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嫂子抱紧我 > 34、 第34章 用感情包就的饺子

34、 第34章 用感情包就的饺子

一秒记住【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管怎么说,光盘的事让我愧对高菲菲,一连三天我们没有联系。好几次我有一种冲动,想把阿飞的事告诉高菲菲,让她相信我是清白的,但我下不了这个决心。

    我在办公室正胡思乱想的时候,周嵩进来了。

    “哎,夏宇,你又怎么招惹高菲菲了?刚才她给我打电话,聊着天儿,突然就哭了。”周嵩劈头盖脸地问。

    “她没跟你说为什么?”

    “没有,问她也没说,就挂电话了。”

    “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儿。”

    “那她哭什么呀?那丫头很少哭哭啼啼的,肯定你丫又欺负人家了。”

    “你不也欺负嫂子吗?”我心情不好,不想听这家伙的唠叨。

    “我们能和你俩一样吗?我们结婚了,两口子过日子有点儿磕磕碰碰很正常,你们可是在热恋期呢!”

    “行了吧你,你也不是什么省油灯!”我的话有点冲。

    “嘿,你丫有本事了啊!敢跟你哥这么说话了!你信我拿巴掌抽你不?”周嵩做了一个要打我的手势。

    “行了,你就别添乱了。让我清静清静吧,我都快疯了!”我极为不耐烦地说。

    “你怎么了?又出什么事儿了?”周嵩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问。

    “难以启齿,倒血霉了!”想起那件事我就犯晕。

    “跟哥说说,看看我能不能帮你。”周嵩一屁股坐到我的办公桌上。

    “唉,帮什么呢?谁也帮不了!”

    “说吧,天塌下来有你哥我顶着!”

    周嵩是真诚的,我不想憋在心里,也只有对他能说这种事。所以,我把心一横,豁出我这玉树临风的清白帅哥之身了,可怜我在好友心中一贯的清高致雅的形象就这么被无辜地糟践了!

    “哈哈,这是真的吗?我弟命遇桃花劫,好可怜的帅哥噢!我说你这几个月来身子这么虚呢,原来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啊……”此时,周嵩居然还能开得出玩笑!

    “操!你丫找死吧,我现在还是清白之身好不好!”我上去掐住周嵩的脖子,这厮简直气死我了。

    “行了,行了,要出人命了……逗你开心下嘛……咳咳……”差点没憋死周嵩。

    “操,这个王总也真他妈不是东西!不过呢,在男人与女人的战争上,你也犯了一个兵家大忌!”周嵩煞有介事地说。

    “什么大忌?”我一脸的认真。

    “嘿咻!子弹都上了枪膛,你丫怎么能偃旗息鼓呢!MY GOD!给正向前猛冲的蝌蚪一个猛回头,受得了吗?”

    “妈的,今天你是真不想活了是吗?”我气急败坏地拿起墙角的一个网球拍狠狠地朝周嵩的背打去。

    “操,你丫真狠!够了,够了,外边还有一办公室人呢……”周嵩连连告饶。

    “那盘呢?”周嵩平静下来问我。

    “早销毁了!”

    “没错,焚尸灭迹!不过,我挺想看看的,看看我家帅哥是怎么和……”

    “你再往下说试试,还没完没了了你!”

    “对,对,说正事儿!我相信你说的都是真的,咱俩这么多年,我没见你说过一次谎,不过阿飞怎么能得到这种绝密资料呢?我也很奇怪啊。这有点不靠谱!”周嵩同样提出了这种疑问。

    “光盘的确是阿飞给我的,但要问他怎么得到的,我不能说,出卖朋友的事我不干你也知道。我发誓我和那个女人从那儿以后没有任何来往,你们爱信不信吧。”我解释得自己都累了。

    “哥绝对信你!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高菲菲那儿我去说,你放心。”

    周嵩开玩笑归开玩笑,但他真正办起事来,我是一百个放心的,我相信他能说通高菲菲。

    “不过,哥,今天我们都说到这了,有件事儿,我不知道该不该提醒你?”我对周嵩说。

    “哦?什么事儿?你说——”

    “上次你喝醉酒被嫂子赶出来住我家,其实,其实那天晚上我正好去工体附近和朋友吃饭,过酒吧的时候看到你了,你和一个女人搂搂抱抱的……”

    “啊?呵呵,你肯定看错人了,那天我是在中关村和朋友吃饭的。你小子自己掉进河,还想把你哥拉下水?这可不是你夏宇的风格,我也不跟你凑这个热闹!你放心好了,高菲菲我替你去摆平。”他说话的时候明显脸色不对,流露着一丝慌张。

    他撂下这句话就赶紧出去了。他够狠,把风流韵事否认得一干二净,再来个打死也不承认,周嵩现在本事也见长了啊,我服了。

    我知道,这段时间以来,周嵩的心里也装着不少事儿,只是他不想对我说。他不说有他不说的理由,他否认有他否认的原因,我不必细究。我绝对相信周嵩,因为我害怕我连周嵩也不相信了,那这个世界上我还有可信赖的朋友吗?的确,尔虞我诈充斥于社会的每个角落,但我坚信会有一方净土,那是心灵休憩的地方。如果这方净土也被自己的胡乱猜疑破坏了,那心会有多累?

    我一直在公司工作到很晚,不想回家。

    回到家,会感觉很空,很烦,倒是工作的时候很有精神。

    从写字楼出来的时候,我突然有一个想法,自己步行在城市里走走。

    很久没有一个人在北京的街道上转了。以前有,上大学的时候,我一个人背着包,带着相机,到处乱逛。

    有时候,我会信步在后海的胡同里,欣赏那些斑驳的老房子,看四合院门口安详端坐的老人,深深地嗅闻最真切的老北京生活味道;

    有时候,我会漫步在皇城根,抚摸那伤痕累累但依旧威严堂皇的墙,听老树下戏迷们拉着京胡有板有眼地唱,在夕阳的余晖里触感历史的心跳;

    有时候,我还会怀着一种顶礼膜拜的心踱步在神圣的清华园,看半亩水塘的碧叶和红莲,听浓荫里的肥蝉鸣叫,找寻大师的足迹,感悟峥嵘的人生;

    ……

    想到这些,我就有了一种心情,身上轻松了一些,脚步也自由了一些。

    今晚,并不是太冷。幸好,我还穿着羽绒服,戴着帽子。

    我把双手****白色羽绒服的口袋里,暖暖的,斜挎着那个从淘宝店里好不容易淘换来的时尚包,耳朵里听着MP3播放的音乐,一刹那间我仿佛找到了大学时代的自己。这种感觉很妙!

    在这个钢筋水泥的丛林里,我们是不是都这样容易迷失自己?像找寻不到方向的蜗牛,背负着沉重的壳,在被生活挤压出的惯性的驱使下,被迫向前爬。这是不是真正的自己?找回一点童真,学会一点遗忘,取消一些目标,放下一些重量,我们可以更轻松、快乐地活着。

    我走着,想着,心里逐渐安静了,听不到这个城市的喧嚣,只有音乐在我的心海里缓缓地流淌……

    北京冬天的夜,也可以很美。

    站在三环的一座桥上,一眼望去,五彩斑斓的光里,所有的建筑都升腾着一种希望,在高低错落之中有着音乐一般和谐的旋律。

    车流里,有多少颗正在被爱召唤回家的心,我在想象,他们回家进门的那一刻,他(她)的爱人和孩子笑脸相迎,而热腾腾的饭菜已经上好了桌……

    想到这些,我身上也暖暖的。

    “小伙子,吃点什么呀?”也许想到饭,我也饿了,不知不觉竟然来到一家小吃店。

    老板是一个花白头发的老大爷。

    “哦,水饺吧,三鲜的。”

    这个时候,我才发现这是一家很小的店,只有四张桌子,但收拾得很干净。屋子里暖暖的,开着电视,电视是很老的那种款式,有一点古朴。

    “小伙子,我们家的饺子要现包,您不着急吧?”大爷很客气地问。

    “大爷没关系,现包的才好吃,今天我有的是时间,您慢慢来。”我把羽绒服脱下来放在旁边凳子上。

    一个比大爷看上去还老一点的奶奶给我端上一杯热茶。

    “小伙子,你这件毛衣可真漂亮!”大爷一边包着饺子一边说。

    “不是毛衣漂亮,是人长得好看!”呵呵,奶奶更会说话。

    “谢谢奶奶夸奖!”我高兴地说,一点都不客气。

    “瞧瞧,现在的年轻人,心态和咱们那时候就是不一样。那时候,被人夸长得好,会不好意思,直说那个什么,‘也不行’,‘一般帅吧’……”

    “哈哈,大爷你太逗了,这是你们那个时代的语言吗?这可是现在的流行语。”我被大爷逗得哈哈大笑。

    “我老头没啥能耐,就是嘴好使,说话幽默,呵呵。”奶奶包着饺子很满足地笑着。

    “奶奶,听你说话也是东北人啊?”

    “对,正宗东北人,黑龙江的。被这老头子给拐骗到北京来了!”奶奶一脸调皮地说。

    “啥叫拐骗呢?你得冲实事说。就我年轻那时候,用句你们东北话说,小伙子长得是贼帅了,帅得钢钢的,我不要你你也不干呢,那家伙,黏上我像万能胶似的,我甩也甩不掉啊。”大爷完全像在表演赵本山的小品,但比小品更真实。

    “我说不过你。呵呵,是你帅。”奶奶乐得合不上嘴。

    “小伙子,你还别说,我老伴年轻的时候那才漂亮呢,追她的人海了去了,她家隔壁伍老二,为了追她,那是长追不舍,完了,没追上,还弄了一个半身不遂……”

    “小伙子,别听他瞎贫。他看赵本山的小品看多了,还是个人来疯。”奶奶说着,把包好的饺子下了锅。

    “奶奶,这样挺好的,感觉你们特年轻。”

    “不年轻啦,我七十三,她七十八,都奔八的人喽。”大爷给我端上醋。

    “那你们这么大年纪了,怎么还开店啊?很累的。”

    “不累,店又不大。我跟我老伴不缺钱,我退休金一个月两千多,足够我俩吃了。但见天没点儿事活着就没意思,我们开这小店儿不是为了挣钱,就是要让日子过得乐和,有个活头。”大爷说着,奶奶把煮熟的饺子端了上来。

    “小伙子尝尝,我老两口儿的手艺怎么样?”大爷笑眯眯地看着我说。

    我夹起一个饺子,咬了一口。

    “哇!很好吃,真的很好吃!大爷,你们家有做饺子的祖传秘方吧?”这句话绝对没有奉承的意思,饺子的味道确实与众不同。

    “哈哈,我这饺子铺开了二十年了,吃过的顾客没有一个不夸的。你知道为什么味道不一样吗小伙子?”

    “不知道。”我想一口吃一个,但刚出锅的饺子很烫,只能一边在嘴里来回倒着饺子一边囫囵地说。这个吃相像陈佩斯在小品里吃面条一样,真是不雅。但感觉这一刻自己好真实!

    “小伙子,要说秘方呢其实很简单。我家的饺子是用感情做出来的,用感情做出的饭菜就是不一样啊。每天我和我老伴一大早就乐呵呵地去菜市场买菜,回来我俩边说边笑边择菜、剁馅,然后开开心心地包饺子。这饺子呀,把我老两口儿这日子的感觉、热爱都包进去喽……”

    大爷说得很满足,很骄傲!

    我吃着这用感情包就的饺子,有一股暖暖的感动涌遍全身。

    吃完饺子,走出小店,我禁不住回头望,透过门上洁净的玻璃,我看到大爷和奶奶一起忙碌着收拾我刚才用过的桌子,他们有说有笑。这一刻,我明了,什么才是幸福。

    今晚,我能感觉到自己像一个诗人,或哲人。我就是这样捉摸不定,有时开朗,有时发闷,有时诙谐,有时深沉……谁又能说自己不是这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