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天国游戏 > 第七百三十七章 SCP基金会

第七百三十七章 SCP基金会

一秒记住【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苏荆曾经遇到过许多精神病人,有些精神病人还颇为危险。然而所有那些精神病人加在一起也顶不过眼前的孟山都那么危险。

    “进化议会,你知道它们是一群怎样的家伙吗?血脉能力,进化,异能……毫不讳言地说,我认为我才是他们的神。进化议会中百分之八十五的成员都是‘生命科学’这个领域的受益者。包括所有异能者,那些从《X战警》中量产的基因药剂来觉醒异能的那些冒险者……啊,你也是。虽然它们的头目,盖塔线是有些超出我能力范围的事物,但是我很快就会拥有在它之上的权限。”

    有着鲨鱼牙齿的少年跳下高脚凳,以一个非常大的角度伸开双手,向苏荆展示他的藏品。

    “这里拥有大量异能品种,从最普及的火焰、闪电、冰冻,到空间移动、心理控制、无坚不摧,我通晓每一种能力的基因组,看得见它们在无限之源中的分布与排列,这些都是来自生命的潜能,碳基生物的非凡拓展性。你能够想象最原始的氨基酸直到拥有时空转移能力的超限生物,这之间只花了十亿年的时间吗?”

    “但是你无法控制时间。”苏荆并非善意地提醒。

    “是的。我不否认。”孟山都如同鲨鱼一般笑了起来,“是的。不过这种情况很快就将结束。我承认时空的力量比我想象的更难以抓住,在我数十次的失败之后,我发现了问题的所在。那就是那个吝啬的‘博士’,他锁住了多元宇宙中所有时间领域的超阶能力,只有和他同阶的十一星才能够调用一部分时间的力量。他……阻止一切可能逆转改变宏观因果的技术,自诩为时间秩序的守护者……而我最后得出了结论,唯一能够偷取到时间力量的办法,就是从他身上下手,所以我需要你去帮我取得他的遗传因子。鲜血,头发。体细胞,骨髓……随便怎样都好,我想要他的标本,然后制作出属于我自己的藏品!”

    “你不会拒绝一位收藏家的请求吧。”鲨鱼少年突然转过头。用有些神经质的目光盯着他。苏荆觉得他的眼神有些疯狂,有点像是以前他见过的那些服用莫达非尼系列药物的青少年,他觉得这个人的神经系统或许因为大量改造而出现了问题,导致了人格的变异。

    “不不不,不是简单的激素和化学制剂。”孟山都一瞬间就看穿了他的思想。“当我还是个黑铁级的冒险者的时候,我也曾经大量使用提高专注力的管制药品,让我能够专注于学习与创造。不过等到我进入白银级之后,这些就已经不入我的眼了,直接改造自己的脑部神经系统,让自己处于长久的,永不消退的激情与专注,让自己的创造力与行动力始终处于巅峰状态,难道你不是这样做的吗?啊,你还真的不是这样做的。太可惜了。太可惜了。你有幸站在生物科学,这一门对自我的了解与提升最强大的科学领域的幽深之境,却小心翼翼地不改变自己那拙劣的天然设计,只是流于表面地使用最粗糙的辅助生物系统,真是暴殄天物。”

    “你看上去很不正常。”苏荆叹了口气,“我也有过类似的想法,通过大量的改造永久性地改变自身的激素分泌,用切断部分神经的办法令自己永远处于完全冷静的状态,永远不会恐惧,不会被单纯的**所控制。用精密的观察计算来保持自己的高效性。然而这种做法让我的身体失去了……多样性。”

    “哼。”

    “就像是把泥土塑造成了钢筋混凝土,毫无疑问,强度大幅提升,然而却失去了泥土的柔软性与可能性。与永远保持钢筋混凝土或者是陶瓷的状态相比。我更喜欢作为一把拥有无限可能,不定形的泥土而存在。”苏荆尝试着向这个狂躁的神魔阐述自己的理念,虽然孟山都的精神异常已经根深蒂固,但是他还是想和这个生命科学的最高成就者交流一下技术,“与其用药物和内分泌改造固定自己的精神状态,我选择的是从东方气功和神秘学中的冥想。用精神方面的修行来自我完善心理状态。”

    孟山都毫不掩饰地打了个哈欠,但是有着鲨鱼牙齿的少年还是安静地等待着苏荆把话说完。

    “我这段时间在修炼一些赤红武力和长生仙门的功夫。值得注意的是,许多被认为是‘魔道’和‘旁门’的典籍都要求修行者感受并保持某一种非常激进的心态,它们要求修行者必须娴熟地保持那种心理状态,例如愤怒、嗜血,或者是毫无感情的淡漠。然而那些‘正宗’的典籍则要求修行者如‘赤子’一般,能哭能笑,保持心境的纯真与活泼。这种修行需要‘澄清’心灵,但并不是要求修行者不去‘愤怒’,不去‘快乐’,而是一种‘愤怒的更高等级’和‘快乐的更高等级’。如果说普通人的感情非常粗糙而驳杂,那么修行者的感情就是纯正而丰沛的,比起那些简单的激素驱动的感情更为高级而复杂,也更富有美感的,单纯由心灵与人格驱动的感情。”

    “这就是你的理论?”孟山都捧着自己的脸,“你觉得你的感情比我的更高级,更复杂,更有美感,更先进?”

    “呃,我并不是这个意思。”苏荆皱了皱眉,“我的意思是,我觉得作为科学工作者,我们应该兼收并蓄,学习更多的流派与知识,或许我们也可以建立一个心理结构的研究部门,我发现我们的项目里几乎没有这方面的研究,寥寥几个也是有关于精神力领域的。”

    “那是因为我们不需要!我们的力量来自于理性!效率!用数字来计算的感情!”孟山都仰天咆哮,巨大的精神压力让周围囚笼中的藏品一个个露出惊恐之色,不少人造生物已经失去了意识,“不要扯开到其他话题了!你到底愿不愿意为我取得博士的遗传信息?!”

    “愿意。”苏荆伸开手,“但是你得给我足够的定金,包括怎样找到他的技术。”

    孟山都冷哼一声,一挥手,那些星星点点闪着光的猎魔虫就飞入苏荆的体内。

    “至于找到它的技术……”孟山都闭上眼睛想了一下,然后苏荆的脑中突然出现了一篇繁复的图谱,这份知识就像是突如其来出现的烙铁一样。将所有信息深深地蚀刻在他的脑中,信息的传递过于简单粗暴,让他感觉耳朵嗡嗡作响,“这个结构可以让你感觉到时空结构的震荡。简单地说,他每一次在你身处的世界上时空跳跃,你都能够感应到他的大略方向。如果这还找不到他,那我还不如试试还原缅茄之犬的生物代码。”

    “说起来,那个世界是叫什么来的?”苏荆突然想起来。“那个‘被封印的世界’?”

    “说是被封印,实际上只不过是修改了任务系统,确保所有冒险者都不会被导入那个世界而已。单纯用位面坐标跳跃还是可以进入的。”孟山都用阴郁的姿态思考了一会儿,在接收了定金之后,苏荆突然觉得这个盛气凌人的家伙也不是那么令人讨厌了,“那个世界过于危险,即使是对于黄金级的人来说也过于危险了。由于那里是神魔们的原始试验场,‘世界的碎片’散落在那个世界,有很多特别诡异的概念性道具存在。而且那个世界是‘原生态’的,混乱的法则将压制所有神魔以下的冒险者。所以你去了那个世界后还能保持多少能力,连我也说不清楚。”

    “什么叫原生态?”苏荆在短短十几分钟里已经接触到了太多之前没有接触过的新名词。

    “你去了就知道。”孟山都咧开嘴笑了一下,“那个世界的代号是《SCP基金会》,或者不用缩写是……《特别遏制程序基金会》。”

    ——————

    辐射世界。

    黑山基地。

    “说起来,我特别讨厌那些喜欢在说话的时候用‘我们’这个词的人。”苏萝一边用勺子往嘴里填麦片,一边在餐桌上宣传自己的观点,“就是那些公司中层管理,小学老师,或许初中和高中老师……这种廉价的骗小朋友的伎俩。他们用‘我们’这个词迅速把自己和听众划分到同一个阵营,让你觉得他是‘自己人’。而更加信服对方的话。而这种擅自代表他人的伎俩让我每次听到都特别犯恶心。”

    “我们下一阶段的目标是……”路梦瑶话说到一半停了两秒钟,“我们,下一阶段的目标是稳固,扎实现在的基础。我们。现在的产业还很虚浮。只是一个空壳子。在之前的开拓之后,现在我们有两个基地世界要经营,说实话,我们现在的实力哪怕是稳固一个世界也有些勉强。虽然其中一个基地世界在名义上来说是科技联合的产业,但是我们必须做好最坏情况的打算。”

    “最坏情况的打算是指什么?”山村贞子端了一盘水果上来,把手在围裙上擦了擦。“是指科技联合崩溃么?”

    “整个社会秩序的崩溃。”路梦瑶用纸巾擦了擦嘴,“我们……可能会见证一个混乱的时期。特别是最近,混沌分裂者部分产生了异动,有个自称‘混沌之眼’的人试图领导散乱不堪的混沌分裂者们。我个人不太看好这个新冒出头来的家伙,虽然他可能的确掌握着某些不为人所知的知识和力量。”

    “我刚刚是不是听到了混沌分裂者?”

    苏荆大步从餐厅的另一端走过来,刚从“矩阵”回来的苏荆看上去一脸若有所思,他的目光在餐桌上的众人脸上一个个扫过去,然后叹了口气,“路总,如果说我要出一个任务,你觉得这里谁有空可以陪我走一趟?”

    “什么难度的任务,需要复数黄金级冒险者?”路梦瑶把叉子放在盘子上,用质询的眼光看着苏荆,“说说看。”

    “很难说,难度未知。”

    “……那回报是什么?”路梦瑶挑了挑眉头。

    “进入九星级的一种可能。或者是牵涉到以往神魔机密的资料。”苏荆坐到桌子边上,用餐刀划着煮得半生半熟的荷包蛋。

    “我,可以吗?”山村贞子小心翼翼地举手,“我是这里比较没用的一个,其它人都有重要任务去做,我没什么用,可以陪着阿荆去走一趟。”

    “……”苏荆像是在用心斟酌自己的用词,“小贞子,可能不太适合这一次任务。阿瑶,你可以陪我走一趟么?”

    “我?”路梦瑶像是听到了什么有趣的话,她用叉子指着自己,“我陪你去一趟?”

    “哇塞,那真是史诗级难度的任务啊。”苏萝在边上咬着勺子煽风点火,用平板的语气惊叹道,“居然要请动月入过亿的路老板出手,你们是去暗杀征天武帝还是去毁灭巴别塔啊?”

    “这次任务,或许你才是最适合的。”苏荆不停打着响指,“虽然我一个人也有五成把握,但是你的能力与风格或许才是最适合这个任务的。还有阿萝。”

    “我?”苏萝惊奇地说,“我还以为哥哥你已经忘了我呢。”

    “忘了谁也不会忘了你啊。”苏荆淡笑道,“说实话,这次任务可能非常危险,所以我们去的人越少越好。小琪请留在黑山基地,小贞子请前往约尔曼冈德。我的两个化身也会辅佐你们的行动。如果,我是说如果,万一,我们三个人回不来,那么化身会指引你们下一步行动。”

    “……”“……”

    餐桌上的气氛凝滞了一会儿,苏荆的语气看起来不像是在开玩笑。他的表情和语气都表示他非常非常认真。

    “一个个怎么表情都这么僵硬。”苏荆突然笑了起来,“又不是没有经历过更危险的局面。我们不都从那些局面里走过来了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