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天国游戏 > 第六百一十六章 就像泪水消逝在雨中

第六百一十六章 就像泪水消逝在雨中

一秒记住【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苏荆的时间感一瞬间变慢了,他凝视着橙色的光芒托起潘多拉,厄运之匣被转动,冥冥中的因果将他锁定。

    一个人能够逃过厄运吗?一个人能够战胜命运吗?

    一定可以。苏荆一直这样坚信。

    无论怎样的厄运,必然都有一个外在表现形式。即便是再像上次那样令他的力量一瞬间崩溃,抑或是让他全身上下的所有原子一瞬间衰变?量子观察者已经待命,一旦这具身体崩溃,立刻转换为自己黄金级的另一个形态。

    时光结晶的作用范围是半径为三米的球状空间,他重新复习了一遍这件道具的属性,半径三米的球状空间内,万物都将被插入十年的时间,在一个普朗克时间的域内插入十年的时光。在这个时空内他将无法思考,无法汲取力量,只是在一瞬间内衰老十年。

    是什么呢?苏荆一瞬间像是回到了童年,圣诞节的时候收到了被严密包裹的礼物,他一层层撕开包装纸,直到露出最后的纸盒,在揭开盒盖的一瞬间那样的心情。到底会是什么呢?全身的血液沸腾起来,面对未知的冲击,对冒险与未知中毒的苏荆浑身都战栗起来,这一秒钟无关胜利,无关责任,他只是迫切地想要知道被隐藏起来的答案。

    只有与他正面相对的同位体看见了他脸上的表情,那是一个愉快的笑容,同位体抿紧嘴唇。等待命运的宣判。

    答案是:地震。

    之前穿透地壳的光粒轰击带来的后患,大地的骨头分崩离析。岩石的嚎叫悠长地在土壤中传播。这一瞬间,盖亚的颤抖终于到达了皮肤。震抖的大地将黑色晶石的包围打乱,碎片之间互相撞击,形成了纷乱的雨幕。苏荆的瞳孔遽然睁大,那是一个意料之外的变量,他的视力甄别出每一粒晶石的轨迹,它们的形状与撞击形成的反射与折射,穿行在雨幕中的时间晶体即将抵达终点,但是混沌中的计算已经得出了结果,它的轨迹将被改变。一粒出现在不该出现的轨道上的晶石将破坏它的射程。

    “你的底牌已经完了。”

    “未必。”

    一声清脆的叮当声,被弹射回来的时间晶体闪放出耀眼的光芒。苏荆奋力跃起,一把抓住濒临爆发的时间节点。

    “完蛋的,是你的底牌!”

    “就是现在!”

    魔法学者的尖叫声中,一个纤瘦的白色身影穿越时空跃迁而至,山村贞子落在苏荆身后,竭力抓住了苏荆的手,两人的手掌交叠在一起,将浓缩的时间结晶夹在掌中。

    【强化.范围】

    今天在庇护所世界出现的第五位黄金级冒险者。山村贞子漆黑如墨的长发上燃起一丝火焰,银白色的火焰在她发梢点燃,就像是冬夜中海上明月的火焰。冰冷的烈焰是精神力燃烧到溢出的表征,庞大的力量注入那个简单而纯粹的概念中。世界之源的力量则给予回赠,让她抓住了掌中那团跃动的时光,她的精神力渗入时光的结构。沉醉于它巧夺天工的结构与亘古的气息。

    “开放吧,时间!舒展你的美丽吧!”

    时间之域……展开。

    欲蟒。给我力量!给我更多力量!!

    陷入绝境的苏荆同位体竭尽全力后退,寄希望于时间的领域无法触及他。弹跳的黑色晶石在他的背部撕出碎片。穿透他的光之躯。但是这一瞬间,心脏处传来的抵抗却令他狂怒不已。这自私的畜生,居然敢在这一刻反抗我?只不过是使用你的力量,只是维持这神躯十年的力量!

    【太多了。维持你这具身躯一秒钟的力量就能够烧毁山脉,而三亿两千万秒的消耗,即使是我此时的身躯全部填进去也不足以承受。在这一普朗克的时间里,我们能够吸收的力量几近于零,但却要维持这个最高输出的形态……与其不抱希望地援助你,我选择保全自己。】

    我现在就毁灭你!

    【来试试吧,驾驭者,一个普朗克时间之后,你就只剩下最后的残渣了。想要驾驭贪欲的力量?我已经吞噬了数不清的存在,而你枯干绝望的灵魂将会是它们中最美味的。】

    时间……来了。

    苏荆的同位体瞪大双眼,他同样有着延长时间感的能力。但是他感到自己似乎眼花了,自己的能量不受控制地漫溢出来,幻影,四个幻影包围着他,令他无法看清对方的行动。染满鲜血的女人们包围着他,这些过去记忆的残渣从水底翻起,她们微笑着将手掌插入他的身体,抓住他逐渐停摆的心脏。

    “你们这些鬼魂,离开我!”

    即使是死,他也要带着自己的骄矜与孤独而死。已经选择了虚无的命运之路,他就不再留恋人世间的凡俗情爱。孤独与空虚不再是痛苦,而是他力量的源泉,手上沾满的鲜血是命运的垂怜,是宇宙深处那些饥渴存在在他身上留下的印记与道标,他像是洗完手后甩去手上水渍般地忘却过去体验过的温柔缱绻,将曾经令他感受到快乐的一切抛在黑暗的角落,只剩下冰冷干涩的力量。

    然而此刻,死亡降临。他看见握住晶体的苏荆对他说出“将军”的口型,看见他的手掌与身后黑发女子的手掌紧握在一起,银色的火焰像是水一样地从她的长发上流下来,她的脸上没有一丝阴霾,而是握住恋人手掌的会心微笑。下一瞬间,另一个山村贞子的脸蛋贴近他的面容,依然是微带羞赧的纯真微笑,总是带着一丝拘谨,就像是他第一次在东京街头与她擦肩而过时,就像是他第一次吻她嘴唇的时候。

    三米。四米,五米……二十五米。半径二十五米的巨大球体。时间的流动被加速,无中生有的十年凭空降临。

    四个幽魂一瞬间钻入他的身体。

    几乎快到没有人察觉。漫天散逸的橙光能源骤然一收。所有的力量都被吸入一个小点,然后一枚橙色的戒指叮当一声落入尘土。

    苏荆骤然感觉到身体一空,像是所有的能源都被吸收殆尽。山村贞子急忙扶住他,灵能的能源充入他的体内,苏荆这样的超级生物体可以维持极长的时间,但是一瞬间被消去了十年的能源消耗,依然令他力竭。唯有山村贞子行若无事,她的体内链接着一整颗生物行星,就算再有一千年的消耗也只不过是九牛一毫。

    他们相拥着喘息。苏荆试了两三次才站起身来。不同形态的融合为他带来的改变一时间还无法感觉到,他只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似乎有了一些巨大的改变,并不只是能力的回归,而是一种超凡的自如感。

    “我所见过的事情,你们人类绝对无法置信。”

    尘土飞扬中,一个身影缓缓步出。

    “我目睹战船在猎户星座的边缘中弹,燃起熊熊火光。”

    依然是苏荆的身姿,只不过不再带有橙色的光辉。手指上没有了那枚戒指,他的眼神看上去充满了戏谑。嘴角还挂着从容的微笑。

    “我见过c射线……划过唐怀瑟之门那幽暗的宇宙空间。”

    苏萝轻轻落地,位面旅者们渐渐逼近,将他包围在其中。

    “然而所有的这些片段……那所有的瞬间……都将湮没于时间的洪流……”

    他的身影像是信号不好的电视节目一样,闪了闪。影像张了张嘴,似乎想把最后的台词说完,然而他终究已经撑不下去了。又闪了两闪。他像是一个肥皂泡一样,在空气中忽地湮灭。不留一丝痕迹。

    “然而所有的这些片段,那所有的瞬间。都将湮没于时间的洪流……就像泪水消逝在雨中。死亡的时刻……来临了。”

    沉默了片刻后,苏荆闭上双眼,轻声替他说完了这句话。

    天空安静了下来,世界陷入了沉寂。亚瑞特雪山的长风还在吹拂,来自冰雪与神殿的风带走了数不清的亡魂,给予这多灾多难世界片刻慰藉。

    “我们的战争结束了。”魔法学者拾起了潘多拉,她盯着地上那枚戒指看了很久,还是把它捡了起来,“天使与恶魔的战争也该结束了。”

    ——————

    莎布艰难而缓慢地复生了,她预备的种子不止一个。然而这个身体的能量非常衰弱,甚至无法链接到世界本源,填补自己的力量。但是她早已布下了一个预备的棋子,她传送进野蛮人的神殿,七恶首集齐的究极迪亚波罗被世界之石的碎片强化到了极限,而只要她吸收它的力量,应该就足以进入原点的领域。

    “……怎么可能?!”

    恶龙的尸体倒伏在冰冷的地面上,地狱烈焰正在融化它的躯壳,失去了神力支撑的恶兽之躯逐渐被它自己的力量焚毁。

    站在神尸边上互相搀扶的身影虽然狼狈,却毫无疑问地是人类的身影。莎布花了好几秒种的时间才想起来他们是谁。

    人类刺客断了一只手臂,剩下的那只手臂还扶着他完全失明的同伴。女性法师完好的另一只眼也被深邃的伤痕贯穿,然而他们身上的力量却如同黑夜中的火焰般醒目。巨大的死亡力量被死灵法师牵引,神殿的地面还遍布着上百名北地武士的尸体,他正在安抚这些逝去的英灵。一个身躯雄壮无比的野蛮人壮汉扛着一柄三米长的巨斧,血流满面地蹲在地上,虽然气喘吁吁,却奇迹般地没受重伤。

    “你们……只是人类啊!”

    莎布从牙缝里吐出这几个字的哀嚎,然后她想起来了,这个世界的人类被称为奈非天,涅法雷姆,是天使与恶魔的子嗣。而唯一钳制他们无尽力量觉醒的世界之石……已经成为了历史的尘埃。

    野蛮人壮汉慢腾腾地站起身来,刻满符文的车轮巨斧锋锐不再,浸满鲜血的刃口布满锯齿般的凹坑,然而他的压迫力却随着脚步而不断增长。野蛮人族长跨过他最英勇族人的尸体,这是亚瑞特圣山的守护者们最后的菁华,野蛮人突击队为英雄们最后的胜利拖延了足够的时间,却也让这些战士全部战死于此。

    莎布瞪大眼睛,几个呼吸后,她逃离了这个世界。(未完待续……)

    ps:“纵欲”的故事终于告一段落了。

    另一个苏荆终于在死前说出了这段银翼杀手的经典台词。我在开始构思这群主角们的黑暗面化身的时候,就已经看见了他说出这段台词的情景,然而终于敲下这些台词的时刻,我还是感到异常的哀伤。

    写下第六百一十二章的时候,我一边流泪一边敲打键盘。我不愿意为他们写下一个如此悲惨的结局,但是他们的本性已经注定结局如此,难以更改。我能做的只有尽力把他们的故事展现给读者们看,让大家理解到他们并不是机械的复制品,这些复制品也有自己的快乐与痛苦,悲伤与骄傲,同旅者们一样。

    他最后是否终于找回了心呢?我想起了小时候读过的德国童话《冷酷的心》。我想相信,他找回了心,因为我希望他能够得到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