “要不你先游十米,我来追你?”

    “想羞辱我?”

    “不敢。”

    我们同时出发,他仍然一路领先,仍然比我快出好几秒。最后,他拉我上来,心平气和地看着我坐在池边喘气:“要喝水吗?”

    我摇头。

    “那边有躺椅,实在累了,可以躺下来休息。”他指着水池对面的一排太阳椅。

    “奇怪,今天怎么没有别人游泳?”我看了看四周。

    “都在下面那层。”不用说,他设计了这幢大楼,对大楼的某些设施拥有特权。

    “太好了。”我说。

    “什么太好了?”

    “我得趁机收拾你。谁叫你让我在校长面前出洋相来着?”我跳起来,把他推到水中,在水里拧他的背。

    “噢,噢,”他吃痛,“我这不是在跟你争取奖学金吗?”

    “你还说,你还说!”我不由分说地掐他的脖子。

    他捉住我,把我的双手反扣起来。我在水里踹他的腿:“放开我!”

    他反而扣得更紧,不让我动,却忽然开始吻我。从额头吻起,一寸一寸地来,吻到我满面绯红,再回来,凝视我的脸。

    “Did I scare you?(译:我吓着你了吗?)”

    “No. ”

    “Can I kiss you?(译:能吻你吗?)”

    “Yes. ”

    一生中最重大的时刻这么快地发生了。他紧紧地抱着我,一点也不介意我细细捕捉上面的伤痕,抚摸受伤的肌肤。

    我猜想除了医院的护士,沥川还不曾被人这样接触过。水是温热的,他却像发寒那样战栗起来。而我却在脑中想象车祸后的他变成了一团碎片,被医护人员拾起来,手术室里,浑身插着管子。

    那一定是场可怕的车祸,在他身上留下了可怕的创伤。

    空旷的泳池,讲话总有一种回声。沥川和我明明挨得很近,却仿佛时空远隔。

    我们从水池里爬出来,披上浴衣。我的腰忽然有点痛,便猫着腰,坐在水边。

    “我得去洗个澡,”他说,“不喜欢漂白粉的味道。”

    “我等你。”

    “你不洗吗?”

    “嗯……不怎么爱洗澡。”冬天的时候,也就三天洗一次吧,学校的澡堂太挤,蒸汽太浓。他将我拉到浴室:“不行,你也要洗。”

    我看了他一眼,发现他的脸上有一种犯了罪急于洗白的神情,我点点头,悠然地晃进了浴室。等我洗完澡出来,发现他已换好了衣服,西装革履,焕然一新。

    我还是学生装,羊毛衣、迷你裙,背着双肩包,包上挂了一大串钥匙,叮当作响。

    他打量我:“我怎么越看你越小?”

    “我不小。而且早熟。”

    他用眼神示意:“你上次……嗯……什么时候?”

    “刚刚完。”

    他松了一口气:“万一你有什么事,你爸非宰了我不可。”

    “别怕。”

    “What?”

    “别怕。”我镇定地重复了一次。

    “这是你的第一次?”

    “是啊。”

    “那你……不害怕?”

    “不害怕。”

    “……”

    “你很勇敢。”他的语气里有点窘。

    “别想那么多好吗?也就是一男一女在一起,如此而已。我肚子饿了,去吃过桥米线吧!”

    “等我一下,我有几张图纸要打印出来寄走。十分钟?”他消失在自己的书房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