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快穿:我只想种田 > 第1939章 想赚钱

第1939章 想赚钱

作者:沧澜止戈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什么?众人惊讶,回头看去,竟看到那黔云天蜈忽转头往另一边追杀而去。

    方有容眉梢轻挑。

    为何如此?

    莫非,他们并不是黔云天蜈的目标?

    不对,黔云天蜈两次改变方向就会追他们,这应该不假,若说是有人倒霉让黔云天蜈再次转移注意力,不如说是有人静心设计。

    下意识的,方有容瞥向秦鱼,却见秦鱼一脸无辜又认真问了他们一句。

    “现在有两个选择,一,那大蜈蚣醒了,也跑了,我们可以乘机逃出毒岭进入芙蕖沙海。二,深处没了大蜈蚣,其他毒物也被惊吓逃窜走,里面一些宝物...你们感不感兴趣?”

    ————————

    有科学研究表明——看起来乖巧克制古板的人,其实内心越叛逆,一旦爆发,会让人大跌眼镜。

    对于方有容而言,她早已领教过自己这个小师妹骨子里的刁钻跟算计,而对于其他人而言,无阙青丘的温软、羸弱、秀雅还浮于表面,他们会下意识忘记她的狠辣果断。

    但当她温柔提议之后,伏夏等人猛然察觉到一个铁一般的事实——无阙毕竟是无阙,孤道毕竟是孤道,青丘也毕竟是青丘。

    娇娇深度分析了下这些人的眼神表情,得出这些人的情报内容总结——你爸爸还是你爸爸。

    这种紧要关头,三秒前还跟火烧屁股一样亡命逃窜,三秒后就能想着后抄小路回大蜈蚣老窝淘宝,这是人吗?

    这是牲口。

    但这些人一面腹诽秦鱼是牲口,一面...齐齐答应了。

    秦鱼觉得这些人都是碧池,一面心里各种编排她,一面都答应了冒险发财,跟他们一比,她就像是中正耿直不会遮掩一心为人着想还背黑锅的纯情小白菊。

    她这么跟黄金壁以及娇娇说的时候,一行人悄然折返前往毒岭深处,正路过一个池子,也正见到满池子神似小白菊的花朵猛然弹开血盆大口,将上方路过的一只大蜘蛛一口吞下。

    秦鱼:“...”

    正好黄金壁问她一件事。

    ——那黔云天蜈被引走,是你干的?

    秦鱼:“不是。”

    ——真不是?

    秦鱼:“不是啊,就是那个土贼把我们的气息裹挟在法宝里面惊醒了黔云天蜈的时候,我也用九穗禾把他们的气息也放在那边了嘛。”

    她是真觉得自己没那么恶毒,她的想法很简单纯洁。

    所以...她一开始就是将计就计,无所谓自己这一波人会被黔云天蜈追杀,反正黔云天蜈最终追到一半会察觉到那两个人的气息,转而去追杀他们。

    这样一来,黔云天蜈被引走,那两人也不得不被牵制。

    她就有机会去黔云天蜈老窝淘宝了哈!

    是看,是很纯洁嘛。

    “我只是这四年把资源都消耗光了,想赚点钱,真不是故意想害人。”

    秦鱼是这么解释的。

    黄金壁不说话了,而娇娇憨憨问:“那两人好坏啊,鱼鱼你一早就察觉到他们在谋算我们?为啥不早说啊?”

    秦鱼:“早说干嘛,那两人实力挺强的,可以牵制那大蜈蚣好一会呢,像燕云海跟魏陵这些臭傻逼都不够实力,我是认可那两人的实力。”

    娇娇:“也对哦。”

    一人一猫浑然不觉的这样有哪里不对。

    黄金壁想了下,嗯,好像也没毛病。

    那就不提了吧。

    ————————

    而在五分钟之前,武尊公候跟仙子婉愉冷眼瞧着毒岭之中一片凶杀惨淡。

    他们实力高深,又早早居于安稳之地,自不必担心被牵扯,但...仙子婉愉看了武尊公候一眼,她没提及这种手段是否会伤及人命,因修到他们这个境界,都是从低修为爬起来的,早已阅历凶险,今日死伤的,也曾是他们年轻时经历的。

    仙子婉愉没有因此指责武尊公候,但的的确确说了一句:“你若是直接动手,要取他们性命,我怕是会佩服你一些。”

    这话并不客气,武尊公候倒也不恼,笑道:“我也非莽撞之人,无阙底子深,目前我都不晓得它内里还藏了些什么人,光是表面上的大乘期高手就让我望尘莫及了,可不敢真正出手杀人,万一留下什么痕迹,可就得不偿失了。”

    他背后虽也有势力,但在东部境内,目前连紫炀宗都暂避无阙锋芒一二,他自不会给自己明掘坟墓。

    所以他才要借黔云天蜈跟毒岭去灭掉无阙这些人,以此为投名状摆脱东部,进入更高层的力量阶级。

    “所以,你将这一切告知我,又让我亲眼见证这一切,假若我不想与你同流合污,你要么杀了我,要么就是想威胁我。”

    仙子婉愉外貌温婉熟美,颇有风韵,哪怕是质问时,也并不锋芒,但这个女人能在东部创下偌大声明,也自不会是等闲之辈。

    她看破了这个男人的把戏。

    武尊公候好像也不惊讶他看穿,只是微微笑着,“我只是在给你婉愉你一个最好的选择,又在你可能糊涂做错选择的前提下准备了后手,免得你真的选错了路。”

    世间男子多套路,既为情欲也为前程,仙子婉愉知道武尊公候素来对自己有意,发觉自己中了对方的套路,她只深深看了武尊公候一眼。

    “你应该知道,只有小姑娘才喜欢被男人霸道对待,我这般上了年纪的,宁可去选年纪轻不懂事的小伙子,也不喜欢你这样上了年纪还爱算计我的。我这般表态,你若是觉得不痛快,自动手吧,不过我也得提醒你,或许我实力不如你,但若要败前弄大动静引那黔云天蜈前来,拖着你一起死,那我还是能做到的。”

    武尊公候表情不变,反笑了笑,平淡一句:“若是能跟你一起死,倒也不错。”

    武尊公候这个人吧,还是很威严稳重的,虽然心思歹毒狡诈,说起情话来却也没有中年老男人的油腻,只是仙子婉愉并不受用,不咸不淡笑了下,转身欲离开。

    本来去其他三部于她也没有足够实质的好处,但搭上这种事情却有绝对的风险跟坏处,权衡利弊,她选择放弃。

    却没想她刚要走,却猛然有一种极致危险的感觉——是武尊公候袭击她?

    不是!是...黔云天蜈!

    仙子婉愉发觉自己还是被这个老男人给坑了。