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天刑纪 > 第一千三百三十八章 如你所愿

第一千三百三十八章 如你所愿

一秒记住【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感谢:jiasujueqi、银河君、失业专干、公孙林一的月票支持!

    ……………………

    下方的山谷,满目枯黄,鸟兽绝迹,一片荒芜。

    而便是那荒芜的所在,突然蹿出五道人影。

    竟是鬼赤、丰亨子、海元子、成元子、易木天,显然已潜伏多时,只等着强敌落入圈套而发动围攻。

    与之瞬间,山谷中又是光芒闪烁,从中跌出一位佝偻腰背的老者,遂即腾空而起,得意笑道——

    “呵呵,老万的搬运术倒也使得!”

    是万圣子,笑声未落,又道:“鬼诺、鬼宿已然出手,前后夹击之下,玉神界必败无疑……”

    转眼之间,六位高人已在千丈之外形成合围之势。而合围的对手,正是刑天、厉囚、支邪。而后者正要对付无咎,却反遭围困。一时之间,敌我交错,场面诡异。

    刑天的眼光掠过突如其来的万圣子等人,急忙又扭头看向远方。

    神识可见,三四千里外的湖面上,成群的鬼族、妖族的弟子,从背后扑向神族的高手。而城内涌出更多的飞仙、地仙,彼此前后夹攻,逼得玉神界一方大乱,幸亏有昆敖、宇毒、区丁的全力拼杀,还有神卫弟子的参战,以及战龙、猛兽助阵,尚不至于落败。而面对混乱的战况,幸存的五艘战船难以发动攻势,载着伤亡的族人,匆匆退出了战场……

    刑天脸色微变,转而与厉囚、支邪换了个眼色,突然转身奔着来路冲去。

    无咎置身于两重围困的当间,依旧是淡定自若,而他早有所料,抬手抓出他的撼天神弓。

    “刑天,休走……”

    丰亨子、鬼赤、海元子、成元子、易木天、万圣子,急忙出手阻截。

    顿时雷光闪烁,剑气呼啸。

    刑天虽然凶狠残暴,却也不肯吃亏。何况以三敌七,注定凶多吉少。而厉囚、支邪两位长老,已是斗志全无,只想即刻返回夏鼎城,以免神族遭到更大的伤亡。

    而三人尚未远去,已被雷光、剑气阻挡。

    刑天首当其冲,不躲不避,双手举起金斧,恶狠狠劈去。

    “喀”的一声闷响,金斧尚在他的手中,而一道十数丈的巨大的斧影,却霍然而现,硬生生的在半空中劈出一记黑色的缝隙。便在虚空崩碎的瞬间,雷光、剑气随之崩溃。

    刑天带着厉囚、支邪,趁机往前疾遁。

    恰于此时,“嘣嘣”弓弦炸响,三道烈焰箭矢,带着凌厉的杀机轰然而至。

    刑天的头也不回,挥斧劈向身后。

    厉囚与支邪,则是双双挥舞法杖。

    “喀”的撕裂声响,又是虚空崩碎。势不可挡的烈焰箭矢,随之消失无踪。

    继而青芒盘旋,法力横溢,接着“轰、轰”巨响,诡异的青芒随同烈焰箭矢崩溃殆尽。

    两位长老联手挡住了身后的攻势,趁机往前。

    刑天也施展遁法,便要冲出重围,而正当他远去之际,忽然心头一凛,竟来不及挥斧阻挡,一道无形的剑光已狠狠击中后背。所幸他护体法力强悍,并无大碍,却“砰”的凌空翻滚出去,他禁不住恨恨吼道——

    “公孙无咎,赤乌峰的便是你……”

    他在原界的赤乌峰,曾经遭到偷袭,致使结界门户大开,从而酿成了玉神界之乱。怎奈暗中吃亏,有苦难言。今日方才知晓,那个藏在暗处的对手正是他痛恨不已的公孙无咎。

    而回头一瞥,恰见某人再次举起神弓。另外六位高人,也不失时机的扑了过来。他不敢怠慢,全力催动遁法而去……

    无咎却收起神弓,缓缓止住身形。

    万圣子、鬼赤、丰亨子等六位高人虽然想要拦住刑天,却还是晚了一步。

    “呵呵,刑天他也有今日。而他着实凶悍,竟阻拦不住……”

    万圣子曾被刑天追杀,始终耿耿于怀,今日对方落荒而逃,着实让他出了一口闷气。

    “刑天果然有诈。”

    “不出无咎道友所料……”

    “幸亏应对得法,否则不堪设想……”

    “无咎老弟,你我速速返回夏鼎城……”

    四位原界的家族高人,同样的振奋不已。尤其是丰亨子的话语亲切,好像与他的无咎老弟相识已久。

    无咎背着双手,衣摆随风。他淡漠的神情,全然看不出获胜的喜悦,反倒是撇着嘴角而轻声叹道——

    “唉,难道真要不死不休……”

    之前他推测刑天有诈,便已未雨绸缪、预定计策。

    他吩咐韦尚带着冰灵儿,躲入夏鼎城;他与万圣子,以及夫道子、龙鹊、羌夷等人,以及鬼妖二族的弟子,悄悄遁入湖底深处;丰亨子、海元子、成元子与易木天,则借助搬运术,传送至数千里外的山谷中潜伏。故而当刑天发难之时,小岛上已空无一人。而刑天必然强攻夏鼎城,一旦城破在即,各家高人务必弃阵出击,而他与万圣子,则联手击毁战船加以策应,继而引诱刑天追赶,逼迫对方落入陷阱。之后再由夫道子、龙鹊等人,从背后发动攻势。遭到前后夹击,又缺少高人坐镇,玉神界必败无疑。倘若能够杀了刑天,便是一场完胜。谁料那家伙极为凶猛,还是被他轻松逃脱。

    不过,无咎另有一个用意。他想在诛杀刑天之前,竭力尝试求和。他不愿无休无止的杀戮下去,他想让敌对的双方握手言和。便如他曾经的仇家,为了那场浩劫,为了找到出路,如今不也走到一起?

    却不料厉囚、支邪两位长老,不仅当场拒绝了求和,而且给他一个“难以共存”,“不是你死便是我亡”的回应。也就是说,原界与玉神界的仇怨,已没有丝毫化解的余地。

    耗尽心思,结果适得其反。

    为此,他不由得心生寒意。

    倘若双方拼杀下去,玉神九郡虽有伤亡,却占据地主之利,尚不至于灭亡。而原界的十数万众,又能活下几人……

    而万圣子惦记着他的妖族弟子,催促道:“鬼兄,随我返回夏鼎城!”

    随着灵石闪烁,他与鬼赤同时失去了踪影。

    无咎收敛心神,也抬手祭出灵石。

    又是“砰、砰”炸响,两股光芒冲天而起。

    四位家族高人,早已有所领教,各自踏入阵法光芒,瞬即传送而去……

    夏鼎城外。

    一行七人,相继现出身形。

    夏鼎城的阵法虽然破损,却屹立不倒。唯有千丈外的小岛,早已沉入湖底。

    湖面之上,漂浮着无数的尸骸。氤氲的雾气中,充斥着呛人的血腥。而五艘战船,连同战龙、猛兽,以及为数众多的玉神界高手,则已远离千里之外。

    而夏鼎城外,依然人影乱飞,却杀气横溢,一个个斗志昂扬。

    一群高人,飞了过来。

    为首的玉真人、朴采子、沐天元,皆面带笑容。

    “呵呵,此番大败玉神界,全赖诸位上下同心……”

    “无咎老弟,神机妙算……”

    “丰兄……”

    玉真人的笑声爽朗,便好像是他亲手击败了玉神界,很是意气风发的样子。

    朴采子倒是公允,冲着无咎连声夸赞。

    无咎跟随众人举手致意,嘴

    角含笑。他淡然随意的神态,一如往日。

    “诸位——”

    玉真人踏空盘旋,他俊朗的相貌,洒脱的气度,很是惹人注目。他环顾四周,大声道:“刑天与五位长老,已败退至千里之外。你我应当乘胜追击,以绝后患!”

    “玉兄所言极是!”

    “理当追击,重创强敌……”

    “事不宜迟,速速动身……”

    “切莫让刑天与五位长老逃远了……”

    原界家族的十数万修士,自从闯入玉神界之后,便连遭打击,如今躲在夏鼎城中,更是惶惶不可终日。而今日弃阵出击,竟然大获全胜。各家的家主只觉得扬眉吐气,纷纷力求追杀强敌。

    而朴采子、沐天元与丰亨子,却看向无咎。

    “无咎老弟,你意下如何?”

    无咎背着双手,默默在站在人群中,既不醒目、也不惹眼。而各家的高人,皆齐齐看来。便是远处的家族弟子,亦冲着这边凝神观望。

    公孙无咎,或无先生,连番挫败玉神界的攻势,并在危急关头挺身而出,确保夏鼎城不失。他便是拯救原界的大恩人,一位值得依赖的强者。至于他曾经的恶名,谁又会放在心上呢。

    玉真人似有尴尬,却大度道:“无咎,你带人追杀刑天,我便留下守城……”

    “不!”

    无咎摇了摇头。

    玉真人分说道:“我已将功劳让你……”

    “兵法有云,穷寇莫追。”

    “哼,又是兵法,如今大好形势,岂能白白错过……”

    玉真人有些不满。

    便于此时,有人惊呼——

    “刑天……”

    “啊……”

    玉真人微微愕然,循声看去。

    只见六道人影,由远而近。五位老者,乃是神族的长老。而金须金发的壮汉,正是刑天。此外还有四头战龙,随后跟随盘旋。

    “诸位,结阵……”

    玉真人急忙大喊。

    而六位玉神界的高人却在千丈之外收住来势,便听其中的刑天扬声喝道:“小贼,滚出来!”

    玉真人不明所以,与众人回头观望。

    而无咎已越众而出,淡然道:“有何指教?”

    “明日大战,是否如约?”

    “嘿!”

    无咎咧嘴微笑,又两眼一缩。

    那家伙今日战败,却依然没有忘了明日的决战,又怕重蹈覆辙,便带着五位长老与战龙给他撑腰助阵?

    不过,四头战龙在天上盘旋环绕,虽然气势凶猛,而各自的脖颈上却多了手臂粗细的黑色铁链,由骑在后背的神族壮汉掌控枷锁。

    “速速回话!”

    刑天的喊叫声,刺耳难听。

    “你有言在先,今日攻城,不误明日决战,本先生便如你所愿!”

    “哼,你倒是个诚信之人!”

    “慢着……”

    “你待怎地?”

    “厉囚长老……”

    “哦?”

    “你为何束缚战龙?”

    “战龙临阵逃脱,理当严加管教。我倒是想要问你一句话,你怎会懂得驭龙之术?”

    无咎没有理会厉囚的质问,兀自打量着远处的四头战龙,意味深长的摇了摇头,轻声自语道:“有云,真龙不可豢。既然如此,又何来的驭龙之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