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嫂子抱紧我 > 32、 第32章 一张可怕的光盘

32、 第32章 一张可怕的光盘

一秒记住【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阿飞要约我吃饭,说你个小牲畜自从这家公司跑了以后,当了经理就把同甘共苦的哥们忘了,连个电话都没有,你丫真是个白眼狼。我也觉得挺不好意思的,一是我实在太忙,二我也不想再以任何方式想起那家公司。不过,我和阿飞、彭博、柳媚这几个同事混得不错,不小心忽略了他们,的确有点不应该。我说,那我请你们吃“金钱豹”吧,把彭博、柳媚也一块叫上。

    下班后,我直奔世贸天街的金钱豹。

    我进了餐厅,发现阿飞已经一个人坐在那里了。

    “操,你小子不出手是不出手,一出手就是大手笔!看来,这几个月没少挣MONEY。真好啊,我也可以借机**一把。”阿飞见面就挤对我。

    “你丫行了吧,不就两百多一位嘛,你是吃不起怎么着?”

    “我就是感动,还能吃上我家夏宇请的金钱豹!眼泪快汪汪的了。”

    “别丫贫了,哎,彭博和柳媚呢?”

    “哦……彭博已经不干了,柳媚,我也没叫她……我今天单独和你在一起,也不行啊?”阿飞似乎是有心事。

    “啊?彭博不是干得好好的吗?怎么不干了呢?都是部门经理了,是不是另谋高就了?”我有些不理解。彭博只比我大三岁,本科毕业就在那家公司工作,能力和人品堪称一流,做到这个位置完全是靠自己打拼出来的,很不容易。

    “不是经济危机吗?”阿飞说。

    “哦,那你的意思是他被裁的?”

    “嗯。”

    我和阿飞把吃的东西挑好后端回来,阿飞还要了红酒。

    “这么说你还在公司待得挺安稳的?不错,这年月公司都在裁人……”

    “我们那个部门被整体裁撤了……”

    “啊?是吗?那你现在?”

    “我调到其他部门了。”阿飞的脸色有些异样。

    “哦,那不是很好嘛。来,干一个。”

    我和阿飞喝了一口红酒,阿飞随即吃了口生蚝,他嚼了嚼吐到餐巾纸上。

    “怎么了?味道不对?”我问。

    “不是,突然没胃口了。”

    “不是吧,还没吃就没胃口了?”

    “夏宇,我,我知道你为什么离开公司了。”阿飞的话让我一愣。

    “什么?呵呵,不爱干了就走呗!要不现在可能也被裁了,岂不是更惨?”我努力让自己镇静。

    “以前,我没想过你为什么辞职,也没必要想这个。但,我现在知道了……”阿飞说得让我有点发毛了。

    “嗬,你知道了什么呀?”

    “这个。”阿飞说着从衣袋里掏出一张光盘递给我。

    “这是什么?不是光盘吗?”我搞不懂阿飞在搞什么名堂。

    “里面的东西是我从王翊娴(王总)的笔记本里弄出来的。”

    “啊?商业机密吗?你,阿飞……”

    “你怎么还这么幼稚!我盗商业机密给你干吗?”

    “那是什么呀?”我完全晕了。

    “一段男女的缠绵镜头。”

    “什么?是?”我心里在翻江倒海。

    “没错,是你跟王翊娴的!”阿飞说得很坚定。

    “怎么可能啊?怎么可能啊?”我像听悬疑小说一样,而我竟是里面的主角。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是你们去大连那次。”

    “哦。”我有点傻了。

    “那个女人用摄像机偷偷拍下来了!你这个笨蛋!”

    “她拍这个干什么啊?!她变态啊!她……”我从傻的状态开始变得愤怒。

    “对!她是变态!她喜欢自己欣赏这个!”阿飞猛地喝了一口酒。

    “但你怎么有机会……”

    “我怎么有机会得到这段视频?呵呵,我跟你一样,被她偷拍了,而且,而且比你的更深入更彻底,从头到尾,好几次!”

    “啊?阿飞你?”

    “对!你明白我为什么没有被裁了吧!我现在是她的情人!呵呵——”阿飞有点疯癫一样地笑着。

    “阿飞!你可是有老婆、有孩子的呀!”

    “呵呵,就是因为我结婚了,才这样的。你知道吗?我老婆已经两年没工作了,她身体不好,工作不了。孩子上幼儿园,一个月一千八!房子每个月还贷要四千多!夏宇,我要是没了这份工作,我就是卖血也支撑不下去呀!”阿飞说到苦处,抽泣起来。

    “那你跟哥们儿们张口啊!”

    “小事儿、一次性的别人能帮,这养家过日子谁能帮得了?夏宇,我太累了!但我必须得过下去啊,我女儿才三岁呀。”

    “唉!我理解你阿飞,真的——但这视频会不会……”

    “你放心吧夏宇,你的和我的,我都删除了。她应该没有备份。那个女人不会拿这个来要挟我们,以她的身份,她不是干这种事的人。她就是压抑久了有点性变态,喜欢看男人和她亲热的镜头。”

    “谢谢你阿飞!我干了!”我一口气把杯中的酒喝光。

    “不过,你怎么知道她偷拍了呢?”我接着问。

    “前几天在宾馆里,我洗澡,她玩电脑,我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她没发觉。我大老远地就发现她正在看这东西。她认为我什么都没看到。”

    “哦,阿飞,你是我的好兄弟!”我不知道怎么感谢他,只有这句话。

    “夏宇,其实,我也是有一种赎罪的感觉。”

    “赎什么罪?”我不明白。

    “本来我现在这个职位应该是彭博的,走的应该是我……我对不起他!对不起兄弟……”我能听出来,阿飞内心充满了深深的愧疚和无奈。

    “别说了阿飞!你有你的难处。但你一定要把握好自己啊,不要把家庭给糟蹋了。”

    “我知道,我会注意的。夏宇,你真的也和她……”

    “没有。那天,她在我喝的咖啡里放了药,我失去了理智,但老天帮忙,我们正KISS的时候,她的电话就响了,把我意识震醒了不少,我跑浴室里用冷水冲,就好了……所以,后来不就辞职了?我不想再看到那个女人!”

    “我佩服你!可我做不到,我做不到……”阿飞的情绪极为低落。

    “好了,不提这些事儿了!咱哥俩儿今天好好喝酒。”我提议。

    这晚,我和阿飞喝了很多酒。酒真是个好东西,它的确能让人忘掉烦恼,即使暂时也好,那一刻做回真心的自己就会很满足!酒醒后,一切还会按照之前的轨道继续,有几个人能够改变得了……

    我给阿飞打了辆车,送醉醺醺的他回家。

    我喝得比阿飞一点都不少,开车根本不可能了,除非不想要命了。我想给周嵩打电话,让他过来,开我的车把我送回去。

    刚掏出手机还没打呢,高菲菲的电话先进来了。

    “我今天下班,去商场买了一件大衣,很漂亮……”

    “哦——”我打了一个酒嗝。

    “你刚吃完啊?”

    “嗯。”

    “你喝多了吧?你现在在那儿呢?”高菲菲在电话那头好像闻出了我的酒味一样。

    “我,我,我在,我在哪啊?”我的意识都开始模糊不清了。

    “你喝了多少啊?你在哪儿?千万别开车呀!”高菲菲有点急。

    “我,我好像在世贸天街。”

    “你在那儿等着,我马上打车去接你!你哪儿也别去,别动!”

    我坐在商场门口的台阶上,有些昏昏欲睡。

    不知道什么时候,高菲菲就到了。

    她扶着我来到我车那儿,把我塞进车里,给我系好安全带。

    “你跟谁喝酒了,喝了这么多?”高菲菲开上车问我。

    “阿飞。”我说。

    “阿飞呢?”

    “回,回家了。”

    “你千万别睡着了,睡着了,我可弄不动你!”

    高菲菲为了不让我睡着,一路和我聊天,聊的什么,我一点都不记得。

    可我意识到,车没有开到我家,而是来到了高菲菲家。

    我刚下车,冷风一吹,一股酸味向上涌,我吐了。

    高菲菲把我搀上楼,让我漱漱口,给我擦了擦脸,把外衣给我脱了,我倒在她床上就死死地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晨醒来的时候,我看到高菲菲穿着睡衣在电脑旁的椅子上愣愣地坐着,眼圈红红的。

    我还看到,那张光盘在电脑旁放着!

    我的天,大事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