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网游之剑刃舞者 > 第三千零七十九章,修罗

第三千零七十九章,修罗

作者:不是闻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听到声音的林铮猛然回头,却只看到了一个空荡荡的小厅。这时那声音再次响起:“我在左边的房间!”

    “其实你用不着提醒,这房间也就这么大一点儿而已。”说话间,林铮便朝左边的房间走了过去,随手将门一推。

    一片漆黑的房间中,一张白皙的面孔映入了林铮眼帘。看着那张面孔,林铮便不由得一愣,“不是说修罗都长得凶神恶煞的么?”

    “没错啊!”阿纤回答道,“不过那指的是男性的修罗,女修罗则拥有迷惑男性的美貌,尤其是最初诞生的那一批女修罗,堪称艳绝诸天。”

    唔——!艳绝诸天啊!林铮紧盯着那女修罗的面孔,要说漂亮么,是的确漂亮,纵然因为精气神流失而显得有些憔悴,却依然难掩绝代风华之姿,不如说这般病弱的模样,更给她增添了几分令人怜惜的魅力。

    就在林铮打量着那女修罗的时候,女修罗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因虚弱而显得慵懒的双眼,露出妖异的血色,一瞬间便让林铮有些怦然心动,还好,在菲特的锻炼之下,林铮的魅惑抗性已经相当高了,还不至于那么没出息的一下就给魅惑了。

    “你好呀!”林铮面带笑容地打起招呼,“我叫林铮,还未请教阁下高姓大名?”

    对方却没有回答林铮,只是盯着林铮道:“你身上有老祖的气息,究竟和他是什么关系?”

    “冥河老祖么?没见过,不过我有一把坑爹的武器,名叫血海妖刃,她曾经斩下了冥河老祖一颗眼珠子。”说着,林铮便将冥河之眼给取了出来,“喏,这就是那眼珠子所化的头盔了。”

    女修罗紧盯着冥河之眼,半饷才说道:“果然是当年被斩下的眼珠。”说完便冷眼望向林铮,“你收留那把妖刃,就不怕老祖找你麻烦么?”

    “这个就不劳费心了!”林铮收起头盔道,“再说他一直都窝在幽冥血海那边,这辈子恐怕我是没什么机会见到他的了。”

    “……”女修罗听得便是一阵沉默,林铮说的的确是事实,冥河诞生自血海,那里是他的根基所在,也是他所求之道的所在,在和西方教相争而落败的如今,他是很难会离开幽冥血海的了。

    “别说那个了,说说你这边的情况吧!”林铮盯着女修罗道,眼前的房间要比外界所看到的要宽敞得多,房间内一片漆黑,四处遍布着黑色的藤蔓一般的物质,而那女修罗,正是给这些藤蔓死死地束缚住的,全身上下给捆成了粽子,只剩下了那么一张脸,那有些嘶哑的声音,也是因为藤蔓压迫着她的喉咙而造成的,这光景,真是看一眼都让林铮感觉相当的不舒服,下意识地便摸了摸自己的脖子,那种给掐着脖子的感觉,肯定不会好受。

    “你哪来那么多的好奇心?!”女修罗冷冷地盯着林铮,“不知道好奇心是会要了你的命的吗?”

    “谁来要我的命?你么?还是那个菊花残的家伙?”

    “你以为我要不了你的命?!”

    感受到女修罗猛然爆发出来的杀意,林铮这就懒洋洋地挥了挥手,“算了吧你!就你现在这模样,最多也就耍耍血魔之触罢了,要是能有其他手段,你早就把居华璨给干掉了,哪还用得着拿残缺的血魔经坑他的。”

    女修罗的表情终于认真了起来,血魔之触竟然暴露了!

    “用不着露出来那么吃惊的表情,不就是个血魔之触么!”

    “那是我自己领悟出来的秘术,你怎么会知道?!”

    不得了,还是个原创技能!一阵恍然之后,林铮便颇为诧异地盯着女修罗道:“你到底是谁?想要在血魔经的基础上创造出来行的玩意儿,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必须得对血魔经拥有足够深入的感悟才行,这种人物,恐怕整个修罗族里面都没几个吧?”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女修罗相当的固执,看着她那较劲的表情,林铮只好开启了解析眼,而后在其诧异的目光下解释道:“这是解析眼,利用它,我可以解析任何于天道中记录下的事物,这其中自然也就包括了你的血魔之触。”

    “解析眼……”女修罗认真地盯着林的眼睛,“有股熟悉的气息。”

    “它的前身乃是名为混沌之恶的东西,你碰到过那家伙?”

    “原来是那家伙啊!”女修罗露出了恍然之色,当年混沌之恶所引发的风波席卷范围巨大,为了完成更完美的进化,那家伙自然不会放过名气颇为响亮的修罗族,从而闯入了幽冥血海,女修罗也正是因此才和那家伙有了交集。

    “那家伙终于完蛋了么?!”女修罗眼中满是冷笑,显然相当不待见混沌之恶那家伙,不过这恐怕是所有认识混沌之恶的人共同的心思,谁也不会喜欢一个会夺取自身血脉之力还会传染诅咒的家伙。

    “然后呢?!”女修罗眼神不善地盯住林铮,“既然你这解析眼可以解析到任何事物,为什么不用它直接解析一下我是谁呢?”

    听罢,林铮便下意识地耸了耸肩,“这是礼节!如果你是敌人,我自然不会客气,不过现在咱们的敌友关系还不明朗,所以说,多少还是得尊重一下你的。”

    “你们人族乱七八糟的东西真多!”女修罗没好气地说道。

    “多谢夸奖,那么阁下可以告知我你的身份了么?”

    你怎么听出来这是夸奖的?!女修罗瞪着眼睛盯住了林铮,把自己给气了一阵之后,这才忿忿地撇过脸,“自己看!”

    “好吧!既然是你允许的,那我就冒犯了!”装模作样了一番之后,林铮这才将解析眼的注意力击中在那女修罗身上,下一刻,关于女修罗的情报便冒了出来。

    阿修罗,冥河老祖所创造的第一个修罗,修罗族之名,便是由她而来的。在创造了阿修罗之后,冥河老祖觉着阿修罗的形象过于美好,不足以震慑众生,是以冥河老祖便以阿修罗的血肉为模本,又捏个凶恶的男性修罗出来,而这个男性修罗,便是名气颇大的帝释天!所以说,某种意义上来讲,阿修罗称得上是所有修罗的始祖,毕竟包括最强的帝释天在内,往后的所有修罗,全部都是以她为模本被创造出来的!

    了解到这里,林铮不由自主地便发出了一声感慨,“你这来头够大的啊!”

    “哼——!”阿修罗暴躁地冷哼一声便将脸瞥了过去,因为在她看来,林铮的话,只是对她的嘲讽而已!最初的修罗啊!这么大名头的强者,竟然栽在了这种地方,这难道不是一种最强烈的讽刺么?!

    见得阿修罗不理会自己,林铮便只好接着浏览起她的情报,顺便还能通过她了解一下当年西方教和幽冥血海大战的经过。外界只知道冥河老祖输得非常彻底,整个修罗族都给度化了个一干二净,但是个中的过程,就语焉不详了,西方教不敢再刺激冥河那个光脚的,而冥河自然也不可能将自己丢人的事儿大肆宣扬,所以那场大战的经过,也就成了修界中的未解之谜了,如今有机会了解一下个中的经过,唔——这种大八卦林铮还是非常感兴趣的!

    恩,这个中的八卦,还真是一如言情剧一般的狗血!简单来说,那就因爱而生很,不过惹出麻烦来的可不是阿修罗,也不是帝释天,而是帝释天的老婆!

    帝释天的老婆天妃是个醋坛子,见得帝释天总是向阿修罗献殷勤,那叫一个妒火中烧!这妒火一烧就烧了几万个年头,终于她实在是受不了了,就来了个离家出走,完了便碰上了准提这个神棍,三言两语地就给准提忽悠瘸了。

    天妃认为西方教经义能够让帝释天变得专一,于是就成了准提安插在幽冥血海的内应,在天妃的配合下,准提成功地在幽冥血海布置下了普度大阵,这大阵一开启,幽冥血海的修罗族便迅速地给度化成了佛陀而升入佛国!

    但冥河老祖又岂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修罗族在血海覆灭,当场就发飙了!可惜再怎么发飙,面对两个圣人的联手,冥河老祖也只有干瞪眼的份!不过原本冥河是还有一拼的资本的,奈何血海妖刃忽然出现!

    陆红雪原本是在血海中潜修的,可惜受到了普度大阵的波及,不得不闪人,她才不想变成西方教的秃驴呢!而陆红雪号称诸天第一妖刃,真不是吹出来的,一出现,在场的所有人便了解到了她所蕴含的强大力量!冥河老祖仗着自己和陆红雪同根同源,当即就想要将陆红雪制服炼化,以对抗准提和接引,可惜他实在是低估了陆红雪的实力,不仅没能留下陆红雪,还给她斩下了一颗眼珠子,从而导致元气大伤,再也无力阻止普度大阵,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的修罗族给度化成了万千佛陀。

    偷鸡不成蚀把米,指的就是冥河这种了,要不是贪图陆红雪的力量,幽冥血海的修罗族也不至于遭了灭顶之灾!林铮能够想象,当时的准提,恐怕笑得牙齿都快掉了,毕竟若非意外发生的话,西方教是绝对没办法度化整个幽冥血海的修罗的。

    听到林铮的啧啧之声,阿修罗便暴躁地朝他瞪了过去,“看够了没有?!”

    “还差点儿!”林铮一本正经地说道,“你再等等,我马上就看到你怎么倒霉的了!”

    “滚——!”阿修罗暴怒地大喝了起来,但因为喉咙受到了压迫,这么一喊之后,便忍不住剧烈地咳嗽了起来,却又越咳越难受,结果就变成了恶性循环。

    真是个笨拙的家伙啊!林铮毫无自知之明地摇了摇头,这才走上前去,手一伸便抓住了阿修罗脖子上的藤蔓一拉,而后便惊奇地发现,这东西,意外的挺坚韧的啊!

    给林铮这么一拉,阿修罗的喉咙这才舒服了一些,缓和下来后便恶狠狠地盯着了林铮,要不是这个家伙,她至于咳成那德行么!

    “你这叫什么表情啊?”林铮没好气地说道,“我这可是帮了你呢!”

    “这算是好的了一平!以前我见到的修罗可要比她暴躁太多了。”

    阿纤这话音一落,阿修罗立刻便叫了起

    来:“你也不想想我为什么会这样!”

    “啪——!”林铮手一松,阿修罗便又咳嗽了起来。

    “额!抱歉,我不小心的!”说着赶紧又将藤蔓给拉开,林铮可以对白白发誓,他刚才绝对不是故意的!

    咳嗽了几声的阿修罗终于缓和下来,继而目露凶光地盯着林铮,“你真以为我杀不了你吗?!”

    “别这么暴躁嘛!我都说我不是故意的了!”

    “那你脸上的表情算什么?”

    “哦抱歉,不小心笑出来了。”

    “……”

    拍了拍自己的脸后,林铮便一本正经地对阿修罗道:“现在,我们可以好好聊聊了!”

    闻言,阿修罗便露出来一抹冷笑,“你觉得我和你有什么可以聊的?”

    “当然有,而且有很多呢!”说着林铮便指了指阿修罗身上的藤蔓,“比如说帮你摆脱掉这些玩意儿什么的。”

    “哈——!就凭你?!”

    “凭我怎么了?!”林铮挺起胸膛来,“要不要我现在就把这玩意儿扯断给你看看?”

    “那你倒是扯啊!”

    恩,脸蛋是真个妖娆艳丽,不过表情也是真的令人火大!“扯就扯,我还怕了你不成!”说着林铮便用力地将手中的藤蔓一扯。

    很轻松地就将藤蔓给扯开了,不过也就只是扯开了而已,不信邪的林铮猛地便朝门口冲了过去,结果手中的藤蔓就像是橡皮筋一样,就这么给他扯到了门口,但就是不断!这特么的什么玩意儿啊!?

    就在林铮瞪眼之时,阿修罗便幽幽地说道:“别白费力气了,以你的本事,是没办法扯断这东西的。”

    闻言,回过神来的林铮这就撇起嘴,“扯不断而已么,我就不信还斩不断!”话音一落,剑刃弓便到了他手中,而后在阿修罗嘲弄的表情中用力地一斩!

    “叮——!!”

    清脆的声音响起,剑尖都还在一阵颤动,而林铮的右手,已经麻了!

    “这东西也太奇怪了!”巽惊奇地叫了出来,拉起来像是橡皮,可是砍上去却比精铁还要坚硬不知道多少倍,林铮那么一剑下去,连一条痕迹都没有留下的!

    一阵龇牙咧嘴之后,林铮便忿忿地望向幸灾乐祸的阿修罗,“这到底是什么玩意儿啊?!”

    “你不是有解析眼么?为什么不自己看看呢?”

    林铮听得额上的青筋这就冒了出来,“你信不信我这就松手了?!”

    “……”阿修罗听得表情便是一僵,若是自由身的话,她自然不当回事儿,可是现在这种状况,这要是给抽上一下的话……

    成功唬住了阿修罗的林铮感到颇为得意,小样儿,你还能翻了天去!心情愉悦中,林铮这才用解析眼观察了一下手中这玩意儿——

    幽冥铁树:盘绕于幽冥血海深处的神秘植物,被冥河老祖发现后炼制为拘禁类法宝……

    幽冥铁树?这个是真没有听说过,从信息上来看,这东西貌似独此一株,结果倒霉地给冥河老祖发现了之后,这就给炼制成了法宝。看到这儿,林铮的嘴角便不由得一抖,竭泽而渔啊混蛋!独苗苗的一根就这么给你弄成了断根,简直令人发指!再说你这是什么下三滥的炼器手法?

    简单地观察了一下幽冥铁树的构造之后,林铮便给气得笑了出来,不会炼器咱就别炼,这都炼了个啥玩意儿啊!竟然只是简单地炼化了一下铁树本身,而后往里头添置上辨识阵纹,就这玩意儿那也叫法宝?你也太侮辱炼器师这个职业了吧!

    林铮看着看着,这就敲起了自己的脑壳,好吧!刚才错怪了人家了,这不是外行人,是超级外行人啊!这辨识阵纹是个什么玩意儿,竟然可以随意地用精血替换掉原主人的控制权,这……你管这玩意儿叫做辨识?!这不就是把钥匙插在大门上等着小偷上门光顾么混蛋!

    “这可是老祖所炼制的强大灵宝,一旦被其束缚,圣人之下根本无法脱身,你就别白费力气了!”

    闻言,回过神来的林铮这就没好气地问道:“那你又是怎么给捆住的?”

    “我——!”咬了咬牙,阿修罗恼火地说道:“我是不小心信错了小人,被他将东西骗过去的。”

    “说得好啊!”

    “你还敢说好?!”

    “怎么不敢?!”林铮反瞪了回去,“骗子能用这东西把你捆起来,我怎么就不能把它收起来了?!”

    “收起来?!”阿修罗听得就是一笑,“你当这是太上老君的捆仙绳吗?念个口诀就能收的?”

    林铮懒得和这个外行人废话,当下绕着她四转转了一圈,而后便在她身后停了下来,下一刻,忽然便挥起剑刃弓朝手臂上一割,顿时淋漓的鲜血便飞溅开来。

    “让你看看我怎么把它收起来的吧!”随着林铮话音一落,阿修罗便震惊地发现,束缚在她身上的藤蔓,蠕动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