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罪恶无形 > 第五章 坦诚

第五章 坦诚

一秒记住【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夏青抿了抿嘴,她必须要承认,康戈那句话戳中了自己的真实想法,她的确对陈清绘这个人是有那么一点介意的,谈不上视如大敌,但至少情绪有一点复杂,这位师姐过去在校时期的风光,她就算不如罗威那样如数家珍,也是略有耳闻,但是这位优秀的师姐对感情的处理方式,却又让人很是无语。

    正如四大宽容定理当中的一条所说,来都来了,夏青索性心一横,带着点埋怨的瞪了康戈一眼,就跟着他一起往里走。

    康戈倒是一派轻松,跟着夏青一边走,一边还哼唱着歌:“聚散皆是缘啊,离合总关情啊,担当生前事啊,何计身后评!”

    夏青被他选得这歌唱得是哭笑不得。

    那个康戈的“自留地”夏青来过几次,所以不需要引路也能找到,到了门口,康戈非常识趣的先开门走进去,夏青紧随其后。

    陈清绘坐在里面,原本是攥着手机不知道在看什么,看起来有一些不耐烦,又有一些紧张,听到开门的声音,她把手机放到一旁去,赶忙抬头看看康戈请来的人是谁,等她看清楚了和康戈一起进门的夏青,愣了一下,眼神有点茫然,不是装出来的,而是她真的有点想不起来对方是谁了。

    夏青对她笑了笑,跟着康戈一起落座,就坐在了陈清绘的对面,而陈清绘也是在同一时间回忆起了自己对面这个姑娘自己之前是在哪里见过。

    “你……是纪渊的那个同事吧?我们之前是不是见过一次?”陈清绘一边问,一边端详着夏青,上一次见面她并没有真的把注意力投在这个陌生的女警身上,现在想起来了,有些惊讶,便又看向了一旁的康戈。

    夏青落座之后,对她笑笑,也留意了一下陈清绘今天的衣着打扮。

    不知道是不是过年期间的缘故,陈清绘穿了一套剪裁合体的红色西服套装,款式偏休闲一点,没有那么正式,很衬她原本就白皙的肤色,再加上脸上的妆容,从眼影到口红,颜色无一不是精心搭配出来的效果,从头到脚简洁大方,让她看起来成熟端庄又充满了女人味儿。

    虽然也不知道她的这份精心装扮,是为了谁,但客观上讲,夏青觉得确实挺赏心悦目的,陈清绘是个富有魅力的女人,样貌气质都没得挑,也难怪当初郑义还在的时候,会那么样的执着,那么样的放不开手。

    “你好,师姐,我叫夏青。”夏青和陈清绘打了个招呼,做了自我介绍。

    陈清绘也对她客气的笑了笑,眼神里面的茫然更浓了,她不熟悉夏青,也不好意思开口,把目光投向一旁的康戈,似乎是想要他给一个解释。

    “这位是夏青,是纪渊平时工作当中的搭档,”康戈先是又把夏青介绍了一遍,然后顿了顿,又说,“她也是当初纪渊来W市的原因。”

    陈清绘的嘴巴微微张开了,这是因为吃惊的缘故,虽然这个表情与她的形象很不搭调,但是她眼下已经意识不到这个了。

    “师姐,纪渊当初实习期间是不是参加过一次绑架案的人质解救行动?”夏青开口并没有去向陈清绘解释什么,而是好像也有事情需要向她求证似的。

    刚才进来的时候,她就想过了,当初的事情,郑义或许的知情的,但是逝者已矣,不可能告诉自己什么,而康戈那时候没有和纪渊一起实习,又因为不喜欢郑义,所以和纪渊的联络也没有特别密切,也不是很清楚当初的事。

    那么就剩下一个陈清绘是最有可能知道点什么的了。

    “呃……据我所知,是有这么一回事。”陈清绘眼中的迷茫还没有散开,不过她几乎是没有怎么努力回忆,就确认了的确是有这么一件事的。

    听到了她的回答,夏青也好像吃了一颗定心丸一样,原本种种迹象都指向了纪渊,但是就像他们锁定嫌疑人一样,夏青也需要一个直接证据。

    那件事过去了好多年,纪渊作为当事人,记忆犹新是没有什么奇怪的,陈清绘作为一个局外人,居然对那件事也记得如此清楚,这倒是说明了一点问题。

    “我是那次绑架案当中的幸存者。”夏青深吸一口气,对陈清绘说。

    如果说原本陈清绘是满眼的茫然,现在听了夏青的话之后,就已经变成了满眼的惊讶,她吃惊的看着夏青,就好像第一次见到她一样。

    “这个……我倒是真的没有想到……”她喃喃自语似的说。

    康戈在一旁叹了一口气:“清绘,纪渊当初为什么执意要来W市,你应该也能猜到个大概的原因,对吧?夏青选择当警察,也是想要找她恩人来着。”

    陈清绘沉默了,过了一会儿,才苦笑了一下:“当年实习回来,我就觉得他跟之前不一样了,人虽然是回学校了,也很认真的在备考,但是就总觉得他有心事,惦记着什么似的,原本去实习之前我问他去向,他还说可能回家,结果返校之后,就义无反顾的非要去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的W市了。

    不瞒你说,我确实打听过,郑义告诉我,说纪渊实习的时候,参加了一个解救人质的行动,那次行动救下来一个被绑架的女孩儿,案子结束了之后,其他人都把这一页翻过去了,只有他,见缝插针的挤时间过去看望那个女孩子……”

    说到这里,她停了下来,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问夏青:“所以你今天过来是想要来告诉我,让我以后不要打扰纪渊,离他远点么?”

    “不是,我也实话实说,其实我是被康戈骗来的。”夏青无奈的笑了笑,“我没有资格让你怎么做,能有权利决定要怎么做的只有你自己,我只能从一个女性的角度,觉得你这样的坚持没有什么意义。”

    夏青的确没有打算去开口劝退陈清绘,一来自己没有这个资格,二来她也不认为自己有这样的能耐,对于康戈那么信心满满的认为自己来能够起到作用,她也还没有搞清楚这家伙信心的源泉是什么呢。

    陈清绘对夏青的说辞很显然是并没有特别相信,所以她只是抿着嘴不说话。

    康戈在一旁清了清嗓子:“说起来,纪渊也真是挺让人生气的,咱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在别扭什么,明明当初到W市来,目的那么明确,结果夏青来了,他又绝口不提当年的事,连承认都不愿意承认。

    可是呢,郑义出事之后,我们董老大让谁跟他搭档工作他都冷着一张脸,不理不睬,把人都给吓跑了,等夏青来了,这冰块儿倒是融化的挺快,真是不知道这人到底怎么想的,我是看不明白,你能看明白么?”

    “我……应该是能的吧!”夏青还不知道康戈为什么要说这些,陈清绘听了康戈的话,却露出了苦涩的笑容,叹了一口气,“纪渊有他的骄傲,越是对着他在意的人,就越是顾虑多。我原本以为郑义那件事之后,他对我冷淡下来是因为这件事,后来才发现,不是,他一点也不介意在我面前流露出他受了伤以后行动不便的腿……我也不是没问过他,为什么出事之后就对我冷淡了不少,他说原本就是碍于郑义的面子,我那时候觉得他是在说气话的……”

    “那时候觉得他说气话?合着你现在其实已经想明白了对吧?”康戈听得明白,并且立刻给揭穿出来,“既然你都已经想明白了,怎么还放不开手?”

    陈清绘的表情看起来十分苦涩:“毕竟这么多年,哪会甘心轻易放手呢,总还是会想要搏一搏,看看会不会有奇迹发生。”

    说完,她忽然问夏青:“你们两个进展顺利么?”

    “没有什么进展,”夏青很坦诚地摇了摇头,“纪渊有心结,我不想给他压力。”

    “那假如他的心结打不开呢?”陈清绘对这件事很感兴趣的样子。

    夏青轻轻叹了一口气,这件事她当然是考虑过的:“如果他真的心结那么重,我就当做自己什么都没有察觉,以后大家就是相处愉快的好同事。”

    “你真是这么想的?”陈清绘一脸难以置信,她紧紧盯着夏青,似乎想要从她的脸上看出什么端倪来,可是夏青眼神澄澈,面对自己的审视也没有丝毫闪躲,不像是在骗自己,这让她更加感到诧异了,“你不会觉得难过么?”

    “会啊,肯定会,但是因为不想自己难过,就让对方为难,搞得两个人都难过,我觉得没有意义,”夏青笑了笑,“纪渊对我有恩情,我难不成还能恩将仇报么?再说了,一直放不开手,就一直没有办法让自己释然,那种单方面折磨自己的事,我也做不出来。”

    陈清绘的情绪似乎受到了很大的打击,整个人都有些魂不守舍,她沉默了一会儿,站起身,拿起椅背上的大衣,深吸一口气,尽量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对两个人说:“你们慢慢吃,我还有点事,我先走了。”

    说完,她就一个人走出了包房,头也没有回一下。

    “她……没事吧?我也没说什么针对她的话,怎么感觉她好像受了很大打击似的?”夏青有些不解。

    康戈嘿嘿一笑:“估计是被你的人格高度震撼,灵魂受到了荡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