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全娱乐圈都在等我们离婚 > 第二天没离

第二天没离

一秒记住【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天没离

    拍完杀青照后便是杀青宴,全部结束后已经是晚上十点,梁烟坐在保姆车上回酒店,让姜木在车上给她汇报接下来的行程。

    姜木打开iPad上的艺人日程表:“一个星期后有综艺《勇敢者的挑战》录制,就在B市,一共要录两天。”

    “哦。”梁烟点点头,这个综艺名字她之前的记忆里没有,想来是这三年里新推出的节目。

    梁烟心情不错,她十八线时期根本连综艺都没得录呢,现在竟然也能上综艺了,不过她作为一名演员,演戏才是她的本职工作,于是又问姜木:“然后呢?录完综艺之后呢,什么时候进下一个剧组?”

    姜木有些尴尬地合上日程表:“呃……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梁烟听得糊里糊涂:“没有然后?什么意思啊?”

    姜木表情诚恳地看着失忆三年,这几天一直为从十八线晋升到三线而高兴的自家艺人,虽然于心不忍,但还是决定告诉她这个残酷的现实:“没有然后的意思就是……嗯……那个《我们的挑战》这档综艺,是你接下来三个月,唯一的行程。”

    梁烟听后却哈哈一笑,凑到姜木身边去看自己的行程表:“别开玩笑了,下一部戏到底什么时候进组?拿给我看看。”

    姜木只能把iPad交给梁烟,梁烟接过来翻了翻,发现接下来三个月的行程表中,竟然真的只有一周后的那个综艺。

    “我靠。”梁烟皱着眉,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空荡荡的行程安排,“姜木,你没骗我吧?”

    姜木有些心疼地看着梁烟:“没骗你。”

    “这还不如我三年前呢!”梁烟把ipad扔给姜木,“三年前虽然打酱油但起码一直有戏拍,现在怎么连戏都没得拍了?”

    梁烟激动地抓着姜木衣领质问:“姜木,你老实告诉我,这两年我是不是被谁给封杀了?”

    “没有没有。”姜木把衣领小心翼翼地从梁烟手中抽出来,看了看她,低声道,“只是大家,都不太愿意找你就是了……”

    “为什么?为什么没人找我?不是已经是三线了吗?”梁烟激动的情绪褪去,缩在保姆车座椅上,整个人被一层浓浓的失落与忧伤所包围。

    姜木看着眼前失忆三年对现状一片茫然的梁烟,抿了抿唇:“那我说了,你可别难过。”

    “嗯。”梁烟低着头。

    梁烟由十八线晋升成三线,并不是因为演了什么火爆的影视作品,纯粹是两年前的某一天,向来不怎么发微博的陆林诚,突然发了一条微博公布自己的婚讯,并且@出妻子本人,圈内名不见经传的十八线小演员梁烟。

    这对于当时的娱乐圈来说无疑是一记重量级炸弹,谁能想到刚在影视圈崭露头角没多久,被业内一致看好,事业黄金期的陆林诚竟然跑去结婚,对方还是个名字都没听说过的十八线。新闻讨论度太高一度导致微博瘫痪,逼得程序员小哥连夜加班加点,然后瞬间就把梁烟带入了公众视线,十八线小透明知名度大幅度提升,迈入三线的门槛。

    有了陆林诚媳妇身份的加成,按理说梁烟只要好好营业,在圈里混个一线二线并不是什么难事,至于为什么就此停留在三线再无长进,则是因为陆林诚除了公布婚讯的那一条微博,从此跟梁烟再没有任何交集,没有微博互动,没有夫妻档活动,就连平时接受采访,经纪团队都会提前跟记者沟通采访中不能提到梁烟。

    有粉丝甚至发现,梁烟都不在陆林诚的微博关注里。

    这婚结的,仿佛就跟没结婚一个样。

    于是全娱乐圈都开始等陆林诚离婚,恨不得大家都忘了陆林诚已婚这件事,仿佛那个婚讯微博只是他一时手抖发错了,而要淡化公众眼中陆林诚已婚的印象,作为他老婆的梁烟,自然是不要出现在大家眼中最好。

    梁烟在和陆林诚公布婚讯后接了两部女主戏,制片方本指望着凭借陆林诚老婆的热度好好宣传宣传火一把,结果剧一出来就受到了大批粉丝联合抵制,恶评如潮之后扑得毫无水花,渐渐地业内投资商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以陆林诚目前的爆红程度,谁愿意看见一个顶着陆林诚老婆身份的女人出现在电视里给人添堵,于是梁烟的片约越来越少,就连刚杀青的古装玄幻网剧,都是原定的女主角突然跑路,主创里又不能全是新人,于是把梁烟临时拉来凑数。

    而至于一周后的那个综艺,因为是电视台新节目需要流量,才找的顶着陆林诚老婆身份的梁烟去制造话题吸引流量,因为知道肯定会被骂,所以梁烟只当一期嘉宾,吸引够了眼球就走人。

    梁烟静静听姜木说完了这些,一大颗眼泪吧嗒一下落了下来。

    姜木手忙脚乱地掏出纸巾给梁烟擦泪:“诶,你,你别哭啊。”

    梁烟接过纸巾,本来想忍住不掉眼泪,结果越想越伤心,然后越哭越凶。

    在得知全网都在等她和陆林诚离婚的时候她虽然很窘但其实心里一点也不难受,毕竟她从前对陆林诚顶多也只能算个路人粉,跟他结婚更是想都没想过,但是得知由于跟陆林诚结婚,自己虽然成了三线却无戏可拍无通告可跑还不如以前当十八线打酱油的时候,梁烟就忍不住泪了。

    “这什么破婚,还不如不结呢。”梁烟一把鼻涕一把泪。

    姜木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毕竟以梁烟的角度看来,这婚……好像真的比不结还惨。

    姜木思考了半天安慰道:“你下周不是还有个综艺嘛,加油表现好点,至于戏的事,要不我再去打听打听有没有那个剧组又有主演跑路了?”

    梁烟没有签经济公司,出道后所有工作上的事都是助理姜木在打理。

    梁烟哭够了,生着闷气,一直到保姆车停在酒店门口。

    两人回到酒店房间,行李什么的已经被姜木收拾得差不多了,戏已经杀青,明天就该回B市了。

    梁烟洗完澡,贴了片面膜躺在床上,然后翻起了手机。

    她自己本身就没有什么发朋友圈和微博的习惯,所以可以找到的在她忘记的三年里发生了什么事的内容少之又少,梁烟翻了一阵没有找到什么有用的信息,然后点开自己的微博主页,看到粉丝数量不偏不倚正好一百万。

    数量确实还凑活,比她小透明时期强多了,但是每条微博转赞比嘛,好一点的点赞勉强能上一百,其余的评论和点赞数都寥寥几十个。

    梁烟正式确定自己没几个活粉了,叹了口气,然后收到姜木发来的微信,内容是明天飞B市的航班信息,然后接着又收到一条地址,备注是“你和陆林诚的家”。

    梁烟看到“你和陆林诚的家”这两个字,眉毛跳了跳。

    不过幸好姜木又贴心的发来一段文字:“别担心,陆林诚一般不回去,所以这房子基本上只有你一个人住。”

    梁烟这才松了口气,到陆林诚的微博广场转了转,确定他这段日子一直在剧组拍戏,肯定不会跟她撞上。

    梁烟把手机塞进枕头下面,满腹心事睡了一觉,第二天跟姜木拎着行李箱坐上飞往B市的飞机。

    飞机晚点了一个多小时,梁烟回到“家”以后已经是晚上八点,她刷指纹开了门锁,然后站在门口玄关处,茫然地打量着这套二百来平的公寓。

    公寓装修现代化,灰色为主色调,一看就是照着男主人的品味设计的,跟她以前米黄色系装饰温馨的单身公寓天差地别。

    公寓里很干净,应该是定期有阿姨来打扫,冰箱里食物水果也摆的满满当当,保质期都很新鲜。

    姜木说陆林诚一般不回来,再加上已知陆林诚正在剧组拍戏,已经进组的演员是不能随便不打招呼离组,所以梁烟放松了不少,放好行李,从冰箱里拿了罐酸奶喝着,然后趿着拖鞋,熟悉了整个公寓的布局。

    东西倒是什么都不缺,只是仿佛一切都太整齐了,工整刻板,就像剧组里的布景,缺少有人住的烟火气。

    公寓里开着地暖,温度很高,梁烟叹了口气,从衣帽间挑了件真丝的薄款吊带睡衣。

    她洗完澡,穿着睡衣躺在床上,关了灯,却翻来覆去睡不着。

    梁烟睁着眼睛,看着卧室里的家具在黑暗中的深影,然后拼了命去想那被她忘掉的三年,可是却什么也想不起来,后脑甚至还隐隐作痛。

    睡吧,说不能明天就想起来了,梁烟闭着眼睛不停给自己做着心理暗示,就在她迷迷糊糊快要睡着之际,突然感到身旁的床垫往下一沉。

    梁烟倏地睁大眼,从被窝里蹿起来,看到那个黑影,不由自主地“啊”了一声。

    那人听到梁烟的声音,知道她还没睡着,于是啪地一下,按开床头的小灯。

    陆林诚坐在床上,看到梁烟从被窝里蹿起来,光线昏黄,梁烟海藻般的长卷发洒满肩头,黑色的发丝衬得肌肤肤白如雪,她一身真丝吊带睡衣贴在身上,勾勒出身体玲珑有致的曲线。

    陆林诚笑了笑。

    梁烟在看到陆林诚脸的时候,整个脑子都是懵的,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就已经跑到人身下了。

    感受到自己的大腿上有一只手在来回游走,梁烟下意识地想要蹬腿踢,结果却被人一手抓住了脚腕。

    梁烟浑身微颤,看着男人近在咫尺的俊脸。

    陆林诚握着她脚腕,问:“你不想吗?”

    不过他似乎不打算等梁烟回答,长指挑开她睡衣的肩带,轻而易举地剥了下来,身体慢慢贴了上去。

    梁烟一整晚都是懵的,她失忆了,所以没有相关经验,然后一路失守,浑身软软乎乎,像飘浮在海浪中的一块浮木上,十根圆润的脚趾蜷起,藕节似的小腿在空中胡乱地蹬,然后小手死命揉着身后床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