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罪恶无形 > 第三十八章 解围

第三十八章 解围

一秒记住【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取代沈文栋站在夏青旁边位置上的人,此时此刻已经变成了纪渊,夏青身后就是纪渊的办公桌,很显然他是直接起身就把沈文栋给推开了的。

    和沈文栋不同,纪渊虽然站在夏青的身旁,却是两只手环抱在胸前的姿势,别说是靠着夏青了,两个人连袖子都没有碰到一丁点,就只是那样并排的站在那里而已,并且因为纪渊的突然加入,以及沈文栋被他推到前排的这一动作,让原本准备一起拍照的其他人也不得不做出了相应的调整。

    虽然说拍照准备的时间反而被拉长了,但夏青却感觉如释重负,又重新能够轻松点呼吸到周围的氧气,原本翻搅的胃也慢慢的安分下来。

    她扭头看了看纪渊,纪渊并没有看她,而是注视着前面的沈文栋。

    沈文栋此时也正转过身来看着纪渊,他的脸色不大好,看起来有一些恼火,当然了,遇到这样的事情,换成别人,估计早就爆发出怒意了,沈文栋现在算是非常的克制,这里一方面和他素来的风度涵养有关,另外一方面和把他推开的人是队里面出了名捉摸不透又待人冷淡的纪渊,他也不便发作。

    “纪渊,拍照就早点过来嘛,何必大家都站好了才挤进来呢?”沈文栋很快就收敛了眼中的不悦,依旧是笑呵呵的对纪渊说。

    “拿自拍杆的人到前排,不然照不到所有人。”纪渊面无表情的对他说。

    纪渊说的很冷淡,旁边却有人听着觉得有道理,纷纷表示拿自拍杆负责拍照的人的确要站在所有人的最前面才行,不然集体照不就真的变成单人自拍了!

    沈文栋被其他人这么一打趣,便也如无其事的嘻嘻哈哈调侃起来,非常配合的在最前面半蹲下来,高举自拍杆,露出他的招牌笑容,拍下了一张合影。

    这毕竟只是工作当中的一个小插曲,照片拍完,其他人就一边叮嘱沈文栋别忘了把照片发给大伙儿,一边散了各自去忙其他的事,沈文栋倒是还想和夏青说几句话,不过这次他可就没有逮到机会了,等他和其他人寒暄完,攥着手机再回头去找夏青的时候,办公室里面哪里还有夏青的身影。

    “小夏去哪儿了?”他有些诧异,也有一点失望,扭头问旁边的一位同事。

    那位同事也没有多想,抬头看了看沈文栋:“小夏啊,拍完照就被纪渊给叫走了,俩人刚出去!这纪渊也真的是够不通人情的,你说今天人家过生日,小姑娘家家的,因为咱们这个工作性质,手头有案子压着,也没有时间好好庆祝一下,他也不解风情!居然这么着急就又把人家叫出去跑案子了!”

    “是啊,他就是个工作狂,没有感情的破案机器!”沈文栋笑眯眯的跟着调侃了一句,“不过我估计董队是没得选,他要是有得选,估计想要一队纪渊这样的选手,人狠话不多,办事效率高,还没个人生活,哪儿找去!”

    “这话倒是,不过对于单位来说是福音,对于当事人自己来说,这样的人生也未免太惨了一点吧!”那位同事一脸的敬谢不敏,“我还想老婆孩子热炕头呢!”

    那边办公室里面议论的东西,纪渊当然是听不到,不过就算他能听到,恐怕也根本就不会把其他人的评价放在心上,眼皮都不会多抬一下。

    现在,他坐在车里,副驾驶的位置上坐着夏青,两个人奔驰在一条出城的路上,纪渊负责开车,脸色有些阴沉,夏青则坐在旁边,一脸的茫然。

    “你刚才急着叫我出来,是为了什么事啊?”她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问。

    “透口气。”纪渊一边开车一边说,有些语气不善,“别说你不需要!”

    “需要啊,我当然需要了,只不过我才发现,你也需要!”夏青出来之后,心情就已经好了不少,现在又见纪渊气鼓鼓的开车带自己出来透透气的这个举动,更是觉得心头轻松了不少,差一点就直接笑了出来。

    纪渊扭头瞪了她一眼,看她眼中已经含着笑意,脸色也有了一丝松动。

    纪渊把车子一路开出了市区,开到了一片连夏青都不知道具体坐标的小山的半山腰,然后示意夏青下车,两个人走到一块半米多高的大石头旁,纪渊把从车里面翻出来两个坐垫卷一卷,递给夏青一个。

    “垫着点儿坐,这个季节石头很凉了。”他对夏青说。

    夏青点点头,接过来铺在大石头比较平滑的那一面,坐了下来。

    “这里的视野可真开阔啊!”她把目光投向山下,由衷的感慨。

    这个小山坡并不算高,但是附近其他地方的地势更加平坦,一眼看下去,下面的公路、农田,还有小房子小院子,都尽收眼底,让人有一种心情也豁然开朗的放松感,很适合就那么坐在这里一个人发呆,放空大脑,什么也不想。

    “嗯。”纪渊在旁边也坐了下来,注视着前方,平淡的应了一声。

    夏青这时候才回过神来,意识到了另外一件事。

    这座小山很显然并不是什么旅游景点,身后就是树林,只有这么一小块空地,山上山下都没有什么农家乐之类的场所,而纪渊方才一路上开车路线非常熟悉,七拐八拐就来到了这里,准确的找到了空地,还有这块能坐人的大石头,更有甚者,他还记得提前从车里面翻出来两个坐垫拿过来!

    “你以前来过这里?”夏青问,其实对这个问题的答案已经比较笃定了。

    “来过几次,误打误撞发现的地方,也没有什么人,心里面烦的时候,或者有事情想不通的时候,就一个人过来这边静一静。”纪渊回答。

    夏青必须承认,他的这个选择还真不错,这里因为没有什么来往车辆,山下视线所及的那条公路距离这边也有一点距离,来来往往的车看起来再怎么繁忙,声音也传不过来多少,的确是一个适合静心的地方。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纪渊扭过头来,仔细打量了夏青一番,看她脸色已经恢复了红润,神情也很放松愉悦,不像是装出来的,半皱的眉头又松了一点。

    “嗯,已经没有问题了,今天真的要谢谢你,真是帮了我的大忙,不然今天不知道多少位同事要遭殃呢,”夏青回想起之前的事,笑容变得略有一点无奈,“我当时真的就差一点点就快要吐出来了。”

    说完,她对纪渊投去感激的目光,纪渊却不领情,不满的瞥了她一眼。

    “既然那么不舒服,为什么不自己动手?自己都已经非常不适了,还要继续迁就别人么?”他问夏青,语气听起来不像是生气,倒更像是不赞同。

    “最开始的时候倒确实是有些措手不及,第一时间是没好意思弄得大家都尴尬,”夏青回答的也很坦诚,“到后来就属于想自己动手,都不敢乱动了,那会儿感觉喘不过气来,手脚都好像不是自己的了一样。”

    纪渊闷哼了一声,不过这次很显然不是针对夏青,而是那个让夏青感到措手不及的罪魁祸首——沈文栋。

    “比别人早入职一些,不是让旁人迁就所有不合适举动的理由。”他对夏青说,“我从来没有听说过人的工龄是和其他人对他的包容度挂钩的。”

    “你说的对,你的意思我也明白,不管怎么说,今天真的是多谢你了!”夏青扭过头去看着纪渊,“队里面没有一个人知道我这方面的问题,所以如果今天不是你来帮我解围的话,不可能还有第二个人能够帮得了我。”

    她这么一说,原本还在因为沈文栋的做法而不悦的纪渊,微微一怔,忽然有些手足无措起来,他看了一眼夏青,又迅速的移开了自己的目光,那心虚的样子哪里像是刚刚帮人解了围的人,倒好像是做了什么坏事刚被抓包了一样。

    “你当时脸白成那样,看不出来你状况不对的恐怕是没长眼睛。”他眼睛看也不看夏青,说话的语速加快了不少,一只手也下意识的搭在自己的膝盖上,动作很轻微的、一下一下轻轻的摩挲着,分辨不出是因为那受过伤的膝盖有些不舒服,还是这只是一种用来掩饰情绪的小动作。

    夏青倒是知道,最近因为天气转冷,纪渊膝盖上的旧伤时不时就会给他带来一点困扰,纪渊一直都掩饰的很好,不仔细观察根本看不出来。

    既然他不愿意让大家看到自己的伤病痛,那夏青也很识趣的假装看不到。

    “对了,之前不是说等我想好了,可以提出我的生日要求么?”安静了一会儿,夏青又开口打破了沉默,“我现在想好了,刚才在办公室里面那些人走调的走调,抢拍的抢拍,七八个人恨不得唱出来十几种节拍,实在是太乱了。所以,你可不可以再帮我唱一遍生日歌?唱完了咱们就回去吧,还有很多事呢,出来透口气,也不能耽误太久,你说是不是?”

    这个要求实在是不算过分,第一不需要破费纪渊一分钱,第二生日歌难度系数低,长度也比较短,一点也不浪费时间。

    纪渊略微犹豫了一下,点点头答应了,刚要开口,刚好瞧见夏青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脸色竟然有些泛起了不大自然的红润。

    “转过去,”他自己先移开了目光,“你看着我,我没办法开口。”

    夏青失笑,点点头,非常配合的转向了一旁,纪渊这才松了一口气,不过让他很大声的给夏青唱生日歌,这还是有一定的难度,毕竟他已经不是天真无邪的小孩子了,那种非常大声开心唱生日歌的事情,实在是有些做不来。

    于是他把音量压低了一点,轻声的给夏青把生日歌唱了一遍。

    纪渊平日里说话的时候声音略微低沉了一旦,还有些许的沙哑,现在轻声的唱着一支曲调轻快的歌曲,那种低沉的感觉,还有夹杂期间的一点点沙哑也就都变得不那么明显了,夏青听得有一些发怔,一些原本还有些迟疑的东西,也在纪渊那短暂的生日歌当中变得清晰和笃定起来。

    很快,纪渊就把那首短暂的生日歌给唱完了,唱完之后,他就迫不及待的站起身,走出去几步,头也没回的闷声对夏青说:“唱完了,回去吧。”

    饶是夏青现在还有心事,也被他的反应逗得忍俊不禁。

    回程的时候,纪渊的样子倒是怎么看也不像是不高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独唱了一首生日歌,所以格外的窘迫,几乎没有怎么开口说过话,夏青也比较善解人意的没有特意没话找话的去和他讨论什么。

    不过在途中,夏青的手机上收到了来自于社交软件的好友请求,她点开一看对方的名字就差一点一口血喷在手机屏幕上。

    “康戈每天都被自己帅哭”这种又长又让人忍不住掉下巴的名字……

    别说,还真的挺符合康戈一贯的行事风格,还有他爆棚的自信心……以及……令人不得不折服的脸皮厚度……

    夏青一边接受对方的好友请求,一边在心里面啧啧称奇,就算纪渊在遇到郑义出事的那个大波折之前,性格并不像现在这样低沉,她也还是很难想象这两个人居然能够相处得来,并且看康戈那么没皮没脸居然还没被纪渊活活掐死的情况,这两个人之间的友谊绝对可以说是非常深厚的。

    夏青接受了康戈的好友申请,还没有来得及打几个字,那边就已经嗖嗖嗖的发了好几条信息过来,又让夏青顺便被康戈发信息的速度又刮目相看了一回。

    “夏青生日快乐!过生日居然不告诉康哥,不够意思!”

    “虽然你不仁,但是我不能不义,回头想吃什么好吃的,去我爸妈那边挂账,绝对没有任何问题,不过先说好了,到时候记得说清楚,你不是我女朋友,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和尴尬,我们家那老两口子逼婚快要疯魔了!”

    “听说你和纪渊俩人急急忙忙出去了?忙完了正经事儿让那老小子请你吃顿好的!不用替他仔细着!他就算没地方挂账,吃一顿像样的大餐也不会负担不起,尽管磨刀霍霍向纪渊,千万不要给康哥留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