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拔魔 > 第一百八十四章 念心科的罪过

第一百八十四章 念心科的罪过

作者:冰临神下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卷轴上的字迹实在太模糊了,像是被水浸过一样,只留下若有若无的淡淡墨痕,慕行秋观察半天也没看出所以然来,只是确认这与异史君之前留下的魔文肯定不同,这时外面传来脚步声响,他急忙将卷轴收起。

    杨清音站在门口,“你没在练拳?”

    “还没开始练。”

    “那就跟我出去走走吧。”

    “嗯?”

    “哎,别用这种语气,好像我要诱骗你似的。刚遇上一位挺好玩的棋山道士,他想认识一下九大道统唯一的念心科传人。”

    “可是……”

    “棋山道士,多罕见啊,除了棋山瞬息台旁边那几位木头道士,你还能遇见几个棋山道士?尤其还是肯说话的。”

    的确很罕见,召山道士号称“隐士”,可偶尔还能撞见一两位,人来人往热闹非凡的棋山,却极难见到自家道士。

    这位棋山道士名叫杨青元,虽然中间字不一样,听上去却像是杨清音同辈人,两人初见面时的确论谱排辈来着,向上翻了三代之后,杨清音立刻结束了这场游戏,她可不想一下子比对方矮好几辈。

    慕行秋和杨清音来到沙滩时,杨青元和芳芳正坐在一截横倒的圆木上相谈甚欢,秃子警惕地立在两人中间,时不时向后面遥望,见到小秋的身影立刻大声欢呼,如释重负。

    夕阳已经完全落在海面以下,只剩一抹深红,像是燃烧过半的木炭,沙滩平坦,海浪慵懒,远近横放着几根圆木,错落有致,以供休憩之用。

    召山的夜晚也不是很黑,棋山弟子杨青元听到头颅的欢呼。立刻起身,礼貌地向新来者施以道统之礼。

    这是一位俊雅的青年,脸上显露出饱读诗书者惯有的从容淡泊和羞涩微红,好像对这次聚会还有点不太适应。

    他是来棋山炼制玉如意的。比庞山弟子到得稍晚一步,错过了漱玉科最佳的制玉时间,只好等到明天,走在沙滩上欣赏召山美景的时候,遇见了庞山弟子秦凌霜和杨清音。

    几人重新见礼,就连秃子也用两缕头发努力做出道统之礼的姿势,只留一缕头发支撑,不免摇摇晃晃。

    杨青元是棋山禁秘科弟子,因此跟芳芳共同话题颇多,杨清音和慕行秋加入之后。就变成闲谈了,棋山弟子一点也不冷淡,很快就与庞山弟子熟络起来,引经据典,颇为健谈。

    原来棋山弟子大都居住在最东面的五座岛上。规矩极为严格,任何未经允许前往其它岛屿的弟子,一次就会被夺丹驱逐,“棋山人员复杂,道妖杂处,为了不影响弟子们修行,才会制定这么严厉的戒律。”

    “可是棋山干嘛保护妖魔呢?非得做他们的生意吗?”杨清音问。她虽是道门之女,也一直没想明白这个道理。

    “没办法,道统与妖族虽是敌人,可还是需要互通有无,群妖之地广袤无边,充斥着大量上古魔族遗留下来的不洁之气。道士想要深入其间非常麻烦,妖族倒是能够畅行无阻,没有他们,九大道统的洪炉、神工、漱玉、灯烛诸科怕是都难以为继。”

    “集市为什么安排在棋山?离群妖之地最远。”慕行秋问。

    “这样一来就能切断妖族与群妖之地的联系,他们只能飘洋过海一点点来。其实妖族对道统和圣符皇朝各种物品的需求更多。至于南方海妖。大都是些智慧低下的兽妖,不足为惧。”

    “我们还要去乱荆山参加大战呢,海妖还是挺厉害的吧,像那个灭世玄武,还有铁脊蛟龙。”杨清音可不希望自己将要面对的敌人“不足为惧”。

    “嗯,这回的海妖有点不同,据说有大批北妖参与,竟然说服了灭世玄武这样的异兽,但他们不会成功的,铁脊蛟龙一族不就背叛妖族了吗?蛟王殷胜千亲赴棋山,说铁蛟一族受到排挤,还保证说只要道统能网开一面,还有不少海妖部族会退出战争。”

    慕行秋与芳芳互看一眼,说:“我们曾经在海上见过一群蛟龙,好像就是殷胜千的族人,看上去……挺快乐的,一点也不像在躲避妖族。”

    杨青元只是吸气境界的道士,对整体事态了解不多,长长地嗯了一声,“就算殷胜千怀有阴谋也瞒不过道统,没准高等道士们假装应承,其实暗中已做好了准备。”

    九位宗师齐聚乱荆山,几名低等道士的确不需要过于关心妖族的动向,杨清音只希望快些炼制出主法器,好去参加即将开始的大战。

    话题很快转到牙山的倒霉事上,杨青元忍不住大笑,“道统弟子还算幸运的,检测之后就被放行,那些散修和妖族可就不行了,即使衣服上的洗剑池灵力已被吸光,也不能离开集市,据说牙山担心杜防风使用特殊手段将部分灵力转移给某人,现在检测不出来,以后却会发生效力。”

    慕行秋悄悄按向自己腰间的百宝囊,隐隐感觉不安,希望能尽快结束炼制法器的行程,无论如何他要返回庞山,将血滴的事情告诉林飒。

    “就算丢掉一点灵力又能怎么样?牙山洗剑池还能干枯了不成?”秃子插口了,向杨清音挤挤眼睛,抢水计划连执行的机会都没有,他是唯一感到遗憾的人。

    两位禁秘科弟子互视,他们对这些事情的了解更多一些,最后还是杨青元开口,“牙山洗剑池可不简单,是当年初代三祖留下的至宝,哪怕只是一滴灵力外泄,也会破坏整体,令效果打折扣,牙山这些年不让外人接近洗剑池,其实是另有原因的。原以为事情终告结束,没想到杜防风会来这么一招。”

    慕行秋越发不安,各家道统对镇山之宝的看重他一清二楚,可一想到牙山道士的种种无礼行为,他还是决定由老祖峰高等道士出面解决这件事,就算最后要归还那滴血,他也不想自己出面。

    “只有一滴血……一滴灵力,也能洗法器吗?”慕行秋顺手在秃子头上摸了一下,心里还记挂着他的问题。

    “这个……我不太了解。”杨青元不太好意思地说。突然探过身来,低声问:“你们去过星山拔魔洞了吧?”

    几人点头,慕行秋问:“星山查出震动的原因了?”

    杨青元正好比庞山弟子晚去一个时辰,所见所闻更多一些。“查出来了,是几名犯人想要冲出拔魔洞,结果自然是一败涂地。”杨青元盯着慕行秋,“听说这几名犯人好像跟念心科有关。”

    杨清音恍然大悟,“原来念心科传人都被关进拔魔洞了,同门弟子一去,她们还以为自己能得救……慕行秋,你没感受到前辈的呼声吗?从前你在祖师塔里最擅长这个的。”

    杨青元目光一闪,露出更多好奇,慕行秋抬起头。假装寻思一会,“没有,若是真有特别的事,星山道士们大概也不会放我走。”

    这句话结束了讨论,杨青元略显失望。“说得也对,念心传人——我说的不是慕道友,是前代那些——罪有应得,她们要是逃出来,天下又会大乱。”

    “你了解念心科吗?前代传人为什么会被关进拔魔洞?”慕行秋对念心科一直非常好奇,可是庞山道士都不愿意对他详谈,只说等到餐霞境界他自会明白。

    各家道统培育弟子的方法皆不相同。杨青元也是吸气境界的禁秘科道士,获准接触的领域却比芳芳广泛得多,对念心科居然真有一些了解,因此颇有几分自得,声音里透出一股神秘来。

    “念心科醉心于速成的咒语和拳法,瞧不起进展更慢但威力更大的五行法术。本来这也没什么,道统十八科互有补益嘛。可是——”杨青元用怪异的目光瞧着慕行秋,“念心科传人滥用凡缘、道缘,害了不少道士,她们因此被关进拔魔洞。”

    “滥用凡缘、道缘?”慕行秋大吃一惊。他一直以为念心科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罪行,没想到居然是这种事。

    “正常情况下,道士们一生只会各经历一次凡缘、道缘——有些人连一次都没有,不需要渡情劫——斩断之后会令修行突飞猛进,念心科传人就利用这一点,频繁结缘,频繁断缘,以达到迅速提升实力的目的,虽然不合规矩,倒也没什么,可她们只在乎自己的修行,不管对方是否已到断缘时刻,结果耽误了许多道士的修行,其中一些本来颇具实力的,却因此止步不前。”

    杨清音和秃子同时哈哈大笑,看向慕行秋的目光都不一样了。芳芳抿嘴微笑,也觉得有点意思,只有慕行秋感到恼怒,终于明白林飒为何总是欲言又止了,“我绝不会那么做。”

    “当然。”杨青元用随意的语气说,“一科有一科的风气,念心科中断多年,风气也断了,慕道友完全可以选择走正途。”

    说完杨青元突然起身,“哎呀,晚修的时间到了。今天能结识几位道友,不胜荣幸,希望以后还有机会再见面。”

    “等你炼成法器之后,也去乱荆山一块杀妖吧。”杨清音热情地发出邀请。

    杨青元想了一会,展露笑容,“也好,身为道士,总得有一点斩妖除魔的经历,那就这样,乱荆山再见。”

    几人施礼告别,杨青元特意对芳芳说:“据我所知,棋山禁秘科也有一位师兄钻研碎丹之术,不如咱们回去之后各自联络一下,或去庞山,或来棋山,促成两位道友相聚。唉,兰道友明明来了棋山,我们竟然不知道,实在遗憾。”

    芳芳答应下来,杨青元告辞离去。杨清音仍笑不可遏,秃子大声说:“小秋哥,今后你就多结凡缘、道缘吧。”

    慕行秋谁也不搭理,心想,原来这就是念心科十一层幻境进展迅速的原因,自己可绝不走这条路。

    几人正准备回房休息,远处跑来一群道士,个个争先恐后,嘴里居然都喊着慕行秋的名字。

    杨清音望了一会,惊讶地说:“那不是牙山和星山的道士吗?”

    慕行秋心一沉。

    (求推荐求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