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离天大圣 > 016 本相(求订阅)

016 本相(求订阅)

作者:神秘男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得不说,修法之人似乎都有着很不错的艺术天赋。

    孙恒的小院依山而建,重檐叠楼,精巧雅致,凌空欲飞的飘逸之姿,犹胜求仙观一筹。

    至于房屋结构不稳,对于他们来说也不是问题。

    几道法术下去,岩石就变的坚固不少,不能支撑的也能撑起来。

    小院石面光滑如镜,墙下栽有竹菊,墙上爬满蔓藤,芳香扑鼻,鸟声轻鸣,倒是在这堪称险恶的地方生生营造出一个祥和的氛围。

    孙恒要求的五层阁楼,也矗立其间。

    高达七八丈的楼阁,飞檐挑柱,碧瓦如洗,经由一段时间的风吹雨打,更是多了份稳固厚重之感。

    顶层,一展屏风横隔正中。

    几张玉案随意的摆放在四周,玉案上各种书册、武功秘籍凌乱掀开码放,一片狼藉。

    孙恒披散着长发,仰躺在一个躺椅之上,身躯随着椅凳的摇晃,来回起伏。

    这是他自己仿照前世记忆做出的躺椅,造型别致,让寒山道人都惊叹不已。

    当然,这其中有几分夸张、几分刻意,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此时孙恒双眸带着些许的血丝,精神里透着股疲倦,衣衫也不如往昔周正,与他以往的形象几乎判若两人。

    “孙先生。”

    寒山道人一脸恭谨的立在楼梯旁,束手而立:“可供先天高手修行所用的丹药本就稀少,先天后期的更是罕见,只有渊山和京城才有供给。下面的登仙司因为用不到,所以早就舍弃了。”

    “不过先天养神魂,一些我等修法之人壮大神识的丹药,先生一样可以用。”

    对于孙恒的身份,数月过去,寒山道人也差不多有了些了解。

    毕竟,天下间先天后期的高手就那么多,渊山虽远,但万蛇窟之主的名号还是在登仙司有记载的。

    不过,就算是知道了孙恒的来历,此时的他也没了反抗之心。

    “嗯。”

    闻言,孙恒躺在那里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他当初不愿意离开渊山,很大部分就是这个原因。

    随后又问道:“丹方哪?”

    “倒是有几个丹方。”

    寒山道人接口,道:“只不过……,没有炼丹的人。”

    “没有炼丹的人!”

    孙恒眼眸微动,道:“这是什么意思?你们的丹药难道都是自京城发来的,就没有自行炼制过不成?”

    “当然不是。”

    寒山道人苦笑:“但炼丹师大都是修法之人,炼制的丹药通常也是我等服用的,平常也就炼制一些武者常用的疗伤丹药,可供修行所用的,却不怎么炼制。”

    “如若让他们重新尝试炼制先生所需丹药的话,怕是会浪费不少。”

    孙恒闭眼,轻轻叹了口气。

    他就算再是豪富,也不可能如此浪费,去供养一位炼丹大师炼制丹药。

    要知道,每一位炼丹大师,往往都是要举一宗门或数郡修法之人之力,才会有所成就。

    但武道修炼,至先天之后,就越发的艰难。

    如若不借助丹药,以孙恒的估计,怕是最快也需二十年,他才能把真气修至先天圆满!

    这还是他底蕴深厚之故!

    孙恒虽然年轻,修炼的却是顶尖功法。

    在内气境,有九窍宝珠提纯内气,千年蛟珠提供能量。

    在先天境界,更有万毒珠内堪称海量的毒力可供炼化,至先天后期之前,一片坦途。

    可谓是底蕴深厚,机遇超凡!

    但先天后期,真气不止需要海量的积累,还要耗费心力一点点的凝练。

    真气凝练的越纯粹,实力也就会越强。

    据蒋离随笔所记载,也只有如此,真气才可最终转化为法力。

    或者,尝试冲击那武道至高无上的宗师境界。

    在这一点上,不论是蛊神经,还是金刚不坏神功,他都已修炼至顶点,于他再没有了助益。

    至于壮大神魂之力的东西,他在渊山也曾服用过。

    也许是两世为人,又吞噬了那凶猿魂魄的原因,孙恒神魂之力强悍,那些丹药对他效果不大。

    “罢了!”

    叹了口气,孙恒轻轻摆手:“把丹方留下,先尝试着收集一下上面所需的药材吧。”

    “是!”

    寒山道人点头,当即从怀中取出几张记满自己的纸张,放玉案之上。

    “那,在下就不打扰先生休息,这就告辞了。”

    “嗯。”

    孙恒点头,待到对方迈步就要离开之时,他又双眼一睁,猛然开口:“等一下!”

    “先生还有什么事吩咐?”

    寒山道人顿足。

    “我认识一个人,他叫明玉道人,善于炼制丹药,尤其是武者所用的丹药。”

    孙恒从躺椅上坐直身躯,凝声开口:“据我所知,他在军中服役的年限已经到了,很有可能已经回来。”

    “哦!”

    寒山道人双眼一亮,急忙问道:“那这位明玉道友,是哪里人?”

    “东阳府人。”

    孙恒疲倦的面上带出些许的笑意:“你去一趟东阳府,我手书一封,如若他在的话,就转交给他,邀他来此地一趟。”

    “是!”

    寒山道人点头。

    随即孙恒就直起身子,在一旁的玉案上拿了纸张,挥笔写就一封书信,交由对方。

    待到寒山道人告辞离开不久,又有一人缓步踏上石楼。

    “孟姑娘,你来了。”

    见到来人,孙恒不禁轻轻一笑,面上绷紧的表情也略显放松。

    “你还是叫我秋水吧。”

    孟秋水掀开头上的斗篷连帽,轻摇头颅:“姑娘这两个字,现在的我可实在是担当不起。”

    经过一段时间的心思转变,孟秋水此时在孙恒面前已是重复当年的那种姿态。

    而且这段时日,她们商行再无烦恼,少了琐事缠身,她的精神、相貌,也变的旺盛些许。

    她着孙恒点头示意,道:“你真的要售卖先天功法?”

    此次她来,就是因为收到孙恒的来信,信中言道有先天法门外售。

    天下武道断绝,先天功法极其罕见,每一门都价值不菲,这等事她自然要亲自来一趟。

    “是的。”

    孙恒点头,伸手往玉案上那书籍、画册一指:“你随便看看吧。”

    “嗯?”

    他那随意的态度,让孟秋水不由面色一讶,随即弯下腰,从玉案上拿起一本书册翻看起来。

    “五毒掌?”

    “纳五种相生相克的毒性入体,出掌带毒,杀人于无形,毒性可致先天中期高手丧命……”

    “真的是先天高手修炼的功夫!”

    孟秋水眼眸闪动,再次弯身,取了一副画卷展开。

    长达三尺的画卷上,描绘的是江水川流之境,水流遄急,波浪起伏,宛如身临其境。

    而在画卷一角,标注这几个小字。

    “百脉行水诀!”

    “先天意境!”

    “呼……”

    孟秋水手腕一颤,忍不住闭上双眼,长吐一口气息,才压下心头的激动。

    良久,她才睁眼扫视玉案上那散乱摆放的书籍画卷,凝声开口:“孙恒,这些不会都是先天功法吧?”

    “不是。”

    孙恒摇头,也让孟秋水不禁松了口气。

    “但大部分都是。”

    “……”

    孟秋水手上一紧,顿了顿才苦笑开口:“你真是每每都出人意料。”

    “不过,这些先天功法,你真的打算都要出售吗?”

    言语间,满是浓浓的不可置信。

    在她所知,附近郡府之中的先天高手,一个人顶多也不过会上一两门先天功法。

    而且为防止被人看出破绽刻意针对,他们绝不会对外出售。

    市面上,几年也未必能见到一门先天功夫售卖。

    而现在,这里怕是足有十几门功法!

    “嗯。”

    孙恒点头,道:“其中除了一门炼体的功夫可修炼至先天中期之外,其他的都算不得什么。”

    他伸手朝寒山道人留下的丹方一指,道:“这些秘籍,你帮我换成这上面所需的药物,或者是对我可以起作用的丹药、药方。”

    “没问题。”

    孟秋水点头,强行压下心头的激动,但却压不住心中的好奇:“你怎么会有那么多先天功法?”

    “当然,我只是随便问问,你不用回答。”

    “无妨!”

    孙恒摇了摇头,挥手散去身后的屏风,伸手一指,道:“这些功夫,都是从它上面得来的。”

    “它?”

    孟秋水循着孙恒的手指望去,却见一副画卷正自悬挂着那里,正自随风轻轻晃动。

    画面正中是一位白发老者,面目纹理清晰,长衫飘飞,正自负手而立。

    老者满面皱纹,眼带浑浊,看上去就如一位平凡的老人,除了极为真实之外,似乎并无其他特别之处。

    但孟秋水凝神打量了片刻,双眼却渐渐沉迷其中,仿若天地之道,都尽在这画卷之中一般。

    “咳!”

    一声轻咳,打断了孟秋水的感悟。

    她身躯晃了晃,这才发觉自己头脑发蒙,竟是精神大耗之状。

    “那……那是什么?”

    她转过头,伸手扶住一旁的石柱,不敢再看。

    “一位武道宗师的自画像。”

    孙恒挥手,屏风再次横在正中:“而且,这人绝不是一般的武道宗师!”

    孟秋水点头,表示认同。

    就在刚刚那一眼之间,她竟是在那画像中看到了各种奇妙武学,而且每一门都已至匪夷所思的境界。

    难怪孙恒能得到那么多功法,怕是经常观看那副画,略有所得,就是一门先天武技。

    只不过,实在是太过耗费精神,难怪他今日的精神不怎么好。

    “呵……”

    脑中思绪乱转,孟秋水摇了摇头,强提一丝精神,道:“说起来,我知道的先天功法也不少,却还是第一次见到用自己做功法本相的。”

    所谓本相,是指感悟先天意境的外显之状。

    如金刚不坏神功的那尊金佛、云龙九变的那云龙画像、刚才玉案上摆放的百脉行水诀。

    这些功法,都是把意境显化成虚景,用来被人感悟。

    而用自己做本相,就算是孙恒,似乎也从未见过。

    当下他展颜一笑,道:“别说是你,我也……”

    “本相?”

    话到嘴边,他表情陡然一僵,随后双眼渐渐绽放精光:“是啊,为什么不能用自己做本相?别人再好,也不如自己了解自己!”

    他身躯颤抖,一双眸子精光摇晃,几不自持。

    “孙恒?”

    孟秋水在一旁小声开口:“你没事吧?”

    “我没事,没事!”

    孙恒连连摇头:“应该说,我好得很,前所未有的好!”

    言必,他陡然仰天大笑,笑声遍传整个小寒山,舒畅之意尽览无疑。

    “谢谢你,秋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