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归卿 > 第35章

第35章

一秒记住【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宫十二也将程老憨赶了回去:“你不是还有个夫郎在村里?也去看看吧,一道儿带到我们那里住些天,省得这村里又出啥昏招。”

    程老憨本不以为意:“再昏敢昏到我老憨头上?”

    转头就不知道与程老实嘀咕些子啥,回头约莫得了好信儿,到底面上带了几分笑,晃晃悠悠往家里去了。

    于是前面一段路,基本就全靠程老实刷脸。

    还别说,程老实这张脸还真挺能哄人的,明明他推着的车上坐了个王瓶儿爹子俩,旁边还走着个周大春,后头又跟了辆堆了好些娃娃的车,推车的还是个面生小孩子,可程老实说一句:

    “方才本是要去祠堂那边挖点土、求点儿祖宗庇佑,不知怎么的,村长/族长就说要让我把这些娃娃们带到林子里头藏起来……”

    居然也就没人怀疑啊!

    最多打趣跟在最后的程大安一句:“你可看紧了,别娃娃们半路掉一个,回头解释不清。”

    又或者干脆琢磨着这求祠堂土、得祖宗庇佑的做法是不是真可行去了!

    竟没几个人奇怪怎么村长/族长他们放心程老实父子看住这么多哥儿娃娃,这些哥儿娃娃又居然甘心跟他走的。

    偶尔有那么一两人问起来,程老实就摸着后脑勺茫然:

    “里正/族长不是说只做戏吗?我也给他们保证了,这林子里头虽没多少绿叶,也总还是个纳凉地儿,怎么都比在祠堂里头闷着享福,还保证一定给他们找点没枯死的艾草熏着,一定不让他们给蚊虫叮咬了……

    为啥要不甘心跟我走?我还能拿我们村的夫郎娃娃们咋滴不成?”

    几句话的,也都打发了。

    宫十二:果然连续说够一万句实话之后,掺一句谎话就能坑一万人!

    #做老实人、说老实话的好处已get√#

    虽然程老实这刷脸之路,只刷到树林外大约一里地,就被巡视的青壮拦了下来:

    “快回去!告诉族长他们,小王村的家伙不怀好意,一边说是和我们村商量,一边让人偷摸着进来了!老五他们正在前头拦着,可具体怎么着,你们赶紧回去报信问问儿……”

    这做老实人的好处,也是杆杆的。

    ——连这位挺负责、挺机警的青年汉子,不也完全没想到程老实和小王村人里应外合的可能性吗?

    于是在程老实都不曾察觉的时候,这一路上他身上凝聚了同行者钦佩敬仰目光无数,而这些同行者们——包括宫十二在内,也都开始了做老实人、说老实话,好在关键时刻刷脸的历程!

    #为真诚和谐的新世界点赞!#

    宫十二不知道何时已经放下车把子,此时右脚在车轮子上一蹬,借力跃起,伸手在拿青年后脖颈上一拍,青年急急催促的声音就哑然而止。

    宫十二伸手在拿青年鼻子下摸了摸:“嗯,人还活着。”

    一边说,一边将程老憨临走前分他的那一小包药粉往那青年鼻子下凑了凑,确定他有吸一些进去之后,将药粉略包好,交代程老实他们:

    “你们先在这里等等,我去把人都弄晕了,我们再走。”

    程老实又被他的身手震惊一把,却不敢发呆,交代了程大安一声:“这边你好生照顾着。”

    他就又跟在宫十二后头,往树林子里头刷脸去了。

    “诶诶诶,大家伙儿都过来啊!村长族长说把这娃娃还给他们,就让小王村的人都回去,我们的人也回去吧!”

    ==然后程家村的人就真都聚过来了!

    有个嘴巴里头还在嗤笑:“哟,这小汉子又是小王村哪家的?又是打哪儿摸进我们村的?都说小王村出了举人老爷小秀才的,就是这么个知礼讲理法?青壮们不怀好意摸进我们树林子,娃娃也能迷路到我们村子里……”

    结果话没叨叨完,人一都聚过来,宫十二就啪啪啪几下,招招对准后脖颈,全给放倒了!

    程老实:“怎么不直接用药?”

    宫十二:“怕您没防备也晕了呗!”

    说着,又给那些人一一闻了药,只留一个踹醒了:“回你们村里报信去吧,人我接走了!”

    那人刚醒来还要拉程老实:“让我老实叔也一道走……”

    宫十二==:……到这会子还当程老实是自己人哪?

    #刷脸的极限在何处?#

    万分无语,又踹了那人一脚,那人才不甘不愿地走了。

    另一边,宫待省早带人将王瓶儿等人护住。

    王瓶儿家来了三个兄长,其中大兄王金罐随宫且林往程家村村长家理论去了,二兄三兄都随宫待省一路,此时老二王银罐一手揽着弟弟、一手抱着外甥,那是又悲又愤,性子最急的老三王铜罐直接拎起棍子:

    “我不砸死那王八蛋!”

    程老憨也推着夫郎过来了,闻言哼笑:

    “砸死个王八蛋容易,可你好好一个人,白给个王八蛋填命,你能甘心哪?”

    老二王银罐也劝兄弟:“外甥看着不太好,瓶儿的伤也要赶紧换药,那王八蛋总跑不了的。”

    好说歹说,王铜罐恨恨将木棍在树上劈打两下,到底是弟弟外甥要紧。

    这两个罐子一左一右,亲自上手推了自家弟弟外甥,那边也有宫待山等人将宫十二换了下来,周大春看王瓶儿爹子俩有人照顾,他自己虽没见着亲人,可看了阿弟他竹马的爹,心里也放松不少,就招呼一声:

    “待省叔,那我也上车歇歇,多亏了各位叔伯兄弟啦!”

    有他开了头,早就疲惫不堪的小夫郎们也一个个上了车,而汉子们就三三两两轮着去推车,不多一会子,就出了这树林子、上了东林坡。

    上坡的时候那群小夫郎要跳下车,宫待省没让:

    “都歇着吧,这么些人,还能推不动你们几个?”

    宫十二则闷不吭声直接上手,一下就减轻了正好和他一道推车的宫待启好大压力,惹得这位看过来好几眼,但因着赶路,也没说什么。

    唯有程老憨,一边推着自家夫郎,一边转头冲宫待省笑:

    “大侄子,你们宫家这是要逆天呢?连小哥儿都能这么厉害?那家伙真不是个汉子?可别是一村子人合起来唬我这个憨厚老实人吧?”

    其实也知道不可能一村子人合起来哄他,还专哄这样几乎无关痛痒的小事,程老憨这么说,不过是——

    上午赶来小王村报信的时候,程老憨可是亲眼见着,这位十二哥儿攀着绳子往白水河底打水时,那动作比猴儿还麻溜,而且一手三只木桶,虽碍于身高不算很大,却也都是一桶能装得一个他自己(虽然要蹲着),却都装了满满的上来!

    上来之后倒是只挑走了四桶,还有两桶交给岸上等着的级个半大小子抬着……

    可程老憨见识过宫十二挑着水远去的速度后,都不好意思再自得于自己多年勤练不辍的腿脚啊!

    什么才是飞毛腿?

    挑着四桶水都跑得飞快,才是真.飞毛腿呀!

    程老憨那时候还摇头晃脑叹一句“江山代有才人出,宫家汉子果不凡”哩,结果……

    ——这不凡的,是个小哥儿!

    这挑着四桶水也能让他只能跟在后头吃灰的神人,是个小哥儿!

    更要命的是,在飞毛腿之后,这小哥儿还先后展示了窜天猴、大力士等等本事,可让人如何不惊异?

    “你们宫家,这都是什么风水哟!好事儿都给占尽啦?”

    程老憨感叹着,忽的又是笑:

    “可惜啊,竟是个哥儿。这好事儿迟早该是别人家的。可恨老憨也没个娃娃,不然……”

    宫十二给他们左一句哥儿、又一句哥儿说得本就心塞,看这程老憨顶着一张憨厚老实的脸在那感叹,越发郁闷:

    “哥儿怎么啦?哥儿照样能顶半边天!还有——

    你要是再不仔细看路,小心颠着我叔阿公啊!”

    程老憨就越发涎着脸:“什么叔阿公,不如改口叫阿公吧?凭我和老六哥的交情,认你一个孙儿,也不亏吧?”

    宫十二木着脸:“算了吧,我自有阿公阿爷。再说不过是个迟早该是别人家的哥儿罢了,值当您这么巴巴儿认亲?”

    程老憨给噎了一下,却不气馁:“阿爷阿公不嫌多哩!我又不贪你养老,日后还能让你白得一注财!”

    宫十二继续木着脸:“我有手有脚自己赚。”

    程老憨却只当没听到,早口口声声好孙儿好孙儿地喊上了,宫待省无奈,看他家夫郎:“叔爹您管管呗?”

    程老憨家的夫郎是个颇秀气的人,看着简直像程老憨儿子一辈的,又透着几分书生气,看程老憨闹腾只是笑,给宫待省问上门了他还是笑:

    “叔阿公也是阿公嘛!你老憨叔不过是看着那孩子合眼缘,又没做什么大坏事——

    你小时候也喊过我阿爹哩!”

    宫待省遂默默败退:面对能将你牙牙学语时候的称呼拿出来炒冷饭的长辈,还是挺护着你,护到能为了你一个表了又表的表弟得罪村人族人的长辈,不败退又能怎样呢?

    宫十二比之宫待省,少了许多牙牙学语时候的黑历史,不过他也果断选择了撤退:

    “过了这上溪村就是双口桥,过了桥就是我们自己的地盘啦!有叔伯阿爷们在,也不用我了——

    我回去看看六阿爷他们和程家村的都扯了什么皮!”

    说着,也不等其他人什么反应,唯仿佛迟疑多看了程继宗一眼,到底也什么都没做,直接往上溪村下坡处一窜,转眼不见了。

    宫待省看宫待山:“这十二哥儿,可真活泼啊?五阿公没说啥?”

    宫待山也木着脸:“阿爹说再活泼,能欺负人总比被人欺负了的要强些。”

    程老憨闻言,本张开了的嘴又闭合上了,一行人再无别话,只埋头匆匆赶路。

    却说另一边,宫十二也是匆匆地赶着。

    他这一回没再往上溪村那边绕路,而是沿着河边往下,路过野鸭滩,光明正大从村道而入。

    相当奇怪的是,这光明正大的村道上,反而不见什么人巡视,只有村口坐了几个老人,可抬眼一看不过是个瘦巴巴的小娃娃,又转头不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