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天刑纪 > 第一千三百六十七章 难解之围

第一千三百六十七章 难解之围

一秒记住【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感谢:o老吉o、鸡不拐味、公孙林一的捧场与月票支持!

    ………………

    晨色中,两人掠地疾行。

    年轻男子,头顶玉冠,长衫飘飘,气度不凡;而老者佝偻腰背,相貌怪异,前后张望,显得有些鬼鬼祟祟。

    如此两人结伴同行,倒也默契和谐。

    越过山林,前方出现一片村落。有房舍错落,还有人影出没。

    “老万……”

    “无咎……”

    “咦?”

    “哎呦,这般在乎虚名……”

    “约定,则俗成,无规矩,而不成方圆。”

    “哼,我说无先生,何故停下呢……”

    老万,也就是万圣子,要去村落查看。

    而无咎却摇头拒绝,在一道土岗的背后落下身形。

    “你我并非神族中人,徒惹麻烦!”

    “有何麻烦?”

    万圣子很是不解。

    “而神族是人,你我不是人?所谓万物混同,众生平等。上至飞龙,下至鸟虫,并无尊卑之分,无非强弱有别。而生死轮回,并无二致……”

    两人逃出重围之后,在山谷中歇息了一宿,然后寻路南行,以便赶往东夷城。谁料途中遇到凡俗村落,于是各执己见。

    “嘿,好一个众生平等。老万的境界,又有精进!”

    “而《道祖神诀》,始终不得要旨!”

    “我已传你数套仙门功法,你还想怎样?”

    “你之前的神通倒也不差,何不传我呢?”

    “贪心不足!”

    “神通的名称,叫什么来着?”

    “翻云覆雨手。”

    “想必与双修有关……”

    “乃翻手为生,覆手为死之意。”

    “改叫生死手啊,却起个风流的名称而惹人遐想!”

    “老万,你够了啊!我喜欢风流,又奈我何!”

    争执了几句,无咎拿出一枚图简。

    万圣子只得作罢,自言自语道:“何必返回东夷城呢,不如前往玉神殿……”

    “你舍得丢下弟子?”

    提起弟子,万圣子不再吭声。

    无咎稍加辨别方向,收起玉简,抓出一把灵石祭出,随即平地涌出一道光芒。与之瞬间,两人消失无踪……

    老万舍不得弟子,他无咎也舍不得冰灵儿,以及韦尚、鬼赤等一群伙伴。更何况原界前程未卜,他又岂能置之不理。便如所说,众生平等。如今原界面临覆灭的厄运,彼此便应该风雨同舟。

    须臾。

    无咎与万圣子,出现在一道峡谷之中。

    头顶的日光暴晒,而峡谷却幽深晦暗。

    “已抵达东夷城?”

    “不对啊……”

    两人左右张望,神色狐疑。

    倘若抵近东夷城,应该有所察觉。而凝神留意,并未察觉攻城的动静。

    “搬运之术,莫非有误?”

    “怎么会呢,你的搬运术由我传授,我自然比你高出一筹……”

    “凡俗有句话,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再传你一句,谦受益、满招损……”

    “且登高远望,立见分晓……”

    论起口才,万圣子不是某位先生的对手,随即隐去身影,飞遁而上。

    转瞬之间,飞出峡谷。

    人在千丈高空,神识无遮无挡。

    “咦,东南似有迹象。”

    “

    你老万弄差了方向,反而归咎于我!”

    “呵呵,相差不远……”

    “……”

    “也许你传授法门有所保留,不怪老万……”

    是万圣子的失误,使得无咎跟着出错。而所说的相差不远,足有万里之遥。可见东南方向的遥远之外,隐隐闪烁着诡异的霞光。那正是法力相撞的光芒,显然便是东夷城所在。

    无咎凭空掷出一把灵石,两人再次失去踪影。

    ……

    午后。

    正是日光炽烈,酷热异常,鸟兽绝迹,山野荒寂的时分。而崇山峻岭之间,却是杀机沸腾。只见数百战车,轮番冲向一座千丈山峰。随即阵法光芒闪烁,轰鸣声阵阵不绝。

    那遭到攻击的山峰,便是东夷城。而连番遭到冲击之下,依然岿然不动。

    环绕东夷城的群山之上,则是挤满了人群、兽群,或是观战,或是参与强攻而一个个骄横恣意。

    东夷城的三百里之外,另有一个山谷,同样聚集着成群的神族弟子,或是为了养精蓄锐而各自就地歇息。其四周的山峰,热风盘旋、枯草摇摆,便如闹中取静的山谷,而似乎没有任何的异常。

    便于此时,临近山谷的数十里外,一处峰顶之上,有人在传音对话——

    “沐家主逃回城内,封死地下的阵法,也在常理之中,而你我如何入城?”

    “谁知道呢……”

    “你无所不能啊!”

    “老万学坏了,竟嘲讽本先生!”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跟着你无先生,想要学好人也是不易。”

    “嘿,你是好是坏,与我何干。”

    “若非是你,老万怎会懂得磬云斋的风花雪月,又怎会蒙受女人欺骗?改日我找冰灵儿,与她理论一二……”

    “老东西,你敢胡说八道,本先生扯光你的胡须,敲直你的后背!”

    “哦,你怕女人……”

    “哼……”

    传音消失,片刻之后,对话声又起——

    “丰家主突围之后,神族攻势加剧。而数百战车,如此轮番轰击,只怕东夷城撑不几日。”

    “所言有理……”

    “东夷城近在眼前,你我却难以返回。”

    “不急,且等等看……”

    “东夷城之围,远甚于夏鼎城。原界家族想要摆脱此劫,难啊……”

    “老万,你说如何击败神族?”

    “即使你杀了刑天,也休想击败神族的三十万众。而这仅仅是来自五郡的弟子,倘若九郡齐至,玉虚子现身,便是你三头六臂也难有侥幸……”

    传音对话,再次陷入沉默。

    无咎坐在峰顶的草丛间,若非留意,根本辨不出他隐匿的身形。旁边的万圣子,同样施展了隐身术。两人不再说话,只管静静打量着前方的山谷与远处的东夷城。

    神族人多势众,攻城不断。原界家族只能缩在城内,苦苦的支撑,却无从突围,接下来的处境,势必更加的艰难。

    早知如此,或许应该另寻他途。而东极谷之战,已无从选择。若非当机立断,只怕原界家族早已不复存在。

    而东夷城之围,难道真的无解……

    不知不觉,黄昏降临。

    神族的攻势,渐渐减弱。仅有二三十具战车,继续撞击大阵。余下的战车,尽数落在前方的山谷中。众多的神族弟子,则是趁机歇息。

    “老万,该是舒展筋骨的时候了!”

    “而仍在攻城……”

    “并非真的攻城,乃是疲敌之计。”

    “哦,原界家族不明虚实,必然全力防御。日久疲惫,难免松懈而留下可趁之机!”

    “咦,老万懂得举一反三,大智慧呢!”

    “哼,我又不是娃娃……”

    “嗯,你比娃娃强啊!”

    “你小子又占我便宜……”

    随着黄昏日暮,天色暗了下来。

    而无咎与万圣子,却双双站起,彼此点了点头,然后飞身往前。

    转眼工夫,山谷就在数里之外。

    突然有人大喊——

    “敌袭……”

    此地的神族弟子早有戒备,却防不胜防。只见一道淡淡的青色龙影突然冲入山谷,闪电般的飞快盘旋,继而又飞掠而起直上千丈,遂即现出一位年轻男子的身影。恰逢落日未尽,其整个人笼罩在余晖之中,霎时金光闪烁,俨如天神降临而睥睨四方。

    “公孙无咎……”

    某人的大名,传遍了玉神界。某人的尊容相貌,也早已是五郡皆知。

    年轻男子正是无咎,踏空千丈,低头俯瞰,神色凛然。

    “战车……他抢走了战车……”

    停放在山谷中的数百具战车,已无影无踪。

    几位老者冲出山谷,紧接着又是成群的神族弟子蹿上半空。

    “拦住他……”

    “杀了他……”

    随着呼喊声,神族弟子愈来愈多。尚在围攻东夷城的神族弟子,也掉头直奔这边扑来。

    无咎依然傲立天上,有恃无恐的模样。

    不计其数的神族弟子,冲天而起。飞驰的人影,闪烁的剑光、虹光,犹如万道流星倒挂而蔚为壮观。

    无咎却缓缓后退几步,凭空掷出一把灵石。便在灵石爆碎的瞬间,他披着霞光的身影倏然消失……

    与此同时,东夷城的半山腰,冒出一位佝偻腰背的老者,匆匆忙忙喊道——

    “丰家主,打开门户……”

    正是万圣子,趁着神族弟子忙于追杀某人的混乱之机,被他悄悄遁至东夷城的城门前。而喊了一嗓子,又怕意外,他运转法力,急声又道——

    “无先生命我返回东夷城,丰亨子你……”

    某位先生的名头,着实管用。他喊声出口的瞬间,悬崖峭壁之上冒出一道门户禁制。

    万圣子不敢怠慢,闪身而去。

    随着光芒闪烁,已人在城内。

    万圣子松了口气,落下身形。

    而他立足未稳,一群人影逼近。其中不仅有丰亨子、玉真人、朴采子、沐天元,还有冰灵儿、韦尚、龙鹊等人。

    “万祖师,无咎呢?”

    “是啊,无咎老弟缘何没有返回?”

    “哎呀……”

    万圣子有些忙乱,连连摆手道:“诸位亲眼所见,他已远去……”

    “去向何方?”

    “我也不知……”

    “你怎能丢下他,而独自返城?”

    “不然怎地,否则我也回不来啊,只怪诸位封死地下的阵法……”

    而面对众人的逼问,万圣子突然失去耐心,烦躁道:“老万久战力疲,亟待歇息,失陪!”

    他一甩袖子,独自踏空飞去。

    身为妖族的祖师,真正的高人,除了某位先生之外,他从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此时他耍起蛮横,在场的众人谁也不敢阻拦。

    冰灵儿与韦尚、龙鹊等人换了个眼色,随后追赶。

    丰亨子与几位家族高人,则是愣在原地。

    “无咎他难以返回,如何是好……”

    “也不尽然,或许他故意如此……”

    “玉兄,所言何意?”

    “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