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重生柯南当侦探 > 第260章 薰衣草别墅

第260章 薰衣草别墅

一秒记住【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几天后,高成带着行李到四国岛暂时落脚。

    调查的事很顺利,他现在的探案能力毕竟要比乡下的警察强得多,一番调查下来很快就理清陈年旧案,不过委托人似乎对他很感兴趣,临走时还是留他在四国热情招待。

    委托人在南方也是一位有点名声的企业家,听说以前是开剑道场的,后来从事海产品发家,虽然比不上财团那种,身价也有数十上百亿,这种土豪客户高成也希望以后还有合作,很高兴地在委托人家里的道场住了下来。

    委托人之子石川习惯在自家道场练剑,碰到高成后诧异道:“城户侦探居然也精通剑道,还真是没想到。”

    “没什么,一点兴趣而已。”

    高成微微笑了笑,自顾自地在道场中进行自己的训练。

    没有太多复杂的动作,只是不停地抽刀砍杀,杀人的剑术本身也不复杂,只是讲究能么使力以及怎么造成想要的伤害。

    前者需要不断练习,好的使力方法效果当然也不同,有些武士喜欢蓄力完成必杀一击,比如拔刀斩。

    后者除了学习外也要经过大量实战,掌握使力后还要判断怎么攻击敌人,毕竟对手不是死人的话很少会坐以待毙,特别是同样学习剑道的人,一旦失手就有可能被抓住破绽。

    这些都是高成自己的经验,他的剑术也没有什么流派,除了自己上辈子学的,就只有在洞爷湖世界磨炼出来的一些技巧,都是实用为主的战斗方式。

    原本不该在别人手下一招都走不了,只是那个试刀杀人犯出刀太快太诡异而已,以致于他连刀都来不及拔出。

    也不知道是那人本来的实力,还是因为那把妖刀。

    不管怎样,他都要再好好练习一下出刀速度,不说达到拿洞爷湖的时候,至少要先有还手之力。

    “对了,”石川看了一会高成练剑,看不出什么东西,忽然提议道,“城户侦探要不要去外面转转?这个季节四国风景都很不错。”

    高成本来想拒绝,可是想想一直这样练习也不是办法。

    剑术卡片也有九张了,九年积累,该熟练的都熟练了,改天或许要换个方式训练……

    想到这里,高成神色一亮,忙开口问道:“这边有棒球机场子吗?”

    “棒球机?”石川疑惑道,“这边好像没有看到过。”

    “这样啊。”

    高成有些失望,东京倒是有不少棒球机场,设备齐全,环境也还不错,看来还是快点回东京的好。

    四国位于日本南方,包括德岛、香川、爱媛、高知四县,本身便是旅游胜地,高成决定回东京后也好好跟着石川游览了一番,平常这种机会可不多,他基本上也是不怎么到四国这边来。

    豪车经过一座别墅前,满眼的薰衣草海洋映入视野,看到高成惊讶连连。

    别墅围绕在花海中,宛如身处画中……

    “这就是传闻中的薰衣草别墅吗?”

    “没错,”石川解释道,“不过半年前发生了一起命案后就闲置了,到现在也没人接手。”

    “命案?”高成眉毛一跳,还没等他开口问话,一道熟悉的身影在另一边走过。

    高成脸上闪过一丝疑惑。

    刚才从别墅离开的人好像是那个时津润哉,那家伙来四国干什么?

    为了这个薰衣草别墅的案子吗?可是都半年了……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家伙就有些担心,这家伙推理能力的确很强,可是却也自以为是,一点责任心都没有。

    “可以和我说一下半年前的命案吗?”高成看着薰衣草别墅问道。

    “当时是这里的大小姐在密室里上吊自杀,”石川开口道,“不过今天的新闻说有个高中生侦探发现了新的线索,好像证明了是他杀。”

    “是吗?”

    穿过薰衣草庭院,近看别墅有些老旧,高成在周围转了圈,别墅大门居然打开来,一名戴着眼镜的国字脸老伯出现在众人面前。

    “你们是?”老伯眯着眼睛奇怪打量众人。

    “呃,可以让我们参观一下别墅吗?”高成试探着问道。

    老伯迟疑一会,没有拒绝:“我也是正好回来看看……你们是警察还是……”

    “我是一个私家侦探,不过经常会帮警方解决一些案子,”高成四处打量,“之前是不是有个小哥来过。”

    “嗯。”

    “城户侦探,”石川跟在高成后面,“你觉得那个高中生有问题吗?”

    “虽然报纸上没有透露姓名还有细节,不过总感觉是个熟人。”

    高成走到命案发生的房间,看了看门锁,四处寻视一圈,却没有发现什么线索,结合警方发布的案件细节,好像是窗户被做了手脚。

    高成手指在窗框划过,搓了搓白色的粘合剂粉末,眉头微皱。

    重新回到外面,好半天才在草丛间找到半截螺丝。

    如果说螺丝事先全部剪短,窗框只是用粘合剂沾着方便拆卸,的确可以制造密室,可是仅凭这个就能说是他杀吗?

    可能不等于真相……

    警署,高成登记后找到负责薰衣草别墅案件的两名大叔刑警。

    原本警察不想见面,知道是东京的名侦探后才勉强答应。

    说到这起案子,两名刑警也很恼火,自杀变成谋杀不说,唯一的嫌疑人,当时在别墅的女仆怎么也不肯松口。

    “就是这些了。”会客室,刑警将所有被剪断的半截螺丝摆到高成面前,“这些证物是一个高中生侦探收集的,我们也去现场验证过了,窗框的确被动过手脚……”

    高成看向“证物”,和他找到的螺丝一样,都是被认为剪断的部分。

    “你们确定这是别墅的那个女仆做的?”高成询问的目光看向刑警。

    事情他差不多都已经了解了,因为新的线索出现,别墅唯一一个女仆因为案发前曾和大小姐独处而被视为凶手。

    “这……”刑警大叔面色不满,“除了那个女仆还能是谁?而且那个高中生侦探也怀疑是她?”

    “你们说的高中生侦探是时津润哉吧?”高成对这里的警察感到失望。

    “你们认识?”刑警一脸诧异。

    “见过几次,那家伙喜欢炫耀自己的能力,总是随随便便下结论,我是不知道报纸上为什么不公开他的名字,想必他自己也不确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