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网游之剑刃舞者 > 第三千零八十一章,头铁

第三千零八十一章,头铁

作者:不是闻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盯着另一个自己半天,阿修罗这才回过神来,旋即便上前摸起了另一个自己的脸,“这就是你们人族的幻术吗?”说话间,修罗便捏了下另一个自己的脸蛋,太不可思议了,竟然有着真实的触感。

    “你是打算用这个来糊弄居华璨吗?”阿修罗捏着幻象的耳朵,“感觉不行啊这个,虽然的确和我一模一样,可是一点儿反应都没有,用不了多久就会暴露的。”

    林铮听罢,这就问道:“你知道我们人族幻术的本质是什么么?”

    “这有什么难的!”阿修罗满不在乎地回答,“幻术幻术,本来就是虚幻的东西,那么它的本质,肯定就是欺骗了,只要看不破,就会给你们的幻术欺骗,对吧?”

    林铮笑着点了点头,“既然你自己都明白幻术的本质,怎么还会有刚才那种疑问的。”

    阿修罗想了想,旋即便露出了恍然之色,“是了,我作为这个幻象的真实存在,本身便是对这个幻象的否定,所以不管我自己怎么折腾这个幻象,她都不会对我的行为有半点的反馈!”

    “就是这个道理!不能说所有的幻术,但绝大多数的幻术,都是需要有对象进行反馈的,比如说眼前的这个,只要有认识你的人来到这里,幻象便会根据你在那个人记忆中的影响,对他的语言和行为进行反馈,而因为这些反馈都和来者的记忆相符,所以被察觉的可能性便会相当之低,属于一种没啥攻击性,但欺骗性相当之高的幻术。”

    说着,林铮便走了上前,伸手便朝阿修罗的幻象脸上一捏,下一刻,幻象便目露凶光地一阵低喝:“你找死吗?!”

    “这个不太对,我不会有这种反应!”

    “是么?”转过脸,林铮转而朝阿修罗脸上一捏,然后这婆娘直接一拳便朝林铮的肚子砸了上去!

    林铮给这不靠谱的婆娘打得眼珠子便是一吐,正要叫出来时,阿纤警惕地说道:“有人过来了。”

    有人么?在壶中天这里的人,也只能是居华璨那家伙了,当下林铮便迅速地拉上阿修罗,斗篷一挡,两人的身影便在房间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嘘!别出声,那家伙发现不了我们的!”提醒了一下阿修罗后,林铮的目光便望向了门口那边,下一刻,房门被推开,居华璨的血神子随之走了进来。

    这血神子并非是林铮之前所看到的那个,他穿着一身黑色的华贵长衫,头戴紫金冠冕,看上去仪表堂堂,颇有青年才俊的傲人风采,看样子,这该是居华璨的本体前往铸剑山庄时,留在居华城这边执掌居华派的分身。

    进屋之后,居华璨便四下张望了一番,眉头微微一扬之后,这才迈向阿修罗所在的房间。和林铮一块隐匿在一旁的阿修罗一看到他出现,顿时火气便冒了出来,差点儿便挣脱林铮冲出去。亏得林铮早有准备,及时捂住了她的嘴,并将她死死地拦住。

    居华璨完全察觉不到房间里面藏着两个人,径自便走向了阿修罗的分身,上前便说道:“方才壶中天的空间有轻微的震动,那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阿修罗幻象瞥了居华璨一眼,旋即便将头低向一边,拒绝回答居华璨所提出的问题。见状,居华璨也没有着急,只是温声说道:“仙子,我们在这壶中天,也已经相处了不少年月了,对于我的性格,想来仙子也已经有了足够的了解,还望仙子好好配合。”

    听着居华璨这温声的威胁,阿修罗顿时便一阵暴怒,气得一口便朝林铮的手咬了上去!而幻象也随之火爆地大喊道:“我就是不配合你又能如何?!有本事你倒是杀了我啊!”

    哎——!居华璨听着阿修罗的话,顿时便长叹了一口气,“都这么多年了,仙子为何就不能收敛一下你的脾气呢!”说着居华璨便将手一伸,顿时一张黑色的古琴便出现在他的手中。

    “且让我为仙子弹奏一曲,希望能以此曲,化解掉仙子心中的怨愤之气。”话毕,居华璨盘腿便坐了下去,将古琴横放于双腿上后便将琴弦一拨。

    “嗡——”的一个琴音倏然响起,一瞬间,林铮便感觉到自己的魂魄微微颤动了一下。

    好厉害的琴音!林铮心下一阵赞叹,这不是灵魂攻击,却要比一般的灵魂攻击更加难以防御!灵魂攻击可以通过各种装备进行抵挡,比如说林铮身上的泰山印等,有了这些装备,一般的灵魂攻击都难以对林铮造成什么显著的伤害。然而居华璨的这个琴音,却是通过和灵魂产生共鸣,让灵魂自己震动了起来,因为震动力量来源于灵魂本身,所以一般的灵魂防御装备,是无法抵挡的。

    不过,这并不是说,这琴音就无敌了!事实上,这琴音有着一个极为简单而明显的弱点,这不,阿修罗才刚露出痛苦之色,下一秒林铮直接屏蔽掉四周的声音,她的表情便安逸了下来。

    “你怎么做到的?!”阿修罗吃惊地叫了出来,不过林铮倒也并不在意,淡定地回答道:“灵魂之所以会震动,乃是因为听到了他

    的琴声,那么只要将他的琴声给消除,便不会受到他的影响了。”

    “就这么简单?”

    “就是这么简单!”林铮认真地说道,“只是你把它想象得太过复杂了而已。”

    阿修罗听得眼睛都直了,把她折腾了这么多年的东西,竟然会这么简单,那她这些年受的罪算什么?!

    这时阿纤感慨道:“你要是不说破,恐怕我也没办法察觉这琴音的弱点啊!”

    “这是怎么回事儿呢一平?”

    林铮听着便是一笑,“因为道行越是高深,就越会下意识地将自己未知的事物朝复杂化的方向去思索,从而忽略了一些明显的东西,因为在大家看来,能够伤害到他们的东西,肯定不会那么简单,正确的答案都已经给排除掉了,后面就是再怎么琢磨,也难以再找出来解决的办法。”

    不过嘛,有些话林铮还是没有说的,对一般人来说,哪怕是一开始弄错了,那么反复验证过之后,肯定会回到开头重新验证,那样次数一多了,肯定会找到正确的答案!然而阿修罗在壶中天里面待了有一百二十年,这都没有找到答案那就只能说,这笨拙的婆娘是真个头铁,撞上南墙都不回头的。

    “看什么看?!”阿修罗火大地朝林铮一瞪,迎上她有些恼羞成怒的目光,林铮立马便转移了视线,淡定地说道:“没啥!不过你注意点儿,虽然我屏蔽了这一带的动静,但你要是杀气太过强烈了,还是很容易会暴露的。”

    哼——!撇过头去后,阿修罗便咬牙切齿地紧盯着居华璨,要说恨的话,阿修罗反而更恨这家伙一点儿,毕竟,居华旦虽然困住了她,却也给她杀了个措手不及,骤然暴毙在幽兰居中。而居华璨这家伙,可是用那张破琴折腾了她好几十个年头,这会儿她真是恨不得立刻扑上去,将那个假正经的家伙剥皮拆骨的!

    居华璨感受到了强烈的杀意,不过却不以为然,这种杀意他相当的熟悉,毫无疑问便是属于阿修罗的,在壶中天这么多年,他已经不是第一次感受到这种威胁了!经历了一开始的担惊受怕,现在的他,已经是相当之淡定了,对于那束缚着阿修罗的藤蔓,他可是有着非常大的信心呢!

    没有理会阿修罗的杀意,居华璨双眼微闭,神色陶醉地沉浸于弹奏之中,然而,伴奏着他那琴音的,却是阿修罗歇斯底里的怒吼。林铮虽然没有感受过灵魂给震荡得快崩溃的那种感觉,但只从幻象的表现来看,那滋味绝对不是一般的酸爽!而早就体验过无数次那种滋味的阿修罗,则不由自主地打起了寒颤,显然对那种灵魂几近崩溃的痛苦有了心理阴影了。

    咬着下唇看了一阵之后,阿修罗转过脸便问道:“你刚才还没有回答我!”

    “回答什么呢?”

    阿修罗听得一阵气急,“居华派的强者那么多,我得怎么才能找这家伙报仇呢?!”

    “你不是说不需要我的支持么?”

    话音一落,阿修罗便一口朝林铮的手咬了下去,颇有将林铮生吞活剥的气势。

    活该!这是阿纤和巽共同的心声,也不看看阿修罗现在什么心情,竟然还敢那她开涮的。

    林铮倒吸了一口凉气,没工夫两会两个没义气的了,赶紧便叫道:“松口!快松口!不然的话我就真不帮忙了!”

    听罢,阿修罗这才松开了嘴巴,却没有松开林铮的手,一边吸着血一边狐疑地问道:“真的?你可以帮我报仇?”

    “当然是真的,我想我没有骗你的理由!”一本正经地说完后,这就没好气地盯住了阿修罗,“还有你该停下了,再吸下去我就给失血而亡了!”

    “胡说八道,我感觉你气血还旺盛着呢,哪有那么容易死的!”说完又咬了一口,因为林铮的伤口已经开始愈合了。

    就在林铮和阿修罗讨论着他的气血问题时,居华璨已经结束了他的拷问。阿修罗虽然头铁,但是在经过了一轮拷问之后,不仅身心俱疲,并且是真正的魂不守舍,这个时候哪怕她不情愿,但出于求生的本能,还是会进行一定的妥协。当然这次,居华璨从阿修罗口中所得到的,只是他一厢情愿的答案而已。幻象的行动是根据他而进行反馈的,内心渴望着万事如意的他,所能问道的,自然也就是风平浪静的答案。

    壶中天是一个成长中的世界,当它有所成长的时候,空间便会产生振动,这便是居华璨所从阿修罗口中所得到的回答。松了口气之后,居华璨便面带微笑地对阿修罗道:“多谢仙子解惑,在下感激不尽!他日修为有成,定会助仙子从此脱困的!”

    “滚——!!”阿修罗的幻象声嘶力竭地喊了起来,“不要让我再看到你!”

    “这个就请恕在下做不到了!”说着居华璨便笑着对阿修罗拱起手,“不过今日因叨扰仙子许久,在下也该告辞了!那么仙子,我等,来日再会!”

    “滚——!!”阿修罗对着居华璨的背影大喊了起来,“我诅咒你不得好死

    !!”

    走到门口的居华璨表情微微一顿,继而笑着打开了房门,大步走了屋子。在阿纤确定他已经走远了之后,林铮这才解除了屏蔽,和阿修罗一块从幽影姿态中显现了出来。

    “那个狗东西!”阿修罗盯着门口一阵大骂,林铮听罢,这就说道:“你除了狗东西之外,就不能骂点儿别的东西么?”

    “你以为我不想骂得刚难听一点儿的吗?!”阿修罗气急败坏地叫道,“在幽冥血海的时候,修罗族一言不合就是直接开打的,哪来那么多骂人的废话,就是这个‘狗东西’,还是我从老祖那学到的呢!”

    喵了个咪的,冥河你个老不休,都教了这傻婆娘些什么玩意儿啊!

    “好吧我道歉!”林铮一本正经地摸了摸阿修罗的头,“这样挺好的!”

    “哪好了?!”阿修罗顶开了林铮的手,“你赶紧教我一些骂人的话,回头在见到那家伙,看我不骂死他!”

    “这话说的!”林铮露出不悦之色,“我可是文明人,怎么会骂人呢!”

    “呸——!”阿修罗满脸的鄙夷之色,“你们人族最会骂人了,当我不知道么?”

    “这个我倒是不反对!”林铮笑了出来,“尤其是华夏地区的人族,我听说有高手能骂人一个钟头都不带重样的!”

    阿修罗听得两眼有些发光,“这种高手在哪儿?快带我去拜访一下!”

    “噗——!”巽听着实在是忍不住笑了出来,阿修罗这个暴躁老姐,还挺好玩的嘛!

    听着巽的笑声,阿修罗这就说道:“我刚才就想问了,一直在说话却看不到的人的是谁呢?”

    “我是巽!”巽自我介绍道,而后便卷着巽风环绕在阿修罗身边,“这就是我了!”

    “原来你是一道风啊!”阿修罗露出了惊诧之色,“很少听说有清风得道的呢!”

    “我不是清风得道!”巽笑嘻嘻地说道,“我本来就是一道清风,苍木巽风!”

    “嘿——!那就更神奇了!”

    这时,阿纤的本体指间沙便飞了出来,见状,阿修罗立刻便惊呼:“这个我认识!以前在老祖给我们看的天宝图谱上面见到过呢!叫指间沙,对吧!?”

    “小姐说得没错,我正是指间沙,相熟的人都叫我阿纤,很高兴认识您,阿修罗小姐。”

    “很高兴认识你,阿纤!”礼貌地问候了一番后,阿修罗便狐疑地问道:“不过指间沙不是羲和娘娘的先天至宝么?”

    “我依然是娘娘的指间沙!”阿纤语气认真地说道,这是她烙印在灵魂深处的坚持,谁也无法让她改变!

    “那你怎么会在这家伙身边的?”

    “一平与我还有娘娘乃是至交好友,我是过来帮他的。”

    “嘿——!”带着一脸诧异之色,阿修罗望向林铮道:“你认识的大人物还真多啊!”

    在你眼里,两个就算多了吗?!

    好笑地迎着阿修罗的目光,林铮随即便点了点头,“还行吧!大家赏脸而已!”

    看把你给臭美的!轻轻地撇了下嘴后,阿修罗便说道:“你刚才答应帮我报仇的,现在呢?我们得做什么去?”

    “其实我已经在帮你报仇了!”

    唔——?!阿修罗困惑地皱起了眉头,你一直都和我在这儿的,怎么帮我报仇啊?

    林铮当然在帮她报仇了,向天机楼传播消息这个建议,可是林铮提出来的,如今在天机楼那强大信息传播网帮助下,铸剑山庄的遭遇正迅速地在中部地区的修者圈子里面扩散开来,并逐渐地扭转着大众修者对铸剑山庄的看法。而正如林铮之前所说的,只需等到舆论环境平衡,铸剑山庄便可向居华派发起进攻,届时居华璨一旦暴露出血魔经,那他就必死无疑!

    回过神来,林铮这就对阿修罗道:“你不介意别人帮你宰了那家伙吧?”

    阿修罗眉头一竖,思索了一番之后果然感觉,“不行!我一定得亲手干掉那家伙,不然我这一百二十年的气没法出!”

    你这一百二十年的气纯粹是自己头铁给作出来的!

    腹诽了一番之后,林铮这就点了点头,“行吧!机会还是有的,不过不是现在,咱们还得静待时机的到来。”

    “得等多久?”

    “也就是外界三两天的功夫吧!”就现在的舆论环境变化,三两天后就差不多了,当然三两天之后,伽罗出现在居华派这边的可能性,也会随之直线飙升!

    “你好像在担心什么呢?”阿修罗把脸伸在林铮面前问道、

    林铮顺势便磕了上去,继而笑道:“是我私人的事儿,和你没啥关系!放心,耽误不了你报仇的!”

    “好吧!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就相信你这一回好了!”说完便是一阵嘀咕,让你多活几天了,居华璨你这个狗东西!唔——蚊子也是一种非常讨厌的东西呢,蚊子东西?好像不太顺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