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全娱乐圈都在等我们离婚 > aaa不为人知的故事八

aaa不为人知的故事八

一秒记住【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aaa不为人知的故事八

    陆林诚两部戏之间间隔两个月,梁烟也跟着在b市待了两个月,他下一部缉毒主题的电影拍摄地点在南省,梁烟作为一个还算是有点理想的十八线小透明,拒绝了陆林诚让她也去南省跟组的提议,要重新回古东市拍戏。

    姜木知道梁烟终于要回来拍戏之后简直是感天动地,原来这祖宗没只顾着谈恋爱还记得自己一线小花的理想,立马给到处安排试镜。

    梁烟新戏是在一部宫斗剧里演小主的宫女,没什么台词,但是偶尔可以跟在主角后面露露脸。

    梁烟让组里同演小宫女的女演员给她拍了张在剧组穿宫女服比剪刀手的照片,加了个滤镜,然后发给陆林诚。

    梁烟:【陆林诚不在的第十天零七个小时十六分三十二秒,想他,想他,想他……】

    腻腻歪歪两个多月的后果就是,现在才分开没多久,就开始想了。

    陆林诚下了戏,打开手机,看到梁烟的照片笑了一下,然后保存到手机。

    回复:【嗯】

    梁烟没想到自己等了半天就等来一个字,而且连个标点符号都没有,撅起嘴:【陆林诚,你好冷淡哦。】

    陆林诚对着手机屏又笑,继续回:【嗯】

    梁烟:“……”

    她忿忿不平,决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把已经打好的一大段删了,回了个【哦】。

    陆林诚似乎跟她杠上了,又回了个【嗯】。

    梁烟气得够呛,紧随其后又回【哦】。

    于是两人的聊天界面被一串的“嗯嗯哦哦”给占据。

    梁烟看着这些单音字,最后猛地一下反应过来,发出了一句来自灵魂深处的质疑,她终于没有再回“哦”了,而是:

    【陆林诚,你有没有觉得这样连起来,好像叫床哦……】

    陆林诚:“……”

    果然是已经看过大人片儿了的女人,脑子里的思想已经如脱缰的野马一般一去不复返了。

    梁烟发出去这句话立马就后悔了,怎么办,她在陆林诚心中纯洁可爱的小孩子形象完了。

    梁烟眼疾手快地把自己这句话撤回,并且祈祷陆林诚还没有看到。

    这时,旁边刚刚给她拍照的小宫女突然凑过来:“梁烟,在和谁聊天呢?”

    “没,没谁。”梁烟吓得赶紧把手机屏贴着衣服藏住,她在手机上给陆林诚的备注就是他的名字,万一被别人看见了怎么办!恋情岂不是要曝光!

    可惜小宫女伸手拍拍梁烟的肩膀:“没事,不就是陆林诚嘛,藏什么藏。”

    梁烟顿时一脸惊恐地看向她,“你……”

    小宫女:“我给我男朋友的备注也是陆林诚,每次跟他聊天感觉就像在跟陆林诚聊天一样,理解啦。”

    梁烟:“……”

    “好吧。”她松了一口气。

    现在正到饭点儿,盒饭已经来了,开饭的小喇叭一响起,两人忙忙乱乱地跑过去。

    不知为什么,梁烟看着眼前这份油腻腻的鱼香肉丝盖饭,突然有些没胃口。

    梁烟放下盒饭,最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也可能是天气热的缘故,她胃口都不是很好,有时候身上还软趴趴没什么力气,脾气也时好时坏。

    梁烟随便扒拉了两口饭,掏出手机,跟陆林诚说她最近不舒服,吃不下饭,好像生病了。

    陆林诚一看到她说生病就认真起来,发过来一大串消息,问什么病,哪儿不舒服,去看医生了吗。

    刚才还只用个“嗯”来敷衍她,现在怎么就这么罗嗦,梁烟鼓着腮回过去:【相思病。】

    陆林诚:【不许拿生病的事开玩笑!】

    【到底是真不舒服还是骗我?】

    梁烟知道陆林诚是着急了,赶紧回:【真的真的。】

    【不过我会自己去看医生啦,你好好拍戏不用管我的啾咪。】

    【不过如果我现在可以拥有一张陆林诚先生的即时自拍的话,相思病暂时缓解,我相信再难吃的饭我也能吃下去的。】

    陆林诚那边半天没回。

    梁烟知道陆林诚不爱自拍,她经常感叹这人那么好看的一张脸竟然不爱自拍,简直是暴殄天物。

    梁烟摇摇头,本来想再吃两口就把饭倒掉,结果陆林诚突然发来一张图片。

    梁烟看着那张照片激动得跺脚,自拍啊啊啊!

    明显是刚拍的,照片还有些模糊,角度也很差,肯定是点开前置摄像随便拍一张完事。

    梁烟抱着手机感动得热泪盈眶,陆林诚的专属自拍,她梁某人这辈子何德何能呜呜呜呜~

    只是陆林诚发完照片,又发来一条消息:【把饭吃完。】

    梁烟猛点头:【嗯嗯嗯嗯嗯!】

    她就着陆林诚的自拍,把一份味道并不怎么样的盒饭吃了个底朝天,最后还给陆林诚发了张她光盘的照片求表扬。

    梁烟没胃口的日子大概持续了几天,她想不是什么大病,再加上每天都有戏没时间请假,于是一直没去看,直到某天下午,同演小宫女的另一个小演员捂着肚子跑过来问她,身上有没有姨妈巾。

    梁烟翻遍了身上所有的包包:“不好意思没有诶。”

    小宫女只好去找别人要了。

    梁烟把包放回去,又理了理身上戏服,看到刚刚那个小宫女拿着姨妈巾冲向洗手间的背影。

    只不过梁烟看着看着,突然感觉有些不对。

    梁烟似乎想到了什么,脸上的微笑顿时凝固。

    靠!她有多久没来那个个了!

    梁烟立马打开手机日历,掰着手指头算自己上次来大姨妈是什么时候。

    上次是两个月前……

    梁烟浑身一僵。

    她双手不由自主地来到自己的小腹,想起了之前那黏黏腻腻的同居两个多月。

    陆林诚基本上每次都有做措施,但是有时候要得急,也是后来才会用,而且好像……

    梁烟咽了口口水。

    不知道在哪里看的,说那东西也不是百分之百的安全。

    怎,怎么办?

    梁烟剩下的半天戏拍的魂不守舍的,虽然大多数时候她只需要当个背景板,但是背景板出神还是被执行导演给骂了。

    梁烟下了戏,带着口罩和帽子,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跑到药店去买了根验孕棒。

    她照着说明书用了,上面显示是颜色淡淡的两条杠。

    梁烟握着验孕棒的手止不住开始发抖,她浑身僵硬地躺在床上,一晚上都没睡好。

    ……

    南省,陆林诚靠在床头看剧本,只是视线是不是会落在旁边一直熄屏的手机上。

    梁烟每天晚上都会跟他发微信卖卖萌,今天却意外安静。

    陆林诚想起白天梁烟跟他说的她不舒服的话,还有她可怜兮兮的相思病。

    他出了一口气,放下手中剧本,查起来最近的档期和机票。

    他主动给梁烟发了个【晚安】。

    ……

    梁烟看到陆林诚发过来的【晚安】,郁闷地把头埋进枕头里。

    自从那个两道杠过后,她魂不守舍了几天,也不想跟陆林诚联系,只是在手机上查古东市当地的医院。

    陆林诚发过来早安晚安,发过来嘘寒问暖,这次换成了梁烟敷衍的嗯嗯啊啊。

    片场,梁烟捂着肚子,蹲在墙角。

    梁烟脑子很乱。

    她跟陆林诚是男女朋友关系,她觉得陆林诚应该很喜欢她,却不知道他是否会喜欢这个孩子,以陆林诚现在的情况,他正处于事业上升黄金期,拿了影帝,转型又转的这么成功,要是突然有了孩子……

    梁烟幻想着陆林诚知道后的各种可能,是要跟她分手吗,还是要让她拿掉这个孩子。

    圈里的男星有多无情她是知道的,明明前脚还跟你甜言蜜语,只要一被粉丝扒出来,立马把你踹掉撇清关系。梁烟情绪低落到极点。

    副导演走过来,看到梁烟又蹲在墙角了。

    这几天梁烟状态很差,不知道被骂了多少回,要不是前面的戏份已经拍了,她的背景板宫女角色早就被换了。

    副导演:“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梁烟听到副导演的身影,回过神,扶着墙从地上站起来:“副,副导演。”

    副导演看着她那个样子摇摇头。

    这次能选她当主角身后经常露脸的宫女,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这女孩长得漂亮,据说是科班毕业,年龄也小,将来说不定还能混出点名堂。

    于是副导演决定攒个人品:“算了,你下午那场戏我让人顶上,我看你这几天身子不舒服,放你半天假,去看病吧。”

    “谢谢!谢谢副导演!”梁烟千恩万谢地走了。

    她顾忌着身份,去了当地一家私立小医院,按要求做了检查,最后拿到她的检查结果。

    梁烟揣着那张化验单,浑浑噩噩地回到家。

    她点了个外卖,坐在自己一居室的小桌子前,吃着吃着就哭了。

    她小手不由地放到小腹。

    原来真的有了。

    该怎么办。

    她趴在桌子上难过,就连有人敲门都没注意。

    梁烟手机又收到一通电话,是陆林诚打来的。

    她收拾了一下脸上眼泪鼻涕,接起电话:“喂。”

    陆林诚:“开门。”

    梁烟:“开……什么门?”

    陆林诚:“开你家门。”

    梁烟握着手机,缓缓站起身,走到门口,握着门把手,紧张地旋开。

    她打开门,看到陆林诚戴一顶鸭舌帽,正举着手机,站在她家门外。

    陆林诚看到梁烟红红的眼眶和鼻头,皱起眉:“怎么哭了?”

    梁烟听到他关心的话,心中防线轰然崩塌,扑过去紧紧抱住,在他怀里一个掉眼泪。

    “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在拍戏吗?”梁烟哭腔问。

    “你这几天怎么回事?”陆林诚自然也察觉到梁烟的异样,一手抱她,一手回手关上门,“是哪儿不舒服?去医院看了没?”

    梁烟听着他的话,抱着从南省特意飞过来看她的男人。

    她想,要是现在他让她拿掉这个孩子,她也认了。

    梁烟用手背抹了抹眼泪:“我没生病。”

    陆林诚:“那是谁欺负你了?”

    梁烟还是摇头。

    她拉着陆林诚坐下,鼓足了勇气,说:“陆林诚,我好像怀孕了。”

    梁烟说完,紧张地等着他的反应。

    陆林诚听到她的话后微怔。

    梁烟低低趴着头,不安到了极点。

    她双手护在小腹前,他的一句话,就能决定这个孩子到底还能在她肚子里呆多久。

    半晌,陆林诚才终于开口。

    他眼睛凝视着梁烟一直护着的小腹,问:“你要吗?”

    “唔?”梁烟没想到他是这个回答,不解地抬头看他。

    陆林诚拉起梁烟的手,放在唇边吻了吻,然后舒了一口气,看着她说:“如果你也决定要的话,我们结婚吧。”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