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崩坏神话 > 第八百二十一章

第八百二十一章

作者:雷动天下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嗜血佛门,一座密室之内,戮空闭目而坐,却是身体赤裸。只见他全身经脉鼓起,血管膨胀。全身的血液正从他的脚心向上逆流,他的下身苍白铁青,而上身却涨红着。

    身外没有冰与火,但其感受却胜于夹在冰与火之间的痛苦。

    这是一种很邪门的功法,名为逆血心经。施展此法,可以瞬间提升自身修为几十倍,但也是一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邪功。如果控制不好,更会爆体而亡。

    所以尽管逆血心经威力无穷,但是也没有多少人习练这种功法。

    但嗜血佛门的人却不同,他们所作的所有事情都是逆道而为,专门喜欢修炼一些既狠毒又邪恶的功法,更喜欢杀人夺命。所以创始人才起个嗜血佛门如此矛盾的门派之名。

    逆血心经是嗜血佛门几个弟子在血戮野人的部落中夺来的功法,为了得到掌门的夸奖便将此邪术送给了戮空。

    初见此法,戮空大为欣喜。更是直接传授给那几名弟子两套威力不凡的邪术。

    越变态的法术戮空就越喜欢修炼,他现在虽然极其痛苦,但痛并快乐着。

    练到紧要关头,戮空的下身已经结冻成冰,上身却是汗水淋漓。最终一声畅快的大吼,冰碎了,汗没了。全身恢复如常,但他的模样却变了。瞳孔似乎变得更大了,眼珠似乎向外凸出,就像要飞出来似地。变得更像一个恶魔。

    戮空长笑一声,坐起身离开了这座密室。因为他过于得意忘形,忘记了拿走逆血心经。嗜血佛门的大牢与这座密室紧密相连。白长风把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他看到戮空将逆血心经丢在这里。他神秘的一笑,利用隔空取物之法将逆血心经拿到自己的手中。

    但他并没有修炼。而是将叶枫叫到了身旁。

    “孩子,这是我在隔壁的密室里得到的秘籍,我老了得到它也没用,不如你修炼它也能提高修为,或许还能解救这里的人呢。”白长风语重心长的对叶枫说道。

    叶枫拜谢一声,将逆血心经拿在手中。当他看到逆血心经这名字的时候,便知道这是一种邪功,因为这名字就与众不同。他虽然不太了解一般的法术秘籍,但也知道打通任督二脉这一说法。如今却要修炼这以逆血为名的功法。

    他看着白长风。白长风去也笑着看着他。

    “白长风真的要陷害我吗?这法术一定是邪功。算了,死马当活马医,总比坐以待毙强!”叶枫想了想,便翻开逆血心经阅读起来。

    这是他修炼的第一个法术,却是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修炼的。他按照秘籍中的说法将全身衣物脱去,反正这里都是男人也不害羞。

    双手伏在胸前,闭上眼运转逆血心经。他现在与戮空开始修炼的情况一样,鲜血逆流。下身结冰,上身散发着火热。

    但是叶枫的身体突然发出红光。下身的冰融化了,全身都变得火热。白长风也不知叶枫会引起如此奇怪的变化,他的眉头皱了皱。

    叶枫只觉得自己口干舌燥,犹如身在火炉中一样难受。

    “毁天灭地。万魔主宰!”内心深处再次响起这段话语,他仿佛看到了自己变成一位浑身浴血的恶魔。

    他在挣扎着,全身绷紧。精神极度紧张。

    “我不是魔,我不是魔。我不是魔!!!”叶枫大吼一声,全身经脉扩张。只觉得所有的气流都向着自己的身体里汇聚。而他也感觉自己拥有着无穷的力量,他要发泄,不然爆体而亡!

    连续大吼几声,叶枫双手挥舞发出层层玄力将那两个大个子野人的身体打飞,这还不解恨,还不够狠。他双眼赤红走到两个野人身旁,将二人的身体一起抬起,双手一用力,玄力破体而出将两个野人的身体撕碎。鲜血飞溅,血肉模糊。

    叶枫大吼着,身体直奔周围的玄铁铁墙冲去。嘣的一声,铁墙被叶枫用身体撞碎。

    这时,牢笼里的所有人都大吼起来,跟随着叶枫冲了出去。

    嗜血佛门异变突生,叶枫带领着众人杀进佛堂。

    “戮空,拿命来!”叶枫大吼道。

    戮空从佛堂内飞了出来,惊讶的看着叶枫等人,愤恨道:“你们是怎么逃出来的?”

    白长风走了过来,冷笑着对着戮空说道:“还不是因为你的逆血心经?”

    戮空摸了摸衣服,这才发现逆血心经忘记拿回来了。

    “白长风,你不要得意。当年你背叛你的组织,就算从这里逃出去也会被九州的正道高手追杀。”戮空大笑道。

    叶枫狐疑的看了白长风一眼,白长风怒道:“孩子不要相信他的鬼话,他这是在挑拨离间,我们一起杀了他!”

    “哈哈,心虚了吧!”戮空迎身而来,与叶枫和白长风对战。

    其他人也都冲了过来,这群人与嗜血佛门厮杀着,嗜血佛门彻底的陷入混乱。

    此时虽然陷入混战,但叶枫的心里思想却几经转变。他几次看白长风的脸,终于当机立断回身一掌。

    这一掌击出,戮空与白长风都很迷茫。

    这一掌打在了白长风的身上,白长风因为没有防备叶枫,所以受了重创。

    “孩子,你为什么要这样!”白长风一脸的悲伤。

    叶枫冷笑:“老东西,你别装了。”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白长风捂着胸口痛苦的说道。

    叶枫哼道:“不懂是吧,那我问你,你是不是认识我的父母,如果认识你为什么要隐瞒我?还有,你为什么要让我练习逆血心经那样邪恶的法术?如果是真的对我好,如果是真的想要解救众人,你自己为何不练!”

    白长风叹道:“孩子你误会我了,我让你练习此术是因为只有你适合练啊。我已经是半死不活的老头子了,根本就连不成此术。我也根本就不认识你的父母啊!”

    叶枫低着头,沈默片刻走到白长风身边,轻叹道:“前辈我错了,我不该怀疑你。啊!”

    此时,白长风突然对叶枫反击一掌。叶枫捂着胸口,愤怒道:“老家伙,你果然不是好东西!”

    “哈哈,只能说你太年轻太幼稚了。”白长风得意大笑。

    此时,戮空也大笑起来,饶有兴趣的看着叶枫与白长风,说道:“真是居心回测啊,很长时间都没有欣赏如此精彩的好戏了。”

    “哈哈!你们的好戏到头了!”这次叶枫却大笑了起来,他飞身而起竟然毫发未伤。刚刚也是装作受伤的。

    “你…”白长风震惊无比。

    叶枫哼道:“我倒要谢谢你给我的逆血心经,逆血心经对别人来说是门邪功,但对于我来说却是一部旷世绝学!”

    “孩子,看在我给你逆血心经的份上就饶了我吧。”白长风哭丧着脸说道。

    “好,只要你告诉我父母的下落我便饶了你。”叶枫道。

    白长风叹道:“你的父母在十年前被血戮野人杀死了。”

    这一则消息宛如一道晴天霹雳打在自己的身上,叶枫在空中摇摇欲坠,一瞬间什么都忘了。

    白长风与戮空对视一眼,同时点头,二人起身而上向叶枫冲去。戮空单掌拍在叶枫的后背上,白长风一拳击中叶枫的胸口。

    画面在此时定格,叶枫长发凌乱,怒吼一声将二人击飞。

    叶枫缓缓回头,怒视着白长风,大吼一声一拳穿透他的心脏。此时,叶枫看着白长风瞪大的双眼,冷笑道:“你再怎么阴险那也只是一介凡人,而我则是比你更凶狠几百倍的魔鬼!想要杀我?受死吧!”

    叶枫的手翻搅着白长风的心,将他的心脏捏碎。

    解决了白长风,叶枫回头看去,发现戮空已经不见了踪影。

    逆血心经彻底的激发了叶枫与神魔玉的潜能。

    常年被关在牢笼中的众人犹如饥饿的猛虎出笼,将嗜血佛门屠杀殆尽。戮空见机行事,带着自己的一批精英弟子逃之夭夭。

    人散了,只剩下叶枫自己。

    天高地广,看着天边的白云匆匆飘过,他感觉自己的灵魂仿佛也在随之飘逸。

    看着手上的血,他对自己却有些陌生了。杀人,就是如此简单!

    在这片被冠以人间地狱之称的血戮草原,又要爆发大动荡。

    血戮草原三大派各怀野心,虽然嗜血佛门看似破败,但是绝对的精英弟子都没灭亡,东山再起不成问题。

    鬼禅子一心想要称霸草原,之前一直没有机会,这次他发现了苏月的奇特之处,他的狼子野心也是若隐若现。

    断剑邪宗的高手还没有完全出现,只有那疯疯癫癫的道残灵经常出现。

    叶枫本不想卷入这些是非之中,却不得已加入了这场战争。因为父母的下落不明,不知白长风说的话是真是假。而且看得出戮空知道自己父母的情况,所以他必须要找到戮空和尚。

    “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我也要找到你!”叶枫暗自发誓,默默的离开了佛堂。

    雪涵与花雨剑在部落里默默等待着,希望叶枫与苏月可以平安到来。

    他们只能盼望,因为他们不知道叶枫与苏月现在在何处。

    茫茫人生,充满着艰辛曲折。

    这一天道残灵竟然一直都没有出现。族人们也都很好奇。其实人们不知道,现在道残灵正与雪涵与花雨剑在一起。

    赤红的草地。总给人一种抑郁的感觉。雪涵对着这片一望无际的草原说道:“前辈,你说你是二十年前进入的这片草原。我很想知道二十年前这里是什么样子的。”

    道残灵凄惨一笑,叹道:“二十年前,我盗取了佛、魔、鬼、道四派的绝学,后来被四派高手追杀不得已逃到了血戮草原。那时候断剑邪宗的宗主救了我,我才苟活到今天。”

    花雨剑嘿嘿一笑,给人一种很诡异的感觉,回头对道残灵问道:“前辈还真是信得过我们,连这等秘密都告诉了我们。”

    道残灵笑道:“你在怀疑我对你们图谋不轨?”

    “明知故问。”花雨剑哼道。

    道残灵忽地神秘一笑,突然将身上破破烂烂的衣服脱去。露出那骨瘦如材的身体。光着上半身,道残灵的脸色忽然变得很凝重。

    “你这是在做什么?”花雨剑与雪涵同时问道。

    道残灵冷然道:“是因为它的召唤,我才没有杀了你们两个小娃娃,不然你们早就已经死上几百次了!”

    “它是什么东西?”雪涵问道。

    此时花雨剑已经开始戒备道残灵,悄悄的走到雪涵的身边。

    “哈哈,我说了如果我要杀人你们已经死几百次了。你们不必这样怕我。”道残灵嘿然笑道,两只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别啰嗦,快说它是什么!”花雨剑吼道。

    “就是这个!”道残灵伸出右手成鹰爪状陷入自己的胸口,他的胸口突然发出一道银光。竟然从他的身体里浮现出一把断剑。道残灵用手将断剑从身体里抓了出来。

    雪涵与花雨剑惊讶无比,想不到道残灵竟然将断剑藏在了自己的身体里。

    “这就是断剑邪宗的镇宗之宝——神之断剑!”道残灵一语惊人。

    花雨剑知道道残灵暂时不能杀自己,便肆意说道:“你这老东西还真够无耻的,人家宗主救了你你反而将人家的镇宗之宝给偷了出来。小人。绝对无耻的小人啊!”

    “你小子知道什么,他救我就是想利用我罢了。没想到他的一时失算却把镇宗之宝给弄丢了,哈哈。真是天助我也!”道残灵在笑,而且笑得很恐怖。很疯狂。

    “雪涵我们走,这家伙原来是个丧心病狂。我们还是少惹为妙。”花雨剑拉起雪涵的袖子就要离开。

    道残灵来到二人面前,哼道:“知道了我的秘密还想走?”

    “你究竟要怎样?”雪涵哼道。

    道残灵笑道:“不怎么样,我只想看看这把断剑要召唤的人是你们之中的谁。”

    花雨剑一听便明白道残灵说的意思了,他将雪涵推开,对道残灵说道:“我本事平平,当然不是断剑召唤的人。你要杀要剐我都奉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