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农园医锦 > 第八百二十七章 偷溜

第八百二十七章 偷溜

作者:姽婳晴雨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顾夜噘着嘴,揉着眼睛,不情不愿地梳洗。马车早就整理完毕了,等她吃好早饭,拎着她的药箱来来到国公府大门的时候,一溜几十辆马车,浩浩荡荡的。不知道的,还以为马上要开战,准备战略物资呢!

    顾夜爬上最舒服的那辆马车,就开始靠在月圆身上补眠。等君氏张罗好一切上车时,看到自家闺女正呼呼地扯着小呼噜呢。君氏摇摇头——女儿这万事不管的性子,到了宁王府上,可怎生是好?看来,荷香一家,送过去是很必要的!

    荷香跟顾夜的养母苗氏,同是君氏的陪嫁丫鬟,就跟她的左右手似的,很是得力。跟兰香(苗氏)嫁出去不同,荷香许配给了镇国公府上的一位管事,以管事嬷嬷的身份,继续留在君氏的身边。

    在君氏生病的日子里,整个国公府内院的事务都是她在帮着打理。经验、资格、能力都让人放心……君氏知道闺女的心,都扑在制药和医术上,内院的事向来不怎么上心。有王嬷嬷(荷香)在,没人能在她眼皮子底下糊弄过去!

    送行人不比昨日添妆的少多少,就连太子殿下,也亲自送出了城外。他还帮父皇传了句戏言:褚爱卿可不能因为疼闺女,就舍不得回来了。这西山大营还等着他这个总教头回归呢!

    褚家父子单个拿出去,可都是一员猛将、良将。要是被炎国皇帝忽悠着留在盛京,绝对是东灵的损失。虽然背靠着炎国,可是北有狄戎,男有蛮夷,东灵几乎年年有战事,也不是那么太平。

    北大门一直是褚家守着的。昭容帝一直把褚家当做他的左膀右臂,要是被砍去一条胳膊,绝对痛彻骨髓!

    镇国公当场表态:“我们褚家的根在东灵!皇上待我们褚家恩重如山,褚家绝对不会背叛东灵!”

    太子殿下得到了满意的答案,回宫向父皇汇报去了。镇国公府上众人,也辞别了送行者,浩浩荡荡地出发了。

    前面三辆是最精良的马车,充气车胎,减震良好,走在还算平整的官道上,丝毫不见颠簸。里面的设备也很齐全,带了机关可以放置零嘴儿、点心的桌子,靠近车门可以烧水的炉子,还有放了不少话本、志异的书架。不用时,这些都可以折叠起来,铺上被褥就成了舒服的软榻。

    顾夜吃了两块蜜饯,又开始昏昏欲睡起来。这一觉一直睡到了午饭时间。马车停在野外埋锅做饭。大人可以吃干粮,像小梵梵这样大小的孩子,可不能随便对付了。随行的陪房中,很多都是一家一家跟着过去的,其中也不乏八岁以下的小孩子。

    不过,毕竟是在赶路,午饭稍微简单些。孩子们都是好克化的点心,加上一碗瘦肉粥。主子们是一碗焖饭,外加一荤一素。侍卫和下人们,则是带的馒头加一碗炖菜。对于普通的下人来说,炖菜里有肉有菜,已经很不错了!

    晚上的时候,他们路过的小镇上没那么多客栈和房间,队伍就在小镇外扎营。褚家的男人们,行军作战或者训练的时候,习惯了这种风餐露宿的日子,倒也不觉得苦。女人们睡在宽大的马车上,也不觉得苦。

    在第二天的时候,悄摸摸离家的上官绯儿,赶上了大部队,挤上了顾夜的马车。顾夜看看她身后,皱了皱眉头:“你自己来的?胖胖呢?你男人呢?”

    “都在家呢!胖胖有母妃和他乳母照顾,还有什么不放心的?”上官绯儿拿起桌上的果汁,仰头一饮而尽。她这一路快马加鞭,就连三餐都是在马背上啃几口干粮,渴死她了!

    “你男人舍得让你一个人出远门?”顾夜有些怀疑。

    上官绯儿一边往嘴里塞点心,一边道:“管他舍不舍得?我是偷偷跑出来的,只带了几件换洗衣裳。反正追上你们,叶儿你和君姨,不会让我饿着冷着的!”

    顾夜不赞同地看着她:“偷跑?把孩子、男人都扔下了?绯儿姐姐,你也太生猛了吧?你先歇一歇,趁着离京不太远,赶紧回去!”

    “我不回去!我要看着你披嫁衣,送你出嫁的!再说了,我还没去过炎国的都城呢。也想尝尝你口中的肉夹馍、羊肉泡馍,去西市看看那些黄头发绿眼睛的西方人!”上官绯儿一副赖定你的表情。

    顾夜不同意:“你是自己回去,还是我让人绑着你回去?”

    “你,你,你!我还是不是你的好姐妹了?我好不容易才溜出来的,你竟然要送我回去?”上官绯儿死死抓住马车内的一根柱子,表情颇有些“视死如归”“坚贞不屈”之感!

    顾夜一脸无奈:“你悠着点儿,别把我们的马车给拆了!”

    “姑娘,泰郡王追上来了!”马车外的月圆,探着身子道。

    上官绯儿大惊:“千万别告诉他我在这儿!我不要被抓回去!”说完,就把马车一角堆放的被子取开,自己钻进去。她脑袋是钻进去了,脚和裙摆却露在了外面。

    泰郡王在马车外朝里面喊道:“叶儿妹子,让绯儿别藏了,免得把自己给闷坏喽!她不是想到炎国溜达一圈,顺便送你出嫁吗?我陪着她!”

    他的大嗓门,上官绯儿就是蒙上三层被子也能听得到。她从被子里钻出来,头发乱蓬蓬的,朝外面喊了一嗓子:“会不会说话?不会说话就闭嘴,没人当你是哑巴!什么叫顺便送叶儿妹妹出嫁?我是专程、特地送她的。游览游览炎国,和见识见识公主府的气派,不过是顺便而已!死胖子,你说真的,不抓我回去?”

    “不抓,不抓!我早就想带你出门见识见识了,今天一大早我就向宫里递了请假的折子!”泰郡王有些得意地道。

    褚慕松问道:“皇上准你假了?”什么时候宫里办事效率这么高了?按理来说,这时候泰郡王的折子,应该还没送到皇上手边呢!

    泰郡王更得意了:“我请父王帮我请的假!我那职位可有可无,皇上肯定会同意……吧?”

    褚慕松冲他竖起大拇指:“行!你行!!”

    顾夜对上官绯儿道:“这算不算‘先斩后奏’?要是皇上怪罪下来,你们夫妻两个吃不了兜着走!”

    上官绯儿不在意地道:“没事儿!不过是丢差使罢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再说了,我们这不是为了给你撑腰吗?皇上应该会理解的!”

    这一路上,上官绯儿跟顾夜的四嫂邢紫风,结成了莫逆之交。上官绯儿对邢紫风的中性风简直迷得不要不要的,泰郡王成天抱着一罐醋猛喝。

    就连褚慕松都有些看不过去了,把媳妇拉到自己身边,免得被莫名其妙的女人给黏上。有个比自己受女孩子欢迎的媳妇,真是心累啊!

    没办法,邢紫风一路为了方便,把以前的男装带了几套穿上。骑在马上,英姿飒爽,看上去就是一英俊逼人的精神小伙儿,就连顾夜都时不时投过去星星眼。太帅了!

    一路上还算太平,以镇国公为首的父子三人,都是上过战场见过血的,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不好惹。更不用说那数百人的护卫队了,其中有镇国公府上的侍卫,也有皇上派的一队皇城卫。

    虽然皇城卫的头头褚二被留在京中,可这队皇城卫的头儿,是褚二死铁的好哥们儿。褚二的妹妹,就跟他妹妹一样,很是尽心!再不长眼的匪徒,也不敢动这样的队伍组合——虽然,队伍中的嫁妆价值连城!

    这一队人马,走了将将一个月,终于抵达了盛京。凌绝尘早早就在城外等候,一同过来的,还有代表皇上对镇国公一家表示欢迎的太子宋承勖童鞋。

    骑马走在最前面的镇国公,远远看到凌绝尘的身影,小声咕哝了一句:“这臭小子,倒是挺积极的!”嘴里虽然抱怨,心中还是比较满意的。

    凌绝尘看到队伍远远地过来,拍马迎了上去。太子见状,也跟了上去。陪着他一同过来的大总管李顺,赶紧追上去,小声地道:“殿下,对方只是国公,您的身份,不需如此!”

    太子殿下道:“那是我表嫂,又是我的救命恩人。她的家人,理应得到本太子的尊重。”

    李顺公公闻言,闭上了嘴巴。以东灵镇国公的身份,的确不值得太子亲迎。皇上既然派太子过来,是看在小神医的面子,跟身份地位无关。

    凌绝尘勒马在岳父和大舅哥们面前停下,眼神却情不自禁地往后面的马车上飘。他有礼地表示了对岳父大人和舅兄们的欢迎和问候。太子殿下也表达了欢迎之意。

    “公主府距离京城还有半日的路程,今日天色已晚,不如先到小婿的别院休息一晚,明日再启程?”凌绝尘善解人意地道。

    因为队伍太过庞大,除了路过一些大的州府,他们才进城找客栈休息。大多数时候都是风餐露宿的,折腾了一个月,精力再充沛的人,也带了几分疲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