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罪恶无形 > 第十八章 见面

第十八章 见面

一秒记住【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夏青看看纪渊,看来很明显,胡玉芬这是想要抓王大民一个正着。

    胡玉芬挂断电话之后,就站在自家超市的大门外面等着,看上去一副气鼓鼓的样子,两只眼睛一直朝大门里头看。

    大约过了一两分钟,原本紧闭的超市卷帘门伴随着嘎啦嘎啦的噪音,不等门升高上去,一个身材瘦小,肤色蜡黄的男人就急不可耐的从里面钻出来,一边往外钻一边还探头探脑,看起来实在是有些贼眉鼠眼。

    这个男人很显然就是王大民了,他从门里面钻出来的时候连外套都还没有穿好,一条手臂还卡在袖子里面没有塞进去,并且越着急穿不进去,就好像是在和他的外套进行一场搏斗似的,以至于都没能第一时间看到门口的胡玉芬。

    胡玉芬也沉得住气,一声不吭的就站在那里,看着王大民,王大民栽歪着身子终于钻了出来,袖子也穿进去了,正打算跑去门口打开外面的铁拉门,一抬头,终于看清楚了门口站着的是谁,顿时愣住了。

    胡玉芬这时候也开口了:“你不是在店里正在开店么?你开的是哪个店?这是出息了还是怎么着?在别处还有别的家,还有别的店呐?那正好,我不耽误你,你赶紧跟我把手续办了,然后你爱去谁那里看什么店都随便!”

    “嘿嘿嘿,老婆,你瞧瞧你说这话说的!我上哪儿再找个什么家去!这辈子我能找到你都已经是祖坟冒青烟了,我们家祖坟就冒这么一股青烟!”王大民说。

    他说这话的时候,满脸堆笑,眼角的鱼尾纹就像儿童简笔画上面太阳散发出来的光芒一样,一条一条无比清晰。不仅如此,王大民的语气和神态里面都充满了心虚和讨好,俨然是一个活脱脱的狗腿子形象。

    胡玉芬并不买账,斜着眼瞥着手忙脚乱开铁拉门的王大民:“你可别说话专挑好听的说了,我都被你骗了这么多年,要是还能信,那我就是个棒槌!”

    “诶!这话我可不爱听啊,我老婆又聪明又能干,哪能是棒槌呢!你也别跟我生气,我这不就是一下子睡过头了么!我做的不对,你说我我也不冤枉,但是睡觉睡过了头也不是什么罪过,犯不着生那么大气,对不对?”

    王大民想把铁门拉开,结果这铁门也不知道是不是专门跟他过不去,居然在这种时候卡住了,他三推两推也推不动,也有些不耐烦起来,抬脚就去踹那卡住的拉门,踹门的力度还不小,把铁拉门踹的嘎吱嘎吱作响。

    “你干嘛呢?!干嘛踹门那么用力?把门当我呢吧?借着踹门,在那儿撒气呢吧?又偷懒不开门,被我堵了个正着,是不是心里头窝着一把火呢?干嘛跟门过不去啊,门又没招你没惹你!冤有头债有主,你有气就冲我来!”胡玉芬伸手就推搡了王大民一下,把还毫无防备的王大民一下子推了个趔趄。

    王大民差点摔倒,要不是一只手抓住了门框,可能真的会有些狼狈,这突如其来的一个惊吓把他也给惹恼了,收起方才的满脸堆笑,脸色逐渐阴沉起来。

    “你是不是差不多就就行了?别太过分?!”他站稳之后,嗓门儿大了起来。

    “是啊,我过分,我真是太过分了!当初你在外面欠了那么多钱,我就应该让人家把你的手指头砍下来!干嘛那么多管闲事的帮你还债!”胡玉芬一点不示弱的和王大民对骂,“我太过分了,放着好日子不过,跟你这种什么都不行的废物在一起!我还得打工赚钱,攒出钱来让你开超市!我怎么就那么过分呢!”

    “你别在这儿扯歪理!我说的是这些吗!有事儿没事儿总翻一些陈年旧账有意思么?!刑满释放之后人家警察和社会都既往不咎,你这还没完没了的呢?”王大民被胡玉芬激怒了,声调也下意识的升高起来,“我不就是早上睡了个懒觉,没有早早起来开店门么?这是多大的罪过你告诉告诉我!用不用拖出去打死?”

    “你睡了个懒觉?你是为什么岂不来你以为我不知道?昨天晚上我没在家,你肯定是又跑出去打牌去了,打了一个通宵吧?你看你眼睛里那个血丝!你要想撒谎骗我说没打牌,就先把眼珠子抠了换一对儿吧!”

    胡玉芬这么一骂,王大民明显有些心虚了,他张了张嘴,眼珠子叽里咕噜的乱转了一番,支支吾吾有些气短的回嘴:“我打什么牌打牌!家里钱都被你管得死死的,我拿什么打牌去啊我!我……我昨晚真没去找人打牌,我就是跟几个哥们儿出去喝了个酒,喝多了,今天早上就有点起不来,真的!”

    “随便你怎么说吧,反正我跟你真的是过够了,我对你也仁至义尽,这一辈子就都被你耗着,耗到现在,我也想为我自己活几年!”胡玉芬心灰意冷的挥了挥手,语气里面的愤怒也降了温,变成了一种疲惫,“算我求你放我一马,跟我把婚离了吧!以后呢,你爱喝酒还是爱打牌,也没有人管你了,你每天爱干什么干什么,也不用担心不自由!何必这么两个人互相折磨呢!离吧!”

    王大民一听胡玉芬提了离婚,顿时就笑了:“行啊,说来说去,找借口跟我发脾气,骂人,说了那么一大堆,最后就是为了这句话呢吧!我还就明告诉你!想你都别想,做梦去吧!你这辈子生是我王大民的老婆,死是我王家的鬼!就算我死你前头,我都变成鬼缠着你,你休想甩开我一个人去吃香喝辣!

    而且胡玉芬,我还明告诉你,你以后把你动不动就提离婚的事儿收一收吧!你那个老相好都已经死了,你跟我离婚你找谁去?你下去跟他作伴去啊?!”

    “你胡说八道什么?!”胡玉芬明显愣了一下,然后恼火的嚷道。

    “我胡说八道?你说我啥事儿胡说八道了?”一看胡玉芬恼火了,王大民一反方才的满脸堆笑或者恼羞成怒,脸上挂着笑容,看起来就像个泼皮无赖,“你是说你没跟那个姓朱的勾勾搭搭,还是说那个姓朱的没死?你别跟我说,你跟人家那么亲密无间的,结果现在连人家死了都还不知道呢!

    还是说你现在能耐大了,除了这个姓朱了你还备着好几个呢,所以死了一个半个根本不影响你奔向幸福的计划啊?你要是不信我,你就去打听打听看看,要是你还有别的人选备着,那行,那你就当我什么都没说!”

    胡玉芬稍微定了定神,没有追问关于朱信厚的死讯,只说:“你空口白牙说的跟真的一样,你说我和那个姓朱的有什么,你亲眼看到了?!”

    原本以为王大民会像方才一样言之凿凿的和胡玉芬对质一番,没想到他忽而又换成了那副没皮没脸的模样:“哎呀,我不就是听你们厂子里的人说的……”

    “哪个?我们厂子里人多了!我倒要看看哪个舌头那么长!”胡玉芬恨恨的咒骂,“还有,你有时间不好好顾着店里头,跑我们厂干什么去?我怎么就不知道我们厂离咱们住这地方有那么近,说走就能过去溜达一圈!”

    “不是不是……哎呀你瞧你,开个玩笑,那么认真干什么呢!”王大民笑得更加无赖了,顺便扯紧了衣襟,“芬儿啊,我冷!超市也得开门儿了,咱俩别在这大门口站着吵吵,让邻里邻居的看到了怪不好意思的!咱进去吧?”

    纪渊站在镂空的石头墙后面挑了挑眉,这个王大民能屈能伸的程度也让他颇为惊讶,之前听干洗店里面的三个女人聊,说胡玉芬一直想离婚,却被王大民缠着一点办法都没有,他还觉得有些不理解,现在反倒理解了许多。

    他扭头看看夏青,发现夏青皱着眉,正死死的盯着王大民出神。

    “怎么了?”他小声问。

    “我觉得看这个王大民有点眼熟,总觉得除了厂子门外的监控录像之外,在哪儿好像看到过他……”夏青有些吃不准,“好像是出现场的时候看到过……但是当时楼下人很多,挺乱挺杂的,也没有录像或者拍照,很难确认。”

    两个人说话的功夫,那边胡玉芬和王大民也结束了他们之间的争执,看样子王大民想要让胡玉芬一起回家的提议没有被采纳,他正自己往超市里走呢。

    而胡玉芬,一个人转身又朝小区大门的方向,也就是她方才刚刚从外面回来走过的路走去,脚步看起来有一点踉跄和匆忙。

    “走吧,跟上去看看。”纪渊示意了夏青一下。

    夏青点点头,快步跟上:“我看不止是跟上去看看,择日不如撞日,咱们现在倒是已经到了那个最合适的时机,可以跟她聊一聊了!”

    两个人快步跟上去,但是并没有马上就去和胡玉芬打招呼,只是不远不近的走在后面,一直到出了小区大门,眼看着胡玉芬越走越偏,并且似乎行进方向还有点漫无目的的时候,他们才快步追了上去,一左一右走在胡玉芬两侧。

    胡玉芬听到身后有脚步声跟了上来的时候都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反应,毕竟现在这样一个上午的时间段,大部分走在街上的人都不会把神经绷得太近,不过当纪渊和夏青一左一右的把她夹在了中间的时候,她还是有点慌了。

    “你们干嘛呀?!”她回过神来,眉头一拧,马上站了下来,不再继续往前走了,“这么宽的路你们不走,非得贴着我两边,你们想干啥?!”

    “找你聊聊。”夏青对她笑了笑,拿出自己的证件递过去让胡玉芬看清楚,“本来我们是过来找你的,刚才在小区大门口远远看到你,就追了过来。”

    胡玉芬看到夏青的证件,也明显的愣了一下:“警察?警察找我干啥?”

    “找你了解一下朱信厚的事,你们不是关系很好么。”夏青依旧笑眯眯的。

    胡玉芬狐疑的看着她,又看看纪渊:“你们是不是王大民雇来的?”

    “王大民是你老公吧?不是,我们不是他雇来的,我们也不接受任何人的雇佣,如假包换的警察,负责调查朱信厚的案子。”夏青很有耐心的回答。

    胡玉芬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很迟疑,她还是有一点点吃不准,然后她犹豫了一会儿,决定向夏青他们确认一件事:“朱信厚是出事了么?出了什么事?”

    “他死了。”纪渊回答的干脆利索,语气既平静又确定。

    胡玉芬身子一晃,夏青赶忙在一旁拉住她,帮她稳住重心,避免跌倒。

    胡玉芬的身子是在夏青的搀扶下稳住了,不过她的眼泪却也在同一时间夺眶而出,一瞬间就流的满脸都是,她把手臂从夏青的搀扶中挣脱出来,两只手捂着脸,蹲下身去,开始嚎啕大哭起来,那哭声里饱含着太多的情绪,有悲伤,有失望,似乎还带有一种委屈,绝对是没有办法伪装出来的。

    因为胡玉芬哭的一点也不控制,声音非常大,纵使那条路上没有太多的行人路过,也还是引得路过的车子纷纷减速,甚至降下车窗来看个究竟。

    纪渊对于那种引人注目的处境并不喜欢,脸上隐隐有了忍耐的表情,夏青比他好一点,也觉得有点尴尬,只是胡玉芬哭成这样,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劝才好,尝试着掏出纸巾蹲下身去安慰几句,胡玉芬是又不抬头又不理睬,就自己闷头嚎哭,像是打定了主意要把心里面所有的郁闷和悲伤都宣泄出来似的。

    夏青尝试了几次都得不到回应,她只好作罢,硬着头皮陪在旁边,过了十来分钟,胡玉芬的哭声终于慢慢变小了,到后来只剩下了有气无力的啜泣声。

    “这到底是咋回事儿啊?为什么老朱之前都好好的,突然就出事了!”胡玉芬扬起挂满了眼泪的湿漉漉的脸,因为哭得太久,鼻子已经不通气了,说起话来问声瓮气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

    “这大马路边上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找个地方吧。”夏青提议。

    胡玉芬点点头,终于从地上站起身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