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帝妃娇 > 第二百二十六章 夏姨娘回京(收藏2700的加更)

第二百二十六章 夏姨娘回京(收藏2700的加更)

作者:梅雨知时节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小陈氏的院子里,房间里面,

    小陈氏坐在榻上背靠着大迎枕,一动不动的坐了好一会,眼睛一直看着前面的一只青花细颈瓷瓶。瓷瓶上面插着的是大红的山茶花,其中一支花开两朵,并蒂而生。

    并蒂的山茶花并不常见,早上小丫鬟刚采摘回来的时候十分稀罕的拿给她看,然后插在了梅瓶里用水养着。此时山茶花仍还十分鲜艳,仿佛还带着早晨未散去的露珠。

    小陈氏看了一会,却突然伸手将发髻上的那只梅花流苏碧玉簪子娶了下来,放在手里看着,然后用手轻轻的摩挲,最终却又是叹了一口气,将簪子握在手里就这样闭上了眼睛,任谁都不知道她此时此刻在想些什么。

    而同一时间,在赵国公府的另外一边,同样有些不太平。

    夏姨娘此时跪在地上,梨花带雨哭哭啼啼的跟坐在椅子上有些心不在焉的赵国公道:“公爷,这次骍儿被劝退学真的怨不得骍儿和妾身,实在是那白鹿洞书院的学生们可恨,一个个都嘲笑骍儿连诗都不会念。骍儿气不过,这才会跟那里的学生打了起来。那学院的师长也是偏心的,只会偏袒别的学生。妾身想着,要读书哪里不能读,回公府也能找到好的先生教导骍儿,何必留在书院教导受那欺负。”

    说着又是一副深情款款的含泪模样,又道:“何况妾身也实在是想公爷了,离了公爷妾身吃也吃不好谁也睡不好,这才带着骍儿回来了。”

    不错,孟骍在白鹿洞书院是被劝退学的。夏姨娘和孟骍花了大半个月的时间赶路,然后在白鹿洞书院念了大半个月的书,最后因为跟书院的其他学生合不来,因为不会念诗而将一个嘲笑他的学生打骨折了,最后被书院的山长劝退学,然后又花了大半个月的时间回来。这样一看,夏姨娘和孟骍出一趟远门求学,却是大半的时间都花在了路程上了。

    赵国公听着却有些满不在乎,道:“回来就回来了,老爷我又不会赶你们出去。”

    夏姨娘却继续哭哭啼啼的,继续道:“妾身自然是明白老爷不会这般的狠心,妾身是担心夫人。夫人若是知道妾身和骍儿回来,怕是不会高兴。又若是知道骍儿是被劝退学的,只怕要责罚骍儿,更要问罪臣妾教导骍儿不力。”

    这话说的就很有门道,十分隐晦的暗示了赵国公,小陈氏是个狠心的人一定不欢迎他们回来,而且会趁机处罚他们。

    一旁的孟骍也上前来,拉扯着赵国公的袖子,道:“父亲,您可千万要救救我,我不想被夫人责罚。”

    若是往日赵国公早就抱着爱妾爱子好一番的安慰并要给夏姨娘母子撑腰了,但今日倒像是心情不好似的,甚至没有认真听夏姨娘说话。就是孟骍扯着他的衣裳摇啊摇的也无动于衷。

    这不得不让一面梨花带雨一边悄悄抬头去观察赵国公的夏姨娘十分的失望,十分怀疑小陈氏在她不在的时候,是不是给赵国公找了新欢,搞得赵国公的心都不在她身上了。

    夏姨娘努力的想着,从她进府到现在有没有漏过什么疑是这样的女人。

    赵国公自然不知道夏姨娘心里在想些什么,任由夏姨娘和孟骍围在他身边,却也不说话。过了一会,他又像是想到什么似的,突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抬脚就要往外走。

    夏姨娘一看他这样,懵了一下,连忙问道:“公爷,您这是要去哪里?”

    赵国公道:“你不是怕夫人问罪你们,老爷我去找夫人替你们求情去。”

    夏姨娘愣了一下,因为她发现赵国公用的是“求情”这两个字。赵国公什么时候肯在小陈氏面前示弱了。

    但在她还没更多的反应过来的时候,赵国公已经出了房门,跟着身影就走远了。

    赵国公到达小陈氏的院子的时候,小陈氏已经平复过来了。打开了房门,让丫鬟们进来,正在丫鬟伺候下忙着收拾自己的首饰。

    外面的丫鬟一时不察,就让赵国公闯了进来。夏姨娘不在的这两三个月,赵国公和小陈氏的关系有所缓和,虽然赵国公仍未在小陈氏屋里留宿过,但却不会再像以前一样进来这院子就是对小陈氏冷言冷语或者是为了夏姨娘母子女出头。有时候赵国公甚至是会让人送一些东西过来院子来讨好小陈氏。

    鉴于此,院里的丫鬟越发觉得夏姨娘果真是祸害,她一离开国公府,国公爷和夫人的关系可不就好了起来了。她们对赵国公和小陈氏以后的关系抱了十分积极的态度,认为她们夫人终于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前提是夏姨娘别回府里来。

    所以夏姨娘和孟骍的回府,不仅让寒麽麽烦心,连带着让这院子的丫鬟们也十分心情沉重。

    赵国公的态度有所改善,小陈氏也不像以前那样冷漠的将他拒之门外,所以此时见到赵国公进来,却也没有赶他走。

    赵国公进来后站在一旁看了小陈氏一眼,小陈氏却手上的动作不停,继续收拾着自己的首饰,将首饰挑选出来分门别类一格一格的放进收拾匣子里。

    赵国公站了一会之后,微微侧了一下身,突然开口道:“你今天去宁远侯府见寿山大长公主了?”

    小陈氏“嗯”了一声,然后就没有话了。

    赵国公又问:“大长公主的身体还好吗?”

    小陈氏道:“看着还健朗。”

    然后赵国公又像是没有话了,过来好一会之后,才又继续开口问道:“你在宁远侯府有没有见到过什么人?”

    小陈氏问:“见到什么人?”

    赵国公顿了一会,又抬着复杂的目光看着小陈氏,看着她脸上若无其事的神情,才又道:“没什么。”说着又道:“对了,夏姨娘和骍儿回府了。”

    小陈氏脸上仍是没有多余的表情,只是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道:“寒麽麽已经跟我说过了。既然回来了,那就让她还住回她原来的院子吧。只是她那院子空久了没人打扫,恐怕会有灰尘,得让丫鬟先去洒扫。”

    赵国公又问:“你就没有什么话要跟我说或者问我?”说着又像是解释般,道:“并不是我让夏姨娘回府的……”

    小陈氏道:“我知道,公爷不必解释。”又道:“公爷也不必担心,我不会为难夏姨娘和孟骍。若她们在府里都安安分分的,我也乐得夏姨娘能好好服侍和照顾公爷。”

    赵国公顿时一阵失望,许多话想说却又说不出来,只好再目光复杂的看着小陈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