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嫂子抱紧我 > 44、 第44章 别总是优柔寡断

44、 第44章 别总是优柔寡断

一秒记住【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在梅地亚大堂的咖啡厅里,我和周嵩面对面坐着。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大老远地一定要到这里喝咖啡。

    “来到这里感觉特别的亲切,六七年了吧,眨眼一瞬。”周嵩点燃一支烟,悠然地说着。

    “嗯,你拉我过来不会是怀旧的吧?”我知道我俩曾经工作过的栏目组就在梅地亚写字楼上。

    “也不知道为什么,最近特别喜欢怀旧。喜欢听以前的老歌,喜欢回忆以前的事儿,喜欢体会以前的感觉……年少痴狂,踌躇满志,蓦然回首,已随风而去……”周嵩感慨着,他平时很少用这么文绉绉的词。

    “你现在做得很好啊,应该梦想已经变为现实,你干吗这么伤感?”

    “我以前想要的生活并不是这样的!当然,理想中的状态可能一辈子都不能实现。现在基本上没有什么梦想了,每天在现实中打拼,感觉很累。想自己营造点梦境都无能为力,因为连造梦的材料都没有了。你说,这是不是很可悲?”周嵩喝了一口咖啡,望着我说。

    “现实点好啊,这个社会本来就很现实,现实点过得踏实。”

    “太现实了,生活就没有色彩了,好像日子每天都是黑白的,极其单调乏味,久而久之,人都失去了想象力,因为用不着去想象,明天的颜色早就知道,还是黑白的。以前,不一样,就说在栏目组那会儿,我每天都在想以后是什么样子的,色彩缤纷,每一天都可能是一个五彩光鲜的画面,那时候就感觉活得特带劲儿!”周嵩像个诗人一样抒发着情怀。

    “上次在后海酒吧我就特不适应你,你老装什么深沉呢。我看这几年你就是太顺了,顺得让你有些找不着北,呵呵。你说人吧,有时候就是犯贱,生活太美好了,心里倒不舒服。就像老吃甜的,吃多了也腻,时不时地来点其他怪味,你会觉得很爽。”我认为自己给周嵩的把脉还是比较准的。

    “你丫不是智商太低,就是人太俗,根本理解不了高尚人的心理状态!”周嵩冲我吐了一口浓烟,说。

    “行了吧。我知道你最近是为那件事心烦!”我说。

    “哪件事?”周嵩问。

    “你丫装什么装,哪件事儿你最清楚!那个电话里的事儿呗!”我就是瞧不起这丫装孙子的样子。

    “已经结了!没事儿了。”周嵩故作轻松地把手往外一摊说。

    “是不是有人讹你钱?女人?”我借机想明了一下。

    “操!你别有事没事地琢磨我,哪儿跟哪儿啊!”周嵩抹了一下嘴说。

    “你丫就是不够哥们。行,我也懒得管!哪天你被五女分尸的时候,我在旁边看乐和。”

    “什么时候我自己的事儿不是我自己摆平啊?倒是你,你和高菲菲的事儿,你弄得越来越乱了,今天我就是要跟你说道说道这事儿。昨天,我给高菲菲打电话,才知道你们又闹矛盾了呢。夏宇,现在就咱两个,你跟哥说句掏心的话,你到底对高菲菲是什么感觉?你喜欢不喜欢她?”

    我就知道周嵩今天绝对不是来怀旧这么简单,果然有更重要的任务,是来审问我的。这也难怪,周嵩是高菲菲的师兄兼好友,而且又是他把她介绍给我的。但周嵩真的把我问住了,我甚至从来没有好好思考过这个问题。

    “喜欢,当然喜欢,不喜欢怎么可能在一起这么长时间。”我说得没错吧。

    “但你喜欢她多少呢?或者说,你最喜欢的是不是她?得了,我也别拐弯抹角的,我就有什么说什么吧,你心里是不是还有陈娅淑?”周嵩一针见血地问。

    我端着咖啡,嘴唇抿着杯沿儿,沉默,不说话。

    “你说句实话夏宇!高菲菲她是我老乡,我师妹,我好友,你又是我最好的兄弟,这事儿我还是得插手,要不你俩这么下去,最后结果可能不妙。”周嵩点燃一支烟,递给我。

    “那我怎么办呢?”我接过周嵩的烟,吸了一口说。

    “什么怎么办?这么说,你还喜欢陈娅淑是吧?你最喜欢的还是她?”周嵩盯着我说。

    “嗯——不知道!我心太乱了!”我长出了一口气说。

    “你丫不是心乱!你是不敢承认你内心的感觉吧?”周嵩步步紧逼。

    “但那是没有结果的,只是心里的感觉而已,只是感觉而已……”我低着头不敢看周嵩。

    “但,但这样对高菲菲公平吗?她是个聪明的丫头,她什么都能感觉得到!她心里会好受?你要心里装着另外一个女人过一辈子吗?当然,你可以有你的选择,但你有勇气娶你嫂子吗?即使你有,陈娅淑她喜欢你吗?这些问题你考虑过没有?”周嵩一连串的发问,让我的心更乱。

    “不知道,不知道……”除了这三个字,我还能说什么,尽管这么说很不负责任。

    “你丫吧,整个一个感情弱智!老大不小了,你得有个想法,不能老是优柔寡断的!我这么跟你说吧夏宇,你要是感觉真不能放下陈娅淑,那你就跟高菲菲说清楚,现在还来得及,别耽误人家。你自己以后怎么着,那是你自己的事,谁也管不了。但我提醒你的是,做事一定要考虑周全,要有个长远打算,不能由着自己性子来,想起哪出儿是哪出儿。你感觉你和陈娅淑会很幸福,那你就大胆去做,但你得有勇气面对以后的压力。你要是感觉你承担不了,你就学会放弃,学会忘记!其实,放弃和忘记也很容易,只要你铁了心去那么做!”周嵩说得很有道理。

    “再给我点时间吧!我会处理好的。”

    “你看吧,你现在还是不果断!不过今天把话说开了,你回去得好好想想,尽快作出个决定!夏宇,感情这东西有时候是很无奈的,不是想什么就成什么。记住了,你要是真放不下陈娅淑,那你就快点放掉高菲菲。”

    “嗯。”

    我和周嵩正聊天的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走进梅地亚的大厅,他正是我们曾经工作过的那个栏目的主持人。那个主持人也看到了我们,我和周嵩迎上去,和他寒暄了几句。

    之后,我和周嵩又回到座位上。

    “唉,真是岁月不饶人啊,他比几年前老了不少,咱们做编导的时候,他多年轻啊!”我发着感慨。

    “是啊。怎么可能不老呢?这些主持人太累了,每天的活动都安排得满满的,飞来飞去地赶场。你想想他们看串联词的时候,都是利用进演播室化妆的那一个小时,总是看着看着就睡着了。”周嵩说。

    “挣多少钱算多呢?他们还缺什么,名和利都有了!你看刚才他走路的时候,好像比以前更快了,健步如飞,干吗把自己搞得这么累呢?唉,人总是不知足!”我说。

    “应该不是钱的问题,也不是知不知足的问题。人就像箭一样,上了弦,射出去了,你就不能回头,只能铆足劲儿沿这个轨迹一路向前冲。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他们的位置,下边有多少人在死死盯着呢,他只要一松懈,或一不留神,就会被人拽下来,这就是江湖的规则。”周嵩看待问题总是比我深入。

    “有时候感觉,这社会挺可怕的,到处充满了机关和险恶。以前,我认为这世界挺可爱,对生活充满了各种美好的幻想。可现实,挺残酷的。”我深有感触地说。

    “你现在跟我做得很好啊,比以前成熟多了,想法不再那么单纯,处理事情很圆滑、很老练的说,呵呵。”不知道周嵩是夸我还是损我。

    “跟你比差远了!”我也语义双关。

    “这点我承认!但我比你累啊,是心累!我很了解你夏宇,你才气绝对比我高。只不过有时候,你不屑去说一些话,不屑去做一些事而已。你活得比我更自我、更自由。这些年你改变了不少,改变是必须的,要不没法适应这个社会,因为这个社会很现实,又很虚伪。能和你做知心兄弟这么多年,为什么?就是因为你纯,心纯,思想纯,我喜欢。但我做不到你那么纯,可能和小时候家庭环境有关吧。”周嵩对我的评价是如此客观。

    “我哥就说我,我好像是在真空里长大的,我跟他说这是他惯的,因为从小到大有什么事,他总是替我摆平,我根本不用思考,不用去做。我倒是跟你学到了很多处世的方式,我是在您的悉心教导下成长起来的,如果说有点什么成绩,也和您的影响分不开。”我跟周嵩贫着。

    “我怎么听你丫说话的感觉,像是我把你教坏了似的!”周嵩笑眯眯地看着我说。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嘛!”

    “行了吧!你丫哪点都好,就是太有女人缘了,又不是拿得起放得下的人!这点,你也要也改改!别把感情搞得一塌糊涂。”

    是啊,周嵩说得没错。可是江山易改秉性难移,每作出一点性格上的改变都是一个痛苦蜕变的过程,谁又可以轻易做到呢?道理总是很简单明了,但付诸行动的时候却很难,那根深蒂固的惯性,在不经意中会牵引着自己往旧的轨迹上行驶。有什么动力可以让他改变方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