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家有庶夫套路深 > 第439章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二更)

第439章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二更)

作者:妖治天下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老太爷、老太爷!”孟氏追着张赞的脚步。

    张赞虽然老了,但是身体硬朗,脚步走得飞快,不一会儿就消失在拐角。

    张曼曼连忙追上前,拉着孟氏:“娘,算了。”

    “什么叫算了?”孟氏皱着眉头,回头瞪着张曼曼,“那可是你的婚事!你怎么一点也不着急?”

    “我……”张曼曼小脸白了白,自从被太子退婚,经历过一连串的事情,还有张博元和叶梨采那糟心的夫妻生活,张曼曼已经对什么婚姻心灰意冷了。

    她对婚姻一点期待都没有了,要嫁什么人,全凭张赞作主好了。实在嫁不出去,那就上山做姑子算了。

    张曼曼只低声道:“反正,祖父不会害我。祖父的决定,从没错过。”

    孟氏一噎,又见张曼曼那无精打采的模样,便微微一叹:“曼曼啊,娘都是为你好。”

    “我知道。”张曼曼点头。

    母女俩一起回到孟氏的住处,说了一会话,张曼曼就回去了。

    孟氏还在为张曼曼的婚事忧心,“我都瞧好了几个世家,人家都觉得曼曼不错,偏老太爷要作主。也不知是什么人家来着。”

    她的陪房曲嬷嬷道:“老太爷自来是个妥当的,必不会害姑娘。”

    孟氏皱眉:“既然是好人家,何必瞒着我?那可是我的亲闺女。”

    “太太现在多想也没用。姑娘是太太的亲闺女,也是老太爷的亲孙女儿,还能坑她?”曲嬷嬷笑着。

    孟氏微微一叹:“你说得对。”现在也无计可施,只能先等消息了。

    第二天一早,孟氏和曲嬷嬷忙着过年送礼事宜,正在屋里写世家册录,备着哪家送什么。

    这时一名小丫鬟过来:“太太,乌媒婆来了。”

    “乌媒婆?”孟氏一怔,放下手中的帐册,“前儿个我们不是给她回话了吗?她不用给曼曼找人家了,婚事全都交给了老太爷。”

    前一段时间孟氏一直张罗张曼曼的婚事,叫的就是乌媒婆,乌媒婆也给力,找了好些不错的世家公子。孟氏瞧着觉得不错,哪里想到最后倒是让乌媒婆白忙了一场。

    “曲嬷嬷,你拿五两银子给乌媒婆送去,说前儿个她辛苦了,不能再忙。”孟氏微微一叹。

    上次谢绝了乌媒婆后,就给了五两银子。乌媒婆现在还来,孟氏便料定,一定是乌媒婆手里有好亲事,所以又找上门了。

    曲嬷嬷进屋拿了银子,那丫鬟接了,便走出去。可不一会儿,又跑了回来:“那媒婆说……这亲事,真的要跟太太你好好说道说道。”

    孟氏轻轻的皱了皱眉头,“好吧,快请进来。”只能自己打发了。

    “是。”丫鬟答应了一声就转身离开。

    孟氏放下手中的帐册,移步到了起居间。

    不一会儿,就见丫鬟领着乌媒婆走进来,乌媒婆朝着孟氏作了一揖:“见过太太。”

    “乌媒婆不要多礼,呵呵呵,真是劳你费心了。”孟氏笑着,“快请坐吧。”

    乌媒婆没有坐,反而凑上来道:“太太,我来给你说一件要紧的事情。”

    “这……上次我就说了,曼曼的婚事我拿不到主意,便是你手中有好媒桩也没用。”秦氏道。

    “不不……就是关于张姑娘的婚事……唉,不是给张姑娘说亲,而是……我知道你家姑娘说哪家!”乌媒婆一脸神秘兮兮的。

    孟氏腰板不由挺得直直的,又见乌媒婆给她使眼色,便对外面的丫鬟道:“你先出去。”

    那丫鬟答应一声,便转身离去。

    孟氏这才道:“媒婆这是什么意思?”

    “没有什么意思,只是……我瞧着张姑娘是个好闺女,太太也是极为和善之人,我实在瞧不得张姑娘被坑了去。”乌媒婆说。

    “什么坑了去?”孟氏深深皱着眉,“现在曼曼的婚事拿主意的是我家老太爷,谁能坑她?”

    “是谁拿主意我不知晓,但却要给太太报个信儿,没得太太被先斩后奏,吃了大亏。”乌媒婆道。

    “那你快说来。”曲嬷嬷道

    乌媒婆说:“我跟顾媒婆住得近。顾媒婆庭院种了棵枣树,这段时间果子结得丰硕。我的孙女小红跟顾媒婆的小丫鬟感情挺好。说要到树上摘几只枣子,那个小丫鬟答应之后,就跑了出去给顾媒婆买东西。不料,这时一个小厮走进了顾媒婆家。我家小红往窗里一望,瞧得清楚,那个小厮长了张大马脸,鼻头特别大,是你老太爷跟前的小厮,不错吧?”

    因着前儿个乌媒婆经常带着孙女小红来张家给张曼曼说亲,所以乌媒婆和小红都认得张赞身边的小厮。

    “对,是老太爷跟前的六栓。然后呢?”孟氏有些心急。

    “那小厮跟顾媒婆说,让顾媒婆上男家提亲,等亲事成了,少不了丰厚的谢媒钱。”乌媒婆说着,一脸神秘兮兮的,“太太你倒猜,张老太爷给你家姑娘说的是谁?”

    “哎呀,我的老天,你就别卖关子了!快说吧!”孟氏都已经有些抓狂了。

    “他要把你家姑娘说给叶筠!”乌媒婆挤眉弄眼地说。

    孟氏懵了一下:“叶军?哪个叶军?”

    “哎呦,我的太太!你还不知道呢,不就是你的亲家么?”乌媒婆被气笑了,“叶筠!叶筠呀!现在镇西侯夫人的亲哥哥,温氏的儿子!断了一条腿,成了蹶子的那个。”

    孟氏脸色一变:“叶筠?啊?叶——筠?”说着,孟氏只感到脑子嗡地一声,一阵阵的发黑。

    “啧啧啧,叶家都成什么模样了?就算现在叶棠采成了镇西侯夫人,也架不住叶家的败落。削官削爵的,破落户!丑事一桩接一桩!爹是个无耻之徒,娘是个和离的!叶筠本来也是个脑子不清醒的,现在还是个蹶子!啧啧啧,也不知你家老太爷吃错什么药了!”乌媒婆一脸的怜悯和嫌弃。

    孟氏已经得已经快要坐不稳了,浑身都在颤抖。“此事当真?”

    “自然是真的,我骗你干什么?”乌媒婆轻哼一声,“若太太不信,尽可以去查一查。就算不查,等你家闺女真的订给了那个蹶子,你自然就知道真不真。”

    孟氏眼前一黑:“那……真是谢过媒婆了。”

    “唉,谢什么。”乌媒婆捏着帕子的手一甩,笑道,“我也是瞧不得好好一个姑娘被推进了火炕。只有一件,此事……太太可别说是我说的。太太只说我今天是上门给姑娘说亲即可。”

    “这是自然。”孟氏心里只记挂着张曼曼的事情,拼命地点呵呵,头,“曲嬷嬷,给乌媒婆拿点车轿钱。”

    曲嬷嬷答应一声,然后走到卧室那边,到钱匣子里翻了翻,想到乌媒婆这消息事关重大,实在是大功一件,便拿了五六个小银锭,加起来,足足有五十两之多。

    那乌媒婆一看,便喜得眉眼都在笑,哎呀一声:“怎地这般客气?”一边说着,却已经接了过来。“若没有什么事,我先走了。”

    “你去吧。”孟氏道。

    乌媒婆喜滋滋地离开。手里捧着五十两银子,不知多高兴。

    她走这一趟,实在是因为不甘心。

    在名气上,她本来就不如顾媒婆,二人总是抢生意。

    张曼曼这亲事,她张罗了好长时候,也是下足了功夫的,结果却白忙了一场。白忙也就算了,毕竟孟氏也不是故意的,她也不敢得罪官宦人家。只能吃这哑巴亏。

    不想,这张曼婚事落到张赞手里后,居然直接交给了顾媒婆。

    乌媒婆怎么想心里怎么不平衡,决定坏了它!

    现在,不但坏了这桩姻缘,还得了五十两银子,真是一举两得啊!

    乌媒婆走后,孟氏便蹭一声,站了起来。

    曲嬷嬷吓了一跳:“太太,你……你要去哪?对了,咱们快跟老太爷反映,绝不能嫁叶筠。”

    “老太爷?呵呵呵,有用吗?”孟氏冷喝一声,“他不是爱先斩后奏吗?走,咱们去找温氏那老货!竟敢肖想我闺女!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