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血妖姬 > 第2348章 挡不住啊

第2348章 挡不住啊

一秒记住【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看到这一幕,众人都沉默了,所以金仙也扛不住啊··

    而流墨墨他们一行都惊到了,那就更别提其他人了,观众席的观众们都惊呆了,场内的仙舍金仙们也是惊愕看着;

    “竟是金仙都挡不住?!”而那半步大罗金仙见状脸色也是大变,立即飞身冲了过去~!

    其他的仙舍金仙犹豫了一下还是停在了原地,毕竟明知过去会遭殃,这样还过去的话,那可不是悍不畏死,而是故意犯蠢了~!

    毕竟中招的情况是不停哭泣,不致命,但是足够丢脸~!

    而在万众瞩目的情况下,半步大罗金仙神色严肃的朝琴瑟色飞去,之前那名仙舍金仙已经在琴瑟色所在坐席前方那靠近场内的边缘站着哭的嗷嗷的,怎么折腾都停都停不下来了~!

    仙人们都屏息看着半步大罗金仙,看着他飞行速度越来越慢,明明连场外都还没到,背影却是已经徐徐僵硬,然后在勉强飞到了场内外边缘的时候,还是停了下来;

    他没有回头,只是那已经哭了一会儿的仙舍金仙顶着满脸的眼泪扭头看过去的时候,哭声竟是生生一哽,那自己控制不住悲伤的哭泣面庞也微微扭曲了起来;

    得,看来那位也受不住。

    而关注着这一切的仙人们见状也是默然,结果已经很明显了。

    呜——

    然而下一刻,那和百人坐席其实并没有太远的观众席一侧的还没有参加第四轮的选手席上,那最边缘的几名仙人却是突然涌出热泪,悲伤而惊凝间,却是让另一侧选手席,还有两处坐席之间的观众席上都惊哗了起来~!

    这让人控制不住自己的哭泣的奇怪情况竟然是扩散的?!

    呜呜呜——

    那临近边缘的选手也哭了出来,那种肉眼可见的迅速的传染性,随着选手们一个一个顺着掉眼泪,那场面是看得其他人是又惊慌,又有点儿好笑;

    这一个个顺着哭的模样,也实在是··

    “嗷——走,快离开这儿~!”而随着被哭泣传染的选手越来越多,那些还没有被影响到,但是却能看到那种力量正在一步步朝自己靠近,后面的选手也终于清醒了脑子,有机灵的已经大嚷大叫飞了起来,迅速朝着反方向飞去~!

    那些虽然被影响的哭泣,但是还没有被影响到思维的选手也迅速跟着飞起,一窝蜂的往反方向飞驰而去~!

    而这般大动静的骚乱自然是让场内仙舍金仙惊怒,但是这般情形下,他们也不可能说出不允许选手们离开位置的话来,那些中招了的哭的凄惨,哭的理智全无,连自救都做不到,他们怎么能说出禁止的话来~!

    于是,当观众席另一侧的选手见势也迅速飞身而起远离的时候,仙舍金仙们也只是看着,并没有言语什么。

    “··那些观众席上的以为自己是大罗金仙呐??竟然没有跑路~!”而已经到了琴瑟色对面,距离极远的大片空白坐席处,情况好转了一些,但依旧止不住哭泣的流墨墨一行人,看着远处那仿佛惊弓之鸟一般一窝蜂飞去远离的两个瞬间就几乎一空的选手席的时候,再看被一圈禁制挡住,却依旧能看到里面影影绰绰人影的观众席竟是没有丝毫动静后,却是忍不住吐槽出声;

    “或许是他们觉得自己能抵抗?”雪如楼心疼的看着流墨墨哭了肿的仿佛两个核桃的双眼,接口说道;

    “··一群白痴。”流墨墨一顿,擦了擦鼻子嘟囔了一句,雪如楼见状只取出了一块手帕帮流墨墨擦了擦不受控制流出来的鼻涕。

    嗷——?!

    突然,那影影绰绰不可见的观众席内,一声惊天动地的哭嚎声传了出来,让场内的哭声瞬间都被压制了下来~!

    流墨墨和雪如楼对视了一眼,虽然眼泪还在流,但是心情却是突然有些可乐;

    “那好像,是龙啸??”

    “嗯,确实。”雪如楼扯了扯嘴角,那只龙哭嚎中带着明显的不可置信和惊恐,竟是被哭泣弄成了这样??是性格问题,还是年纪问题啊??

    然后下一刻,就见观众席上那层禁制直接被暴力击碎~!

    在那漫天洒落的碎片中,一只变回了原形,浑身晶莹剔透,但是体型却明显比正常的龙小了一圈,而且脑袋上的两根龙角也明显还幼嫩的仿佛幼鹿的一般,短小且还带着细细的白色绒毛~!

    “哈?!那只幼龙是龙族的代表??”流墨墨瞪圆了眼睛,而不仅仅是她,场内外还算清醒的部分仙人看着那只稚嫩的幼龙都是惊愕;

    “那不是幼龙。”而易红仙人这时突然说话,让众人不由怔楞看他;

    “那是一只虬龙。”易红仙人说道,众人却是沉默;

    ··嗯,虬龙是啥??

    “龙族中的一个种类,具体情况如何我也不太清楚,不过,虬龙在龙族中地位颇高,轻易不得见,我也是偶然机会才见过一次,那次见过的虬龙,比这只还年幼,不过陪伴他的并不是各种仙兽侍从,而是其他的龙族~!”

    易红仙人眼睛肿的老高,都看不出眸中神色,不过话语中透出的深意众人却是听的明白;

    龙族出行,不提那些特意没有带侍从的,正常情况下龙族都会带一群侍从,基本都是各种自己中意的仙兽,而在龙族中地位高的,或者太过强大的,那他的侍从就不会是侍从级别的仙兽,而是同为龙族的其他龙~!

    而在这样的情况下,那看上去分明还是一个稚嫩孩子的虬龙,根据易红仙人的说法,仙兽都不够资格当他的侍从呢~!

    “唔,所以他的侍从在哪儿??”不过,那小虬龙哭的嗷嗷长啸,观众席上观众们情况也好不到哪儿去,且都飞身离去,却是根本没有谁去护卫小虬龙,让流墨墨不由怀疑的看向易红仙人;

    “正常情况,龙族的侍从都是近身护卫着的··”易红仙人喃喃说道,但是谁都看得出来,观众席上除了那小虬龙,压根就没有别的龙族了~!

    当——

    然而就在这时,天空突然传来一声巨响,震天撼地的巨大鼓声~!

    在场的包括修为最高的半步大罗金仙都被那突如其来的鼓声给震的直接坠空了~!

    流墨墨他们早就停留在了一处空着的宽敞坐席中,那巨大鼓声只是让他们懵逼了一下,并没有什么实质的变化。

    只是当那轰然巨响的声音终于到尾音的时候,一个个被震的恍惚出神的仙人都缓缓回神,而恢复的最快的流墨墨他们则是第一时间发现一直在场内汇聚,都融合快成环绕音的各种哭泣声终于停了~!

    不过最重要的是,琴瑟色停下了~!

    “嗯,那是师丝桐吧··”流墨墨运转仙力在双眼中滋养修复,然后看着对面极远的百人坐席上,那已经停止哭泣的琴瑟色转过身正和旁边多出来一道很小的身影在说话,只下意识说道。

    “嗯,还有几个龙族··”雪如楼点点头,目光却是落在了对面的观众席上,那已经落到坐席上并没有变成人形的小虬龙身周的几人身上,嗯,主要是其中有一人头上那两根特意保留的硕大的火红龙角,是龙族,而且还明显是火龙一族的没错了。

    “所以,刚才是师丝桐,他能压制琴瑟色的哭声~!”不过,就远远打量了几眼,流墨墨却是突然想起了什么,神色也是惊凝了起来;

    虽然琴瑟色的哭声坑她不是一两次了,每次都让流墨墨气急败坏的恨不得把她分分钟镇压了~!

    但是从另一个方面来说,本来觉醒的时候就有了不完整状况的琴瑟色,她的哭泣虽然是坑爹的无差别攻击,但是这其实也是弥补了她在血妖姬能力这方面孱弱的问题;

    只是,原本连她们正儿八经的‘自己’人都解决不了的问题竟然被师丝桐解决了??

    怎么心里那么不爽啊~!

    流墨墨磨了磨后槽牙,然后伸手搭到了雪如楼脖子上;

    “过去看看~!”流墨墨带着明显不爽的说道,雪如楼闻言只立即抱好她就往琴瑟色那边飞驰而去~!

    宠物们和易红仙人见状只立即跟了上去。

    而流墨墨他们一行人突然动了起来,也迅速引起了场内外仙人们的注意,再看他们的原路返回的架势,又看观众席上多出来的一群明显是龙族的存在,以及琴瑟色那边多出来,看着分明就是她的仙乐童子的一个三寸丁,其他仙人们也反应了过来;

    看这个情况,那莫名哭泣的事情算是解决了??

    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有仙人迅速检查自身,然后就露出了笑脸;

    而流墨墨他们并没有管那些迅速恢复正常的选手看向他们明显有了异样情绪的目光,只迅速往回飞驰。

    而那些距离观众席并不算远的选手们,对于原路返回,他们表示了明确的拒绝~!

    开玩笑,那哭的都肿成一只只烂桃子的眼睛可还摆在这儿呢~!脑壳有毛病的回了头去,万一再来一次,这眼睛怕是得瞎~!

    于是,当流墨墨他们一行人飞行路过他们所在位置的时候,那些仙人只立即退散到了一侧,目送着他们原路返回~!

    “师丝桐,你怎么会在这儿?你怎么进来的??”当回到了百人坐席处时,琴瑟色和师丝桐一起扭头看向他们,流墨墨一脸质疑的打量了一下师丝桐直接开口问道;

    “吾一直在。”师丝桐说道,只是看着流墨墨他们一行人红肿的眼睛,目光还是有些复杂;

    “你一直在?!你之前在哪儿?!”流墨墨惊愕看他,脱口问道;

    “就在那处。”师丝桐抬手一指稍远处的观众席,流墨墨他们都是惊凝;

    “观众席,你竟然是观众?!不对啊~!不是说,总筛选的观众都是四洲九域各个大势力的代表么?!你··”流墨墨直接质疑出声,师丝桐神色微顿,琴瑟色却是脸色有些奇异的开口说明了一下;

    “他是和龙族的火龙长老一起来的。”琴瑟色说道,流墨墨他们却是立即明白她说的是,那个烧包的变成人形都保留火红龙角的那只龙吧~!

    “等一下,火龙族的长老?!那只小虬龙地位这么高的么?!”不过,得知了敖火庆的身份,流墨墨他们神色却是愈发惊愕,火龙族的长老都是那小虬龙的侍从??真的假的?!

    “哈?他??不是,火龙珠长老和小虬龙有什么干系啊??”不过琴瑟色对此也是惊愕,话一出,流墨墨他们不由顿住;

    “··那些龙族,不是那只小虬龙的侍从??”流墨墨看了神色同样有些不解的易红仙人一眼,然后迟疑开口问道;

    “···”而此话一出,琴瑟色只觉无语,师丝桐也是睁大了眼睛看了过来,一脸的愕然;

    “堂堂一族的长老,怎么可能去做某个小辈的侍从~!”琴瑟色无语说道,流墨墨神色微滞;

    “他的侍从只是那两只小白龙,其他的都是火龙长老的手下。”琴瑟色说明道,流墨墨他们闻言不由又看了过去;

    那只终于变成了人形的小虬龙低眉垂眼,明显情绪不佳,而他身边有两名穿着白衣,面容还有些稚气的白衣少年正和他说着话,似乎是在安慰他;

    而周围其他的龙族,虽然看不出具体是什么龙,但是就面容和气势而言,那明显都是成年的龙族,和小虬龙那三小只在一起,那对比就很是深刻了~!

    完全就不是一个圈子的~!

    “··所以,之前你们去哪儿了??”看明白了这是两个群体的龙族,流墨墨也问出了心底的疑惑;

    “之前仙舍那边有事情找他,他们就过去了,后来知道这边出事了他们就赶过来了,然后,你们就看见了。”

    琴瑟色解释道,流墨墨却是疑惑越浓;

    “仙舍找火龙族长老做什么?还有,他竟然能镇压住你?!”流墨墨紧接着问道,琴瑟色闻言却也不解;

    “我也不知道,他说那是人家龙族和仙舍的私事儿,不便多问,至于我,”琴瑟色扭头看向师丝桐,师丝桐神色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