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天刑纪 > 第一千零二章 风雨无悔

第一千零二章 风雨无悔

一秒记住【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感谢:o老吉o与秋荻的月票与捧场的支持!

    ……………

    “那你是否辱骂了卫戈城主?”

    “哦,又怎样呢?”

    “你辱骂了卫戈城主,便是羞辱了灵儿……”

    “真是笑话!卫戈是什么东西,岂能与你相提并论?哦,难怪你不告而别,莫非你钟情于他?否则他缘何一脸的痴态,还口称他的灵儿,真是无耻,我呸——”

    “你……”

    “哈,理屈词穷了?我忙着找你,救人,你却与他同乘火蛟,并肩临风,卿卿我我,好不惬意哦。而你是否知晓,他非但困住了我的兄弟,还要将我的兄弟埋葬于地火岩浆之中。而如今你却帮他说话,我很是寒心!”

    潭水边,争吵激烈。

    某位先生,原本是躲躲闪闪,却渐渐挺直腰身,便是嗓门也大了起来。

    灵儿却脸色通红,胸口起伏,两个小拳头松开、又握紧,显然已是极为愤怒。而她兀自强行忍耐,一字一顿道:“小子,你给我听着,我在天心城闲逛,偶遇卫戈不假,他对我一见钟情不假,邀请我前往他的府邸也不假……”

    无咎的两手一拍,仰天长叹道:“如何,我没冤枉你吧?我在天心城转了八圈,谁想你竟然躲入城主的府邸……”

    灵儿咬着嘴角,缓了口气,自顾说道:“我本想推辞,而为了打探返回卢洲的途径,不得不假意敷衍……”

    “打听到了没有,又如何返回卢洲呢?”

    无咎也曾经邪火横生,满肚子委屈,如今既然争吵,他索性趁机发泄。

    “而我只看到,卫戈将你当成他的女人,还要给你一座城,真是阔绰啊,却不知你是否动心呢?”

    “我……旁敲侧击,倒也有所收获……”

    灵儿的话语声,有些颤抖,却依旧是强抑心绪,不紧不慢道:“方圆十万里内,有处古迹,便是白溪潭。白溪道门,以及天心、明月两城,皆与之有关,而城中日晷、月晷所刻的两段话,则大有玄机。卫戈虽然语焉不详,而据我推测,想要找到返回卢洲的途径,依然离不开那个神秘的白溪潭……”

    “白溪潭,天心明月?”

    无咎坐直的身子,又渐渐佝偻起来,便如驼背的万圣子,说话的口吻也变得温和许多。

    “灵儿的推测,与我不谋而合呢……”

    灵儿却不假辞色,叱道:“哼,你是你,我是我,休得混为一谈!”

    无咎咧开嘴角,心虚道:“嘿,看来我错怪了灵儿!”

    “小子,你终于你认错了?”

    灵儿的脸色不再羞怒,却愈发的冷漠。

    “我……全赖那个卫戈,当时给我气得呀……”

    无咎伸手挠头,话语中多了几分小心,

    “全赖卫戈?卫戈城主,重情重义,敢作敢当,令我深感敬佩!”

    “尚不至于吧?”

    “他情之所至,无所顾忌,即便是喜欢灵儿,也直言不讳。如此磊落男儿,天下罕有!”

    “啧啧,那个自命不凡的家伙,也算罕有?不知他与龙鹊相比,又如何呢……”

    无咎虽然陪着小心,又忍不住阴阳怪气。当面听着灵儿夸赞别的男子,他很是郁闷。

    灵儿却突然拂袖起身,冷声叱道:“哼,原来在你的眼里,灵儿如此轻薄!”

    言罢,她转身便走。

    “别走啊……”

    无咎察觉失言,慌忙跳起来阻拦。

    “灵儿,我绝无此意……”

    “闪开——”

    “我是说啊,卫戈与龙鹊乃是一丘之貉……”

    灵儿的去路受阻,闪身便要踏空远去。

    无咎岂肯作罢,伸手抓住灵儿的手臂,急道:“卫戈城主英明神武,乃是天下稍有的稀罕物,改日我亲自登门赔罪,但求灵儿仙子息怒!”

    “撒手!”

    灵儿的小脸冰冷,亟待发作,却又秀眉微蹙,叱道:“何为稀罕物,你分明无心认错……”

    无咎后退一步,高举双手。

    “真心认错,绝无虚假!”

    “哼,我又是谁的女人?”

    灵儿似乎怒气稍缓,却依旧是不依不饶。而她突如其来的问话,使得某位先生愣在原地。

    “啊……你是……”

    “说啊——”

    “你……你一个小丫头,言语这般直白,成何体统……”

    “无先生倒是正人君子,言语彬彬,恕我粗俗,告辞!”

    灵儿再三逼问,难以如愿,猛然转身,分明是各奔东西的架势。

    无咎还想阻拦,却气得一甩袖子,“扑通”坐在地上,沮丧道:“你冰灵儿是卫戈的女人,去找那个家伙吧。他给你一座城呢,很厉害的样子。当年也有人以城相许,本先生动心了吗?没有……”

    他独自坐在潭边,冲着潭水叫嚷。

    面对如此刁蛮任性的灵儿,他也是百般无奈。谁让两人的性情过于相似呢,纵使他呵护忍让,而稍不小心,还是天雷地火争吵不休。而他正在发泄着憋闷之气,一阵香风从天而降。他有所察觉,刚要躲闪,腰身已被双腿缠住,随即一双小手勒住脖子,耳朵稍稍温润而猛然一疼——

    “啊……”

    无咎大叫,却又挣脱不得。

    灵儿竟然去而复返,从背后死死抱着他,并狠狠咬着他的耳朵,一点没有留力啊。

    真的疼。

    “哎呦……”

    无咎的叫声可怜,而疼痛有增无减。他伸出手来,很想将那野蛮的丫头一把推开,恰好触摸着柔软的秀发,还有一张柔嫩的小脸。他咬牙强忍,手掌轻拍,哀求道:“灵儿啊,莫要累着……”

    许是他的话语,过于温柔,小嘴张开,却依然不离耳边,哼哼吐气道:“小子,是哪家的千金小姐,以城相许,如实招来!”

    “随口一说,何必在意……”

    “我当然在意!”

    “好吧,还是当年的神洲,有个叫作岳琼的女子,曾与我打过交道,她家有座石头城,仅此而已……”

    “相貌如何?”

    “那姑娘秉性善良,相貌甜美……”

    “真是可惜!”

    “谁说不是呢……哎呦……”

    一不留神,耳朵又被咬了一口。而不待求饶,话语声又起——

    “不愧为王族子弟,生性风流!”

    “往事已往,何必再提……”

    “且说眼前,灵儿是谁的女人?”

    “嘘,被人听见……”

    “不怕……”

    “本先生是斯文人,羞于启齿呢……”

    无咎尚自窘迫,耳边一热,他心有余悸,慌忙扭头躲避。恰好面面相对,双唇温润,环绕脖颈的手臂微微一紧,急促的喘息声令人神魂迷乱……

    而不过片刻,惊呼声起。

    “呀——”

    无咎像是一头扎入春日的梦里,陶醉在五彩缤纷的风中,只想着追逐那云儿的脚步,就此探寻天地的神奇。而正当神我两忘之际,缠绵的旖旎突然消失。猝不及防的他,被猛的推了一把。他翻身栽向潭水,一道惊鹿般的身影逃窜而去。

    “哗……”

    无咎从潭水中冒了出来,并未急着上岸,而是趴在水边,伸手抹了把脸,嘴角兀自挂着迷离的笑意。

    夜色寂静如旧,风儿的馨香依然令人动心……

    久久之后,无咎跳上岸边。随着法力运转,身上炸开一层水雾。他恢复了衣衫飘飘的洒脱,抬手抓出酒壶便是一阵畅饮。

    “呼——”

    酒气长吁,心绪莫名。

    冥冥之中,仿佛一切早有定数。也或许是紫烟的在天之灵的庇佑,使得那年的邂逅成就了今日情缘。

    正所谓,莫道秋风寒,明月会有时,金风玉露一相逢,百花绽放天地春!

    不过,那丫头太野蛮了……

    无咎禁不住伸手抚摸着唇角,眼光中闪动着暖意。

    少顷,他踏空而起。

    漫天的繁星下,有人独坐峰巅。

    小巧的身影,令人怜惜;随风的云纱,叫人神往。

    无咎从远处寻来,飘然而落。

    “灵儿……”

    “哎呀……”

    无咎落在山峰上,轻声呼唤。

    灵儿却大为惊讶,急忙伸手捂脸,急道:“臭小子,滚开——”

    纵然她修为高强,野蛮淘气,机智百变,终究不过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女子。突然见到无咎寻来,不由得娇羞难耐,小丫头的本性尽显,顿时慌乱无措起来。

    “嘿!”

    无咎尴尬一笑,神情忐忑,而迟疑片刻,他还是盘膝坐下,顺手将酒壶递了过去。

    “好兄弟,饮口酒,压压惊——”

    安慰的话语声,还是熟悉的腔调,还是如同往常般的随意。

    灵儿依旧是伸手捂脸,不敢见人的模样。

    “此乃天心城的美酒,味道不差哦……”

    无咎还想劝说,手上空了。

    只见灵儿突然抢过酒壶,便是一阵猛灌。而她一边饮着酒,一边悄悄回头。精致如玉的小脸,兀自粉红如醉。片刻之后,放下酒壶,胸口起伏,眼光闪烁,她竟掩唇吃吃一笑,更添几分不胜娇羞的动人韵致,却又猛然转过身去,微微喘息道:“无咎……听好了,你的仙子,只有灵儿!”

    “嗯,那是当然!”

    无咎连连点头,从善如流,而他也不会吃亏,趁机道:“仙子啊,也请你记住,你只有一位公子、一位先生,卫戈那个家伙再敢纠缠,瞧我不打断他的双腿,哼哼!”

    “臭小子!”

    灵儿虽然埋怨,却不再动怒,转过身子,倚着无咎的后背。她抬头望着星空,感慨道:“你我相识三十余载,也算是缘中注定,但愿此生风雨无悔,永不分离……”

    “灵儿,你流泪了……”

    “没有,风大眯眼……”

    “我神洲有句俗话,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辈子啊,我是注定要被你欺负了……”

    “你敢反抗?”

    “我不敢呢!”

    “哼!算你识趣!且说说如何返回卢洲,来时的白溪潭,并无异常啊,所谓的路径又在何处?”

    “嗯,我也不解……”

    “你撒手……”

    “好兄弟,哥哥抱抱……”

    “啪——”

    “缘何又打人呢……”

    “谁让你有辱斯文,男女授受不亲……”

    …………

    ps:男女不易,遇到了,当珍惜。最好是性格互补,否则便如男女主角这般。而猪脚,真的遭受了欺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