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天刑纪 > 第一千三百一十二章 途中风波

第一千三百一十二章 途中风波

一秒记住【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感谢:jiasujueqi、社保yuangong的月票支持!

    ……………………

    峡谷中。

    静静坐着七人。

    仲权、宣礼与章元子,在临战之际,畏敌逃脱,并未受到追究,使得三人暗暗侥幸,便也不再多事,只管躲在一旁吐纳调息。

    丰亨子、朴采子与沐天元,终于得到了玉神界的图简。

    要知道置身异域,人生地不熟。如今与玉神殿又翻脸成仇,并且接连遭到追杀,若是没有图简在手,着实寸步难行。

    此时,三位高人忙着拓印图简,然后凝神查看,且熟记于胸而有备无患,。

    至于所谓的承诺,没谁放在心上。

    之所以好言好语,不过是顾忌玉真人的情面。所幸那人倒也识趣,避免了动手抢夺的难堪。既然如愿以偿,何妨安抚几句,也彰显高人的风范,又何乐而不为呢。

    无咎,则是坐在几丈外,独自面对峡谷,并一手抓着五色石,补充体力,一手抓着酒坛子,时不时的来上一口。

    玉真人不让饮酒,说是怕露出破绽。管他呢,只要不拿出白玉酒壶,谁能想到他是公孙无咎,何况酒瘾上来,也着实难忍。

    “呼——”

    无咎吐着酒气,放下酒坛子,然后眯缝双眼,好像是意犹未尽。

    夜色降临,四方黑暗沉沉。而头顶之上,光芒点点,仿若星河横挂天穹,使得静谧的夜色多了几分神奇。

    却并非星河,那不过是透过峡谷所见的夜空而已。

    嗯,不管是玉神界,原界,泸州本土,或是神洲,似乎没有什么不同。皆有日升日落,四季变换,以及昼夜的更替,也各自笼罩在结界之下。便彷如一个个巨大的牢笼,使人身在其中,而又总是向往着九霄云外,梦想着无拘无束的天地。

    不过,也并非没有差异。

    此地的上古异兽,种类繁多。且灵气、元气,更为的浓郁。而且所谓的九郡一殿,仅仅存在于图简之中。如今的玉神界,依然神秘莫测。便如这沉寂的黑夜,有待寻觅、探索。

    无咎想到此处,抓起酒坛。饮酒之际,他回头一瞥。

    丰亨子与朴采子、沐天元,仍在查看图简。

    三位高人,并不想得罪玉神殿,怎奈遭到玉真人的裹挟,如今已是身不由己而有苦难言。

    不过,玉神殿一方的用意,愈发难以猜测。即使原界家族擅闯玉神界,稍事惩戒罢了,也不必斩尽杀绝。而依着刑天的凶狠架势,他根本没想罢手。倘若他真的奉命行事,玉虚子不该老糊涂啊。要知道原界家族弟子,尚有十数万众,一旦奋起反抗,也非同小可呢。而那个老东西,竟然迟迟没有现身……

    长夜短暂。

    又一个清晨来临。

    晨雾中,七道人影踏空疾行。

    为首的丰亨子,大袖飘飘,目光炯炯,威势不凡;朴采子、沐天元一左一右,沿途留意着远近的动静。而无咎与仲权、宣礼、章元子,则是落后十余丈,有三位高人带路,倒也省心省力而不至于迷失方向。

    离开了峡谷,又是崇山峻岭,越过了一座座高山,大片的原野迎面而来。

    一行七人不敢高飞,从原野上低掠而过。

    转瞬正午,继而黄昏。

    夜色中,七人赶路不停……

    三日后,前方有山峰挡路。

    随着丰亨子的举手示意,众人放缓去势。

    “诸位……”

    丰亨子抬眼看着天色,又低头看向手中的图简,出声道:“奈河谷,距此尚有两日的路程。虽然不便施展遁法,途中倒也顺顺利利。依我之见,且就此歇息两个时辰,再行赶路不迟,却不知诸位的意下如何?”

    “便依丰兄所言!”

    朴采子与沐天元没有异议,落下身形。

    “嗯……”

    无咎拱了拱手,也想着附和一句,却没谁理他,三位高人已径自坐在草地上。他放下双手,甩了甩袖子,自言自语道:“嗯,此地风景不错呦……”

    仲权三人,跟着落地之后,各自的眼光中,竟然透着尴尬之色。

    某人遭到冷落漠视,竟然如此的自我安慰。若非知道的他底细,很难想象他的强横霸道。

    置身所在,一侧是千丈高峰,三面为古木环绕,煞是幽暗、寂静。而落脚歇息的地方,山坡平坦,青草柔软,还有野花绽放而香气袭人。

    无咎找了块地方,盘膝而坐。

    见仲权与两位同伴尾随而至,他摸出三个酒坛子扔了过去。仲权有心拒绝,而稍作迟疑,还是接过酒坛,四人相对而坐举酒共饮。

    “多谢……北山道友!”

    酒水的味道不错。

    仲权斟酌词句,低声道谢。

    宣礼与章元子,也悄悄的颔首致意。

    无咎报以微笑,全然没了曾经的凶狠,反而神态随和,人畜无害的模样。

    而这边的动静,尽在三位高人的关注之中。

    “北山!”

    “哦,丰前辈,有何指教?”

    无咎饮着酒,循声看去。

    丰亨子与朴采子、沐天元,坐在五六丈远的山坡高处。只见他伸手抚须,话语声叫人捉摸不定——

    “你擅长易容术……”

    “略懂皮毛!”

    “能否展示一二?”

    “高人面前,岂敢放肆!”

    “而你此时的相貌,难道不是易容所致?”

    无咎随声应答,很是从容。谁料丰亨子的多疑,远远出乎所料。他忍不住皱起眉头,反问道:“前辈,所言何意?”

    朴采子与沐天元,看向丰亨子,又看向某人,似乎有所猜测,却又不明究竟。

    而无咎放下酒坛,诧异道:“依着前辈所言,本人乔装易容?”

    “呵呵!”

    丰亨子的眼光深沉,笑容莫测。

    “嘿!”

    无咎突然讥笑一声,摇头道:“即使本人乔装易容,存心欺瞒,又所为哪般呢?莫非只为拯救原界家族弟子,便不惜孤身犯险、勇斗恶龙,再帮着三位高人断后,并奉上玉神界的图简……”

    话到此处,他两眼一翻——

    “早知三位出尔反尔,过河拆桥,我何必慈悲心肠,纯属犯贱啊!”

    他犀利的话语中夹枪带棒,一点不留情面。

    朴采子与沐天元,禁不住拉下脸色。竟然遭致一位晚辈的如此嘲讽,着实难以承受。

    而丰亨子倒是沉稳如旧,缓声道:“不,我是

    说,你此时的神态举止,很像一个人……”

    “谁啊?”

    “他……”

    丰亨子盯着无咎,自顾说道:“他擅长易容变化,以神剑、神弓扬名四方,曾经祸乱原界、无恶不作,后又突然消失而下落不明……”而不容他一一列出某人的丰功伟绩,已被出声打断道——

    “他究竟是谁,与我何干?”

    朴采子与沐天元,已是微微色变。

    仲权三人,也忍不住有些慌乱。

    某人的名头,过于响亮,在原界家族之中,他早已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一个存在。

    “你明知故问!”

    丰亨子的话语中虽然留有余地,却多了居高临下的逼迫之意。

    谁料无咎的嘴角一撇,点了点头道:“嗯,我明知故问又如何呢。前辈不妨广而告之,我便是你口中的恶人,串通玉真人陷害原界,再将我二人,不,还有仲权、宣礼、章元子,一并抓了杀了送给刑天,或能求得宽恕,而拯救原界家族的十数万条性命!来吧——”他话到此处,拍了拍胸口,神色坦然,十足一个视死如归的架势。

    仲权三人却吓了一跳,猛然跳起。

    “丰家主,你敢背信弃义……”

    “你投靠刑天,又将成千上万惨死的原界弟子置于何地……”

    “而北山分明是我玉神殿弟子,为了拯救原界,三番两次挺身而出,你却视而不见……”

    三位真正的玉神殿弟子,竟然帮着某个冒名顶替者说话。

    而某人却不领情,摆了摆手,大义凛然道:“不必理论,由他砍杀,且求留个全尸,回头化作阴魂告知玉真人,莫再轻信原界的这般忘恩负义之徒,且联手刑天与九郡为你我报仇……”

    连日赶路,倒也顺利,谁想歇息途中,竟然风波横起。

    朴采子与沐天元,虽然暗暗震惊,却又左右张望,一时迟疑不定。

    倘若所说属实,他三人未必能够杀得了那个北山。而一旦猜测有误,得罪了玉真人,由对方联手刑天,后果难以想象,

    却见丰亨子的脸色微微变幻,突然摇了摇头淡然一笑——

    “我方才所说,另有其人,北山道友,你何必惊慌呢!”

    “我惊慌?有么……”

    某人果然端坐如旧,有恃无恐。倒是仲权三人,连连后退,神色戒备,如临大敌。

    “呵呵,纯属误会!”

    丰亨子似乎有所顾虑,不愿横生枝节。他正要辩解、或是安抚几句,却又神色一动,拂袖缓缓而起。

    无咎也坐不住了,跳起身来。

    而双方不再争执,反倒是离地腾空,循着峭壁,直奔峰顶飞去。

    转瞬之间,人在峰顶之上。

    居高俯瞰,数十里外有个山谷,虽然相隔甚远,而山谷中的情景却尽收眼底。但见沙石飞溅,人影纷乱,剑光闪烁,还有嚎叫声传来,显然一场混战到了紧要关头。

    丰亨子与朴采子、沐天元微微讶异,彼此交换着眼色,而各自尚未拿定主意,一道人影已飞身往前。

    “北山,不得莽撞……”

    “哼,丰家主,有本事不要跟着我……”

    “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