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罪恶无形 > 第十七章 拜访李老拐

第十七章 拜访李老拐

一秒记住【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个李老拐难道也是村子里面的异类,对‘大仙’那一类东西一点都不忌讳不迷信?”这是夏青能做出来的自认为最靠谱的一种猜测。

    纪渊摇头,他没有那个闲情逸致卖关子:“恰恰相反,他胆小又窝囊,在李家村属于被排挤的边缘人,我请他喝酒,陪他说话,告诉他我这个人,八字重,杀气也重,一般的邪祟都不敢近我的身,李老拐就和我亲近起来,没有了那么多的顾忌之后,很多事情自然不需要费太多口舌就问得出来。

    昨天晚上他打电话给我,说村子里闹起来了,他害怕出事,我过去跟他喝了一夜,聊出了一些事情。李家村的水很深,李永安的死,包括李俊良那一桩命案,背后可能牵扯到的是更多两手沾血的人。”

    纪渊点到为止,就不愿意继续往下说了,目前他们首先需要确定的是这里的案子是否值得深挖,而自己的结论和夏青他们的怀疑都间接的确认了这一点,那就足够了,剩下的他并不打算在这里继续细细讨论。

    他都不记得自己已经有多久没和董伟峰以外的人这么坐在一起沟通过了,尽管只是工作上的沟通,却依旧让他的内心里升起了一股无法抑制的不安,似乎有一个小声音在对他说,这样的接触是很危险的,这些陆续冒头的情绪让他有些烦躁,只想尽快结束谈话,离开这里,重新与面前这位女警同事保持“安全距离”。

    夏青很显然并不满足于只听到这样的一个结论,她很想知道更多李老拐那里听到的具体信息。不过她很清楚,和纪渊的接触必须注意分寸,欲速则不达,两个人才第一次打交道,对于一个有着如此之大心灵创伤的人来说,纪渊的表现已经算是令人惊喜的了,现在他摆明了已经生出退意,自己若还步步紧逼,只会适得其反,甚至前功尽弃。

    于是她想了一个折中的办法:“明天你能带我去一趟李老拐家么?”

    纪渊猜到夏青的意图,也因为她没有不识时务的抓着自己刨根问底而悄悄松了一口气,答应夏青的请求时也就显得比较爽快了。

    见他答应了,夏青也很高兴:“那明天一早你还坐我们的车去?”

    “不,我自己去,你直接找去李老拐家。”纪渊回答。

    夏青回忆了一下,按照纪渊方才的表述,她对李老拐家的房子似乎也是有印象的,找过去应该并不难,于是二人达成一致,纪渊起身毫不拖泥带水的离开了餐厅,夏青瞧了瞧面前已经冷掉了的半碗汤,也已经没有了食欲,索性也直接回房间去休息了,准备迎接第二天的工作。

    白天实在是有些疲惫了,夜里夏青睡得很沉,第二天早上起来晨跑的时候,招待所侧面的那辆摩托车果然已经不在那里了。

    在和罗威、齐天华碰面之后,夏青把今天的计划和两个人沟通了一下,去那个李老拐家的这件事,夏青没有打算带着罗威他们一起,一来是怕李老拐一下子面对那么多外来的陌生人会有抵触情绪,不敢开口沟通,二来当然也是怕纪渊因为人多而感到厌烦,给后续的工作造成一定影响。

    罗威和齐天华对夏青的安排表示支持和赞同,并且他们两个人也忍不住啧啧称奇,都说本以为夏青从董大队那里领到的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结果居然来了一个开门红,让传说中鬼见愁一样的纪渊松了口,不止是答应了让夏青做他的搭档,甚至还愿意帮夏青搭桥,去和他的线索来源沟通。

    夏青当然不会告诉他们纪渊接纳自己的原因是什么,所以就觍着脸接受了两个人的称赞和惊叹,三个人出发又一次来到了李家村。

    因为这已经是他们第三次过来了,路线也已经熟悉了很多,所以路途中节省了很多时间,尽管如此,等夏青一个人找到李老拐家的时候,纪渊的摩托车停在李老拐家门口,早就连热乎气儿都没有了,可见他来得有多早。

    和前一天走访过的人家相比,李老拐家就真的是有些寒碜了,院门是一扇破破烂烂的铁栅栏门,上面锈迹斑斑,甚至连铁条都锈断了好几根,装饰性都已经大于实际用途了。里头的院子面积也很小,屋子虽说也是正儿八经的砖房,看起来却低低矮矮的,夏青推门走进院子就已经看到了一侧墙壁上让人有些心惊胆战的一处裂痕。

    感觉这房子已经快要变成危房了,究竟是住在这里的人生活实在是太拮据,还是根本就无心经营自己的这个家呢?

    夏青瞥了一眼屋子窗台下面贴着墙根摆放着的密密麻麻的那些个酒瓶子,内心里面对那个问题的答案已经更倾向于第二种可能性了。

    这边的习俗一般来说,除非是院门落锁,否则到访者是可以随便进入院子大门的,不过想要登堂入室的再进屋门,就得在院子里吆喝一声,好让主人家有个思想准备,知道家里头来了外人了。

    夏青之前听纪渊的介绍,知道这李老拐的岁数也已经不小了,应该是和村长李永辉差不多,五十岁出头的样子,自己又是一个外来的陌生年轻姑娘,站在院子里头扯着嗓子喊人家“李老拐”这很显然是有点说不过去的。

    所以她就走到屋门前去,伸手敲了几下门,敲门的动作还算比较温柔,倒不是说注意素质之类的原因,主要是因为那门上面的玻璃看起来实在是有些摇摇欲坠,夏青怕自己手劲儿要是大一些,搞不好那玻璃就要掉下来了。

    敲了好一会儿,透过污浊不堪的门玻璃,夏青看到有个人影朝门口方向来了,她停下敲门的动作,整理一下自己的仪容,挺直腰杆儿准备和李老拐打招呼。

    门开了,站在门里面的并不是陌生的中年男人,而是前一天晚上刚刚见过面的纪渊,纪渊推开门,和夏青目光相接,纪渊率先移开自己的目光,示意夏青跟着自己,然后就转身往回走。

    李老拐家一进门有一条又窄又长的走廊,纪渊带着夏青往后屋走去。夏青跟在身后,心里想着,怪不得方才自己敲了这么半天的门才有人过来理会,这样的一个距离,能够听得到有人敲门估计都要得益于纪渊有过人的耳力吧!要是指望李老拐听到,搞不好自己得敲到天荒地老。

    另外夏青也还有一个小小的发现,她跟在纪渊身后,在方才纪渊一转身的时候,虽说脸色如常,神志清明,身上却仿佛带着一股淡淡的酒味儿。

    总不会这么一大早上,他就已经和李老拐喝上了吧?

    “你们是在喝酒?”她小声的在身后询问纪渊,“李老拐现在还清醒么?”

    纪渊脚步微顿,稍稍偏过头:“不这样你以为他会那么容易的答应和你聊?”

    夏青一愣,随即从善如流的对纪渊笑了笑,也不管他是不是能看到:“原来如此,那就多谢你考虑的这么周到,提前帮我做了铺垫!”

    “我对事不对人,一切为了案子。”纪渊语气没什么温度的回答。

    夏青识趣的没有再继续说什么,毕竟以纪渊的特殊情况和他以往的种种传闻,能够配合到这种地步,都已经很让她刮目相看了,夏青觉得自己也需要检讨一下,虽然她因为自己曾经的经历,并没有像其他人那样把带有创伤后遗症的纪渊当成洪水猛兽,但潜意识里还是更多的关注着他创伤后性格的孤僻和乖张,反而忽视了他作为一名优秀刑警的专业程度及敬业精神。

    两个人来到了后面的一间屋子,这屋子面积不大,同样是破破烂烂的,原本应该是白颜色的粉刷涂料早就因为太脏太旧变得发黄,还因为受潮的缘故,有很多处的起皮,墙上还有齐腰高的油漆刷出来的“墙裙子”,这看起来颇有些上世纪八十年代的风格,从油漆脱落残破的程度来看,似乎也可以印证这一点。

    这间破破烂烂的屋子里面还堆放着不少的杂物,以及更多的空酒瓶,屋子一侧是一铺炕,炕席早就残缺不全,挨着墙角是一床颜色脏污的破旧棉被,炕中间是一张小炕桌,炕桌上面有几瓶酒和几袋熟食,炕桌旁歪歪斜斜的坐着一个男人,看起来别说是五十多岁,说是六七十岁夏青恐怕都会相信,这人头发半长不短,乱的好像鸡窝一样,身材枯瘦,一脸的愁苦相,身上的衣服也是穿得乱七八糟,上衣的扣子甚至都系错了。

    “小老弟,这就是你说的那个能帮我的人?!”那醉汉很显然就是李老拐,他此刻正努力的挑起眼皮,朝夏青这边端详过来,并且听他略有一点含混的说辞,似乎在夏青到来之前,纪渊已经向他说起过这一次到访的事情了,“你不是逗我吧?就这么个小丫头?她能有多大岁数?我那可怜的闺女要是还活着,保不齐都比她还大呢吧?她能帮到我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