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全娱乐圈都在等我们离婚 > aaa不为人知的故事七

aaa不为人知的故事七

一秒记住【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aaa不为人知的故事七

    陆林诚看着梁烟此时的造型,憋着笑说:“你要是现场演成这个样子,会被导演骂的。”

    梁烟小脸一红,气哼哼把剧本仍还给他,背对他盘腿坐着:“不演了不演了。”好心陪他对个戏还要求这么高,真是的。

    陆林诚跟着坐起身,对着梁烟扎着丸子头饱满可爱后脑勺笑道:“怎么了?是不会吗?”

    梁烟更生气了。

    “我不会又怎样,到时候跟你搭戏的那些女演员肯定很会吧。”她酸里酸气地说。

    陆林诚忍不住想告诉她这是部弘扬正能量的主旋律电影,上面很看重,才不会用这种戏份当噱头,故意到时候也就是一两个镜头的事,当然了,尺度大的戏,他也不会接。

    陆林诚从后把梁烟抱进怀里,闻到她身上淡淡的少女馨香,低笑着附在她耳边说:“还小,不会也没关系。”

    梁烟听后顿时耳根子爆红,刚才的生气酸气全消失得无影无踪,只知道低着头死命揪衣角。

    还小,他说她还小嘤嘤嘤。

    陆林诚你要不要这么撩啊啊啊啊!

    梁烟小心脏砰砰乱跳,正不知道该怎么回他才好,陆林诚的一只手就开始不安分地钻进她睡衣,又在她耳边补充了一句:“只是以后要开始慢慢学了。”

    已经苏断腿的梁烟:“……”

    原来最终目的还是这个。

    男人果然没什么好东西。

    ……

    第二天,姜木刚起床,就收到一条梁烟发过来的微信。

    [木木啊,就是你那里,有那个,就是那个吗?害羞.jpg]

    姜木一看到“木木”两个字立马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好好说话!]

    梁烟:[……好吧]

    梁烟:[那个,就是你那里,有没有大片啊,可不可以分享我两部嘤嘤嘤]

    姜木扯着嘴角给梁烟发了几部超级英雄电影:[够了吗?]

    梁烟:[……我说的大片,不是这个大片,就是那种,你懂得的,大人看的片儿。]

    姜木刚喝进去的一口水喷了出来:[?]

    梁烟:[我觉得你应该有吧。]

    姜木表示十分惶恐:[你要这个做什么?!]

    梁烟:[我有点好奇,想看看。]

    姜木:[陆林诚那方面不行?]

    梁烟:[……]

    [我不允许你这样诋毁我男朋友!快点!把你手上的资源交出来!咱们借一部才好说话!]

    姜木不肯给:[没有。]

    梁烟:[怎么可能没有,姜木,你你你不肯给我,是不是因为你网盘里全是钙片!]

    [什么时候出的柜,也不告诉我,还是不是朋友,姜木你好不够意思!]

    姜木欲哭无泪:[……祖宗啊]

    为了保住自己直男的名声,姜木只好从硬盘里挑了两部打码版的发给梁烟。

    梁烟收到后发过来一个斜眼笑.jpg。

    两部都有名字,一部叫波多老师,一部叫苍老师。

    陆林诚在外面,梁烟自己悄悄钻进房间,关上门,拉好窗帘,警惕地看了看四周,然后伸出罪恶的小手打开“苍老师”。

    她第一次看这种东西,紧张地不行,全神贯注盯着手机屏幕,从前上学时都没这么认真。

    十分钟后。

    梁烟快进完一部苍老师,双颊通红,脸上表情十分古怪。

    她告诉自己这可能只是个例,平复了一下心情,然后又打开另一部波多老师。

    这一次梁烟连十分钟都没坚持下去。

    她不由自主地回忆起片儿里的那些场景。

    好可怕啊啊啊啊!那个东西怎么还可以吃啊!怎么可以吃啊!怎么还能这样,怎么还可以那样!

    梁烟胳膊上汗毛顿时竖了起来,忙不迭爬起来,跑出房间跑到阳台,看到正拿着喷壶悠闲浇花的陆林诚。

    男人一身家居服,身材修长挺拔,浇花时神情专注,侧脸线条流畅又迷人。

    这神仙连浇个花都能美成一幅画。

    梁烟顿时被这个场景感动到了,扑过去抱住胳膊,昂起头,苦着小脸看他:“我不想学了。”

    陆林诚停下手中浇花的动作,不解道:“学什么?”

    梁烟回想起大人片儿里两位美丽可爱的老师一脸享受地伺候油腻大肚男那个那个的场景就一阵恶寒,踮起脚凑在陆林诚耳边说了一句。

    陆林诚:“……”

    他就提了那么一嘴,她竟然还真的跑去找老师找教材学习。

    所以他是该感动呢还是该欣慰呢?

    陆林诚拧着眉毛,把手机拿的离眼睛老远,样子像极了那个地铁老爷爷看手机的表情包,看了两眼梁烟手机里的大人片儿。

    陆林诚删掉梁烟手机里的资源,语气宛如中学教导主任:“以后不许看这些东西。”

    梁烟眼睁睁看到他删掉了她好不容易向姜木要来的两位老师,嘟囔着:“不是你让我学的嘛。”

    陆林诚玩味地看着她:“那现在你看到了,学会了吗?要不要试试?”

    “不要不要不要。”梁烟又不由自主地回想起来那些场景,她才不要那样,抖了抖手臂上鸡皮疙瘩,然后夺过他手中的喷壶浇起花来。

    陆林诚笑了笑,拿起剪刀开始修理花花草草,他种了许多绿植,平常不在家的时候都会请人来照顾,这些花花草草被伺候得很好。

    梁烟觉得两人一起浇花也可以算情侣约会的内容之一了,一直偷笑。

    只是没过多久,陆林诚的手机就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接起电话,不知道电话那边的人在说什么,梁烟看到陆林诚的表情似乎不是很好。

    几分钟后,陆林诚挂掉电话。

    梁烟谨慎地问:“怎么了?是出什么事了吗?”

    “这个。”陆林诚打开微信,梁烟看到有人给他发过来几张照片。

    梁烟凑近了看,惊恐地发现那照片里的人竟然是她跟陆林诚。

    两人在老年公园里没有被拍到,可是在出小区的路上却被拍到了,两人本来一直为了避嫌一前一后地走着,只是途中梁烟鞋带开了,她系好后走两步又散开,陆林诚走在后面看不过去,蹲下身给她鞋带打了个又漂亮又牢固的蝴蝶结。

    照片里,刚好是陆林诚蹲下身在给她系鞋带。

    梁烟吓个半死,哆哆嗦嗦地问:“怎,怎么办?”

    陆林诚看着那两张照片:“没事,卓洋已经把照片买下来了。”

    梁烟虽然是个跑龙套的,但是作为圈内人,知道这种照片要买下来不要太花钱,何况主角又是陆林诚,那更是天价。

    梁烟连数字都没敢问,低下头哭丧着脸说对不起。

    是她一直执着于想跟他出去约会,才会被拍到惹出事来的。

    现在一起在家里弄弄花草不也挺好,为什么非得让他出去陪她约会呢。

    梁烟知道买照片的价格就算卖多少个自己也赔不起。

    陆林诚想着刚才卓洋在电话里说的,让他要么就严严实实藏好,要么就分手,这种事情不能再发生,这两张照片花了他上部电影一半的片酬。

    要藏吗?

    陆林诚伸手揽了揽正一脸做错事的梁烟的肩膀。

    他其实不想藏。

    他谈恋爱又不犯法,为什么要藏。

    陆林诚轻声叹了口气。

    梁烟还以为陆林诚肯定会怪她,结果他却没有说什么,梁烟伸出小手扯扯他的衣角,低低自责道:“我们以后不要再一起出去了,对不起,是我不好。”

    “你经纪人是不是不喜欢我。”梁烟在刚才他的通话中隐约听到了她的名字,她有些失落,“她是让我跟你分手吗?”

    梁烟觉得即使现在陆林诚跟她提分手她也认了,再这么下去说不定哪天就被发现了。

    “过来。”陆林诚到牵着梁烟进了卧室,让梁烟坐在床上。

    梁烟有些懵,只是一坐上床就觉得不太妙,还以为他要那个,偷拍照花了他那么多钱,难道是想从她身上讨回来点儿?

    梁烟紧紧闭上眼睛,小手抓着床单。

    讨回来就讨回来吧,自己造的孽自己赔。

    就算是他让她真的试大人片儿里的那个那个,她也认了。梁烟视死如归地想。

    可是下一秒,梁烟就突然眼前一暗,头上被蒙上一床被子。

    “唔!”梁烟整个人莫名其妙被一床被子严严实实地裹住。被裹在壳里一般的感觉让她害怕,在里面挥舞着胳膊想要钻出来。

    陆林诚抱住那个不安分想要钻出来的被团儿:“不许动。”

    里面的小生物听到他的声音,立马安静下来。

    梁烟在里面被裹得有些憋闷,眼前又黑,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委委屈屈地问,声音从被子底下闷声闷气地传出来:“这是干什么?”

    陆林诚心里一直想着卓洋说的的要么就分手,要么就把人严严实实藏好。

    他吻了一下凸起的被团儿:“我把你藏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