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天刑纪 > 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东观沧溟

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东观沧溟

一秒记住【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感谢:q715883908、叶秋蓝的鼓励与支持!

    ……………………

    无咎,循着海滩,看着波涛,悠然踱步。

    任凭海风卷动长衫,他兀自背着双手而摇晃往前。

    万圣子,则是落后几步,依然沉默寡言,像个忠心耿耿的老仆。

    山崖峭壁一侧,各家弟子犹在忙着开凿洞府。远处的海面上,不断有人影飞来飞去。偌大的海湾,就是一个仙道高手的聚集之地。而散开神识看去,可见那小岛别有洞天……

    而无咎尚自凝神远眺,突然有人拦住了去路。

    “两位,岂敢擅自离去?”

    竟是齐桓,神色不善。

    “呸!”

    无咎暗啐一口,却还是拱了拱手——

    “齐兄啊,千万不要瞎说,我二人并未离去,无非于近处走一走……”

    而他正想着如何摆脱,谁料对方突然露出笑脸——

    “既然如此,结伴同行啊!”

    只见齐桓抬手一指,径自往前,又佯作热络般的回头一笑,接着说道:“公孙,可是想要前往东海岛?呵呵,听说岛上的风景甚美,恰逢其时,也算是机缘所致,何妨游玩一二呢!”

    无咎耸耸肩头,只得随后而行。

    而传音声,在他身后适时响起——

    “这人要干什么,三番两次害你不成,于是换个面孔,且多加小心啊……”

    老万,倒是个称职的管事。

    “公孙,请啊——”

    “嗯,齐兄请……”

    齐桓的步履飘逸,神态洒脱。而无咎则是有些拘谨,随声敷衍。

    “公孙,你我也算是不打不成交,如今离开了南阳界,理当摒弃前嫌而相互关照,是吧?”

    “嗯呐……”

    “听说你也曾为一家之主,游历天下,见多识广,想必对于蓬莱界也是了如指掌吧!”

    “不敢当呢……”

    “哦,你的公孙家族位于何方宝地?”

    “穷乡僻壤,不提也罢。”

    “呵呵,老弟倒是谦虚之人。众所周知,蓬莱界的家族众多,高手如云,你我此番前来,也不失为一次历练。尤其是朴采子、青田两大高人,比起姑丈,也就是丰前辈,亦不遑多让!”

    “嗯嗯……”

    齐桓像是换了个人,与无咎谈笑风生。而无咎同样是一反常态,显得颇为小心谨慎。

    至于万圣子,则是默默随后,时不时的盯着齐桓的背影,两眼中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杀意。

    须臾,东海岛近在眼前。

    距离岸边千丈之远的海面上,坐落着一座占地七八里的小岛。岛上树木茂盛,房舍掩映。临近海岸一侧,建有渡口般的存在,却并无大小船只,倒是有阵法禁制笼罩。

    齐桓稍稍打量,见有修士飞向小岛。他微微一笑,抬手一挥。无咎与万圣子跟着他离地飞起,掠过海面而去。

    不消片刻,三人落在渡口前的石坡上。

    一道石阶顺着山势,延伸而上,而左右却站着几个粗壮的汉子,应该是东海岛的守卫弟子。

    齐桓带头往前,被人拦住去路,他摸出一块玉佩交由对方查看,旋即得到放行。不过他并未急着离去,而是带着捉弄的笑容就地等待。

    却见某人也拿出一块玉佩,拦路的东海岛弟子即刻让开去路。而他的管事弟子亮出腰牌,即刻遭到驱赶。

    “那是我家管事……”

    无咎急忙分说,而东海岛的弟子根本不予理会。万圣子倒是干脆果断,或懒得多事,转身奔着来路飞去。

    与之同时,话语声响起——

    “据说这东海岛,不容外界修士靠近半步,只因围剿贼人而两界联手,故而允许各家的家主,或主事人,登岛游玩。而公孙竟然持有卫家的信物,堪比半个家主呢,呵呵!”

    齐桓站在石阶上,带着自命不凡的笑容,随即又佯作无事般的摆了摆手,示意道——

    “公孙老弟,请!”

    无咎翻着双眼,拾阶而上。

    这个齐桓,相貌不俗,修为也不俗,却过于精明,且喜欢自以为是。但愿他不要惹急了本先生,否则要出人命的。

    百余丈的石阶尽头,连接一条平坦的青石街道。街道两旁,怪石林立,树木婆娑,间或楼台亭榭、流水潺潺、花团锦簇,还有清新的灵气随风荡漾,使人宛如置身于一个大大的花园之中而美不胜收。

    “东海岛,真是名不虚传!”

    齐桓连声赞叹,大步往前。

    无咎也是左右张望,只觉得眼花缭乱。

    他之所以踏上东海岛,并非闲逛。因为据他所知,丰亨子与海元子,以及蓬莱界的高人,均住在岛上。若想查看蓬莱界的虚实,便不能错过任何一次机会。而小岛上的景色,还是让他叹为观止。如此山水相连,且人景合一的所在,称之为仙境,一点也不为过。

    “呵呵,此间的丹坊颇负盛名,所售卖的灵丹妙药,想必都是闻所未闻的宝物,且尽情采购一番!”

    齐桓的笑声亲切,伸手示意。

    无咎随声看去。

    不多远处,有座精美的小楼,门匾上刻着东海丹坊四个大字。即便隔着高高的台阶与大门的禁制,也能够闻到浓郁的药香。

    无咎很想踏进铺子,趁机开开眼界,却又摇摇头,不以为然道:“本人在外闯荡多年,从来不缺丹药!”

    “呵呵!”

    齐桓并未强求,又是抬手一指——

    “东海的器坊,也是不差呢!”

    无咎不置可否,循着街道继续溜达。而当他抵达器坊,却再次逾门而过。

    小岛仅有七八里,神识一扫尽收眼里,却又禁制重重,令人不敢肆意窥视。而岛上的居民,也无一例外尽为修士。其中地仙高手居多,也不乏飞仙高人。人仙与筑基道人,多为商铺的掌柜与伙计。

    而岛上的商铺,屈指可数,除了器坊、丹坊之外,便是几家客栈。至于那藏于山林中的宅院,则为禁制笼罩而虚实不明。

    “公孙,你若错过这家古香斋,便是白走了一趟东海岛!”

    片刻之后,街道回转,几座高楼,呈现眼前。从门匾看去,分别是东海客栈、古香斋、蓬莱居与东海酒坊。各家门前,人来人往,很是热闹,显然到了东海岛的繁华所在。

    “嗯,便依齐兄所言!”

    无咎总算是答应了齐桓的邀请。

    他知道对方不怀好意,而凡事过犹不及。且随机应变,多加戒备便是。何况淡淡的酒香飘来,也使人难以拒绝。

    “呵呵,随我来——”

    齐桓走过东海客栈,抬脚踏上台阶,便在他抵达古香斋的门前,两侧的看门石兽突然吐出一束光芒。与之瞬间,他飞仙八层的威势尽显无遗。他转身站定,笑容一僵——

    “公孙,你……”

    某位先生,并未随后而至,而是径自往前,越过古香斋与蓬莱居,直奔东海酒坊而去。酒坊招待八方客,并无禁制防御。只见他颇为兴奋,大声吆喝道:“掌柜的,且来百坛美酒,打包带走……”

    东海酒坊的藏酒不少,价钱也不低。一坛东海酿,价值五十块灵石。

    而无咎已不在乎灵石,摸出一个戒子扔在柜台上,就手抓起一坛酒,便站在酒坊的门前畅饮起来。恰见酒坊的门柱上,镌刻着两行字迹:东观沧溟有蓬莱,一剑飞仙化启明。他顾不得品尝酒味,只管趁着酒意凑了两句:“嗯,踏遍天涯无觅处,谁是西泠梦中人……”

    掌柜的是位人仙修为的汉子,抓起戒子稍加查看,旋即面露笑容,顺势换了一个戒子拍在柜台上,并讨好般的提醒道:“前辈,您的百坛美酒,前辈……”

    而前来买酒的年轻前辈,应该是个好酒之人,此时却忘了美酒,而是直勾勾盯着街道上一群修士。

    掌柜的也不在意,趁机招呼新来的客人——

    “本坊的陈酿,闻名东海啊,这位前辈是否也购置百坛,留着自家品尝与送人两相宜!”

    走向柜台的客人,正是齐桓,他没有理会掌柜,而是冲着某人摆了摆手,上下端详道:“公孙,何故这般模样……”

    无咎依旧是拎着酒坛子,怔怔僵在原地。

    此时街道上走过的一群修士,应该是初来乍到的蓬莱家族弟子,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足有二十余人。而其中的一位女子,十六七岁的模样,身着白色纱裙,青丝长发披肩,小脸精致如玉。尤其她灵动的眉目,腮边的笑靥,无一不透着清理绝俗的韵致。而她的相貌倒也罢了,地仙八层的修为也暂且不提,关键是她的出现,如此突然,如此的叫人毫无防备……

    无咎彷如遭到雷击一般,半张嘴巴。忽见那个女子冲着这边投来一瞥,并莞尔一笑。他终于确认无误,心头又是一阵大跳,禁不住绽开嘴角,便要奉还一个最为灿烂的笑脸。谁料有人走到面前,恰好挡住了他的眼光。他顿时急了,抡起酒坛便砸。

    齐桓察觉某人的举止异常,便像是猎犬寻到了猎物,忙不迭走过来,便要查看端倪。却不想对方突然凶相毕露,并出手偷袭,他慌忙闪身暴退,并大喝一声——

    “公孙,你果然漏出破绽……”

    不过转眼的工夫,街上的那群修士已尽数走入蓬莱居客栈。而这边的叫喊声,还是惹来更多修士的关注。

    无咎拎着酒坛子砸人,很是凶猛,而去势未尽,他突然转动身子,顺势挥袖卷起柜台上的戒子,然后轻飘飘掷出手中的酒坛,旋即一反常态而放肆大笑:“齐兄,我请你饮酒而已,哈哈……”

    ……

    ps:我喜欢说的一句,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果然应验了。今晨感冒好了很多,起个大早,突然发现钱包没了,愣怔片刻,这才想起前天上午去看望一个病危的朋友,中午与几个伤感的老友在饭店坐了一会,因为吃药瞌睡受不了,便回家了,除此之外,我便是在家酣睡。钱包十之八九掉在饭店里,于是急忙去找。我不敢说钱包有两千块钱,只说要证件,却还是一无所获。身份证、驾驶证、银行卡、信用卡、加油卡、饭卡以及现金,都没了。如果没有现金,或许还能找回。自认倒霉吧,赶紧去补办了身份证。加快十天,临时三天。我选择了十天的,之后才能补办驾驶证银行卡等等。唉,这倒霉催的,希望猪脚的运气好点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