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全娱乐圈都在等我们离婚 > aaa不为人知的故事三

aaa不为人知的故事三

一秒记住【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aaa不为人知的故事三

    酒店楼梯间向来没什么人,梁烟努力平复着自己激动宛如做梦的心情,蹲在地上画圈圈。

    刚才陆林诚的话还在耳畔回响。

    陆林诚知道她以为是让她当情妇所以拒绝他的表白后很气地脸都黑了,咬牙切齿。

    “谁让你当情妇了……我让你当的是……女朋友。”

    陆林诚说完,梁烟大脑当机状,等她再次回过神来时,发现自己已经跑到没人的楼梯间蹲着了。

    梁烟掐了自己手背一下。

    嘶~疼的。

    她掏出手机,最终选择姜木的号码,打了过去。

    电话很快被接通。

    梁烟:“喂,姜木。”

    姜木说了一大堆:“梁烟你现在在哪儿,你房租是不是到期了,昨晚是露宿街头吗?为什么不找我,我这边可以给你租房子,过几天有一个新剧组,我去试试看能不能给你搞到一个有台词的角色。”

    “没有露宿街头,你别担心了。”相比于姜木的急切梁烟显得有些吞吞吐吐,“姜木,我想跟你说个事儿。”

    姜木:“哦,没露宿街头就好,什么事,那你说吧。”

    梁烟:“陆林诚刚刚,问我愿不愿意跟他在一起,让我当他女朋友。”

    姜木听后沉默了一下:“你说谁?”

    梁烟吞了一口口水,自己也有些不相信:“陆林诚。”

    姜木:“……”

    “都早上十点多了你怎么还没睡醒,别做梦了好吗。”

    梁烟:“我睡醒了!睡醒了!真的!他刚刚亲口跟我说的!”

    梁烟想到昨晚,突然又有点失落:“姜木。我第一次没有了。”

    姜木这才认真起来:“你说什么?什么……第一次?”

    梁烟指尖在地上画着圈圈:“就是那个,第一次,昨晚,和他。”

    电话那头,姜木半天没说出话来。

    陆林诚跟过来,看到楼梯间里蹲在地上的梁烟。

    她在跟别人打电话,说第一次没有了,语气失落。

    听得陆林诚十分不耐。

    谁他妈不是第一次。

    梁烟挂了电话,撑着蹲到发麻的腿站起身。

    姜木最后跟她说让她自己做决定。

    让她自己做决定,难道还有除了答应以外别的选项吗!

    梁烟觉得这个世界简直太世事无常了,明明她昨天还在下定决心要放手,今天就在考虑要不要当女朋友。

    梁烟突然有些担心,她就这么冒冒失失地跑了出来,万一陆林诚现在反悔了怎么办。

    梁烟赶紧转身回去找他,却看见陆林诚就站在她身后。

    陆林诚面无表情,冷漠脸:“我反悔了,你当什么也没听见吧。”

    梁烟:“……”

    操。

    陆林诚说完转身欲走,梁烟赶紧扑过去抱住胳膊:“不要!”

    “你明明说过的不能反悔!”梁烟那叫一个忧桑,“说过就是说过,不能反悔嘤嘤嘤”

    陆林诚低头瞥了一眼正抱着自己胳膊不撒手耍无赖的梁烟:“法律有规定不能反悔吗?”

    梁烟楚楚可怜状:“对不起嘛,我现在就答应现在就答应,你不要反悔啊拜托拜托。”

    陆林诚还是傲娇地别过头去,不理。

    他不知道刚才她在跟谁打电话,只知道她从来都没那么嗲过。

    梁烟都快急死了,这事属于典型的过了这村没这店,最后也不知道是脑子哪根筋搭错了,还是说是灵机一动,突然拉着陆林诚的指尖,单膝跪地,求婚状。

    陆林诚看到身旁突然矮下去的梁烟:?

    “陆林诚先生,”梁烟认真脸,“你愿意让梁烟小姐为昨晚的事向你负责吗?”

    “换句话说。”梁烟认真握着陆林诚的指尖,只恨现在身上没个钻戒,连个易拉罐环儿都没有,“你愿意让梁烟小姐当你的女朋友吗?”

    陆林诚看着她求婚的样子,还是没憋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梁烟知道他笑了,事情就好办了,乐呵呵地站起身,抓着他手:“那我当你答应了喽。”

    “谁说我答应了。”陆林诚笑着。

    梁烟听后嘴翘得老高:“对不起嘛,我太激动了才跑出来的,你想怎么样嘛。”

    陆林诚没说话,只把她往墙根带了带。

    梁烟抬头委屈巴巴地看他。

    陆林诚圈住腰,俯身,轻轻吻上唇。

    梁烟唇上一湿,脑子一阵噼里啪啦电线爆开,又宕机了。

    ……

    影视基地唐宋景区,夏日的午后很是闷热,梁烟一身粉蓝色古装,举着小风扇给自己吹啊吹。

    她今天身上的戏服很精致,发型也梳的齐整,要不是脸上没什么妆容,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个新晋小花。

    梁烟今天的通告是替身演员。

    她长得漂亮身材够好,选中一部古偶剧的女主角替身,片酬比龙套时期多了不少。

    身旁有几个群演说笑着经过,梁烟隐约听到她们口中提到陆林诚。

    梁烟摇摇头。

    陆林诚的剧组今天在唐宋区拍戏的消息传得挺快的。

    也不知道在哪个宫呢。

    梁烟突然抿唇笑了一下,心里甜滋滋的。

    今天他们俩的剧组都在唐宋区拍戏,四舍五入约等于她跟她男朋友一起拍戏了。

    耶耶耶耶耶!

    那边突然有人喊:“梁烟过来!”

    “来了!”梁烟提着裙子跑过去。

    作为一名替身,工作性质比一般人想象中繁杂多了,不仅要替主角出不露脸的镜头,平时还要各种替,文替武替光替走位替分得很细。

    今天的戏是这部玛丽苏古偶女主角惊艳众人的出场,要求女主角伴着花瓣从屋顶缓缓降落,女主角对这场戏的场景要求很高,灯光和道具都要一遍一遍试到最好,可是她不可能跟着一遍一遍试,于是便有了替身的用武之地。

    梁烟被威压师穿上威亚,然后被一点一点地吊起来。

    梁烟身子上升,视野也逐渐开阔,先是看到下面的工作人员身子越来越小,然后来到房顶,又看到了隔壁剧组,他们也正开工。

    威压师在不停调整着位置,梁烟继续看隔壁剧组,本来觉得没什么好看的,直到某个人被簇拥着出现。

    梁烟视线立马汇聚成一点,原本还有点恹恹的人顿时精神了。

    那不是陆林诚吗!

    他今天不仅也在唐宋区拍戏,还刚好在她剧组隔壁啊啊啊啊!

    梁烟激动得就差没冲陆林诚挥手打招呼了,可是一想到他们还处在地下恋情阶段,赶紧按捺住激动。

    隔壁剧组貌似已经开拍。

    梁烟被吊在半空,聚精会神地看着。

    陆林诚一身戎装,从大门快步往院子里走,同时屋里跑出来个女演员,扑倒陆林诚身上。

    陆林诚回搂,两人紧紧相拥。

    抱那么紧干什么,梁烟瘪了瘪嘴。

    算了算了眼不见为净,她别过头,不去看隔壁剧组。

    下面的灯光师还在调光,道具师也忙来忙去,好像把她忘在了上面一样。

    梁烟胯骨被威压衣勒得有点疼。

    她想问问没事的话能不能先放她下去歇息一下。

    “喂那个……”

    “诶您好我……”

    梁烟试探着呼唤了两声,他们好像都没听到。

    梁烟难耐地在上面扭了扭身子,眼睛又忍不住往隔壁瞟。

    结果这一看更不得了。

    梁烟瞠目结舌。

    陆陆陆陆林诚……

    他跟刚刚那个女演员在在在在……

    梁烟看着深情拥吻的两人,顿时心痛到无法fu吸。

    周围好几个摄影机机位对着正拥吻的两人。

    陆林诚拍个吻戏好温柔啊。

    梁烟看到他一手搂着女演员的腰,一手在女演员耳侧轻轻抚着,闭上眼,吻得认真。

    梁烟想起了昨晚,她玩偷亲然后被陆林诚抓包好一通教育。

    他都没有这么深情地吻过她!

    每次都是她噘着嘴要亲亲,陆林诚才敷衍地在她唇上吻一记。

    梁烟逼自己不去看,可是眼睛就是挪不开,心里已经快难受死了。

    好一阵,那边镜头下吻得难舍然分的两人才分开。

    梁烟本松一口气,结果看到导演模样的人上去说了些什么,没过多久,两人又开始抱着亲起来了。

    梁烟都忘了被这样吊着有多难受,看着隔壁剧组,不仅是心痛,连眼圈都红了。

    她连生气的理由都没有,这是拍戏,是他的工作,是剧情需要。

    剧组的工作人员道具灯光都准备的差不多了,正准备问替身去哪儿了,结果一抬头,替身还在天上吊着,被搞忘了。

    大家都吓了一跳,威亚师赶紧把梁烟放下来。本以为这个替身被干吊了这么久脾气再好也会抱怨两句,可是梁烟下地后就像被够了魂儿似的,一句话也不说,呆呆站着,像是被吊傻了。

    “梁烟你没事……”

    威亚师的话还没问出口,被放下地的梁烟突然用袖子狠狠抹了一把眼睛:“我没事!”

    众人:“……好吧。”

    ……

    梁烟今天收工比陆林诚早。

    她看到陆林诚跟助理告别,然后走向自己的套房。

    梁烟攥了攥小拳头。

    气势汹汹地冲了过去。

    她不可以生气,但是可以吃醋,都是女朋友了,凭什么不能吃。

    陆林诚被某个突然蹿出的女人冷不丁扑倒。

    “梁……”陆林诚被她野蛮地拉下脖子,用唇堵住唇。

    她的吻不能算吻,只能叫做啃,毫无章法,甚是连舌头都不会伸,但就是这样生涩的亲吻,却该死的令人心动。

    下午搭戏的女演员满身的香水脂粉味,熏得人头晕,现在怀里这一团身上永远是清新的柠檬牛奶味,他忍不住尝太多,怕破坏了美好。

    他很喜欢她噘着嘴跟他索吻的样子,也很喜欢她撒娇耍赖要亲亲的小动作,每次她没亲到不高兴地噘嘴,他都会偷偷笑。

    只是今天来看,她好像真的不太高兴了。

    她的醋吃得都这么可爱,像是甜的。

    陆林诚正准备反客为主加深这个吻,梁烟觉得自己啃够了,放开陆林诚,呼呼喘着气,不知道自己说的话有多酸:“不管陆林诚拍不拍,陆林诚的女人,是不会拍吻戏哒!”

    她撂完狠话,今天自己来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正转身欲走,陆林诚却一把抓住她手腕,扯回来,抵在墙上,狠狠吻住。

    梁烟被吻得晕晕乎乎。

    她发现陆林诚吻技是真好,她连什么时候被带进房间的都不知道。

    直到大腿根儿疼了一下。

    陆林诚裸着上身,看到梁烟大腿根几条痕,像是威压衣勒出来的。

    梁烟可怜巴巴凑上去给他看,像是撒娇:“好痛哦。”你快表扬我敬业安慰我一下。

    她雪白笔直的腿晃在眼前,陆林诚表情一本正经,喉结却轻轻滚了一下:“我给你揉揉吧。”

    梁烟突然预感有些不对,合上腿,往里缩了缩,干笑一声:“这个那个,不用麻烦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