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罪恶无形 > 第二十一章 偷听

第二十一章 偷听

一秒记住【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个不急着烦恼。”纪渊扭头看了一眼夏青皱着的眉头,对她说,“之所以觉得平淡,究其原因恐怕还是因为我们只是了解到了一些浮皮潦草的东西,还没有往深处去挖掘,如果深挖,说不定就会有比较精彩的收获了。

    还有,未必非要是要有什么通俗意义上的利益,如果真的那么憎恨一个人的话,对方的死或许就是最好的获利方式。”

    夏青觉得纪渊说的有道理,如果真的痛恨一个人,可能杀掉他对于自己并没有什么实质的收获,但是却有一种复仇之后的痛快,这种快【HX】感对于心里埋着仇恨种子,扭曲了人格的人来说,诱惑可以说是非常大的。

    两个人开车返回去的路上,路过一处夏青不太熟悉的小街,在一个小区正门附近,纪渊忽然把车子开进了靠近路边的车道,然后在路旁找了一个车位,缓缓的停了进去,然后把夏青那一侧的车窗打开一条小缝。

    他伸手把夏青大衣后面的帽子拉起来帮她扣在头上:“戴上帽子,别着凉。”

    说完之后,不等夏青有什么反应,他的视线就已经转移到了车窗外。

    夏青顺着他的目光看出去,目光很快就锁定了路边的两个人身上,因为车子就贴着人行道停在那里,那两个人距离车子的实际距离大约也就只有那么两三米远而已,纪渊开的是队里的车,为了方便出任务,车窗加了膜,所以只开一条小缝倒是不用担心外面的人能够看到车内的人,车内却能听见外面的声音。

    夏青不敢说自己对人有多么过目不忘,但那两个人她还是认得出来的,就是郑义的父母,只不过这两个人跟上一次她见到的时候比起来,变化确实还是挺明显的,且不说那一身从头到脚簇新的衣裤鞋帽,就单说两个人的模样,也很明显比之前要白胖了不少,容光焕发之后,连面上的刻薄相似乎都淡化了。

    夏青扭头看看纪渊,眼神有些惊讶,她怕外面的人听到他们的讲话声,只能用口型向纪渊询问,为什么郑义父母会出现在这里,纪渊也用口型告诉她,旁边那个小区就是郑义父母迁居的新住处了。

    夏青看了看旁边的小区,档次不敢说在W市有多么数一数二,至少也算是不错的水准了,所以可想而知,这里的房子在本地来讲应该是不算便宜的。

    郑义的父母并不知道自己在别人的视线之内,两个人走到小区大门旁边的一个门市,开始优哉游哉的挑起了水果,一边挑水果一边和店老板攀谈。

    那家店看起来应该是刚开业不久,招牌上面的小红布都还没有掉下去,被风吹得挂在牌匾上面,老板是一个胖墩墩的中年人,一张胖胖的脸,估计是忙着招呼生意,大衣都没穿就从里面跑到门口来,被外面的冷风吹得头顶上的头发都飘了起来,露出了有些光秃秃的脑顶。

    “来啦?今天买点什么呀?我们店里头新来了一批智利车厘子,可新鲜啦,来点吃呗!”那个胖老板是个大嗓门儿,不过也不知道是平时抽烟喝酒把嗓子搞坏了,还是天生一把烟嗓,夏青还是头一次见到这种大嗓门儿的烟嗓儿呢。

    郑义的母亲摆摆手,一脸满不在乎的样子,连价格都没有问一句,态度十分豪气的对那胖老板说:“行,装吧,还有我们家平时爱吃的,都给我们俩装上!我们这出门一趟,昨天才回来,家里什么水果都没有了,我这人一天都离不开水果,所以你就挑好的给我们装一箱送家去吧!”

    “好咧!明白!”胖老板也是个麻利人,对郑义父母似乎也熟悉,嘴上一边答应着,一边从旁边拽过来一个保温箱,转身进去拿了不少包装精美的进口水果出来,开始一边往保温箱里码水果,一边和两个人攀谈,“这好几天没看到你们来买水果啦,听这意思是出了一趟门儿啊?探亲啊,还是旅游啊?”

    “旅游,出了一趟国,去了一趟欧洲!”郑义母亲颇有些得意的说,一边说一边用手轻轻的推了推自己应该是新烫了没多久的一头卷发,“去了十多天。”

    “哎哟嚯,十多天呢呀?那得叫什么来着?叫什么……叫什么……”胖老板不知道是不是受了郑义母亲的影响,也伸手去拢一拢自己的头发,把被风垂到一旁去的那一缕“支援中央”的头发重新复位了一下,“欧洲深度游?我记得是叫这么个名字吧?这是不是得不少钱啊?你们老两口是真潇洒啊!”

    “潇洒什么啊,又不用我们花钱,有人孝敬我们的!”郑义母亲一脸得意地说,不知道是不是有点炫耀的成分,还是受了这胖老板大嗓门儿的影响,她说去旅游这一些事情的时候,调门儿也有所提高。

    胖老板乐了:“哦,孩子有出息,拿钱给你们报了旅行团了是不是?我就说么,你们老两口这多潇洒啊,我这店开起来之后,来我们店买进口水果的一般就两伙人多,要么是给家里小孩儿买着吃的,要么是买了送礼的!

    其实我自己卖这些的,我也知道,这进口水果确实是好,不光卖相好,味道也好,但是价格也贵啊,一般人自己家里吃都图个实惠,舍不得买!像你们这种隔两天就过来装一箱回去吃的老两口子还真是不多,一看就是孩子孝顺!”

    “孩子孝顺不孝顺的……”被人提到孩子,郑义母亲的态度略微生硬了一点,她支吾了一下,然后硬生生的没有接这个话,把话题重新拉回到了欧洲旅游上面,“我们去欧洲旅游那是有人免费请我们去的,报的那可是豪华团,坐飞机都是商务舱你知道么?你坐飞机买过商务舱么?还是国际航班那种!”

    “没有没有!”胖老板一边麻利的装水果,一边抬头冲郑义母亲咧嘴一笑,“我哪有那福气,别说国际航班了,我就没出过国,国内的飞机也只买过经济舱!”

    “哦,那你以后好好赚钱,真的要有机会去体验体验了!”郑义母亲对胖老板的回答很是满意,“那商务舱坐着都舒服!吃的也好,空姐对你都热情!不过啦,飞机那都是小事,主要是去外面旅游,我们年纪大了,对住宿要求比较高,这种豪华游啊,旅行社给订的都是豪华型酒店,那住着就是舒服!”

    “那就你们老两口去啊?孩子没跟你们一起去?”胖老板好像并不是一个特别善解人意的性格,完全没有察觉到郑义母亲对“孩子”这个话题的回避。

    郑义母亲的脸色明显阴沉了一点:“这个旅行团是我儿子以前的女朋友孝敬我们的,我们不用她陪我们去,尴尴尬尬的!我们自个儿去!”

    “这……”胖老板脸上的笑容稍微变得有些不自然,毕竟这话听起来实在是有些奇怪,“你儿子的前女友啊?这姑娘看样还喜欢你们家儿子吧?要不然怎么都是以前的女朋友了,还花那么多钱报豪华游孝敬你们老两口啊!”

    郑义母亲和郑义父亲在这个时候非常有默契的谁也没有搭腔。

    不过车里面两个正在一声不吭专心偷听的人,听了这话可就没有那么平静了,夏青惊讶得微微张开了嘴巴,扭过头去看纪渊。

    欧洲深度豪华游,两个人,飞机是商务舱,酒店豪华型,这几项累积在一起,花销可是一笔不算小的数目,而郑义的“前女友”,还有足够的经济条件,能够拿得出来这一笔钱的,夏青这个局外人首先能想到的就是陈清绘了。

    只是她对郑义的了解毕竟有限,所以只能看向纪渊,想要从纪渊的反应来做一下判断,看看两个人在这件事情上面的想法是不是一致的。

    纪渊的眉头紧紧皱着,面色严峻,眼神里面又透着几分困惑。

    车外路边,胖老板已经完成了打包,给郑义父母报了个价,很显然他们双方已经习惯了这种模式,胖老板根本就没有担心这两个人会因为嫌贵拒绝购买。

    郑义父母听了那个夏青都觉得贵的价格,眼皮都没有眨一下,郑义母亲示意了一下身旁的老伴儿,郑义父亲从怀里摸出一沓百元大钞,数了几张递过去。

    “走吧,小伙子,帮我们送家去。”郑义父亲交了钱之后,没有去接那箱水果,而是对胖老板嘱咐起来,“你拿的时候轻点晃啊,上次在你这儿买的芒果,你给我送到家的时候晃得那芒果都撞出伤来了!”

    “行啊,放心吧,我小心!”胖老板一边和郑义父亲笑嘻嘻的说话,一边朝周围瞧了一圈,一边张望一边念叨,“哟,奇怪了啊,怎么今天都这个点儿了,我新招那个小伙计还没来啊?这小子,到底还想不想干啦!”

    “走啦走啦,我这刚回来,时差都没有倒过来,在外面带着难受的很,你快一点啊。”郑义母亲看胖老板没有动,开口催促他。

    胖老板脸上的表情有些讪讪的,他把那个保温箱塞到郑义父亲怀里,自己扭头站到了店门里面,然后一脸赔笑对郑义父母说:“二位,不好意思啊!你看,我以前哪次都帮你们送去,但是今天我这小伙计没来!我要是去给你们送货的话,我这店不就扔着没人管了么!所以今天麻烦你们自己拿回去吧,也不重!”

    “诶!你这人怎么这样啊!怎么说的好好的,结果突然就翻脸不给送货上门了呢!你这个店开业到现在,才多长时间,我们都消费了多少次了!怎么成了熟客之后你还反倒不拿我们当回事了?”郑义母亲有些不高兴,语调高了起来。

    胖老板一脸为难,纠结了一番,估计最终还是考虑到巩固大客户,有些不情愿的回身把店门给关上锁了起来,从郑义父亲怀里接过保温箱,跟着郑义父母朝小区大门的方向走去。

    三个人走远了,纪渊却并没有马上开车走,别说是他了,就连夏青都觉得一时之间有些无法消化方才看到的郑义父母的种种表现,所以两个人一时之间谁也没有说话,各自心情复杂的沉默着。

    纪渊的手摸到自己的手机,拿起来,又放回去,似乎有些纠结。

    “纪渊,”夏青注意到他的小动作,开口叫他,“咱们按照之前制定好的计划,下一步是回去差一点当初负责解救被拐卖的朱浩瀚的警察都有谁,现在还能联系到谁,能联系上的话,了解一下当年的具体情况,尽量避免惊扰了朱浩瀚的伯父,还能把当初那部分连朱浩渺也不清楚的事情也搞搞清楚。”

    “嗯,我知道,我们这就走。”纪渊回过神来,点点头,伸手去发动汽车。

    “我还没说完呢!”夏青赶忙伸手拦住他,“我是想说这件事我来做就够了,你刚才是不是也怀疑郑义父母说的那个赞助他们出去旅游的人是陈清绘?如果你想打电话问问,尽管去做,不用担心,正经事不会耽误的。”

    纪渊的个性并不是优柔寡断的类型,他虽然有些纠结,但是在夏青给出建议之后也还是蹙眉犹豫了那么几秒钟,就点点头,摸出手机来,翻出陈清绘的号码,给她播了一通电话,夏青则安静的坐在一旁等着。

    也不知道是陈清绘接电话向来比较快,还是因为看到了纪渊的号码,所以接起来格外爽快,纪渊才按下拨号,听到提示音,那边好像就一下子接了起来似的,夏青下意识的屏气凝神。

    纪渊并没有和陈清绘有什么寒暄,电话接通之后,他就只说了两句话。

    “你有没有给过郑义的父母钱,让他们出去旅游?”

    “嗯,可以。”

    挂断电话之后,纪渊就发动了汽车,将车子重新开进车道,朝着原本返程的方向继续前进。

    “问清楚了?”夏青问。

    “嗯,”纪渊应了一声,然后他似乎有一点犹豫,之后才对夏青说,“我送你回局里,你查一下当初负责朱浩瀚营救的人都是谁,我去见一下陈清绘,很快就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