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帝妃娇 > 第三十章 赏赐

第三十章 赏赐

作者:梅雨知时节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墨玉从外面走进来,对姜钰屈了屈膝,走到她身边,悄声对她道:“娘娘,碧玺已经出发去国公府了。”

    姜钰点了点头。

    墨玉又道:“娘娘,您让奴婢清查一下紫宸宫的宫人,奴婢倒还真查出几个吃里扒外的东西。”

    接着便跟姜钰说起谁谁收过别的宫妃的礼,谁给外人传过紫宸宫的消息,又有谁特别喜欢打听她身边的事。

    墨玉又接着道:“不过奴婢至今倒是没查出谁跟周二公子有私下联系。”

    姜钰道:“没关系……”说着一开口就闻到一股药味,顿时皱了皱眉头,顿了下,又接着道:“慢慢查,这个人既然藏得这么深,又怎么会轻易让我们知道。”

    墨玉垂下眼,犹豫了一会,一副有话要说又不知道要不要跟姜钰说的模样。

    过了一会,她又抬起了头来,跟姜钰道:“娘娘,有些话,奴婢不知当不当说。”

    姜钰道:“不当说你都开口了,还有什么不当说的,说吧。”

    墨玉道是,然后道:“娘娘,您对碧玺还是要多两分心眼。”说着又急忙解释道:“奴婢并不是要离间您和碧玺的意思,也不是怀疑碧玺对您的忠心,只是碧玺有时候太向着周二公子了。”

    姜钰倒是没有意外墨玉会说这样的话,叹口气道:“看来你也觉得碧玺有问题。”

    想了想碧玺这个人,又故作伤心道:“说起来碧玺与你都是从孟家陪嫁本宫到宫里的人,按理说应该对本宫都忠心耿耿,你说周耘给了她什么好处,竟然能让她背叛本宫。”

    墨玉看着姜钰,道:“娘娘忘记了,碧玺本来就是您和周表少爷一起救下的丫鬟。当年碧玺的父亲要卖她入青楼,是您和周表少爷用银两给她赎了身,后来她便跟在您身边做了丫鬟。您对碧玺有恩,可周表少爷对碧玺也有恩。”

    且恐怕碧玺对周表少爷还有别的心思。

    当初皇上要纳小姐入宫为妃,小姐不愿,也是碧玺撺掇小姐去找周表少爷私奔的。

    只是那时周表少爷还算有理智,拒绝了小姐,没有陪着小姐胡闹,要不然就真的害死了小姐。只是如今,这周表少爷却是越来越犯浑了。

    姜钰摆了摆手,道:“算了,不提这些糟心事了。”又问她:“本宫让你去看谷莠,去看了吗?她怎么样了?”

    墨玉笑了笑,道:“奴婢早上就去看过了,谷莠姑娘比昨天平静了许多,伤看起来也好了些,问了奴婢姜太妃是不是顺利下葬了,还跟奴婢多说了两句话,让奴婢代其问娘娘好。”

    姜钰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正巧此时,外面宫人进来通传,宇文烺有赏赐送来。

    姜钰连忙穿了鞋领着墨玉出了内殿,然后一眼便看见了万得意领着八九个宫人走进紫宸殿,那些宫人的手上一人捧着一个黑漆描金的托盘。

    托盘上铺了银红锦缎,光滑柔软的锦缎上面,放了珠光闪闪的各样珠宝翠玉——看得姜钰都有些呆了,以及偷偷的咽了咽口水。

    万得意笑吟吟的走过来,对着姜钰屈了屈膝,道:“奴才见过贵妃娘娘。”

    姜钰指了指他身后的那些珍宝,问道:“万公公,您这是……”

    万得意笑道:“皇上说,贵妃娘娘昨天晚上伺候得好,皇上十分心悦,特意擢奴才来给娘娘送这些赏赐。”

    姜钰:“……”说话要不要这么直白?

    再说,她昨天晚上伺候他什么了?她什么都没有伺候。

    万得意挥了挥手,身后的宫人直接鱼贯而入,捧着珍宝上前来,一样一样的展示给姜钰看。

    珠钗凤簪玉步摇,南瓜大的羊脂玉宫灯,满满一斛莲子米大的东珠,镶着宝石的手钏……姜钰进宫这么多年,还没一下子见过这么多华丽珍贵的东西。

    万得意从最后一个宫人手里接过一个白锦布裹着的物件,将白布扯开,将里面的东西拿出来,亲手捧着递给姜钰——那是一把精致的箜篌。

    万得意道:“这是皇上特意让人去西域帮娘娘寻来的箜篌,请娘娘看看可还喜欢。”

    姜钰看着那把箜篌愣了一下,她并不会弹箜篌啊!

    鉴于黎姨娘一直想让她多才多艺好讨好姜尚书的缘故,小时候倒是请了人来教她琴棋书画,所以古筝她倒是弹得不错,笛子也能吹,围棋、书法、画画这些也精通点皮毛。

    但箜篌,委实是不会弹!

    本来嘛,箜篌这种乐器在大周并不流行,会学弹它的人就不多。

    或许孟蘅玉刚刚好,就是这不多会弹箜篌的人之一?

    而就像是要印证姜钰猜得不错一般,万得意接着便对姜钰道:“娘娘才艺惊绝,弹得一手好箜篌,要是能弹给皇上听,皇上定然十分高兴。”

    姜钰心里“噔”的一下,突然觉得有什么东西不对头——弹箜篌给宇文烺听?

    姜钰突然想怒吼……求箜篌速成班!

    万得意送完东西,挥一挥衣袖,给姜钰行了个告退礼,然后便不带走一片云彩的领着宫人们离开了。

    他们走后,墨玉倒是十分高兴,惊喜的看着这些赏赐,又摸了摸那把箜篌,笑着跟姜钰道:“太好了,奴婢就知道皇上心里是有娘娘的,还记得娘娘最喜欢弹箜篌,还特意让人去西域替娘娘找了这么一把箜篌回来。”

    姜钰抚额坐到椅子上,抬起手摆了摆阻止墨玉说下去——她突然觉得头有点晕!

    墨玉还在叽叽喳喳的围着姜钰说宇文烺多重视她,跟只咕咕叫的鸟似的。

    姜钰有些烦躁,找了件事支使她走:“你去打听打听,皇上是不是只赏赐了本宫,还有没有赏赐别的宫妃。”

    墨玉还以为姜钰是在吃醋,笑着跟姜钰道:“皇上最宠娘娘,定然是只赏了娘娘的。就算赏赐了别的宫妃,也定然比不上娘娘。”

    不过她话虽然这样说,也觉得这方面是该注意一点,然后出去打听了一下。

    这一打听,还真打听出宇文烺赏赐了别的妃嫔——椒兰宫的淑妃也得了赏赐!

    墨玉听着有些不喜,不过还是劝解姜钰道:“……淑妃得的赏赐比不上娘娘呢,不过是根旧簪子,还是让小顺子悄悄送去的,哪里比得上对娘娘这般荣赏。”

    姜钰心道,只怕她这里的赏赐全部加起来都不及孟萱玉的那根簪子呢,那根簪子恐怕才是宇文烺真正珍重的东西。

    而椒兰宫里。

    孟萱玉看着手里的这支观音送子白玉步摇,珍视的放在胸口捧着,嘴角不由的露出了娇柔的笑意。

    过了一会,她对身后的知画道:“帮本宫将这支步摇插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