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罪恶无形 > 第八章 有困难

第八章 有困难

一秒记住【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张法医,人大概是什么时候死的?”纪渊问。

    “考虑到室内的这个温度因素,我认为应该在二十四小时左右。”张法医在检查过朱浩瀚的尸体情况之后,给出了一个答案,“这个理疗室里间从外面看过来,本身就是有些视线受阻的,再加上原本还有一个门帘,死者看样子应该是昨天的下午差不多这种时候,在这里遇害身亡,但是从外面看不到里面的情况,所以就没有被人发现异常情况。”

    “死者好像没有什么外伤的迹象?能排除外伤致死的可能性么?”夏青虽然心里面有自己的猜测,但还是比较谨慎的向张法医求证,“会不会有什么钝器伤,因为不明显,容易和尸斑混在一起,比较难发现的那种呢?”

    “能够致死的钝器伤,严重程度绝对不可能和尸斑混为一谈,刚刚我检查过一下,应该是不存在这种可能性的,所以具体死因,回去之后我们再做进一步的检查。”张法医对大概的方向心中有数,但现下确实没有办法得出结论。

    “要做毒【HX】物检测吧?”夏青觉得有些纳闷,看死者朱浩瀚的这个状态,大体跑不出这样的方向,但是心里面还存着一个疑问,“从死者的穿着和他陈尸在理疗室这些迹象来看,应该是刚刚结束了训练时候,如果真的是投‘读’的话,为什么死者的死状看起来好像还挺……安详呢?”

    “这个问题我刚刚也有想过,”张法医点点头,“所以我怀疑是镇静类的。”

    “呼吸中止导致死亡?”纪渊听张法医这么说就有些明白了。

    “对,这个现在只是一个初步判断,等到有了确定的结论,我再通知你们!”张法医点点头,“有一点比较好的就是,死者在死亡之后没有被移动过,所以如果有什么痕迹留下来的话,应该也会比较完整,没被破坏。”

    这的确是截止到目前,这里的现场最让人觉得欣慰的地方,但也因为现场看起来太过于“风平浪静”,所以能够通过最直观的视觉效果传递给他们的信息也不算多,总体来说,这里实在是可以称得上是一个保护完好且枯燥的现场。

    纪渊和夏青在理疗室里面查看了一下,里间自然是乏善可陈的,就算是外间,储物柜似乎也是用来存放一些理疗用品和器械的,并不是给球员们更换衣服的更衣室,也就是说,如果朱浩瀚没有在这里遇害的话,按照正常的流程,他还应该在结束了训练后的放松之后,再到运动员更衣室那边去换衣服。

    方才他们过来的那一路,夏青的确有看到更衣室和淋浴房,但是再一问才知道,校篮球队是拥有自己独立的更衣室和淋浴房的,就在方才他们没有路过的那半圈通道里面,距离理疗室还挺近,基本上从路线上来说,球员们可以从篮球馆内部的通道直接穿出场外,一拐弯就到了理疗室,然后继续前行就是更衣室和淋浴房,非常的方便,很显然是很有心去安排过的。

    那么一个校篮球队的集训能涉及到多少人参加呢?按说训练结束后,大部分人的流程都差不多,无非是接收一下放松按摩,然后沐浴更衣,离开体育馆。

    按照罗威的说法,这个朱浩瀚也算得上是这个校队里面的绝对主力,并且还是很资深的老队员,和其他队员不存在缺乏熟悉的可能性,这样的一个人,一个球队上面的灵魂人物,在训练结束后,悄然死在了理疗师里,到了第二天的晚上才被一个贪小便宜的体育馆管理员给发现,这听起来总觉得有点不太合理,为什么他的队友们,就没有一个人察觉到朱浩瀚没从理疗室里出来?

    这个问题很显然要等到第二天篮球队的人回来训练,他们才能找到答案了,现在面对空荡荡的体育馆,没有人能解答这样的疑问,纪渊打算第二天等到球队的人都基本上到齐了,来进行训练的时候,再过来一趟。

    朱浩瀚年轻的生命是到此就画上了句号的,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原本以为他为核心的校篮球队会就此停摆,这个世界不会因为任何一个优秀的人缺席而真正的走向停摆,绝大部分人并不会受到任何影响,这是一个残酷的事实。

    而下一步,夏青他们还要回去联络能够受到这件事影响的极少数人——朱浩瀚的亲人,对于他们而言,这个消息恐怕无异于天塌地陷。

    离开的时候,朱浩瀚的尸体被小心翼翼的送上车,运回局里去,因为这一次的死者是一名职业的篮球选手,生前人高马大一座小山一样,死后的重量也让运送尸体上车的任务比其他时候更辛苦一些,罗威和纪渊都过去搭了把手,等把朱浩瀚的尸体装车送走,几个人回去他们停车的地方,正好看到四个身穿保安制服的年轻小伙子,正站在那里一脸不情不愿的被一个年长一些的人训斥。

    “你们让我说什么好?以前就有学生在外面说,咱们学校的保安别看战斗力不行,但是跑步速度快,真遇到点什么事,比学生跑的都快!当时这话传出来,你们一个两个的还老大不乐意,现在还有什么好说的?!出了这么大的事,警察都已经来了,你们都还什么也不清楚!你们让我说什么好?!”

    四个年轻保安很显然是并不认同这样的说法,只不过他们惹不起那个训斥他们的中年男人,所以除了表情泄露了内心的小情绪之外,一个个倒是都微微垂着头,强忍着快要从表情上泄露出来的不耐烦。

    纪渊他们还没等走到跟前,四个人里面原本表情就忍得最痛苦的一个年轻保安终于有些忍不住了,声音不大,但是足够让人听得清楚,嘟囔了一句:“这事儿还能赖我们么?这么大一口锅,谁能背得动!”

    “郭亮,你说什么玩意儿呢?!”那个中年男人耳力还不至于太差,听见了这小伙子嘟囔的话,“谁让你们背什么锅了?!我刚才哪一点说错了你们,委屈了你们了?你们几个是不是负责值班巡逻的保安?现在是不是你们几个当值?你们是不是人家警察的车都来了才知道出了事的?你倒说说看,我哪说的不对?”

    “许处长,你这话乍听着是没啥毛病,但是你说那人是悄么悄的就死在体育馆里头了,没声没响,我们在外头巡逻,那还能长了透视眼么?你这让我们怎么发现啊?你也说了,我们几个就是保安而已,平时小事人家不稀罕找我们,大事人家找我们也没用,就直接报警了,那许处长你倒是比我们牛多了,今天这事儿你不也一样是没发现,不也一样是不知道么!这要是警察不过来,这会儿你也不可能比我们早发现不是么?”那个被称作郭亮的小伙子一看自己已经被点了名,索性就不忍着了,把心里的想法全都倒了出来。

    一旁有一个比他黑瘦一点的忙不迭用胳膊去碰他,这郭亮很显然也是个倔脾气,被同伴暗示也不领情,还扭头瞥他一眼:“你撞我干嘛,本来就是啊!”

    那位原本中气十足的许处长现在的表情可已经不大好看了,郭亮看他那架势估计是要发作,也不太打怵,一副豁出去了的模样:“许处长,你不用拿眼睛那么瞪着我,我说的话也没有什么过分的,对吧?你要是觉得我说的哪里不对,不占理了,理亏了,你告诉我,咱俩掰扯掰扯,这你要是觉得不爱听,那你回头就解聘我,大不了我去随便哪个小区,还是一样当保安,没啥区别。”

    说完他还咧嘴冲那位许处长笑了笑,颇有些挑衅的意思。

    那许处长被他这一番话给气得脸都涨红起来,正要发作,察觉到有人走到了跟前,连忙收住了话头,扭头一看纪渊他们几个,很显然是奔着旁边那几辆车去的,自然就是公安局过来查看现场的警察,他连忙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

    “几位,忙完了?”他满脸堆起程式化的笑容,对纪渊他们点头打招呼,“有没有什么需要我们从旁配合的?如果有的话,尽管招呼,我们一定尽全力!”

    他斜后方的郭亮闻言,在许处长的视线范围之外直接翻了一个大白眼。

    “怎么称呼?”纪渊停下脚步,开口询问了一句。

    “来,这是我的名片!”许处长连忙从衣服口袋里摸出了不知道是不是早就准备好的名片,递了过去,“我是校保卫处的副处长,许大强,你们叫我大亮就行!二位我这是头回见,你们这一边平时也没怎么打过交道,所以咱可能互相都有点眼生,不过啊,我跟交通那边……”

    “许处长,”纪渊对他跟哪个部门的什么人比较熟,有交情这些事情并不感兴趣,直接开口打断了许大强的话,“你们这边现在是有什么问题么?”

    “没有啊,没有什么问题啊!”许大强虽然被纪渊打断了对话,但是并没有流露出什么不悦,依旧是满脸客气的笑容,“是这样的,我正在批评这几个值班保安呢,警觉性太差了!里头的事儿,刚才我听说了,出事的是我们学校的挺有名气的篮球运动员,这事儿真的是太让人痛心了!所以我就觉得啊,要是我们学校的保安能够提高警觉性,说不定就能避免悲剧的发生了!”

    纪渊听了他的话,把视线投向许大强身后那几个保安:“你们平时的工作内容包括不包括到体育馆里面去巡逻检查?”

    “不包括,”郭亮马上就做出了回答,“除非学校在体育馆里头组织什么活动,那我们就去里面维持一下秩序,而且主要也是出入口那种地方,平时我们都不怎么进去,里面都是体育馆自己的管理员在弄,我们就负责巡逻学校的园区。”

    “就是,那几个运动员一个个长得人高马大的,那体格儿,我们俩人不一定拉的住一个,真有什么事他们要是都应付不了,我们不是更白给么!”似乎是因为纪渊对郭亮的态度并没有想要追究谁责任的意思,这让原本和郭亮站在一起的另外一个年轻保安也觉得有点忿忿不平,开口抱怨了一句。

    许大强很显然是不爱听这种话的,他拿眼瞪了后开口的那人一下,那个保安毕竟没有郭亮的脾气那么冲,被许大强瞪了一眼,便撇撇嘴,不吭声了。

    “既然不包括,那你们就不用盲目自责了,这件事靠外部巡逻确实也于事无补。”夏青觉得这四个保安大冷天站在外面挨训确实有点委屈。

    “几位要是这么说的话,我们心里也能好过一点!”许大强一听纪渊和夏青都是这样的态度,便也顺势下了台阶,一脸沉痛地说,“这么优秀的人才,出了这样的事情,实在是让人心里头难受得不行,所以难免有点忍不住自责,就怕是我们校内的安全保卫工作有什么疏漏的地方,忐忑不安啊!”

    “不过许处长,刚好在这里遇到你,要不然我们也正打算过去找一下你们保卫处呢,”夏青对许大强笑了笑,“体育馆里面的监控录像我们可能需要存一下。”

    原本以为许大强会很爽快的就答应这个请求,没想到她这么一说,许大强非但没有马上回应,甚至还露出了纠结和为难的表情。

    “怎么?是有什么客观困难么?”夏青不解。

    许大强犹豫了一下,没有回答夏青的问题,而是扭头对旁边的四个保安说:“行了,人家都说这事儿不是你们的责任了,你们走吧,接着巡逻啊!”

    郭亮偷偷撇撇嘴,四个人扭头就走了,留下许大强自己面对纪渊他们。

    四个保安走了,许大强才有些讪讪的对纪渊他们开口说:“不瞒几位说,这事儿还真的是有点尴尬,体育馆这边的监控视频这事儿……恐怕有点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