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乾龙战天 > 第六六二章 胡闹

第六六二章 胡闹

作者:文飘过峰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正着急之时,沈云惊喜的发现,经脉比先前更坚韧。是以,在煞力的暴戾冲击之下,经脉并没有如他预料的那般瞬间支离破碎。仅仅是出现了一些轻微的龟裂。

    不用说,又是先前一次又一次大淬体之效。

    与气息感知、五感相比,他的身体强横度之变化,才是最大的。这是发生了质的飞跃。以至于他的煞力在全力之下,对经脉的损害大打折扣。

    这给了沈云宝贵的时间。

    他敛去杂念,尽可能的运转刚刚解封的道力,去引导煞力。

    没错,就是引导。而非一味的压制。

    这是沈云长期练功得出来的一个经验,即,道力可以引导煞力。

    当然,过程是相当艰辛的,尤其是现在,他的道力刚刚解封,只能发挥平时的四成力。这情形,俨然是一个半大小子扶着一位醉熏熏的彪形大汉走路。

    但再难,也必须坚持。周身的经脉并不能坚持多久。

    跌跌撞撞,道力与煞力绞合在一起,总算动了。顿时经脉里皮肉翻卷,殷红的血气弥漫开来。

    虽然没有伤及骨骼,但道力与煞力在经脉里每前行一点点,造成的疼痛皆有如万蚁噬骨。

    这是沈云从未有过的经历。

    他觉得很奇怪。以前,他也不是没有用道力引导过煞力。因为煞力的运转方向与道力是相反的。所以,此时相当于道力逆行。

    如果换成是煞力逆行,那么,他铁定是死定了。但是,此时,有煞力绞合在其中,二者缓缓而行,道力的逆行却只是伤至经脉内层的表面。些许创伤,在运转一个大周天之后,他再施以回春术,便能痊愈。在行进的过程里,也会有一些痛楚,但全在他的承受范围之内。

    没有哪一次如现在这般惨烈!

    沈云不得不咬紧牙关,死扛着。

    数息之后,他已是通身大汗淋漓,整个人象是刚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般。

    明明我的身体强横度有了质的提升,按理说,道力逆行造成的创伤会远比先前要小。

    所以,有古怪!

    沈云强打起精神,忍住痛楚,分出一成道力,试图“看”清楚那一处经脉里的情形。

    然而,却被涌起来的血雾遮住了。

    并且,仅仅是这一瞬间的分力,他清楚的听到了那一处经脉里发出来一声撕裂声。

    那是煞力的“杰作”!

    原本道力就只有平时的四成,再分去一成,力量更小,竟叫一丝煞力在转眼之间逃脱了出去。后者立时撕裂了周边的一处经脉内层。

    沈云禁不住“滋”的吸气。

    好吧,这是对他迟疑的小小惩罚。

    他不敢再分力,马上举全部之道力,继续绞合煞力,在经脉里,缓缓前行......

    无以名状的巨大痛苦令他完全忘记了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大周天终于走完了。煞力果然变得温驯了许多。道力在此过程中,又恢复了两成多。但恢复的这些,恰好抵去了此番的消耗。所以,他的道力还是四成。

    但是,还不够。

    必须再继续行走大周天,直到煞力完全变得稳定为止。

    还要再来!沈云不知道该是笑,还是哭。

    刚开始时,道力与煞力绞在一起,经过的地方,翻起来的血气只充盈在经脉里。越来越的血气将周身的经脉撑得浑圆。后来,血气终于透出了经脉,渗入周边的肌肉......最后排出体外。

    而此时,这些血气已经变成了灰黑色,形如泥泞。闻着有淡淡的血腥味。

    沈云终于明白先前排出来的那些杂质是怎么来的。

    想来,先前之痛苦亦不下于这一回。全是因为温泉的池底有那块硫晶石镇痛之故。

    心念一转,他果然发现气息感知的范围又往外扩展了一里左右。五感的敏锐也略有提升。至于身体的强横......此刻,血气透了出去,现出惨不忍睹的经脉内层来。大大小小的伤口飞一般的自行恢复,呼吸之间,它们已经止住了血。照此情形,愈合也就是数息里的事。他以前的自我修复速度已经快到只能用“变态”来形容,而现在,更变态。

    如此甚好,稍后,再次行走大周天时,能少吃些苦头。

    思量间,经脉内的伤已经好得七七八八了。而煞力失去了道力的引导,已有抬头的苗头。不能再等待了。沈云继续。

    这回,煞力远不复先前之暴戾,经脉的坚韧度却胜过从前,此消彼长,道力与煞力绞合在一起,似犁刀,经过的经脉内层,会破裂开来。但是,伤口很浅。再加上超变态的自我修复,基本上血气还没来得及涌出来,便被止住了。

    也就是说,这一回的淬体效果等于零,完全只剩下驯服煞力的功效了。

    不过,甜头也是有的。那就是痛楚大大减少。

    大周天行至一半,煞力已经恢复了往日的平稳。

    沈云甚是意外。按照以往的经验,还是前一个大周天的驯服效果,他以为至少还要一到两个大周天。没有想到,只是半个大周天就达成了目标。

    看来自己的煞力比自己以为的弱。我太高估了自己的魔道修为。沈云自我解嘲的扯了扯一边嘴角,打算松开道力。

    哪知,竟然松不开!

    此时此刻,他的道力好象和煞力粘合在一起了。

    怎么会这样?

    陡然间,沈云有一种感觉——这一回,他碰到的“意外”,简直超过了他自修行以来碰到的总和。

    松不开,怎么办?

    沈云完全没有解决的法门,只能横下心来,继续行走大周天。

    他的想法是,最坏的打算是,伤了经络。

    于传统的修行来说,此举无益于“胡闹”。

    可是,他身上反传统的地方还少吗?

    “胡闹”的次数多了去,也不怕再多添一次。

    况且,超变态的自我修复能力给他提供了“胡闹”的底气。

    接下来的情况并没有如他想象的那样。并没有因为煞力被驯服了,道力逆行便加重了对沿途经络内层的损害。

    相反,经脉的内层并没有因此而受伤。

    也就是说,煞力逆行,会严重损害身体,甚至导致经络寸断而最终走火入魔。但是,道力逆行,并不会造成类似的损害。

    沈云心中大定,走完了这一大周天。

    重新回到丹海里,道力与煞力立刻是水归水,油归油一般,两两分开来。

    沈云松了一口气。

    谁知,却是高兴得太早了。

    位于中间的灰色大气团突然剧烈的颤动起来。与此同时,丹海之内的道力与煞力好比铁粉骤然碰到了磁石,嗖嗖嗖,尽数被吸入灰色大气团里。

    整个丹海因此而猛烈的内缩。

    沈云猝不及防,一口气没有接上来,生生的背过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