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天刑纪 > 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飞蛾扑火

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飞蛾扑火

一秒记住【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感谢:天朝撸管少女、秋荻的月票支持!

    ……………

    无咎,着实忙碌。

    紫乌山之行,获知状况有变,遂即与万圣子、鬼赤分手,他独自返回慧灵峡。却不敢稍有懈怠,即刻派出鬼巫打探各方的动向,并送走了钟尺与十二个月族的兄弟。在南阳界的青东山,与八位神卫弟子打了一架。而当他再次返回慧灵峡,忙里偷闲尝试炼器,铸造神剑略有小成,玉真人找上门来。与那个家伙互探虚实,暂且达成联手的约定。之后又一次返回慧灵峡,继续参悟他的洞明神剑。而尚未安稳几日,万圣子与鬼赤又回来了。不仅于此,鬼诺、鬼宿,以及十二位鬼族的新晋大巫,也相继返回。如今事无巨细,均要禀报于他,以便他统筹谋划,再予以决断。

    他俨然便是三家之主,又如何不忙碌呢。

    而他却不敢推辞,也不敢偷懒,力求竭尽所能,携众前行。

    地下的玉石峡谷中,众人围坐在石坡上。

    无咎居中而坐。

    万圣子、鬼赤,成群的鬼巫,与妖族弟子,则是环绕四周。三家齐聚的场面,别有一番景象。而少了月族的兄弟,也少了曾经的欢乐与轻松。却多了几分沉闷,或是忐忑不安。

    “你送走了十二银甲卫?你怎能厚此薄彼呢,妖族剩下没几人,老万也跟着回去……”

    “万兄,事已至此,回不去了,且着眼当前吧!”

    “也罢,听我道来。我与鬼兄接连扫荡了十数个家族,很是畅快淋漓,却无人追赶,也不见高人出现……”

    “便如万兄所言,各家忙于迁往玉神界,人心惶惶,无暇他顾……”

    “而我二人正想着趁火打劫,却有发现,唯恐不测,及时返回。鬼兄……”

    “鬼诺与鬼宿外出多日,由他二人说来——。”

    万圣子与鬼赤四处闯荡月余,不外乎烧杀劫掠,借此试探各地的家族,却收获甚微。而两人阅历深厚,极为警觉,察觉异常,旋即返回慧灵峡。恰逢鬼诺、鬼宿等人,也适时赶了回来,而所打探的消息,更加的出人意料。

    无咎端坐如旧,默默点了点头。

    鬼诺与鬼宿相举手称是,相继出声——

    “我二人奉无先生之命,分头前往各地打探消息。起初的所见所闻,倒也寻常,而十多日前,竟然遇到大批的修士赶往紫乌山……”

    “嗯,我与诸位师弟,也分别遇到成群家族弟子,多为筑基、人仙、地仙的小辈,随行带着家眷,同样是赶往紫乌山,一个个怨气冲天,好像是对于原界高人与玉神殿,极为的不满……”

    “玉神殿开启结界门户,允许家族迁往玉神界,却抛弃飞仙以下的弟子,此举早已惹怒了各方。再加上我等暗中放出风声,即使家族高人也难以安抚。如今原界已然大乱,不计其数的修士前往紫乌山……”

    “事关重大,我二人不敢耽搁。即刻返回禀报,有请无先生定夺!”

    “嘿!”

    无咎倾听着众人的叙说,从中有所获悉,也有所推测,禁不住咧嘴乐道:“只怕刑天也始料不及,他竟然扰乱了整个原界。搬起石头砸自家的脚,那家伙作茧自缚、自作自受!”

    见他话语轻松,在场的众人也松了口气。

    万圣子与鬼赤,依旧是困惑不解。

    “无先生,你有何良策?”

    “倘若各家修士齐聚紫乌山,你我难以靠近半步……”

    无咎站起身来,挥手示意道:“诸位辛苦,且去歇息!”

    万圣子与鬼赤,只得随声附和——

    “且听无先生吩咐!”

    “各自散了!”

    而当各自的弟子散去,两位高人继续守着某位先生,指望他释疑解惑,指点迷津。

    无咎却笑而不语,踏空而起。

    万圣子与鬼赤,紧随其后。

    三道人影穿过空旷的峡谷,直奔地上遁去。

    转瞬之间,千丈峰巅。

    韦尚犹在担当着他的守卫职责。

    无咎与韦尚点头致意,也不多说,带着万圣子、鬼赤,就此飞向远方。当三人抵达万里之外,已是黄昏时分。

    “玉真人呢?”

    草木幽深的山谷中,山脚下的峭壁间,多了两个山洞,乃是夫道子与龙鹊的洞府。两位玉神界的祭司,飞仙高人,如今走投无路,唯有继续依靠某位先生。谁料又被

    玉真人连累,而迟迟得不到信任。迫不得已之下,两人只能躲在这荒僻的山谷中。而玉真人,却不见了踪影。

    夫道子与龙鹊站在山洞门前,迎接着无咎与万圣子、鬼赤的到来。而面对质问,各自神色郁闷。

    “他有事在身,已外出多日。”

    “没人知道他的去向……”

    “啊,玉真人在此……”

    “无先生……”

    山洞门前,有块枯黄的草地。

    无咎似乎有些无奈,原地稍作徘徊,然后盘膝而坐,示意道——

    “龙兄,与老万与老赤说说玉真人,两个老家伙尚不知情呢!”

    “两位,请坐——”

    龙鹊与夫道子招呼一声,与万圣子、鬼赤说起玉真人的来历。

    无咎则是独自面对山谷,摸出了他的酒壶。而饮酒之余,他也是郁闷不已。

    原界大乱,早已在预料之中。而大乱的起始,竟然来自原界的家族,虽说与他脱不了干系,却也让他颇为意外。要知道各方齐聚紫乌山,势必惹起更大的混乱。再要前往玉神界,无疑增添了几分变数。

    于是他前来寻找玉真人,只为商议对策。而那位神殿使,竟然不在此地。

    那家伙去了哪里,莫非他暗藏诡计?

    而没有玉真人的相助,休想骗过刑天。故而,即使他焦虑万分,也不能轻举妄动,否则适得其反……

    “玉真人为了对付刑天,找到无先生……他离去之后,命我二人在此等候。据他所说,约定的时日内,必然返回,我兄弟俩也是无奈……”

    龙鹊不仅道出了玉真人与无先生联手的由来,也表达了他的无奈。

    一方是顶头上司,前辈高人,一方是无先生,命运前途的寄托所在。皆不敢得罪,却又因此而导致双方的猜疑。也就说两头不讨好,如何不叫人郁闷呢。

    而万圣子与鬼赤获悉了前后原委,皆惊讶不已。

    “呵呵,想不到玉真人也投靠你无先生,玉神殿岂非大势已去?”

    “万兄所言,也不尽然!玉神殿虽然惹得天怒人怨,却启用了刑天与神卫弟子。其强大依然毋庸置疑,反倒是你我的处境更加艰难。倘若玉真人有诈,后果难以想象!”

    “不管真假,借助玉真人,乃是唯一的途径,否则你我休想前往玉神界……”

    “想必无先生已有成算……”

    万圣子与鬼赤,皆神色期待。

    两位高人吃过大亏,有着切身体会。某位先生看似放荡轻浮,实则神机莫测而屡有惊人之举。

    谁料神机莫测的先生,果断摇头——

    “没有!”

    万圣子愕然道:“既不能前往玉神界,又不能返回本土,如何是好……”

    “还能如何?”

    无咎耸着肩头,站起身来。

    “再等上几个月吧,倘若玉真人一去不返,唯有强闯紫乌山!”

    无咎狠狠丢下一句话,闪身失去踪影。

    万圣子、鬼赤,以及夫道子与龙鹊,皆面面相觑。

    强闯紫乌山?

    凭借仅有的数十人,硬拼刑天与成千上万的家族修士,又该是何等的胆量与气魄,却与飞蛾扑火无异……

    ……

    又一个山谷中。

    无咎坐在草丛间的石头上,继续饮着酒。

    他没有返回慧灵峡,而是找了个无人的山谷,只想独自静一静,梳理一下杂乱的思绪。如今的原界大乱,已没人在意他的下落。既然如此,又何必躲躲藏藏呢。而纷纷扰扰的乱象,却叫人深陷其中而又难辨端倪。

    即使他无咎的修为高强,也难以面对偌大的原界,与不计其数的原界修士,更莫说还有刑天、神卫弟子,与依然神秘莫测的玉虚子。如今置身困境,进退两难,他不免彷徨迟疑,却又不能不咬牙强撑。哪怕是没有出路,他依然不敢放弃。怎奈有心无力的疲倦,又总是让他陷入迷茫之中。

    而拼死拼活数十年,为了哪般?

    为了返回神洲啊!

    回家的执念,始终没有改变。哪怕是流落天涯,最终的方向依然还是回家!,

    而困境中的坚守,终于迎来转机。谁料带来转机的玉真人,竟然不见了。便好似再次上当受骗,顿时令他不知所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