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乘鸾 > 810章 办法

810章 办法

一秒记住【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明微慢慢地调动内力,顺着经脉往小腹流去。

    唐劭封了她的关窍,她担心伤到胎儿,做这件事非常地小心。

    关窍无法畅行,只能一点点地抽取微薄的内力,渗透过去。

    这些内力,一点一滴都不敢浪费,小心地聚集在小腹周围,凝结出屏障。

    明微做得很耐心,只有屏障完成,她才能施展降神之法,恢复实力。

    门被推开,唐劭走了进来,手里端着饭菜。

    “一整天没吃东西,饿狠了吧?”唐劭语气温和,和当初在宜都相见的唐二公子一般无二。

    明微顺从地下了床。

    “都是素菜?”明微拧了拧眉。

    “你想吃肉食?”唐劭点点头,“也行,明天买。”

    明微瞅了他一眼,坐下来拿起筷子,安静地扒饭。

    唐劭就坐在她前面看着,不见喜悲。眼睛冷得仿佛结冰的深潭,看一眼便叫人打哆嗦。

    直到明微放下筷子,喝茶消食时,他终于开口:“吃饱了?”

    “还行。”答完她道,“你把我关在这里,想做什么?”

    唐劭道:“这个你不需要知道。”

    明微继续:“你用之前那辆马车引追兵走了?这个计策只能顶一时之用,他们很快就会发现不对。”

    唐劭没说话,给自己倒了杯茶。

    明微晃了晃手中的茶杯,又嗅了嗅空中的气息,说道:“线香的味道,这里是禅房?”

    唐劭抬头看了她一眼。

    明微笑了笑:“虽然我不大认路,但是依照京城的地形推断,附近能让我们藏身的禅房,只有长生寺了吧?两年前秀仪在长生寺设伏抓我,结果失败了。后来长生寺被清算,里头的和尚不是下狱就是赶跑了。再接着,有人走通了政事堂的路子,买了长生寺的地,说要重新建一座园子,不过才刚刚动工。我可真没想到,这个买地的,居然也跟你有关。”

    唐劭静静道:“这样才出其不意,不是吗?”

    明微点头:“不错。长生寺的暗桩暴露了,谁猜得到,你居然还敢派人买这块地。不过,这次你又暴露了,要是不能达到目的,可太亏了。”

    唐劭扯了扯嘴角,说:“你不用试探,告诉你目的也无妨。”

    “早这样不就好了!”明微一脸欣慰,“你我一场知音,今日立场不同,已经够叫人唏嘘了,何苦坏了最后一点情分呢?”

    “知音?”

    “难道不是?”明微睁大眼,“我们可是未见面先闻声,以乐曲相交,岂非知音?”

    唐劭要笑不笑,深深地看着她:“你还是这么会说话。”

    “难道你不喜欢?”明微笑吟吟,“喜欢一个人,难道不是连她的缺点都喜欢么?何况这是我优点里最显眼的一个。”

    唐劭竟然认同了:“这倒也是。你胡说八道起来,格外不同。”

    “呵呵。”明微干笑。

    唐劭顿了下,说道:“我的目的,当然是带你回楚国。不过大婚之期,戒备太森严了,现在他们借口丢了一件珍宝,大肆搜查,暂时走不了。”

    明微拧了拧眉:“所以,你要等风头过去,再找机会离开?”

    唐劭缓缓点头。

    “恕我直言,这个可能性很小。不是我自夸,只要一天找不到我,警戒一天就不会松。”

    唐劭认可:“你对他而言,确实这么重要。”

    “那你还有自信离开?”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唐劭注视着她,“你对我,也一样重要!”

    “……”明微说,“看出来了,你竟然亲身犯险,可见在做一件比性命还重要的事。真是太荣幸了,你竟然把我看得如此重要。”

    唐劭并不辩解,起身收走碗筷:“你好好休息。”

    门打开又关上,房间里只剩下自己,明微脸上的笑慢慢收了起来。

    她的手指在桌上叩了叩,低声自言自语:“比性命还重要的事,是什么呢?”

    ……

    一天过去了。

    杨殊站在观星台上,俯瞰整个云京城。

    这座北地雄城,是中原有史以来最大的城市,从东走到西,足有十几里。若是算上京郊,还要大上一倍。

    从这么大的城市里,找到一个特定的人,难度可想而知。

    脚步声在他身后停下,不等对方开口,他先问了:“有消息吗?”

    “还没有。”这是宁休的声音。

    他道:“听他们说,你一晚上没睡?”

    杨殊回过身,情绪低落地叹了口气:“你说我怎么睡得着?她这样轻易被劫走,肯定自身出了问题。”

    “一天不找到她,你就一天不睡觉吗?”宁休走近,“别忘了你现在是谁,你身上背负着整个国家的命运,怎么能不负责任?”

    “可是……”

    “我理解你的感受,现在叫你当没事发生,确实难为人。但你要把握好这个度,如果你失去冷静,明微就危险了。”

    杨殊听劝了:“知道了,我等会儿就去睡。”

    宁休嘴角扬了扬,放柔声音:“别担心,每个关卡进出严密,我们可以肯定,她还在云京,找到她只是时间问题。”

    停顿了一下,他又说:“何况,我还有办法的。”

    杨殊听这话,似乎有什么险情,忙问:“什么办法?”

    宁休道:“明微与我说过,明七小姐的部分魂魄,曾经附在明三那块护身符上。还有明三夫人,她死后魂魄也曾被此物吸走。其他星宿的信物,比如刚才那根木簪,都和这个差不多。”

    他拿起腰间木牌:“就像这块命师令符,里面镇压着许许多多恶灵。我想,他们的信物里,可能也藏了一些秘密。”

    杨殊回想起来,在南楚的时候,明微曾经说过……

    “游魂?那个引导青龙印章的游魂?可她已经把那些信物都扔回去了。”

    “答案是什么,我目前还不知道。”宁休抚着令符,“但,我可以利用他们相同的特性,寻找他们的下落。”

    杨殊想了想,问:“这个办法,是不是有危险?如果简单,师兄你早就说了。”

    “确实有一定的危险性。”宁休道,“单纯的魂魄,感应命师令符更清晰,为了充分利用这一点,我需要以魂体方式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