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网游之剑刃舞者 > 第三千零七十八章,壶中天

第三千零七十八章,壶中天

作者:不是闻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站在院子中,林铮脸上露出了诧异之色。元神的头盔是在蓬莱山干掉的那个血魔那弄到的,同时得到的,便是陆红雪那个坑爹货。这个头盔的形成也是传奇,按照头盔的描述,它乃是陆红雪斩下了冥河老祖的眼睛之后,由他的眼睛化成的,而现在,这个头盔,竟然对院子里面的某种事物产生了反应,这就很值得琢磨了。

    “里面不会藏着冥河老祖吧?!”巽吃惊地问道。

    “肯定不会!”林铮摇起头道,“冥河虽然败给了西方教,但幽冥血海可没有消失,那里是他道场,是他反击西方教的希望所在,他才不会到处乱跑呢!”

    “就算不是冥河,也必然是和他有莫大关系的事物!”阿纤警示道,“总而言之必须得更加谨慎一些才行。”

    林铮缓缓地点了点头,旋即便加强了自身的隐匿效果,到了这时候,他已经不需要再盯着居华璨那家伙了,林铮相信,只要找到那和冥河老祖相关的事物,肯定就能看到那家伙,而冥河之眼,可以感应到那事物所在的方位。

    在冥河之眼的指引之下,林铮逐渐深入了这一片被废弃的建筑,穿过了杂草横生的院子之后,一座鬼气森森的庄园便映入了林铮视野中。抬头望去,歪歪斜斜的匾额上,书画着“幽兰居”三个字。林铮左右看了看,这哪里是什么幽兰居,分明就是幽灵居,就这荒凉的画面,跑出来三两个妖魔鬼怪什么的,林铮一点儿不感到奇怪。

    中央城区里面怎么还会有这种地方?带着一阵纳闷,林铮踏入了这幽兰居,按说这里可是居华派的核心地区,哪怕这里没有弟子居住了,怎么着也不至于将之荒废掉啊!而从这光景来看,幽兰居怎么着也该荒废了十年往上。

    观察了一番幽兰居的结构之后,林铮心里就越发好奇了,这幽兰居的主体乃是木材建造而成的,而这些木材,却并非凡物,乃是一种名为宁神木的珍贵木材,住在这样的房子里面,不仅有延年益寿之效,更能凝神定气,让修者更好地感悟道法!而现在,这么珍贵的房子就这么搁置了十来年都不管的?

    “这里好像有一股奇怪的能量!”巽小声地说道,“虽然看不到,但是感觉它们无处不在的样子呢!”

    林铮听着便微微一愣,而后便四下留意了一番,确定没有任何监视之后,这就开启了解析眼。随着解析眼开启,种种流动的能量便呈现在林铮的视野中,而马上林铮便注意到,正如巽所说的,四周弥漫着一股非常诡异的能量,它们就像是一根根不定型的触手,不断地在四周蠕动着,似乎在搜索着什么的样子。

    血魔之触:由血魔经所衍生而出的秘术,可于无声无息中吸收生灵之精血……

    看着解析眼所呈现出来的情报,林铮顿时眉头便是一挑,光是这东西的情报,就已经能让他看出来不少事情了。最显而易见的,除了居华璨之外,这里果然还有第二个血魔经的修炼者,不过这个修炼者,行动恐怕不是那么便利!

    血魔之触是用来吸收生灵精血的,但是它们的活动范围却相当有限,最多也只是能蔓延到外面的院子而已。如果那个血魔不是行动不便,犯得着用这种方式来吸收精血的么?当然,这种能力也有可能是被动的,不过结合上幽兰居这光景,林铮可就不是这么认为的了!恐怕这幽兰居之所以会被废置,和这些血魔之触是脱不了关系的,这要是有人在这里住着住着就变成了干尸却又查不清楚原因,给谁那也发憷啊!而这则说明,血魔之触的释放者,至少在十年前就在这里了,这要是能自由活动的话,居华派还能保留到现在?!

    “那就说得通了!”阿纤恍然道,“正是因为被居华派的人困锁在这里,所以才会传授居华璨不完整的血魔经坑他,不过那个血魔究竟给困在什么地方?这么多年来,居华派的人不可能没有搜索过这里,怎么会找不到人的?”

    林铮顺着血魔之触的源头望去,在听了阿纤的话之后,这就说道:“别说居华派的人了,换做是咱们,没有冥河之眼或者解析眼,咱们恐怕也很难找到!”

    “所以说到底给藏在什么地方了?”

    巽话音一落,林铮便伸手指了指一个摆放在墙角的铜壶,“就藏在里面呢。”

    “诶——?!”巽听得便是一阵惊呼,放眼望去,黑暗中的铜壶看上去非常的普通,它没有任何花纹,就是那么一个圆滚滚的个体,怎么看都只是一个普通的,用来烧水煮茶的小铜壶而已,谁能想到里面竟然能藏人!

    “这——!”阿纤惊疑不定地注视着那铜壶,“莫非是那传说中的炼魔壶?!”

    “炼魔壶?”林铮听得一阵好奇,“炼妖壶我就知道了,炼魔壶是个什么来头?”

    “冥河老祖的一件先天灵宝。”阿纤解释道,“传说是冥河老祖创造了修罗族时由大道赐予的,后来他便用这炼魔壶熔炼出了四大天魔和四大魔将,但到底只是一个

    传说,毕竟冥河老祖创造修罗族的过程外人根本没有看到,更没有看到过他使用过炼魔壶。”

    巽听得便有些迷糊了,“那这个传说究竟是从哪儿来的啊?”

    “恐怕是修罗族传出来的!”阿纤猜测道,说着便是一顿,继而语气诧异地说道:“是了!修罗族!被关在壶里面的,应该是修罗族,而且应该是修罗族中最早的修罗之一!这些修罗被创造的时候,融汇了一滴冥河老祖的精血,所以才会让你的冥河之眼所有反应!”

    修罗么?盯着那铜壶,林铮这就挑起了眉头,唔——不论是不是,见过那就知道了!不过现在的问题是,要怎么才能进入那个铜壶里面呢?迟疑了片刻之后,林铮便用解析眼观察了一下那铜壶——

    炼魔壶(封印状态):作为修罗族诞生之功绩,由大道赐予冥河老祖之灵宝,于战斗中被接引道人所封印,无法作为法宝使用,使用特定口诀可打开壶中之天。稀有等级,史诗

    果然是炼魔壶,不过,喵了个咪的,竟然还要口诀!看到这信息,林铮顿时便感到一阵蛋疼,天知道这玩意儿的口诀到底是什么,唔,要不去幽冥血海找冥河老祖问问?

    “你开什么玩笑啊一平!那冥河老祖听着就不像是什么好人,找上门不是送菜么!”

    “我也就是想想而已,谁会真的去找那个大魔头啊!”林铮没好气地说道,这个傻婆娘,连他这种自我吐槽都不懂的。

    “那这么说的话,居华璨又是怎么知道口诀的?”阿纤疑惑地问道,“总不能是壶中天的修罗告诉他的吧?”

    林铮听得眉头便是一挑,“那个修罗显然不可能将自己给困在壶中天里面,这就说明,是有人掌握了炼魔壶,这才将修罗困在其中的,而这个人,必然知道打开壶中天的口诀。”

    “可知道这个有什么用啊?”巽丧气地说道,“这炼魔壶给放在这里都这么久,恐怕上一代的主人早就完蛋了!”

    “是这样没错,不过……”说着林铮便是一笑,“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个人,应该就是居华璨那个忽然暴毙了的老爹!而他老爹之所以会暴毙,不用说,肯定和那个修罗有关,而干掉他的手段,最大的可能,便是这幽兰居中的血魔之触!”

    “你这么说的话,还真有些道理呢!”巽恍然地说道,“不过那又怎么样?他是居华璨的老爹,把口诀告诉居华璨不是正常的么?”

    “傻瓜!”林铮没好气地笑道,“居华璨的老爹可是壮年之际暴毙的,而作为一宗之主,这种明显足以作为传宗之宝的东西,又怎么可能在没有确定好继承人的时候告诉别人的?”

    “居华璨不就是他的继承人么?”

    “但并非是经过选定培养的继承人!”林铮强调道,“所以,至少在居华璨的老爹完蛋的时候,那家伙是不知道的口诀的!那么问题来了,他后来又是从哪儿弄到口诀的呢?”

    “幽兰居!”阿纤和巽同时叫了出来,错不了的,肯定是幽兰居!

    林铮笑着点了点头,“作为一宗之主,居华璨的老爹肯定有着不俗的实力,以血魔之触想要夺取他的老命,绝对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儿!这说明,居华璨的老爹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居住在幽兰居这里的,这样一来,他留下口诀的位置,不敢说是十成,但至少也得尤格七八成的可能性,是记录在幽兰居中的。”

    说话间,林铮便在这幽兰居中游荡了起来,没过多久,他便来到了幽兰居的静室之中,从屋内的陈设可以看出来,这里应该便是上任宗主平时静坐参悟大道的地方。当下,林铮便走到了一张坐榻前,自然地坐了下去。盘坐好了之后,林铮这才认真地四下一阵张望,而巽也卷起了巽风,在屋里面四处地乱钻。

    没多久,巽便将整个静室给翻找了一遍,旋即便有些丧气地说道:“没有找到什么藏起来的字句啊!咱们会不会找错地方了。”

    林铮却没有立刻回答巽,而是将狐疑的目光紧盯着一副已经残破不堪的挂画。残破的画卷上,描绘着一个煮茶抚琴的道人,画技很不错,就算是林铮这个外行,都能从那残破的画卷上感受到一股出尘的仙气,但关键是,画卷上的那只水壶,看着实在是太眼熟了!那不正是给封印了的炼魔壶么?

    “墨雪抚琴逐天道,回首叩问:汝可为人?”

    画中道人抚琴中的表情,充满了迷茫,配上所提之字句,让赏画者不禁联想到,一个求道者拷问本心的心境。很多修道之人,在漫长的岁月之后,逐渐地便丧失了其修道的初衷,甚至逐渐淡去了人性,那一句“汝可为人”,简直问出了诸多强者的心声,修炼到了最后,他们可还保留着一颗人心?

    画的确是好画,所提的字句,也很好地升华了这幅画的意境,但是那个扎眼的铜壶,却让林铮怎么也没办法把它当成是一副普通的画作!

    “一平!一平!”

    巽连叫了林铮好几声,林铮这才回过神来,愣愣地问道:“怎么了?”

    “我才要问你怎么了呢!”巽没好气地说道,“忽然就发起呆来发这么久的!”

    林铮听着便是一笑,而后转身便离开了静室,见状,巽赶忙问道:“接下来去什么地方找?”

    “不用找了,我已经知道口诀是什么了。”

    诶——?!巽听得一阵惊奇,这就知道了?在哪儿找到的?

    在巽一肚子好奇中,林铮又回到了炼魔壶前,盯着炼魔壶,巽有点儿小紧张地问道:“你真的知道口诀么一平?万一弄错了怎么办?”

    “弄错了就弄错了,又不会爆炸,怕什么啊!”林铮好笑地说道。

    “不过,要是口诀正确,咱们这么忽然进去的话,不会惊动里面的居华璨么?”

    听到阿纤的担忧,林铮这就淡定地说道:“被困住的修罗可能会发现有人进入了壶中天,居华璨的话,就算察觉到异样那也见不到咱们的人,而你们觉得,那修罗会提醒他么?”

    “肯定不会!”巽非常笃定地说道,“那个修罗都用血魔经坑居华璨了,怎么可能还会提醒他呢,巴不得居华璨完蛋才是真的!”

    “所以了!”林铮笑道,“只要咱们不在居华璨面前现身,那家伙就绝对想不到有人跟着他一块过来!”

    “那还等什么!”巽兴奋地叫了起来,“赶紧念口诀,咱们进去好好收拾一下那个居华璨!”

    那就开始吧!

    当下,林铮便注视起了炼魔壶,随即在阿纤和巽的期待下,缓缓地开口说道:“汝可为人?”

    “吾乃天!壶中之天!”

    伴随着一阵缥缈朦胧的声音响起,林铮便被一片红色的光芒的所吞没,等到遮蔽了视野的红光消失,林铮便骤然发现,他已经置身于一片无垠的天地之中。

    “真的进来了!”巽兴奋地叫了起来。

    “这里就是壶中天么?”阿纤诧异的声音响起,“和炼妖壶的壶中天差别有些大啊!”

    炼魔壶的壶中天,是一片红与黑的世界,天际高悬着红色的明月,苍莽的黑山,潺潺流淌的红河,这一切在林铮他们视野中勾勒出了一副诡异却又充满了奇特魅力的画面。

    一番赞叹之后,巽便好奇地问道:“炼妖壶的壶中天是什么样子的?”

    “称得上是一片仙境吧!”阿纤回忆着说道,“不过那样的景色,诸天倒是并不少见,相较起来,倒是这个壶中天,反而更有意思一些。”

    仙境到处都有,但红与黑交织的世界,是的确没见过呢!微微点头赞同了一下阿纤的观点后,林铮的眉头便微微一挑,冥河之眼,感应到修罗所在的位置了。

    “走!看看那修罗是个什么情况去!”话毕,林铮便寻着冥河之眼所感应到的气息,迅速地朝壶中天的一处山谷方向飞了过去。

    没多久的功夫,林铮便翻过了险峻的黑色山峰,在越过了巅峰之后,一片幽静的山谷便映入了林铮眼中。山谷傍着红色的河流,平整的谷地上,建造着一座木屋,有巨大的黑色松树长在木屋前,树下是黑色的石桌椅,闲来无事在那边喝酒下棋,想来定是非常惬意的体验!

    “修罗呢一平?”

    听到巽好奇的声音,回过神的林铮这就指了指那木屋,“冥河之眼感应到的气息,是从屋里面传出来的,人应该就在里面。”

    “并没有居华璨的气息!”阿纤诧异地说道,“那家伙躲哪儿去了?”

    “不会是咱们找口诀的时候离开了吧?”

    “应该不可能,毕竟进来的乃是他的血神子,对他来说,这里乃是血神子最佳的藏身之处。”血神子那玩意儿太邪门了,一旦被发现,他居华璨可就百口莫辩了,与其留在外界承受被发现的风险,还不如安安心心地躲在壶中天里面修炼呢!

    “总之先进去看看吧!修罗并不需要和人族修者一样汲取生灵精血修炼,或许可以好好沟通一下!”

    “你最好不要有太大的期望!”阿纤提醒道,“现在的修罗族是什么样子的我就不太清楚了,但是当年的修罗族,可是相当残暴的种族!老实说,那些秃驴干的事儿我大多不喜欢,但是在度化修罗族这件事儿上,我倒是挺支持他们的!”

    听着阿纤对修罗族的评价,林铮便忍不住一笑,“不管怎么样,总得见过了才知道,总是听别人说修罗修罗的,但是真正的修罗我还真没见过,这可得好好见识见识才行。”

    说罢,林铮便朝那木屋降落了下去,来到门前观察了一下,发现并没有什么禁制手段,想想也是,这里可是壶中天,居华璨需要防谁啊!

    推开门进屋之后,林铮便顺手将门关好,但没等他回头观察起屋内的情况,身后便传来一把有些嘶哑的声音:“你是什么人?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