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都市剑说 > 第1069节-两家恩怨

第1069节-两家恩怨

一秒记住【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抱歉,非常抱歉,是我失礼了,韩秀影同学,择日不如撞日,要不今天中午我们一起吃个饭,我来请客!”

    赵彪赵局长明明热脸贴了个冷屁股,但是他的态度有些耐人寻味,不仅不生气,反而还极力讨好。

    韩秀影怎么可能会答应,依旧毫不犹豫的拒绝道:“谢谢,不用了,我们已经安排好了。”

    她一眼就瞧出这个家伙就是个没出息的舔狗。

    “行行,我们下次有机会再约,这两位是?”

    赵彪一点儿也没有生气,意外遇到高中时代的班花,已经是十分的惊喜。

    在他看来,韩秀影和李卫完全是两码事,自然不能一概而论。

    双标狗!

    不,双标舔狗!

    赵小亮同志一脸茫然的看向自己的爹!

    爹!

    节操掉了!

    您到底是捡,还是不捡啊?

    妈在边上看着呢!

    “是表妹,还有东瀛的亲戚!”

    看到老妈有些不太高兴,李白主动接上了话。

    长辈和长辈走一块儿,晚辈自然和晚辈站在一起,俩姑娘一直跟着李白,这个时候正一左一右站在他的身边。

    赵亮自己都还没有女朋友呢,对方身边竟然有两个,如果不能骂人的话,他完全无言以怼!

    ???#

    “好,好,都是好姑娘,小亮啊!别闷声不响的,上去打声招呼,说几句吉利话,认识一下嘛!”

    赵彪一推自己的儿子,如果机会撬一下老李家的墙角,他还是十分乐意的。

    “你,你好!我,我叫,赵亮!”

    毕竟不是那些狐朋狗友,赵亮落在章蓉身上的视线有些拔不开,就像呆头鹅一样,连说话都变得有些结巴。

    还有边上那个,起码得打99分,剩下那一分是为了避免骄傲。

    这点儿出息!

    老赵怒其不争。

    “你好,我叫章蓉,是李白的表妹!”

    章蓉并不知道李赵两家的恩怨,只是觉的双方之间的气氛有些奇怪,作为局外人,她保持着最基本的礼节。

    “你好,我是清田美奈,是李白的远方亲戚!”

    清田美奈字正腔圆的汉语完全听不出外国口音,哪怕是当华夏播音员都够了。

    去汉化的只有社会底层,但是在上流社会,千年以来的传统哪里是抱上美国爸爸的大毛腿后,轻易说舍弃就能舍弃掉的。

    啥?难道是东瀛妹子?

    赵亮呆了呆,特么李小白竟然有这样的好运气,这家伙究竟何德何能……

    “都是年轻人,要不互相留个联系方式,以后多聊聊。”

    老赵也是拉下了面皮,毫不掩饰的替儿子挖对方的墙角。

    不论过程,只认结果,至于其他的,管他呢!

    “加个微信吧!以后大家都是朋友。”

    赵亮掏出手机,想要加到两个妹子的联系方式。

    然而李白却不是什么省油的灯,直接打断了赵家父子俩的算计。

    “抱歉!还是不必了,大家不熟,走了走了,我们还要赶下一个景点。”

    长得不美,想的还挺美。

    他一手一个,堂而皇之的拉着两个妹子,给老妈递了个眼色,然后一大家子呼呼啦啦的走了。

    你给面子,别人还不见得给面子呢!

    反而快刀斩乱麻更加干脆。

    “秀影,那赵彪是什么回事?”

    看着儿媳妇和孙子同仇敌忾的样子,爷爷李德看的有些不明不白。

    “不多说两句吗?”

    奶奶林曼凤同样也是一头雾水,回头看了看依旧呆立在原地的赵家三人。

    “陈年旧帐了,不提也罢。”

    韩秀影对这一茬的破事懒得解释,然后给了儿子一个眼神,不许多嘴。

    无非是几个青春朦胧,荷尔蒙过剩的中二学生差点儿酿成大祸,作为当事人之一,她却一直耿耿于怀。

    收到圣母皇太后的暗示,李白耸了耸肩膀,自然没有多说。

    他只听老头子提过一嘴,这是父母这一代的恩怨。

    老头子把赵彪的父亲,也就是赵小亮的爷爷,不仅从公安局局长的位置上扒拉下来,还给送进了大牢,最后死在了牢里,这仇算是结大发了。

    姓赵的倒是一直沉得住气,两家基本上是表面笑嘻嘻,心里MMP,如果有向对方捅刀子的机会,下手决对不会犹豫和手软。

    -

    目送老李家的人渐行渐远,赵彪的妻子岳琳却皱起眉头,她察觉到了双方在谈话间的不友好和针锋相对,不满地说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老赵,咱们没得罪他们吧!”

    好端端的突然冷场,从请吃饭到加微信,无一不被拒绝,连客气一下都没有,让人不尴不尬,极不痛快。

    “算了算了,不说了!”

    老赵兴致索然,摇了摇头,准备离开,却被妻子拉住。

    “走什么,不解释清楚,就别走!”

    岳琳没头没脑的受一泡子气,怎么可能就此善罢甘休。

    赵彪只好老实地说道:“嗨嗨嗨!大庭广众的,不要拉拉扯扯,注意影响,就是高中时的一些个人恩急,早就过去了。”

    他好歹也是堂堂公安分局的在职局长,若是被熟悉的人看到,岂不是成了笑话。

    “高中的恩怨能记到现在?这得多记仇?你们都是小心眼儿吧?”

    岳琳哪里肯轻易相信,一个两个小心眼儿她信,但全都是小心眼儿,那就未必有这个可能了。

    “当然不是小心眼儿,不对,姓李的,李卫才是小心眼儿,这家伙特么贼记仇!”

    赵彪只好把吐槽吐在老李身上,这一点儿都不冤枉。

    “就这么简单?”

    岳琳依旧半信半疑。

    “小亮的爷爷,就是李卫那货给送进监狱的。”

    赵彪只好揭开三十年前的陈年往事。

    被李卫这么一折腾,原本算是地方上一号人物的赵家就此败落了,自从他精心设计,好不容易从李卫手上抢到了顺平区公安分局的局长,这才稍稍收回了一点儿利息。

    直到现在,姓李的还在西北小县城里面吃沙子呢!

    “啊!~公公是……是李卫他……”

    岳琳目瞪口呆,她完全没有想到,公公犯事入狱,竟然是因为丈夫的同学李卫。

    亏得丈夫还主动跟对方的家人如此客气的打招呼,不过双方话不投机半句多,几句话就把天聊到死,直接扭头就走,倒是可以理解一些。

    毕竟两家不是朋友,还有过往的恩怨摆在那里。

    赵小亮眨了眨眼,连忙提醒道:“妈,爷爷不是李卫,是李卫举报的。”

    老赵直捂脸,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我的蠢婆娘哟!

    “我当然知道,你这个死孩子,瞎说八道什么!”

    啪!赵小亮遭到了父母混合双打,抱着头惨叫。

    “嗷!痛痛痛!”

    岳琳惊讶于两家之间的恩怨,并没有注意到丈夫赵彪看向韩秀影时的异样目光。

    -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表哥,那个赵亮怪怪的,你好像很讨厌他,还有赵叔,一个劲儿的看舅妈,不像是好人。”

    尽管李白已经放开了手,但是章蓉却一直抓着他的袖子,死活不肯松开。

    另一边,清田美奈有样学样,抓着另一边的袖子,好像李白同学莫名其妙的多了两只拖油瓶,连走路都不利索。

    一路走过,经过的路人无不侧目。

    两女偏偏还有些小得意,都不知道在神气个啥!

    这样走路,不嫌累得慌吗?

    “赵小亮啊!他可不是什么好东西,和早上骚扰你的那个家伙是一路货,以后要是见到他,就赶紧躲远点儿,知道吗?他爹是湖西市顺平区公安分局的局长,手握实权的那种,但是跟我老头子天生八字不合,本来顺平区分局局长的位置是我老头子的,被他给截了胡,上一代的破事儿可多了,咱们不用去操心。

    李白无可奈何,只好保持着这样的奇怪状态,预先给表妹打预防针,免得被赵亮那厮给骗了去。

    官二代,有点儿臭钱,工作也是铁饭碗,骗妹子还不是手到擒来?!

    呸呸呸,说的是赵亮,当然不是李白自己。

    一听到和梁晓是一路货,早有心理阴影的章蓉脸都吓白了。

    遇到一个梁晓就已经够倒霉,再碰到一个,这日子到底还过不过了?

    大概只有躲到国外,才能眼不净心不烦吧?

    “我去,豪门恩怨啊!赵小亮的老头子是公安局局长,不会来找你的麻烦吧?”

    她吐了吐舌头,顺着李白的话,把赵亮叫成了赵小亮,这个外号算是越来越坐死了。

    公安局局长的公子,可不是梁晓那样的穷吊无赖汉能够相比的。

    “没事,我在湖西市待了都快两三年,基本上是井水不犯河水,更何况我就待在Nan湖区,有南Hu区公安分局罩着,他顺平区的爪子还伸不到这儿来。”

    哪怕一直协助其他区分局的审讯工作,李白就是不卖顺平区分局的帐,赵彪也依然拿他没有任何办法。

    别看是分局的实权局长,可是公器私用历来是大忌,触碰不得的高压线。

    上次赵亮借着老头子的名头,狐假虎威的带着顺平区分局的人,试图吓唬李白,不仅没有讨到任何便宜,反而将自己闹得灰头土脸。

    可是当爹的赵彪局长却毫不犹豫的将那两个拍马屁的手下给踢出了公安队伍。

    他十分清楚,若是晚上一步,这把无妄之火很有可能会烧到自己,这个局长位置,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明里暗里的盯着,就等着行差踏错。

    始作俑者赵小亮直接被自己的老头子给狠狠的训了一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