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玩坏世界的垂钓者 > 第315章 那就赔钱吧(十二更)

第315章 那就赔钱吧(十二更)

作者:为情成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下车吧。”一人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宁志奇咬了咬牙,起身迅速下了车,然后被几人推动着进入了楼里,最后乘坐电梯,来到了他家门前。

    “你,你们是怎么知道我住哪里的?”宁志奇忍不住了,终于惊恐地喊出了声。

    “你的住址很隐秘吗?调查你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回答他的是一个略带磁性的男音。

    几名壮汉在听到声音后,依次退开,一名身高足有185的英俊青年,走入了宁志奇的视线。

    “老板。”几名壮汉恭敬的称呼道。

    “嗯。”青年应了一声,看向宁志奇淡淡道:“开门吧,如果你不想让你的邻居们知道你杀了人,这件事情,还是去你家讲比较好。”

    “我……”

    “或者说,你是想在家门口被打断手脚,然后等警察来处理吗?”青年的语气微微发冷。

    宁志奇听了身体微颤,不敢再多言,权衡之下,忙从腰间取下钥匙,自己打开了门。

    门开之后,宁志奇被青年推了一把,跌跌撞撞地进入了屋内。

    青年不是别人,自然是江博。

    他转头对门外的那几名壮汉说道:“你们就留在这里。”

    接着,又对庄淼和那个扮演王思思男人的刚子道:“你俩跟我进来。”

    江博三人进入屋内,房门很快被关上。

    客厅里,只有韩美兰和宁晓聪,江博没看到宁萌的身影。

    “老公,你这是怎么了?”韩美兰看到鼻青脸肿的宁志奇,吓了一跳,连忙上前来。

    “我,我……”宁志奇红着眼眶,支支吾吾的,有些不敢开口。

    这时,江博迈动脚步走了过去,不急不缓道:“你老公持刀捅了三个人,目前一个人已经死了,剩余的两个还在医院抢救,至于能不能活过来,那要看天意了。”

    这话自然是在胡扯,不过,如果不胡扯,哪又怎能吓到他们夫妻俩呢?

    “你胡说,怎么可能,我老公胆子那么小,不可能拿刀捅人!还有,你们是谁?这是我家,都给我滚出去!”韩美兰大声咆哮道。

    江博嘴角挂着淡笑,立在原地纹丝不动,宁志奇见状,咬着牙道:“美兰,你先把孩子带回房里。”

    韩美兰连忙道:“我还要问你呢,到底怎么回事,你真的捅了人?”

    宁志奇沉默了两秒,最终点了点头。

    “你,你怎么能这样,你是猪吗?”韩美兰难以置信道。

    “别说了,把孩子带回房里去,我一个人犯的错,我一个人承担。”宁志奇红着眼眶沉声道。

    大概是被客厅里的压抑气氛吓到了,宁晓聪哇的一下哭了起来,听到哭声,原本回家后,呆在自己卧室内不想出去的宁萌,连忙开门跑了出来。

    见到江博,她面色微怔,但记起他之前的叮嘱,便假装不认识他。

    快步走到哭兮兮的宁晓聪面前,问道:“怎么了晓聪?”

    “姐,爸杀人了……”宁晓聪害怕道。

    “别怕,乖,咱们先回房里去,大人的事情,他们自己解决。”宁萌诧异地看了眼宁志奇和江博。

    没多说什么,只是带着宁晓聪又回到了卧室。

    见儿子离开客厅后,宁志奇松了口气,看了眼老婆和江博三人,走到沙发上一屁股坐下。

    “到底怎么回事,宁志奇,你把话给我说清楚!”韩美兰压制着声音道。

    宁志奇闷着头不开口,江博对身后的刚子使了个眼色,刚子点了点头,连忙上前冷笑出声。

    “怎么回事?让我来告诉你吧,你老公在酒店睡了我马子,被我逮了个正着,本来,我也没想把他怎么着,打算只打他一顿就完事儿了,可哪里想到,他居然拿刀就捅了我三名兄弟,一死二伤,呵呵……”

    韩美兰闻言,目露凶光看着宁志奇:“他说的是真的?”

    宁志奇没说话。

    这个时候,不解释就是默认了。

    啪的一下,韩美兰走过去抡起巴掌扇在宁志奇的脸上,然后对他一阵拳打脚踢。

    几分钟后,韩美兰大概是出完了气,然后坐在沙发上,小声地抽噎起来。

    江博走到沙发对面坐下,也不说话,就只是拿着淡淡的目光看着宁志奇。

    宁志奇看了他几眼,又看向刚子,咬着牙道:“你们当时没准备打死我?”

    刚子哼道:“要真想打死你,直接往你脑袋上招呼就是了,否则你以为你能受那么多拳,然后还能拿起刀捅人?还不是老子叮嘱他们不要闹出人命,可我没想到你居然敢拿刀扎人。

    妈的,当时就该让他们打死你的。”

    宁志奇脸色痛苦道:“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当时被打怕了,我不想死,我还以为你们真的要打死我,所以我才捡起刀捅人的,但我真的没想杀人啊……”

    江博道:“可现在人已经死了一个。”

    说着,江博对刚子挥了挥手,让他先出去。

    后者见状也没多说什么,转身带门离去。

    “我……”刚子走后,宁志奇瘫在沙发上,最终泄气道:“你们说怎么办吧,要杀要剐,是我一个人的错误,只求你们别祸及我的家人。”

    他不是傻子,知道江博他们没第一时间把自己交给警察,那说明这事便还有回旋的余地。

    尽管知道自己会付出极大的代价,但什么代价,是比去坐牢或者被判死刑更恐怖的呢?

    他已经没有选择,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江博道:“给你两个选择,一个是报警处理,按照现在的情况,你就算不被判死刑,也会无期。另一个是私下处理,赔钱了事。”

    宁志奇还未说话,一旁的韩美兰就迫不及待道:“私下处理,我们选择赔钱!”

    “你……”宁志奇愣愣地看着她,他以为,韩美兰会选择报警处理的。

    韩美兰冷冷地看着他道:“念在咱们夫妻这么多年的份儿上,我不会对你落井下石,如果报了警,你这辈子就完了。但这件事情结束之后,我们必须离婚,这是我的条件。”

    宁志奇吸了口气,点头道:“好。”

    江博:“既然你们选择私下处理,那么我也说说我的要求。

    那三个人,都是我的手下,他们的死讯和受伤情况,我能压下去,但这并非没有代价。

    死的那个,五百万,另外还在医院躺着的两个,每人两百五十万。

    加起来,一千万,有问题吗?”

    “一千万……”宁志奇咬着牙道:“我,我们没有那么多钱。”

    “意思是,不给了?”江博笑着道,但眼里却没什么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