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罪恶无形 > 第四十六章 出谋划策

第四十六章 出谋划策

一秒记住【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有接触过心理医生么?”夏青开口问了郑玉泽一个和前面那些事情都并没有什么直接关系的问题。

    郑玉泽估计也没有想到她会问自己这种问题,愣了一下之后,倒是点了点头:“之前在外面打工的时候,有一天我就在工地的脚手架上站着,忽然就觉得这要是往前再走一步,我可能这辈子就再也不用难过不用这么痛苦了。

    我就这么一想的功夫,然后就被人给一下子扯了一个大跟头,回过神来之后,我的工友才告诉我,之前我直勾勾的就要往边上走,把他们都给吓了个半死,后来我们老板知道了,他让我去医院里看一看,说要不然的话,我真的在他工地上出了事,他说不清楚,怕我家里头的人过来闹。

    我就去医院看了看大夫,大夫给我开了药,让我吃,说是放松心情,坚持吃药,我就能慢慢好起来,不会总想着死什么的了。”

    夏青对他点点头,没有在这方面再追问什么,她不是精神或者心理方面的行家,对于这方面的问题应该如何用药也并不是很了解,多问也没有意义。

    王平和他老婆对郑玉泽说的这些也并没有特别大的反应,他们两个人对于精神方面和心理方面的问题似乎并不是特别的敏感,更加不懂得应该加以重视,或许在他们的认知里面,去医院看医生,医生给开了药,在吃了,那就没事了,并没有什么需要格外担心的事情。

    “那你就按照医生的处方,好好服药,不要给自己太大的精神负担。”夏青态度温和的对郑玉泽说,“我们每个人都没有办法决定自己的出生,也没有人是一整下来就有罪的。有一些人就是喜欢把自己的一切不顺利都归咎到别人的身上,这样他们就可以否认是因为自己不够努力或者不够聪明了。

    别的我也不想说太多,估计外人劝你,你也未必能听得进去,我就说我的一个观点吧,假如你真的是所谓的灾星,你靠近谁,谁就会早到厄运缠身,那你肯定早就被好好保护起来,作为一种神秘的‘大规模杀【HX】伤性武器’,说不定已经应用到哪个敌对【HX】势力那边去了呢!”

    郑玉泽原本以为夏青想要安慰自己的话,应该就是和之前自己去看医生的时候,医生对自己做出的那些劝慰一样,并没有什么新鲜的,没想到夏青的观点却和自己意料之中的差距很大,让他有些错愕,之后又忍不住笑了出来。

    不知道是不是郑玉泽回来找了自己的亲生父母之后,一直就是一种郁郁寡欢的样子,很少露出笑容,现在忽然笑了出来,王平夫妇在一旁都大感惊讶,王平老婆更是在看到自己这个失而复得的儿子终于笑了,激动的直接掉下泪来。

    “罗威,你一会儿去把车子开到这边来,离门口近一点。”夏青觉得现在首要的事情就是让郑玉泽离开,“郑玉泽,一会儿跟我们一起走,不会有事的。”

    王平夫妇在一旁忙不迭的点头,并且一个劲儿的向夏青他们三个人道谢。

    郑玉泽站在原处没有动,脸上的表情看起来也有那么一点怪怪的。

    “我不走。”他对其他人摇了摇头,“要是我什么错误都没有,那凭什么我要离开?我离开这里还能去哪儿?我养父那边知道我打听自己亲爹亲妈的事儿,都已经恨不得要打死我了,我回去干什么?让他喝醉了酒扒了我的皮?

    反正我想好了,横是死竖也是死,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有什么区别?我好歹也算是在这里生的人,就算是死,我也要死在真正属于自己的家里。我要真的是个灾星,临死前我也要拽下去几个作伴的!”

    “我的孩子啊!你可别这么说啊!咱们要好好活着!咱们都得好好活着呀!那些做了坏事的人都还好好的活着呢,咱们凭什么把命给搭进去!”

    王平原本还算比较平静,现在听了郑玉泽的话,也有些情绪激动起来,他过去拉住郑玉泽的胳膊,想要让他跟夏青他们走:“当初我费那么大劲儿,就是为了保住你的命啊!后来看那李仁家没敢去找他们送出去的孩子,我们也怕村里头那帮疯子找到你,硬是忍着心都要碎了的那种难受,没有去找你!

    我们做了那么多,就是想让你好好活着,我们也没想到你那养父他们那么不是东西啊!要不然我们也不会让你在那边遭罪那么久!”

    郑玉泽面无表情的把自己的手臂从王平手里挣脱出来,瞥了他一眼:“你们要是怕我连累了你们,影响了你们这二十多年踏踏实实的好日子,你们今天就让我出这个门!出了这个门,以后是死是活,我都不会再回来了!”

    王平一听这话,顿时傻了眼,拦着也不是,不拦着也不是。

    夏青也觉得郑玉泽这么做显得有点胡搅蛮缠,完全是在使小性子,冲动的不考虑眼下的形势,但是她又不能说什么,毕竟郑玉泽在那样的一种环境下成长起来,他的个性比一般人都更加没有安全感,也更加容易偏执。

    “不想走就不走吧。”就在双方有些僵持不下的时候,纪渊开了口,他

    看了一眼正瞧向自己的夏青,“最危险的地方就最安全。”

    夏青顺着他这话的思路,很快就明白了纪渊的意图,也有了主意。

    “对,既然那么不想离开,离开之后也没有一个合适的容身之所,那就留下来吧。”她对郑玉泽说,并且很爽快的放弃了之前的说服。

    “哎呀呀呀!那可不行啊!这种事儿不是闹着玩儿的!”王平老婆有些慌了,连连摆手,“你们是不知道我们村的那些人有多疯!我们都奔五十岁的人了,死就死了,这辈子活的委委屈屈的,也没什么好舍不得的,但是我们孩子才二十多岁,他以后还有机会能好好的过日子呢!”

    “我知道你们村里人肯定是听到了什么风言风语,怀疑郑玉泽就在你们家,所以才来的,所以他才可以继续留在这里。”夏青示意王平老婆不要惊慌,“就像方才郑玉泽说的那样,他养父那边回不去,离开你们家,你们指望他去哪里?他现在精神状况不怎么稳定,你们放心让他自己出去到处找零工混口饭么?如果这种情况下,你们强行把他推出去了,真出了什么问题怎么办?”

    她这么一问,王平夫妇也接不上话了,两个人面面相觑,左右为难。

    “你们看这样行不行,”夏青看了一眼窗外,确定了一下周围的环境,“你们家房子周围环境比较空旷一点,有我们在,加上刚才的接触,我相信你们村里的人就算想要偷偷摸摸的监视一下郑玉泽是不是在你们家,也不敢离得太近,免得被我们看到了。

    昨天带头去李仁家闹事的李俊尧已经被拘留了,这也算是一个杀鸡儆猴的效果,估计其他那些人也只敢偷偷摸摸的做些小动作,不敢那么高调的露面。所以咱们就利用他们就算偷看也只能躲开远远的,开不真切的这么一个特点,演一出戏给他们看。”

    本来夏青想要说“暗度陈仓”,但是怕王平夫妇听不明白,所以就给改成了通俗易懂的大白话:“既然郑玉泽是偷偷摸摸的躲在这里的,那就算是被我们带走,也肯定不会大大方方的出去上车,估计总要做一点遮挡的。

    一会儿罗威猫着腰一点,拿郑玉泽现在身上那件外套蒙着头,我和纪渊一左一右走在他身旁,你们两口子就紧紧跟在我们后面,尽量装出非常不舍得也非常紧张的样子,如果有人在远处偷看,也让他们以为我们把郑玉泽带走了。”

    “这个行得通!”罗威第一个开口表示赞同,“我来的时候也注意了,这里到主路边上我们停车的地方,就有一条小路,两边都是树林子,而且也不算特别迷失,那种半遮半掩的最好不过了!要是有人躲在远处,看到咱们一群人急急忙忙走出去,再加上树妨碍一点视线,根本看不清是五个人还是六个人!”

    “那我们孩子……就留在家里头?能行么?”王平老婆很显然是希望孩子留在身边的,原本让他走也属于被逼无奈,现在一听说有这么一个办法,立刻流露出了期待的表情。

    “能行,你们家这个地理位置还是不错的,有人来的话,外面的人还没等走进呢,更别说看清楚你们屋里的情况了,你们这便就先能把外头看个清清楚楚。”夏青对她点点头,“在你们村里的事情结束调查之前,郑玉泽就委屈一点,在家里不要出去了,你们呢,家里总留一个人和他在一起,大门就别开了,随时挂着锁吧,毕竟你们家刚刚被人找了麻烦,这种时候因为害怕所以落锁也是正常的,有李仁家的事情摆在前面,没人会说你们什么。

    我们公安局在村子里的留守人员不会减少,我一会儿留个电话给你们,有情况随时联系,另外如果怕我们赶过来太慢,你就找李永辉,他会帮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