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王爷太难混 > 第885章 即将毁于月中的飞絮山庄 龙炎简灵互相提防 请君入瓮之灭神阵再起

第885章 即将毁于月中的飞絮山庄 龙炎简灵互相提防 请君入瓮之灭神阵再起

一秒记住【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先找墨斐吧,他带着东西肯定也跑不远,不过这次他有些反常,你难道不觉得吗?”

    说这话的时候,邹凯也是一副饱受困扰的样子,显然是琢磨不透墨斐的行为。

    邹凯话音一落,刘昀眉心也快打成死结了,黑眸更是闪过了一缕凛冽的寒芒,让他看起来格外阴蛰,明摆着就不只是一个单纯负责打理飞絮山庄各项杂务的管家而已。

    他目光如炬地看着邹凯,一语双关道,“不管墨斐到底发现了什么,他都不可能活着离开这座专门为他量身打造的‘牢笼’,在楼主发话前,我们只管做好自己的分内事就行了,有时候知道得越多,反而越容易送命,咱们还是糊涂点吧。”

    刘昀这话让邹凯立马轻笑出声,他冲着刘昀摇了摇头,戏谑道,“还是刘管家你识时务,也罢,我们实在犯不着费尽心思去猜上头的想法,尽好自己本分,尽量不出岔子,也不给任何人‘鸡蛋挑骨头’的机会就是保命的第一法则。”

    说到这里,邹凯就收起了自己的笑容,他鹰隼微眯,环顾一眼四周,而后再度跟表情凝重的刘昀说道,“那三个人也不知究竟是什么来头?选在这个时候来找墨斐,又是为了什么目的呢?第一波的一男一女跟后面来的那个龙先生明显不是一伙的,而且还彼此互相防备,这又意味着什么?问题倒是层出不穷啊……”

    邹凯手指轻点着自己的下巴,脑海思维更是高速运转,眸内精光乍现,说这话的时候,邹凯脑海里也不由自主地浮现出早些时候,简灵‘大杀四方’的狠厉模样,这使得他太阳穴都跟着突突直跳,很快,邹凯就将视线转移到脸色瞬间铁青的刘昀身上,而后双臂环胸,再度咧嘴调侃起刘昀来,“怎么?你还在为红杏苑发生的事情生气啊?不至于,一个小姑娘而已,这里可是我们飞絮山庄的地盘,他们就算跑了,又能掀起什么风浪来?更何况只待十五一到,这个地方对于我们来说也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到时候‘嘭’地一声,任何证据都将湮灭得无影无踪,谁又能找到一星半点的蛛丝马迹呢?老兄,放轻松点。”

    邹凯不以为然地耸了耸肩,而后说出了这样一番意味深长的话来。闻言,刘昀脸色微变,他有些恼火地瞪了邹凯一眼,语带警告道,“这件事你可得给我烂在心里,别没事挂在嘴边,若是泄露出去,误了楼主的大事,到时候你我都吃不了兜着走,好了,不提这茬了,那三人的事情可以暂时先放一放,你盯紧你手下那帮人,看看搜查可有什么进展,两个小时之后,不管墨斐回不回来,我们都要如实跟上面禀报了,毕竟若真出了事,谁都担不起这个责任。”

    对于邹凯这大嘴巴的行为,刘昀可是打从心眼里不喜欢,但鉴于邹凯跟他分属不同体系,刘昀又没有权力直接管邹凯,也只能通过言语敲打邹凯一番,借此希望某人能够意识到问题的严峻性,不要什么都往外瞎哔哔。

    刘昀这话一出,邹凯皱了皱眉,脸色也显得有些不太好看,但他并没有选在这个节骨眼上跟刘昀唱反调,不过邹凯也对刘昀这种凡事都喜欢上纲上线,而且还时不时彰显自己优越感的行为大为不满,不过邹凯也只是暗地里埋怨,面上并没有表露出太多端倪来。

    很快,邹凯跟刘昀两人都从西苑离开了,之后又进来的十来个训练有素的保镖,估计是得到了邹凯的新指令,将之前那留个被简灵放倒的汉子抬了出去,至于另外三个莫名其妙‘失踪’的保镖,似乎没人关注,也许是因为眼下他们还在忙着找墨斐,无暇顾及其他人吧。

    等西苑终于回归过往的平静之后,神色隐晦莫名的简灵跟表情高深莫测的龙炎才从藏身之地飞掠而出,两人一左一右,并肩站立,好半晌,谁都没有开口,只是兀自沉浸在各自的思绪中,难以自拔,片刻过后,还是影后妹子简灵率先打破了沉默,她扭头看了一眼目光幽深如古井寒潭一般,薄唇紧抿的龙炎,而后微微挑眉道,“刚才刘昀跟那个疤痕男子说的话你总该听到了吧?他们说墨斐行为反常,而且还带走了什么东西,你说会是什么呢?”

    简灵的出声打断了龙炎的出神,龙炎黑眸闪过了一缕暗芒,他偏头扫了一眼才到自己肩膀位置的娇小妹子,声线低沉道,“简灵,刚才我们不是已经达成了共识吗?在权墨跟墨斐露面之前,我们可算自己人,你怎么扭脸就忘了呢?还试探我……”

    一听龙炎这话,简灵嘿嘿笑了笑,但笑意却谈不上多友好,她避开了龙炎那太过于深邃的眸子,视线落在虚空某处,歪头想了想,而后如此跟龙炎说道,“我也不是非要防备你,主要是今日的事情发生得太过于突兀,谜团甚多,我们假定墨斐带走的就是涤魂珠,可刘昀方才说话的语气那么笃定,他们似乎已经料定墨斐跑不远,而且听他的话你也该知道,这帮人十五号还有一个大计划要执行,到时候恐怕飞絮山庄会发生什么可以直接归类在‘自然灾害’一类的突发事件吧,足以让整个飞絮山庄不复存在,不管是证据,还是证物,都只能付之一炬,连渣都不剩,这么大的手笔一看就不是出自普通人,眼下我比较好奇的反倒是刘昀跟那个疤痕男子口中的楼主到底是何方神圣?就是不知道我到底认不认识这位狠人啊?”

    简灵一边摩挲着自己的下巴,一边星眸滴溜溜地转着,显然还在琢磨跟飞絮山庄相关的事情。简灵话音一落,龙炎目光微微闪烁,神色更是几分冰冻,他轻轻勾了勾唇瓣,四两拨千斤道,“你若是想知道,再在此地等上两个小时不就好了,刚才那位刘管家不是说了吗?两个小时后,不管墨斐找不找得到,他也要将这里发生的事情汇报给上面的人,我们只需要静待佳音,再顺藤摸瓜,答案不就水落石出了吗?”

    一听龙炎这话,简灵秀眉几不可察地皱了皱,她心思微动,想了想,简灵索性再次开门见山地追问起龙炎来,“看来你这是打算继续留守此处了咯?”

    “你难道……现在要走?”,龙炎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身边某个笑容狡猾如狐的美貌姑娘,当即就反问起简灵来。

    对于龙炎这个问题,简灵并没有第一时间正面回答,她只是故作高深地笑了笑,而后就移开了视线。尽管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龙炎也不泄气,他只是负手而立,静静地站在简灵身边,虽说目前的局势尤为紧迫,但两人似乎都没有太过于担心,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约莫过了一刻钟,简灵扭头跟龙炎说道,“你发现没?刚才那个疤痕男子跟那个刘大管家关系似乎不太好,隐隐有一种谁也不服谁的架势,或许我们可以利用这点做做文章,也许能够撕开另外一道口子,获得我们想要的情报。”

    简灵显然是意有所指,龙炎又不是傻子,自然瞬间就秒懂了,但龙炎却不赞同简灵的做法,他眉心几不可察地皱了皱,黑眸凌厉地看着简灵,而后一口回绝道,“我奉劝你不要打草惊蛇,反正等的话,拢共也不会超过两小时,两小时之后一切还是能够见分晓,你又何必多此一举,非要铤而走险地去绑人呢?”

    龙炎也不知道简灵到底是什么毛病,怎么事事都喜欢通过‘绑@架@’这种粗鲁且毫无品味的方式实现呢?安安静静地等着不好吗?一个姑娘家家,怎么就喜欢采取,或许连土匪都‘不屑一顾’的处理方式呢?龙炎再一次觉得简灵……庸俗,而且还是俗不可耐的那一种。

    如果龙炎还能有别的选择,讲真,他绝对不会愿意将自己跟简灵牢牢地捆绑在一起,形成……所谓的命运共同体的,毕竟简灵不是一般人hold得住的,谁跟她结盟,都是一件极具挑战的事,我说的是心理层面的挑战,而非其他。

    龙炎丝毫都没有掩饰自己对简灵的嫌弃跟鄙夷,简灵眼又不瞎,自然也看得一清二楚,原本简灵还打算跟龙炎好好掰扯一番,可最终简灵还是将临到嘴边的话都咽了下去,只是皮笑肉不笑道,“好吧,鉴于我们两人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合作,我也不拂了你面子,不绑就不绑,不就等两个小时吗?你龙炎等得了,我当然也做得到。”

    闻言,龙炎只是皱了皱眉头,却没有再说什么。两人站在西苑的走廊上,周围很是安静,西苑外的动静,两人都尽收耳底,期间掺杂着凌乱的脚步声,偶尔还有故作低沉的交谈声,但往往都是闹一下,又归于平静,但至始至终都没有人再进入过西苑,这里俨然已经成为了一个被人选择性遗忘的小天地,龙炎跟简灵谁也没有离开西苑,虽说两人已经算‘自己人’,但也没人主动开口打破这越发诡异的沉默,更别提交流什么心得,体会了。

    两人之间的气氛甚是古怪,说实话,他们这样非但不像同盟,反倒更像是彼此互相提防,互相制衡的死对头,只不过由于某一件大家都关心的事情,暂时将他们凑在一起。

    原本晴朗的天空不知怎么地,突然被一片片乌云遮蔽,让人倍感温暖的阳光瞬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剩下的只是阴沉了很多的天幕,而且原本无风的院子也开始刮起了寒冷的风,温度仿佛在一瞬间骤然降低了十几度,冷暖的差异太大,简灵跟龙炎本来就不是普通人,自然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不对劲了,两人当即就交换了一道视线,脸色都是如出一辙的凝重。

    “灭神阵。”,简灵跟龙炎异口同声地说出了‘灭神阵’三字,很显然两人的想法又再一次不谋而合了,话音刚落,简灵跟龙炎就飞也似地朝着西苑那扇通向红杏苑的栗色木门跑去,两人都使出了浑身解数,可想而知,此刻的情况到底有多凶险。

    简灵俏脸也格外那看,她没想到自己居然还能在飞絮山庄中招,简灵都恨不得破口大骂了,但她更加明白眼下她还是应该要想方设法逃命,如果等灭神阵全部完成,再整个启动的话,她跟龙炎恐怕就真的要被关在阵法里,再也出不来了。

    简灵跟龙炎都犯了一个低级错误,那就是他们将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失踪的墨斐以及被墨斐带走的涤魂珠身上,两人以为只要他们在飞絮山庄守株待兔就能够得到自己想要的情报,可他们却忽略了一点,那就是如果这里发生的每一桩,每一件事都是精心设计的圈套,等的就是他们两个,那么他们又要如何……自救呢?

    有时候,人就是这样,关心则乱;因为注意力都放在了最紧急的事情上,所以也很容易出现灯下黑的情况,再被现实打脸,让自己陷入万劫不复之险境中。

    简灵既然猜到了这就是一个为了缉拿她而设下的的精妙棋局,龙炎自然也知道他纯粹就是上了苏秉宸的当,早在几日前,盖雅茜将请帖拿到他的馨鲜茶肆转交给苏秉宸的时候,苏秉宸恐怕就已明了这张请柬所代表的摆明了就是鸿门宴,为的就是引君入瓮,而苏秉宸并不打算来此地‘孤身犯险’,但既然龙炎非要蹚浑水,那么苏秉宸也乐观其成,所以才会在他拿到请帖之后,留下那样一番意味深长的话来,当时龙炎并没有将此事放在心上,误以为苏秉宸只是……故弄玄虚,但如今想来怕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苏秉宸就已经在算计他了吧?而且某人还‘大大方方’地提醒过他,只不过当时的他太过于沾沾自喜,选择性无视了,这才造成了今日的……危局。

    越想,龙炎也越发恼火,龙炎想好了,等他摆脱了灭神阵,他一定要找苏秉宸算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