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夫人在上 > 第186章

第186章

一秒记住【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她们都只是孩子。”李凌月觉得一千遍弟子规对于六七岁的孩童还说,到底还是有些太重了。

    “小惩大诫。”屠十魅做事向来可以把理由说得冠冕堂皇的。

    “五百遍足已。”李凌月并不放弃为自己的两个小侄女减轻惩罚。

    “三公主若是想本宫让步的话,本宫总该得些好处。”屠十魅看着李凌月笑得极为暧昧的说道。

    “随你。”李凌月脸色微红,这屠十魅是越来越不正经了,当着孩子的面说着不正经的暗示,李凌月很不想理会屠十魅的话,可是为了两个小侄女少受些惩罚,李凌月不得不咬牙答应,只觉得这个头一开,就刹不住的感觉,当初为让雪染读书识字屈服,以致日后次次屠十魅都要逼自己就范,怪只怪屠十魅就是乘人之危的混蛋。

    “既然你们的姑母为你们求情,那就各抄五百遍,限永阳一个月内抄完,雪染五天之内抄完。”屠十魅见李凌月屈服,满意的把视线从李凌月脸上移向那两个孩子,威严的说道。

    “谢谢姑母。”永阳和李雪染异口同声的对李凌月说到,比起李雪染松了一口气,永阳的脸都苦成了苦瓜。

    “母后最坏了……”永阳苦着脸抱怨道,她一想到要抄一个月的书,就觉得好不开心,母后明明知道人家最不喜欢读书识字了。

    李雪染为永阳微微捏了一把冷汗,她可希望永阳这个小笨蛋别再惹太后娘娘了,万一太后不开心反悔再加一些,自己可是要跟着受罪的。

    李凌月见永阳奶声奶气的抱怨道,不禁莞尔,普天之下,大概也只有这个小丫头敢当着屠十魅的面前说她坏。

    屠十魅闻言微微皱眉,这个死丫头,果然是太纵着她了,一点都不如小时候的九媚讨喜,小时候的九媚向来都是无条件的站在自己这边,即便自己偶尔欺负她,她也傻傻的觉得自己妹妹最好了。

    “你一个月内没抄完,小心母后抽你小屁股!”屠十魅放下威胁,她小时候没被她娘亲少抽,所以必要的时候,屠十魅是不会手软的,皇帝李景泰都被屠十魅抽过掌心,永阳到目前为止没被屠十魅抽过,因为屠十魅向来觉得永阳即便调皮也无伤大雅。

    永阳不满嘟嘴,母后凶起来看起来真凶,还是姑母好,看起来很温柔,也一直很温柔。

    屠十魅的威严显然没有威慑到永阳,永阳看来,她母后再凶也不会真的打她,便有恃无恐。

    蠢物,屠十魅十分嫌弃的在心里暗骂了一声,她就怎么都想不明白,她一世聪明怎么就生了这个蠢物,普天之下的人都知道怕她,就这厮竟然有恃无恐,真不知道哪来的信心自己不会抽她呢?九媚倒有这个特权,毕竟小时候九媚替自己挡了不少的鞭子,永阳作为自己的女儿,自己抽她天经地义吧!不过屠十魅不想再和一个蠢物计较了,那只会拉低自己的身段,让自己变得和她一样蠢。

    “刘嬷嬷,好好督促着小公主和小郡主。”屠十魅对一旁的嬷嬷面无表情的命令道。

    永阳这下知道,这一个月彻底没有好日子了,因为刘嬷嬷在所有里面最严厉了。

    李凌月看着屠十魅和永阳的互动,无论如何这世界上还有一人不怕屠十魅,是不是意味着在屠十魅心中,她对这个人存着最柔软的情感,这样屠十魅,看起来有血有肉多了。

    李凌月随屠十魅从朔月殿出来,此刻正逢秋季,秋风吹来,沿路的树上飘落下或红或黄的秋叶,那一片的落叶恰恰落在屠十魅的发迹,李凌月看着屠十魅的艳丽极的侧脸,印着那通红的枫叶,就如同一幅绝美的画,美得都有些灼人。她向来知屠十魅长得倾国倾城,却从来不看这张脸,总觉得太过艳丽了,总透着一股喧哗浮躁的气息,她不喜这样的人或物。可是这一刻,李凌月不得不承认,她再怎么不喜,屠十魅的容颜也不会因自己不喜而减掉一丝的风华。

    李凌月的侧目,屠十魅并没有注意到,因为她早知道,自己过人的容貌从来都不在李凌月的眼里,所以也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的容貌也会被李凌月所侧目。

    “落秋了,今天的冬天应该会很冷,大概还是会冻死一些贫民。”屠十魅停下脚步,感叹的说到。

    李凌月在屠十魅的脸上看到了淡淡的忧愁,李凌月终还是承认屠十魅并不是祸国殃民之人,她比李凌旭更忧国忧民,许是他们从未看过,也未尝过民间疾苦,终不像屠十魅这般感同身受。

    “没有办法吗?”李凌月问道。

    “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男有分,女有归。货恶其弃于地也,不必藏于己;力恶其不出于身也,不必为己。是故谋闭而不兴,盗窃乱贼而不作,故外户而不闭,终只是理想。”屠十魅摇头感叹的说到。

    “这是你的理想吗?”李凌月闻言有些受触动的问道,她有些不信屠十魅是这般有远大和无私的理想。

    “我没有那么伟大,但是我会为之努力。”屠十魅所说皆是出自肺腑之言,她确实没有那么伟大,她为之努力的前提是她能牢牢的掌控手中的权力,她喜欢君临天下的感觉,也喜欢用着手中的权力做一些于民有益的事情。

    李凌月闻言,又是意料之中的回答,这便是真实的屠十魅,从不掩饰野心权欲的那一面,却又没有那么可恨,总之这个回答莫名得让李凌月有些惆怅,李凌月却不知这样的惆怅从何而来。不知再说些什么的李凌月伸手为屠十魅摘下发髻上的红叶。

    李凌月突如其来的靠近和摘叶的举动让屠十魅有一瞬间心跳加速,这是李凌月善意的主动的为自己做的第一件事情,或许在李凌月看来根本没有任何意义,可是屠十魅的心莫名的觉得有些热,莫名的有些恐慌。

    “李凌月……”屠十魅开口叫李凌月的名字,却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第一次,屠十魅觉得自己有些词不达意。

    “嗯?”李凌月应声道。

    “没什么。”屠十魅确实不知自己此刻叫李凌月的目的。

    “哦。”李凌月只觉得屠十魅有些奇怪,却并没太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