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天刑纪 > 第一千二百八十一章 三家之岛

第一千二百八十一章 三家之岛

一秒记住【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感谢:吥啦、万道友、银河君、photolife、秋荻的月票与捧场支持!

    ……………………

    万圣子,坐在沙滩上,虽然狼狈,而见到某人,还是让他松了口气。

    冰灵儿面露喜色。

    等着、盼着,某人终于现身,她却有些心乱,忍不住扭头躲避。

    小岛之上,所谓的某人犹自踏空而立。

    正是无咎。

    只见他背着双手,环顾四周。神态举止,一如从前。只是他的随意淡然中,多了几分沉着的气度。他眼光一瞥,飘然落到冰灵儿的面前,不容分说将其拥在怀里,并伸手抚摸着那青丝般的披肩秀发。

    冰灵儿的心头一暖,所有的委屈顿时没了。而正当她想依偎在坚实的怀抱中,感受着期待已久的温存,某人却松开双手,径自转过身去——

    “老万,出了何事?”

    “哼!”

    冰灵儿暗哼一声,稍感失落,却已恢复常态,跟着出声问道——

    “是哦,万祖师缘何这般模样……”

    万圣子狼狈坐着,眉毛胡须沾满泥沙,再加上破烂的衣衫,浑如一个农家老汉,透着落魄的窘态。尤其是看着面前的两人,一个眉目清秀,器宇轩昂,一个白衣飘飘,俏丽无双,好似珠联璧合,使他忍不住露出羡慕之色。不过他稍稍愣神,又不禁怒声嚷道——

    “小子,你倒是逍遥自在,而老万差点没命……”

    无咎依旧是满头雾水,愕然道——

    “我让你前往沿海一带,打探各方消息,顺道充实仓廪,也是好意啊。莫非你过于轻敌,因而遭致惨败?”

    “三、两个原界家族的高人,还不是老万的对手!”

    “哦,难道是玉虚子……”

    “若是玉虚子,我岂有命在!”

    万圣子爬起来,拂去身上的泥沙,然后“砰”的坐在旁边的礁石上,大口喘着粗气道——

    “是刑天,天仙九层的高人,虽然不比玉虚子的高深莫测,却也是相当的厉害!”

    “刑天?”

    “便是新晋的神殿使,杀我数名弟子……”

    “不急,慢慢讲来!”

    无咎拿出一坛酒,递了过去。

    万圣子接过酒坛,猛灌了几口酒,待他稍作歇息,道出前因后果。

    从他口中得知,两年间被他捣毁的大小家族,足有二十多个,可谓收获颇丰。而他行事谨慎,倒也安然无恙。却不知原界家族与玉神殿,早已暗中关注他的动向。结果行踪败露,致使妖族弟子死伤惨重。

    老万虽然强悍,而刑天比他更胜一筹。何况又要引开强敌,帮着弟子突围,他只能边打边逃,途中备受折磨。也得益于他的锲而不舍,关键时刻,参悟了搬运术的玄妙,从而摆脱了追杀。而逃到茫茫的大海上,他不敢大意,随即潜入海底,接连遁行数日。之后,他直奔此处而来。

    “无咎,你务必给我一个交代……”

    万圣子分说之余,不禁回想起拼杀的惊险,与逃亡的艰难,顿时让他怨气冲天。

    而无咎则是走到海边,负手而立,他一边听着叙说,一边面向大海而眼光深邃。他没有回头,嘴角一撇——

    “所言何意?”

    “你害我多名弟子惨死……”

    “老万啊,你打不过刑天也就罢了,却迁怒于我,是何道理?莫非妖族弟子死绝了,让你方寸大乱?”

    “倒也不曾,我已吩咐幸存的弟子逃往三家岛……”

    “老东西,你真是老糊涂了!”

    无咎突然转身,轻描淡写的话语声也变得严厉起来。

    万圣子始料不及,瞪起双眼。

    而无咎却不容置喙,继续叱道:“据你所说,刑天并非孤家寡人,而是率领数位飞仙高人,他岂会善罢甘休。你却吩咐弟子逃往三家岛,倘若被人随后追去,后果又将怎样,你想过没有?”

    三家岛,乃是月族、鬼族与妖族的三家藏身之地。一旦被玉神殿、或原界家族知晓,后果不堪设想。

    万圣子微微一怔,心存侥幸道:“料也无妨,三家岛尚有韦尚、广山与一群鬼族的弟子,对付几个飞仙不难……”

    “对付飞仙不难,对付刑天呢?”

    面对无咎的连番叱问,万圣子已无言以对,随即脸色微变,“啪”的扔了酒坛子,急道——

    “三家岛大祸临头也……”

    他只想引开刑天,解救弟子,却忙中出错,反而惹来后患。倘若某人一语成谶,幸存的弟子必将凶多吉少。

    话音未落,人已蹿到半空。

    而他又回头招手,催促道——

    “无先生,事不宜迟……”

    无咎倒是沉稳如旧,踱步走向冰灵儿,抓着对方的小手,彼此默默注视。

    “哎呦,火烧眉毛了……”

    “灵儿,我欠你一个大院子,还有一个开满花儿的秋千。”

    “一言为定哦……”

    相拥的人儿不见了,再次返回魔剑的阵法之中。不过,她会在黑暗中等待,等待着春色满园的那一日。

    无咎踏空而起。

    “老万,带路!”

    “你也不过天仙五层,好大的口气……”

    “老东西,我闭关六年,怎会知晓三家岛的去向?”

    “倒是错怪你了,看老万施展搬运术……”

    随着灵石炸碎,光芒闪烁,半空中的两人,失去了踪影。

    须臾,又一处海面上冒出两人。

    而四方海水茫茫,根本见不到一片岛屿。

    “三家岛何在?”

    “这个……”

    ……

    三家岛,乃是大海深处的三座荒凉的小岛,因为成了三家藏匿之地,故而被某位先生命名。

    而如此偏远僻静的所在,如今已是杀气笼罩而血腥弥漫。

    其中的一座小岛之上,十二位银甲壮汉,各自刀棒在手,严阵以待。战阵环绕之间,有韦尚与钟尺居中策应,还有十多位妖族的弟子聚集四周,却一个个伤痕累累、神色绝望。

    不远处的另外两座小岛,已不见活人,唯血污遍地,并散落着破碎的尸骸。

    倒是半空之中,人影幢幢、杀机狂乱。

    只见数十位鬼魅般的人影,摇晃而立。而更远之外,另有一位壮汉与八位中年男子,皆金须金发,杀气彪悍,环绕四周,摆出一个围困的阵势。而为首之人,凶悍异常,他身边盘旋的金斧,更是散发着森然的杀机。

    浅而易见,一场混战稍稍停歇,而双方的对峙,仍在继续。

    岛上的阵法之中,钟尺焦虑道——

    “韦兄,一旦鬼族离去,你我凶多吉少……”

    韦尚久经战阵,倒也镇定,而看着半空中的情形,他也有些无奈。

    “我也想离开此地,奈何兄弟们并不擅长遁法,唯据阵固守而等待转机,否则谁也活不成。”

    “那人便是刑天?”

    “是啊,鬼赤巫老也不是他的对手。所幸鬼族人多势众,或能支撑片刻!

    “倘若鬼族落败……”

    “听天由命吧,谁让妖族泄露行踪呢……”

    钟尺不再出声,而是看向左右。

    十多个妖族弟子,依旧是惶惶不安,却有一位黑脸汉子委顿在地,沮丧道——

    “全凭祖师拼命,兄弟们侥幸逃生,谁想强敌暗中尾随,反而连累了诸位。但愿祖师与无先生前来搭救……”

    高乾命大,依然活着。不过,他与妖族弟子刚刚逃回三家岛,便有四位金须金发的飞仙高人尾随而至。幸亏韦尚的应对及时,鬼赤与十二位修为大涨的鬼巫又赶来相助,在死伤了几位妖族弟子之后,总算是逼退了强敌。谁料刑天又带着四位高人现身,使得稍稍缓转的形势又再次变得岌岌可危。鬼赤见势不妙,便想带着鬼族弟子逃走。而在刑天的眼里,不管是鬼族、妖族,还是月族,没有分别,一个都不能放过。

    而韦尚没有理会高乾,暗暗摇头。

    万圣子自身难保,无咎尚在闭关,指望他前两人解围,无异于痴人说梦。而即便无咎赶来,又能如何呢。

    那位玉神殿的新晋神殿使,远比玉真人,更为强大,也更为凶狠毒辣……

    此时,敌我双方依然势同水火。一场生死对峙,随时都将化作血雨腥风而再次降临。

    “鬼赤,公孙无咎何在?”

    刺耳的话语声,在半空中炸响。

    一位金须金发的男子,傲然当空,神色乖戾,气势逼人。

    鬼赤的死人脸,淡漠如旧,而他的一双长眉,却在微微的耸动。

    他闭关之前,曾吩咐鬼诺、鬼宿两位大巫,带着余下的弟子,继续留守三家岛。如今修炼功成,出关返回,却异变突起,竟然遇到玉神殿的弟子。本想冲杀而去,谁料刑天又带人赶来。

    那位新晋的神殿使,果然名不虚传。而鬼族也今非比昔,未必没有一战之力。

    鬼赤打量着百丈之外的刑天,又看了看远处的八位玉神殿的弟子。然后他甩着大袖踏空往前,嘶哑出声道——

    “无咎不在此地,请尊使让开去路!”

    自从离开极地雪域之后,鬼族已遭受了太多的打击与折磨。他今日不再依靠某位先生,而是要凭借一己之力,击败强大的对手,带着弟子们走出困境。

    “哼!”

    刑天非但没有让开去路,反而冷哼一声——

    “此地乃是无咎的巢穴,他竟敢藏匿不出。本使便灭了小小的鬼族,再将他抽魂炼魄……”

    鬼族也就罢了,竟然小小的不值一提?

    鬼赤眼光中的寒意更重,他突然加快去势,直奔刑天扑去,随即挥手抓出一截白骨。

    与之刹那,鬼影重重、杀气呼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